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惊天一声喊叫,帝拂歌和宁踏欢同时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

  在她身后是通天一根亮白色光柱,而此刻她身上爆发出的红光却愣是将那光柱给盖了过去。在他们两人的视野里,除了一片刺眼的红色再不见其他。

  这时宁踏欢突然笑了起来:“看不出来她还藏了这么一手。那日在张家旧宅只出现过一刹那的时间,没想到竟会有这样的威力。看来长老们今日要多费些功夫了。”

  闻言帝拂歌却是冷冷一笑:“你就如此确定她敌不过那几个老家伙么?”

  宁踏欢一笑,道:“八对一,你觉得她会胜出么?看来你对她很有信心嘛!啧,可惜了,今日恐怕她只能够命殒于此了。”

  “是么?”帝拂歌看着对方,露出有史以来最残忍的笑意,“你还是多担心你自己吧!”

  通体燃着火红烈焰的剑身渐渐变得巨大,童话举着它直直指向前方。

  这时,忽然冲出童话身体的一红一白两道身影,如离弦之箭冲在最前面,而后骤然交错向两边散开,先前趋向两极一冰一热的温度倏忽变为一热一冷。

  此刻,那将童话包围住的光圈登时出现了裂缝,好像在一冷一热交替下而产生了断裂。

  见状,童话毫不犹豫地讲御魔剑举高过头顶,紧接着大喝一声:“嗐!——”

  剑锋几乎是带着火光划过,在于空气摩擦的同时产生一串噼里啪啦作响的火星。

  突然落下的剑宛如有劈山之势,硬生生将那光圈劈成两半,下一秒化作四处飘散的星星点点消散于空中。

  童话缓缓从漫天尘埃中步出来,身后紧跟着一红一白两个人。

  为首的老者看到她就发出一阵惊骇的笑声:“哈哈哈,小丫头,你不会以为就这样算完了吧?精彩的还在后头呢!”

  童话闻言挑眉,不疾不徐地将剑锋插到地上,两手搭在剑柄上:“我从来不觉得的这就算完了啊,好像一直是你们在啰啰嗦嗦说个不停,我很好奇,你们究竟要用什么方法打败我。”

  老者眼神一凛,沉声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

  说完,那些人又聚上来围成一个圈子,双手从身侧拥着举上头顶,嘴里不行地念叨,神情肃穆庄重,像是在念某种咒语一般要将心中的神明搬出来。

  童话凝眸看着他们,眉心拧成了一个川字。

  “主人,趁他们现在毫无防备,快快动手结果了他们,免得节外生枝。”阿白不耐烦地听着他们喃喃的声音,不耐地说。

  闻言,阿红先是狠狠地鄙视了她一眼,道:“果然道行不够的眼神就不好使。你没看见么,在那些人周围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罩着一层淡淡的光,穹顶一样地保护在里头!一看就知道是结界类的东西,而且还不容易打破的样子。主人这时候冲过去,说不定还会被反噬。你是要主人上去送死么?!”

  阿白怒:“……你说话太难听了吧?!你明知道我道行浅看不清,何必说这样的话来挖苦我?你也不看看现在的情况,是我们吵架的时候么?”

  童话:“……你们俩先别吵了!”

  #F酷‘G匠'网o正U版|@首发

  “……哦。”

  突然被吼了一句的两个人顿时安静下来,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地应了一声。

  就在她们说话的功夫,前边将八位老者护着的结界渐渐隐去。

  而在他们的头顶之上逐渐现出一个墨黑色的一点,紧接着一道陌生又略带耳熟的声音响起来:“上一次我见到御魔剑是在两百年前,那时候手握把柄剑的还是一个一只脚已经跨入棺材里的老头子。御魔剑,童家至宝,千百年来葬身于剑下的亡魂不计其数。我依稀记得那老头子里手上绽放出的红光曾炫目地照亮整片天空,其气势不亚于你今日所放光芒。”

  俨然成身形的男子轻飘飘地落在地上,语速不疾不徐:“我很好奇,今日你手上的御魔剑能否将我斩杀于剑下,一如你先前曾经降服的妖魔一样。”

  随后,男子掀开戴在头上挡住面容的兜帽,冲着童话展颜一笑:“哟,好久不见,除魔卫道的童小姑娘!”

  童话登时愕然,眼睛圆睁,定定地望着面前的“人”:“镜钺,竟然是你!”

  镜钺对她所表现出来的不可思议很是满意,眼睛弯起来笑着看着她说:“是我啊,好在你还记得我,好不然我刚刚那一句岂不是很尴尬,哈哈哈哈!”

