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口像是受到巨大撞击一般阵阵生疼,而她的后背也因猛然撞上树干开始冒出血丝。

  童话趴在地上猛咳一阵,一口血就从喉咙里吐了出来:“咳咳!”

  镜钺缓缓走到无力倒地的童话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说:“我早就告诉过你,你不是我的对手,你又何必逞强?若是早接受了我的建议,此刻你还安安稳稳地站在我面前。”

  “呵呵,是么?”童话颤抖着手支起上半部身子,说道,“那真是不好意思了,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固执!”

  说完这句话,她不堪重负地又猛吐出一口血,好不容易支起来的身体也随之倒下。

  这时,耳边忽然响起一阵金属落地的“哐啷”一声,童话低头一看——原来是藏在怀里的摇光掉了下来。

  她神思一转,嘴角的鲜血登时落了下去。

  粘稠的红色液体附着在那块模糊得看不清形状的铜盘上,在身侧通天的亮白光柱的照射下竟泛出一股诡异的光泽。

  这时,她头顶之上忽的传来一声:“咦,这是什么?”

  童话心头顿时警铃大作,挣扎着要将摇光收起来,奈何此刻速度堪比乌龟的她愣是眼睁睁地看着镜钺将手伸到她的眼下,缓缓靠近摇光。

  “不、我不许你动它!”

  闻言镜钺手上一顿,随后轻笑一声将摇光一手拎起来拿到眼下左翻右看:“哟,还有力气说话?精神恢复得挺快!”

  他正反两面看了看摇光,道:“呵,这便是摇光么?那夜你突然丢出来的东西?欸你说,会不会就是因为这个我们才穿越到了这里,如果再用一次,那我们是不是就能够回到真正属于我们的地方了?”

  童话一听,愣了,双眼紧紧抓住对方,一字一顿地说:“你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你心里不是很清楚么?我要让它送我们回去,就是现在!”只顾着说话的镜钺没有察觉到,此刻他手上的摇光的表面上正缓缓流动着一股气,几个眨眼间便已焕然一新,好似方才刚做出来的模样。

  待他将视线放到摇光上时,眼睛眯了一眯:怎么觉着这块摇光有些奇怪?好似与方才拿到手里时触感不同了……上面刻着的字体也发生了变化,似乎更清晰了些。

  “怎么回事?——”他话音未落,手上摇光便光芒大盛!冲天金光登时发出一股强大的冲击,将他整个人都冲到数十米开外。

  他下意识两手挡在面前,身体则是止不住地往后倒退。

  童话见状也是一愣,对眼前的情况仍是一无所知。

  片刻后,他感到身体渐渐变得轻盈起来,不似方才那般沉重,胸口和背上伤口似乎也没那么痛了。

  她撑着御魔剑站起来,一步步走到浮在半空中发光的摇光面前。忽然间耳边回想起先前帝拂歌曾与她说过的一段话:“这说明你并未真正掌握它。虽然你的确有掌控它的能力,但是,却并未与其灵识相通。”

  “……只有灵识相通,你才能使用它真正的力量。这些等我们拿到了剩下的那两块玄墨令之后再详细告诉你,现在解释起来很麻烦。”

  “……”童话默了默,心道,难道就在刚才,通过她的血液,摇光就与她灵识相通了么?

  她缓缓抬起手掌,摇光仿佛是感受到她的号召一般飞到她的面前,随后服服帖帖地落于她的手心。

  顷刻之间,她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个隧道,流光一般掠过周围重重阻碍,看到了周围树林之外疾速奔走的独孤九韶、宋靖远以及飞身向她的方向掠过来的龙祁。

  她走了会儿神,心中似有所悟。

  再接着,眼前忽然变得清明起来,视线内忽然出现帝拂歌的身影。

  他面上是她从未见过的带着丝丝残忍笑意的表情,清冷的气质却一如既往。

  忽然间她见他顿了顿,目光似乎往她的这个方向侧眼看了过来。

  童话登时一惊,心想他是不是察觉到了?

  下一秒帝拂歌就证实了她的猜想。她不见他开口说话,耳边却响起了对方熟悉的声音:“看来你已经完成了与摇光的灵识相通。”

  童话原本还宛如身处五里云雾之中,现在一听他这么一说,心下当即明了起来:“我知道了。你自己小心。”

  帝拂歌轻嗯了一声,低沉的笑声回荡在童话耳边:“你也是。”

  童话收了神,等摇光的光芒散去,她抬脚就往镜钺摔过去的方向走。

  她每走一步便感觉自己相较之前身体更加的轻,每吐一口浊气就好似身上的灵力更加纯厚一般。

  全身的力量似乎都活了起来,并在身上来回不停地游走。

  她在镜钺五步远的地方站定,道:“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开始!”

  镜钺一抹嘴角溢出的血,单手撑着地面站起来笑着说:“是么?那你可得看仔细了!”

