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愣了一愣,迟众人一步下马。

  西边太阳正欲垂垂落下,橘黄的光芒晕染了天边霞云。

  茫茫天地间似乎自有股浩然气势充盈于两相遥望之间。

  帝拂歌任马在黄沙之中走着,转头对众人叮咛一番。

  “你放心吧,我们知道该怎么做。”

  宋靖远手握着开阳道(早在芒山之时,帝拂歌便将玄墨令一一还予众人,从此之后,仍由他们保管,传至千秋万世),众人跟着他连连点点头。

  见状,帝拂歌默了默,说道:“好。”

  他们围着那一小块地方候着,就等天一黑下来行动。

  独孤九韶朝童话那方看了一眼,见她独自一人到了一小沙丘后面,靠着黄沙坐了下来,于是下一刻也跟着走过去。“在想什么?”

  童话侧脸看到他,平静无波的脸上未起波澜:“没什么啊,只是心中有些感慨罢了。”

  “感慨什么?”他又问。

  闻言童话却是一笑:“也没什么,不过就是小女儿心思而已,你不知道也罢。”

  对此,独孤九韶只是笑笑,不予置评。

  随后他身子往后一靠,张口说道:“你还记得几个月前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么?”

  话音刚落,童话便噗哧一声笑起来:“当然记得了。我还想说你是哪家王爷呢!后来独孤寂叛乱,你还怀疑过我。

  “不过你的怀疑也没错,虽然不是我将太子和李温华私通之事捅出去的,可我也没少在那里头推波助澜。

  “原因嘛,很简单,谁让独孤寂在我身边故意安插了个细作,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和他客气了。”

  独孤九韶一笑:“你以为我猜不到?只是那时我早已明白,皇兄与父皇之间必有一战,不可避免。”

  “哦?那你……”童话诧异地看着他,对他那时的应对之法有些愕然。

  对方不以为意地耸肩道:“皇家就是这样,表面上看起来和和气气,暗地里不知道多少勾心斗角。我厌倦了那样的生活,所以迫不及待地想要逃离。

  “在没遇上你之前,我以为我一辈子都要生活在那样的日子里,没想到,那夜只是因为多看了暗处那抹黑色的影子一眼,我的际遇就此改变。”

  “……”童话忽然听他这么一说变得有些懵,不知道他突然说这些是什么意思,于是只能笑着打哈哈:“是么?你太高估我啦……”

  “不、你听我说完。”独孤九韶蓦然正经起来,两眼直勾勾地望着童话黑亮的眼眸。

  登时童话就是一愣。从他的眼神里,她似看出了难以忽视的热切,明显不是一般朋友之间该有的眼神。

  但是心里却又是不可置信,一边告诉自己:一定是天黑了眼神不好的缘故……

  这方独孤九韶哪管她心里的百转千回,兀自说道:“父皇派我前去边关的那日起,我便知道此行凶险,但是却又不得不去。

  “后来听闻夏国尽归符子徯所有,我虽心生怒意,但是心底里头想的却是你。我知道那时已是覆水难收,于是只得遣散了几万将士,单枪匹马赶到盛京。

  “但是我的身份不能被人发现,几番周折后再去国师府上寻你,却已不见你的踪影。”

  他顿一顿,接下去说:“我在盛京停留多日仍不见你的消息,于是铤而走险出城探消息,或许你和国师已经离开了呢。没想到这一去还真让我打听到了。

  “出了盛京北上的那条路直走就有一个城镇,我的人回报说看到一个身形类似你的女子,和几个北陵人呆在一块儿,之后便分道扬镳。

  “我虽不能确定那就是你,但是我也不想放弃着一丝希望,于是沿着那路追上去。

  “我以为至少在路上能碰见你,谁知道直到芒山城才见着你……途中我也想过放弃,或许那人不是你呢?我又该怎么办?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一路查探,最终见到了你。”

  “……”这突如其来的告白让她不知所措。她微张着嘴,眼神不知王何处安放。

  独孤九韶见她慌乱的样子,顿时就笑出了声。

  童话愣了下,随后也笑起来。

  “我知道,你和国师之间的关系。”忽然他顿住了笑,嗓音沉沉:“你不用感到惊讶,这一路上我一直在观察你们俩之间奇怪的氛围,也清楚你们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才会使你们变得现在这样形同陌路。”

  “……有些事情你不明白……我……算了,不说了。”童话一叹,撇开头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

  独孤九韶却不管她愿不愿意,张口就道:“我不明白你俩之间究竟有什么问题,但是若你们谁都藏在心里什么也不说,那么这事儿永远也得不到解决。你难道想一直这样耗下去么?时间一久,只怕你们俩都会后悔。”

  “……”童话终是无言以对。她呆愣愣地望着脚下的黄沙,半晌后叹口气说:“我知道了,你说的我会好好想想的。”

  闻言,独孤九韶终于一扫几日眉间阴霾,抬手揉揉童话的头,微笑着轻声道:“我希望你快乐,像在夏国那些日子一般。”

  对方眼中的温柔让她心里一阵发慌。明知道她不能回应他的感情,却不得不承受着他所赋予的好意,她不免有些不自在地低下头。

  好在这时不远处穿来一到声音解救了她,只听见宋靖远扬声道:“大家伙儿快过来!”

