晨曦穿透窗纱照亮紫宸殿内铺设的大理石地面,反射出暖色光芒。

  只是在这静谧的大殿里,地上却恍若有影子在不安摇动。

  帝拂歌冷冷看着跪在地上抖成筛子的太监,寒声问:“什么叫人不见了?你就是这么看人的吗?”

  “奴、奴才也不知道,童姑娘只说她想先休息了,让、让奴才下去打盆水来洗漱……奴才只出去那么一小会儿,谁知道这人就不见了……”

  他一发现人不见了就发动人来找,想着大半夜还是别惊动皇上,谁知道天亮了还不见童话回来。

  而那方,听到动静的皇上今早天还没亮就来了紫宸殿,焦急的模样,这段时日以来还是他头一次见到。

  他终于明白,那童姑娘才是这位天子的心头肉啊!

  于是他立刻磕头请求:“请皇上在给奴才一点时间,奴才一定会将姑娘找到的。皇城近日戒备甚严,童姑娘一定还在迦兰,走不远。”

  “哼,凭你也能找得到她?你……”没等帝拂歌训完,青玄便皱着眉头上前:“主子。”

  他朝帝拂歌摇摇头,见状,帝拂歌登时冷静下来,深锁双眉,按耐下心中怒火。“罢了,你滚吧。”

  太监吓得屁滚尿流,连滚带爬地跑出了紫宸殿。

  见他走远了青玄才道:“主子过于心急了。”

  帝拂歌头疼地靠在椅背上,不耐道:“人都不见了,朕怎么能不着急?我知道迦兰拦不住她,而她估计早就动了要离开的心思。”

  他依稀记得那日她撞见嘉静和他在一起的场景,那双黑亮的眼眸不再闪动着他心系的光芒,而是晦暗一片,连她脸上绽开的笑容一样刺眼。

  他顿时有想要将她抱进怀里解释的冲动,但是却因顾忌着嘉静而不能有所行动。

  因而才会让人暗中看着她,只是以她的敏锐,应该早已察觉。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太迟了,以他所了解的童话,一定想好了不让他找到她的方法。

  此刻他已是满心懊悔,若是他及早发现她的异常,他是不是就不会再一次又把她弄丢了?

  “真是越来越本事了,上回还是留书出走,这回就一声不响了!”他却想越气,她究竟想怎样,有什么事儿不能说出来,一定要走得这样决绝?“朕要出去找她,迦兰就交给你们了。”

  “主子!”

  他这句话,青玄头一个不答应!“主子,你等了这一天等了多久,没有人比您自己更明白!现在您为了童话抛下迦兰,您要迦兰百姓怎样看待您?到时功亏一篑,先帝在天之灵也不会安心。寻找童话的任务大可以交给我和白羽去做,您只管照看好迦兰就成。”

  “……”

  帝拂歌眼看着他头也不回地走出大殿,内心无比复杂。

  他手上摸着童话睡过的床铺,心中凉了凉。他以为她会明白的,可是她还是义无反顾地离开了,没有丝毫留恋,一如当初离开国师府那时一般。

  闻讯赶来的独孤九韶,一推开门,见到的就是此刻帝拂歌一脸落寞的场景。他登时顿住了脚步,站在门口愣了又愣。

  帝拂歌闻声淡淡抬头,见到是他,复又垂下头:“你来干什么?”

  “……”独孤九韶回过神来,举步缓缓朝他走过去,“她真的走了?没留下什么话?”

  帝拂歌一听就觉出不对,双眼攥住他,沉声低喝:“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她之前和你说过对不对?说!”

  “呵!”独孤九韶冷冷一笑,居高临下地看他:“现在知道着急了?当时她难过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去和她解释过?我看她这回终于是做了个明智的决定,若继续留在你身边,不知道要被你摧残成什么样儿!”

  帝拂歌心底的妒与怒如火山一般爆发,身体猝然一跳,下一秒就到了独孤九韶的面前,毫不客气地揪起对方的领子,恶狠狠道:“闭嘴!我们的事情轮不到你插嘴!”

  他怒视对方的眼睛,仿佛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慌乱,当下一愣。

  独孤九韶不知道他怎么忽然就愣神了,于是手上大力把人一推:“若不是看在她心意与你的份上,我早就追求她了。我告诉你,若你无法给她想要的,那就放手让她走,这样纠缠不休,她迟早会厌倦。”

  帝拂歌冷笑:“既便如此那有与你何干?她愿意和我在一起,跟你没有一丝一毫关系,从头到尾都是你的一厢情愿。”

  “呵,你以为现在你的情况比我好多少?最起码我知道他现在在哪里,而她却不曾和你提过有关将来的只言片语。帝拂歌,你输了,输得一败涂地。”

  “你?!”

  帝拂歌忍无可忍,扬手就要使出灵力将他打倒,好在突然有道声音划破空气穿过来:“够了!——你们两个现在在这儿闹什么?”