  童话重新扬起手中之剑,遥遥指向五步远处的人。“这个方法我先前也没用过,今日就先拿你开刀好了。”

  言罢,她手中剑一收一刺,顿时就幻化出千百把火红的剑,顷刻间就刺向镜钺。

  镜钺凛了凛神,身子向前一倾,在空中翻了个身,衣角擦过飞过来的利剑,身子轻若羽毛一般落在树梢之上。

  他才定下脚,童话就蓦然行至眼前:“!”

  在对方愣神中,童话抬臂,用力地一撞。

  镜钺两手交叉一挡,反手幻化出一柄短剑刺向她。童话眼疾手快地一侧,脚上攻向对方下盘,再次躲过镜钺横扫过来的攻击时下腰避过。

  她翻了个跟斗到镜钺身后,反手将御魔剑收进臂弯里,下一秒又猛地侧身斜斜划过对方腰部。

  镜钺一个措手不及被她钻了个空,慌忙闪过时还是让她割到了小腿肚子,顿时一股鲜血浸透墨色衣裳冒出来。

  “……这么短时间内竟然能够将你的战斗力提升至此,看来那摇光确实是了不得!”

  童话闻言一笑,道:“你以为仅仅是这样而已么?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

  说着,她左手食指与中指两指并拢,在剑身上一划,登时剑身便换了颜色。

  指尖所过之处,闪闪的金色中透着点白光逐渐替代了原有的火红。

  “……”镜钺见状,眼中神色一变,身体顿时紧绷起来,“如此,那便放手一搏罢!”

  酷K}匠D网C,永@t久B免N费看小说

  就在童话与镜钺所在的圈外,宋靖远、龙祁和独孤九韶先后抵达。

  他们看看不远处缠斗在一起的帝拂歌和宁踏欢两人,又看看眼前被一层巨大光罩笼着的地方,一时间不明所以。

  这时独孤九韶忽然感觉到耳畔刮来一阵凌厉的风,顿时神色一凛,提剑就往身后一砍!

  宋靖远听到动静回头:“!”娘的谁在后头放冷箭?

  他怒气冲冲回头,手里一掏匕首:“谁?出来!”

  龙祁亦是拔出了随身携带长剑,目光锁定在四周。

  就在他们几个凝眸观望的时候,周围林子里忽的窜出八道白色影子将他们包围,下一刻就不由分说朝他们三个打过来。

  独孤九韶:“……”他无奈回头喊了帝拂歌一声道,“国师,你能说说现在是什么情况么?”

  那边帝拂歌抽空回答了他的问题:“你们先对付着他们回头再和你们解释。”

  他话音刚落,对面宁踏欢就趁乱钻他一个空子——弯着腰就向他下盘攻过来。

  帝拂歌险险躲过,回身使了个凌霄诀第三式——虚无。

  当日在平湖山庄一战,宁踏欢正是败于此招。

  时过境迁,帝拂歌再使出这一招时,宁踏欢也只仅仅是倒退了三步,气息没有一丝紊乱。反而在十步远的地方站定,邪笑着看他说:“如今的我,已非当日你一招虚无就能打败的宁踏欢了。”

  “……”帝拂歌目光沉沉,语气不善,“是么?”

  他知道经过这么段时间,宁踏欢定然会是一个棘手的角色,但是没想到短短半年不到的世间竟然能使功力上升至此。

  据他所知,这世上可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一个人突增几十年的内力。

  他凝眸望着不远处闲散站立的宁踏欢,手上一抖剑身,随即身体消失在原地。

  宁踏欢先是一愣,视线在四周来回巡视,心道:人去哪儿了?

  就在他搜寻帝拂歌的一个呼吸间,帝拂歌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宁踏欢的身后。

  掌心凝聚起灵力、心中默念起缚灵之术时,神思却暗自转起来。

  师父所授凌霄诀练到第七层瓶颈,三年来一直无法得到提升,今日暂且不用。

  反而是念魂述,当年父亲将秘籍交予我时便已修习至伏灵三十九式,此刻以最底层的缚灵,拿下宁踏欢应该不成问题。

  思及此,他缓缓将神思拉回来,手上发力往宁踏欢身上推了一掌,登时便由掌心四射出千万条白色丝线,如网一样张开,最后缠绕上宁踏欢的手脚腰腹,将他整个人都裹得跟蝉蛹一样丢在地上。

  宁踏欢:“……”他不慌不忙地给自己调整了个姿势,好让从帝拂歌的角度看下来,自己抬头仰望某人的姿态不至于太难看:“能告诉我你这是怎么办到的么?据我所知,你应该是没有绳子才对。”

  “我可以先放开你,但是你得说清楚,这几个月,是什么让你功力大增?”

  宁踏欢挑眉:“之后再光明正大地打一场?”

  “是。”

  “……”宁踏欢沉默了会儿说,“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