  他们极快对望一眼,随后拍拍屁股起身快步过去。

  此时夜幕落下,四野一片乌黑,茫茫天地间竟看不到一丝光亮。凭借着帝拂歌燃起的火折子,四散于各处的人才聚集起来。

  天空上万里无云的一片墨蓝,几点闪亮星光挂在上头。

  _酷$‘匠!K网m|永…g久{T免费Cx看…小$说BF

  帝拂歌的眼神在一道走过来的独孤九韶和童话身上过了一眼,什么也没说。

  他看了眼头顶上连成一线的星斗,道:“七块玄墨令对应北斗,一旦掌令人与玄墨令灵识相通,便可破除寒雩之术开启迦兰秘境。”

  众人面上一肃,各自寻到对应位置,与穹顶之上的七颗星星遥遥相对,形成一线。

  登时,众人齐齐拿出怀中玄墨令,从童话这端开始的摇光一直到龙祁手心里的天枢,七块玄墨令像是受到感召了一般倏地升空,在众人头顶上浮动。

  随即,他们一一划开各自手上一道,以血为引泛红的血光将七块玄墨令连在一处,紧接着冲天光柱骤然腾的一下通向上方星空。顿时狂风大作,疾卷的风沙让他们不得不抬手护住眼睛,下一秒便是地动山摇。

  众人半匍匐在地上才免得被风沙卷去。半晌后四周安静下来,一睁开眼睛眼前,七彩霞光猝然亮起,将天地间映得宛如白昼,连天际线那边沙丘都看得一清二楚!

  除却帝拂歌,众人皆是一惊,眼珠子瞪得老大。

  童话呆怔地望着望着前方忽然裂开一道口子,像是一面镜子陡然被人打破一般,眨眼间碎成渣子。

  紧接着,她似乎感觉到迎面吹来了一阵风,夹带着颗粒状冰凉之物扑到脸上,刮得人脸颊生疼。

  她不由得眯起眼睛细看,恍惚间竟瞥见视界之内出现了大片绿洲!泛着油光一样鲜亮的绿色,宛如水洗过一般。

  澄澈的河水在玄墨令所散发的光芒的照射下粼粼闪动,水晶一样迷人眼睛。

  鬼使神差的,她朝帝拂歌那方望了一眼,他也在望着那一道蜿蜒的河水,眼眸中似乎闪烁着光芒,许是头顶光线的缘故,她所熟悉的那双眼睛里的寂静忽然变得鲜活……

  下一刻,童话的眼睛蓦地黯冷下来,心境奇迹般的宁静。

  她道:“这样看来,寒雩之术已破,你不进去看看么?毕竟是二十年未归的家乡。”

  闻言,帝拂歌深吸口气,抬脚便往前迈去……

  他们一路顺着流出的河水往前走,而愈往前愈是让人心惊。

  入口处那片小丛林已经让他们十分惊叹了,而在更深入时,眼前树木却相较更加葱郁,宛如仍在夏季一般水灵,丝毫不受外界气候影响。

  但因为寒雩之术破解的时间越长,里头景象也随之千变万化。

  仅仅一盏茶功夫,道路两旁树木便以肉眼所见的速度快速凋零。仿佛就在一个眨眼间化作枯枝落叶。

  童话心惊同时也在注意着右边河水的状况,里面水流竟然也在急剧减少!

  不用她先说,宋靖远便已经失神惊叫:“天呐,这、这是……”

  “寒雩之术的要诀,就是要将其覆盖范围内所有事物都凝固,宛若时间静止一般不生长、不呼吸,可生命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方才我们一打开迦兰入口,视眼所见之物都在急速凋零,化为现今外界所处之季节。”

  帝拂歌仍旧是面无表情,但是从他微带颤抖的声音便知,此刻他内心有多激动。

  童话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一眼,心中微微一动。

  他们又行了一段路,眼前就出现一座城池,黄土筑就的城墙上还泛着点点水珠,星星点点地反射着光芒。

  就在众人失神间,前方颤颤巍巍走上前来一个人,佝偻的身子:“太子殿下?是太子殿下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