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里的冬日异常难熬,身上穿着笨重的衣服,步履渐变蹒跚。

  她孤身一人在荒漠里走了许久才远远见着远处似乎开着个茶肆,孤零零地湮没在由微风卷起的一层黄色薄纱中。

  童话艰难地走进一看,发现在那茶肆后面就是一湖清泉,青蓝青蓝的颜色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光。

  湖边长了些水草,外围是一圈矮小的篱笆,将其与茶肆圈起来,周围空地上拴着几匹骆驼和马,或是吹头饮水,或是抬头啃着一旁枯木上的树皮。

  静谧得像是茫茫沙漠中遗世独立的仙境一般。

  茶肆门前高挂着一幡粗布,上面大大地写着“茶”字,一旁留下一串小字:骆驼雇赁、寻人打问、算命测字。

  骆驼雇赁和寻人打问她能够理解,但是后面那个算命测字是什么鬼?

  还有另一边:各类兵器贩卖。

  她无语地摇头:这家店主真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啊!

  原地默了一会儿后,她举步走进店里,视线在里面小厅里打量了片刻:从外面看这间茶不大,但是里面却出奇的宽敞。

  四周墙上设着几扇窗,都严严实实地关着,木质的,看质地并非什么名贵材料;左手边是一张接着一张的小方桌,估摸着只能坐下四个人,四个方向都放了凳子。

  左边尽头是一道通往二楼的楼梯,楼梯狭窄且没有扶手,老旧的颜色让人生出一种一旦踏上去便会从上面摔下来的错觉。

  右手边则是长长的柜台,上面摆着几本账本,互相交叠在一起,毛笔架有序地放在账本的右边。

  老板娘就坐在那长长的柜台后面,在她身后就是一排放着酒坛子的架子。

  此时店里没什么人,除童话以外就两三个人分散坐在小厅里桌上坐着,其中还有两个是伙计模样的人。

  且周围气氛十分安静,只要有一点动静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因而当童话一脚踏入茶肆内时,长柜台后方的女子以及小厅堂内里的人便纷纷向她看过来。

  见到来人,老板娘就是笑着迎上来:“哎哟,姑娘快里边儿请!小韭阿菜快着点把地方弄干净,给这位姑娘找个舒服的地方坐下!”

  那方懒懒趴在桌上的两个杂役慌忙站起来,忙拣了张桌子擦拭干净:“姑娘这边来。”

  童话朝那俩人微微笑,也不推辞地坐下。

  老板娘赔笑着问她:“姑娘想吃点什么呀?我这就让他们下去准备去。”

  童话笑笑:“不用太麻烦,简单来一点小菜就行。哦,能给我一壶热茶么,路上受了些寒。”

  老板娘头一回遇见这么客气的客人,登时脸上就笑开了花:“诶诶,知道了,这就去准备,姑娘稍等!”

  他们风风火火地退下去,开始动起手来。

  童话端详着这间茶肆,眼睛里充满了好奇。

  “你不要觉得奇怪,这地方,一连一个月也不见有活人出现,更何况在这寒冬腊月里,就更少生意了。”

  隔着几张桌子,不远处正执着杯子的男子幽幽说道。

  童话往四周张望了会儿,发现并没有其他客人了,那人无疑是在对她说话。

  于是她回答道:“若我说的不错,这应该是前往西域的必经之路吧,按理说应该是旅客络绎不绝才对。”

  “必经之路?何人告诉你这是必经之路?大漠里,那条路不通西域?不过说起来有件事很奇怪。”那人顿了顿,转过脸来。

  童话见着他一脸大络腮胡子把他整张脸都挡住,浓眉大眼,眼神仿佛像一柄利刃一样直直想要将她心底里的秘密挖出来。

  童话惊了一惊,面上却是镇定无比。

  和帝拂歌处得久了,竟然也学了这身云淡风轻、不显山不露水的本事。

  那人深深看了她一会儿,半晌后道:“这里不远处就是二十年前迦兰国消失的地方。

  前段时间曾有传言,说是有天晚上看见迦兰国原址上空竟出现了百年难遇的奇景,冲天光柱竟将方圆百里之外的地方都照亮,你却说奇不奇怪?”

  童话惊讶地看着他问:“当真?这个我还真没听说过。”

  这时老板娘端着个盘子上来:“说到这个着实是个奇事。”

  8y酷匠.网fe唯2一(L正版#$,:其他c都是盗!!版JX

  她把一碟碟小菜摆上童话的桌上,“那晚的情景我也看见了,当时还吓了一大跳!明明天都黑了,乌漆麻黑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除了我这家孤零零的小店,哪儿还有什么光啊。

  “那晚我收拾好了店门,正打算上楼休息,谁知道天边就突然冒出来一道光,紧接着整个天都亮了!我还以为天;亮了,但是我一想不对啊,天哪有亮得那么快的?于是我就叫来那俩杂役,让他们去看看,可是那边光太刺眼,路都不好看,那还能去找?事后一想起来,那好像是原来迦兰的地界。”

  童话将信将疑地举杯喝口茶:“真的假的?这等奇异之事竟然真会发生?”