  “……”

  童话以为那夜穿越过来之后没见到他,要么是他死了,要么就是只有她一个人穿越到了这里,没想到他竟然和西域人扯到了一块儿,竟然还宛若神明一般将他供起来,想想就觉得可笑。

  “看来你也挺本事的啊,这么快就和这个世界的人打成一片了。”

  镜钺不以为然:“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称不上本事。”

  这时,帝拂歌察觉到童话这边的异样,蓦然回头叫了她一声:“童话,你那边没事吧?”

  从他的视角看过去,童话那个方向好似被笼罩了一层结界,模糊的光圈让他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心下不免有些着急。

  童话远远地听见帝拂歌的声音,头也没回地说:“我这里没事,你自己小心。”

  这话听上去毫无异常,尽管帝拂歌仍旧心存疑惑但还是将目光转了回去。一回头他就看见宁踏欢高深莫测地笑着,好似在等着什么注定的结果发生一样。

  见状,帝拂歌又拧紧了眉:“我们之间还没有结束!”

  镜钺大步上前,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也是该一决胜负了,一决上次还没打完的那一战!”

  童话手上的剑一划,轻轻负到身后:“正有此意!”

  紧接着她大喊了一声:“阿红阿白,回来!”

  闻声,一红一白两道身影就在下一秒如烟雾般钻进童话的身体,融了进去。

  童话闭上眼睛长出口气,然后又猛地睁眼,双目异常坚定地望着前方那穿着墨衣的男子。

  她不知道他口里的“各取所需”具体所指为何,但是她知道,其中定有不可告人的肮脏交易!

  她厉声一喝,扬起手中之剑朝对方攻过去。

  镜钺轻笑一声侧身躲过,一边吊儿郎当地说:“都过去这么久了,你的武打还是这么差劲。怎么,到这个世界都没学到什么实际的本事么?还是说没了我,你就失去了努力的动力?说起来一开始你追踪我的那段时间,毅力可是相当足啊,现在怎么变得这样没力气了?嗯?”

  说完这句,他右手合成一掌,凌厉的风便向童话的面上扫过来。

  童话冷着脸抬起左手一挡,右手则是毫不空闲地向他刺过去。

  镜钺一手轻轻松松夹住剑身,嘴上又是一笑:“呀,别生气嘛,我这不是为了激发你的斗志么!”

  童话忍无可忍,手一抖,御魔剑登时一震,发出一阵嗡鸣。

  御魔剑周围的,气流仿佛也跟着随之一动,似波浪一般由中心向四周扩散而去。

  镜钺似乎也受到那阵波动的影响,身体远离了童话好几步远。

  “看来你这些日子没少下功夫嘛,灵力长进不少。”镜钺说道。

  “为的就是以防将来有一天再遇到像你一样的变态!”

  “啧啧啧,你这么说我就不高兴了。怎么说都是故人一场,你怎么反而对我这么大敌意?我们好歹都是从同一个世界里来的,我了解你,比这个空间里所有人都明白你。”

  说话时,他特意往帝拂歌的方向看了一眼说,“我们才应该是同仇敌忾的一对。”

  童话愣是被他这一番话恶寒了一把,嫌弃地呸了一口:“谁特么应该和你同仇敌忾?我和你本就是水火不容的两路人,不管身处何地,我都不可能与你为伍,你少在那里自作多情了!”

  镜钺听言,眼神骤然一寒,声音也变得阴恻可怖:“是么?那我可就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说完他就化成了一道黑烟消失在原地,等童话反应过来时他却已经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童话惊得瞪大了眼睛,身体下意识往后退,手上御魔剑随之向对方一砍。

  然而不等御魔剑碰到对方的衣角,镜钺又一个眨眼间消失不见。

  童话皱眉,不假思索地抬起左手,割破指尖的皮肤。鲜血流出的同时,她单抬着手在空中画出一串符咒,鲜血如烟一般漂浮在空气中。

  她大喝:“散!”

  下一刻,鲜血如活了一样疾速四散而去,像是搜寻气息一般四处流窜。

  片刻后童话猛然提剑往后方一刺。

  始料未及的是,御魔剑仿佛碰到了一面钢铁般的钝物,不管使多大威力都不能穿透,反而震得剑身发出嗡响,童话手上也是一阵阵发麻。

  她反射性地一收手,前方就传来一声冷笑。紧接着一道黑色的利刃直冲她面门袭来!

  童话手忙脚乱地举剑一挡,奈何她手到现在还在酸疼的犯疼,这会儿连剑都拿不稳,何况抵挡眼前凌厉的攻势?

  只见那利刃直撞响御魔剑。童话身体不堪重负,“砰”的一声被打到数十米之外的树干上,轰然坠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