  沈一辞沉着脸走过来,泛着寒意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看。

  宋靖远默默从他身后站出来,极有眼力劲儿地把就要缠斗在一起的两人分开。

  帝拂歌凝神冷静了片刻后深吸一口气,道:“一辞,此事与你无关,你先退下。”

  “与我无关?怎么会与我无关?童话一声不响走了,把我们这些人丢在这里,全然罔顾我们之间的情谊,怎么会与我无关?还有你们,人丢了就去找,找不到就再找,直到找着为止,窝里斗像什么话?”

  说完,沈一辞看向独孤九韶,缓缓道:“你明知道他们两情相悦,何必要从中横插一脚?横刀夺爱可不是君子所为。”

  独孤九韶皱眉,他对沈一辞他们是发不出来火的。

  他道:“虽然我确实不喜他们在一起,但是横道夺爱的事情,我独孤九韶还不至于低劣到这样的地步。童话自己想要离开,你们为什么就不能顺从一次她的心意?强留她在这里,心也不在一处。”

  后一句他看着帝拂歌说,眼中深意不言而喻。

  “那是在他们两相误会的情况下不是么?并非她本意。你快说,童话究竟去了哪里?”

  众人纷纷凝眸看着他,无形压力向独孤九韶压过来。

  半晌,独孤九韶终是抵不过帝拂歌暗中强压向他的灵压,只能松口:“我只记得她之前提过想要到南陈看一看,其他的,我一概不知。”

  帝拂歌冷哼:“白羽!沿路查查!”

  话音刚落,白羽便从房梁上落下来,对着帝拂歌一屈膝:“是,属下明白!”

  独孤九韶速速回到寝宫里收拾衣物,草草打点妥当后一掀窗子,趁着夜色四合、四下无人之际,悄无声息地离了迦兰皇宫。

  迦兰皇宫西华门把守最弱,仅有两队十八人的锦衣侍卫守着,独孤九韶看准了这点,内力一运,轻轻松松飞跃高高墙头,稳稳落到地面上。

  他知道帝拂歌的那个手下,做事效率极高,更手握江湖最大情报网,不出几日,他便能按照南下的路线寻得童话踪迹。他一定要在白羽之前先寻到她,一定!

  他花了一晚的时间走出沙漠,来到起初进入秘境时经过的那家茶栈。

  当日还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的小肆,如今竟已荒无人烟。

  门口立着的木牌不知被什么人给一脚踹开,连门都被毁成碎片。

  独孤九韶沉着脸走进去,发现里头已经蒙上了尘,不少桌椅都被人砸坏了。

  他肃了脸,抬脚正欲往更里面看看,想知道这家老板娘是否还在。可才走了一步,脚下却碰到一个半僵硬的物体,险些将他绊倒。

  独孤九韶眉头微皱,低头看时却顿时一惊!

  这不是老板娘么?!怎么……

  他弯腰把地上的人的脸翻过来仔细一看,眼睛瞪大:“死了?!——”

  “没错,这家酒栈里的人,都死了,没剩下一个活口。”

  身后忽然响起一道男声,独孤九韶急急回头望去,只见着白羽和青玄领着几个人正从后院里走来。

  两人似乎对他的出现并不感到惊讶,反而是对他微微颔首示意:“我们查看过了,他们早在一个月前就死了。统共十三具尸体,包括酒栈的客人在内。”

  独孤九韶这才发现在那被砸烂的桌椅下面,藏着好几具正在缓慢腐烂的尸体,空气中腐烂的臭气渐渐钻进他的鼻子,他不舒服地抬手捂鼻。

  “是谁做的这等丧尽天良之事?真是丧心病狂。”

  他还记得这家老板娘是何等热心,现在却只能在这荒凉冷寂冬日里慢慢腐烂。

  酷匠网唯6一o0正v版-,*R其他都是盗版?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他忽然问他们,心里想着一晚上过去,他们不会才走到这儿吧?

  下一秒他就听见白羽定定地看着他说:“还有件事要告诉你,我们刚从芒山回来。”

  “!”独孤九韶被他们的速度吓了一跳,随即又冷静下来,问:“怎么样?可打探到什么消息了?”

  他一面希望他们没找到,因为这样帝拂歌就没发知晓她的行踪;可他又想知道童话又去了哪里,心中纠结万分。

  这时,青玄看着他冷笑道:“童话根本就没有往南走!”

  “什么?!这不可能,她亲口说了——”独孤九韶愣住,不对,她是说过想要到南陈看看,应该不会错才对。

  可是白羽他们又说没打探到她的消息……他们没道理说谎,唯一的可能就是,童话根本就没想去南陈,那天对他说的话,只不过是在使诈!

  他被这一想法惊了一惊,连连倒退三步,满脸震惊。

  她竟然骗他?!

  “哼,你以为你又赢了什么?你何尝不是败了?败得溃不成军。”青玄瞧也没瞧他一眼,兀自领着人便与他错身而过。

  “……”呵,是啊,他又赢了什么?根本连一战的机会都没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