  “这哪叫奇怪,我记着就在不久之前,梁国和夏国、大楚的交界,就是芒山那儿,不就出现过祥瑞么?说起来,那晚我们见到的光,比芒山那那处的还要惹眼,那气势不知强了多少倍。”其中一个杂役站出来说。

  男人听了就是一声嗤笑:“你小子知道什么,你见过祥瑞了?”

  杂役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又气又恼:“我是没见过,但是也听路过的人提起,心中多少也有几分了然。”

  “哼。”男人只冷冷瞧他一眼,仰头灌下一口酒。

  气氛忽的有点僵。

  童话轻咳一声,问那老板娘:“老板娘,你知道之后西域往哪儿走么?还有,方便的话,我想在你这儿买只骆驼,路上若是继续用这两条腿走,不出半天,这双脚就该废了,哈哈哈。”

  她轻松地姿态让氛围再度缓和下来,老板娘也笑起来:“这个呀,你出了这个门往右手边方向走,骑在骆驼上直走,不出三天就能看见一条大路,沿路走就能看见村落了。”

  童话诧异,道:“三天?这么久?”

  男人听了就是一笑:“你以为呢?这大漠可不好走,三天,还算你速度快的了。”

  “……”童话一默,心道那人说的在理。茫茫沙漠里,没有迷路就算不错的了,哪儿还能期望在更短时间里到达西域?倒是她天真了。

  不过那人说话未免也太不中听了些,让人忍不住想要揍他一顿。

  老板娘问她:“姑娘可把这几天的吃食用度备下了?若是有哪里需要帮忙的,尽管和我说。”

  童话一想,路上走得匆忙,还真没仔细地将东西准备好,于是她道:“嗯,那就麻烦老板娘帮我拾掇拾掇了,路上那些东西都用完了,这会儿正是两手空空。”

  老板娘闻言一笑:“哪有什么麻烦不麻烦,出来混江湖的,能帮一把是一把,客气!”说完她便起身去向柜台后开始为童话打点。

  童话吃饱喝足后靠在身后墙上休息,没一会儿老板娘便将一个大包裹拎过来:“这里有三袋水囊,还有四天的粮食,哦,如果姑娘觉得冷的话还可以加上这儿的几件衣服。”

  童话看了看,觉得她准备得已经十分妥当了,于是道了声谢。老板娘见她没有什么要加的了,于是把东西拿到后院,选了一只看起来稳妥些的骆驼放上去。

  见童话歇息得差不多了,于是把缰绳牵给她:“姑娘急着走吗?若是不急,还能在这儿多歇会儿脚再上路。”

  童话谢过她的好意,手上接过缰绳:“不了,谢谢你了。”

  她说完,从怀里掏出两锭银子出来。

  老板娘一见就是大惊,赶忙推辞:“这可使不得,我这儿又不是黑店,哪能收你这么多钱?姑娘快收回去吧。”

  对此童话早已预料,于是她道:“这个钱是想要老板娘你替我办件事情,算是报酬吧。”

  “那也用不了这么多。”

  “要的。到时来找我的人恐怕会出比这更高的价钱,所以还是请你收下吧,好让我安心一点。”

  闻言,老板娘又是一呆,问:“姑娘是什么来历?竟然会……”

  “这个我不便透露,不过你可以安心,我并非什么大奸大恶之人,也从未做过什么亏心事,他们应该不会伤及无辜。

  “只是希望你看在这半日的情面上,将我的行踪保密,任何人问起都不要提及,可以吗?当然,若是他们威胁,那么说了也无妨,我不会怪你。”

  童话知道,自己这忽然不告而别,帝拂歌一定会派人来寻,沈一辞他们也会惊动。

  虽然她诓了独孤九韶说要去陈国,但是事后他们一定会发现不对,到时帝拂歌联系起宁踏欢和镜钺两个人来,就不难猜出她是到西域去了,如今此举也是为了以防万一。

  看到她一脸凝重,老板娘也不再推辞。

  但是她也只收下了其中一块银子:“姑娘言重了。既然姑娘这样信任我,我又怎么能负了姑娘的信任?就算是有把刀架在老娘脖子上,也定然不透露出半个字!姑娘尽管放心。只是这银两我只能收一半,这样,姑娘可放心了?”

  童话见状,只好罢手:“谢谢你。”

  老板娘笑了笑,什么也不曾多说:“姑娘路上小心。”

  童话跨上骆驼,回头看了她一眼,随即驾着骆驼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