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由帝拂歌牵着来到山脚下,抬头看见高耸巍峨的芒山,几个月前到这里的场景宛如隔世。头顶上,柱状的彩色光柱从半山腰向两端发散。

  下至山脚,上达天宫。宛如天然屏障一般将芒山圈在里面。灿烂的霞光将整个芒山照得透亮,隐隐约约见得那山里面丛生的树木、灌木丛及纷扬落下的红叶。

  众人见状皆是一阵感叹:“想不到能在有生之年见证这样的奇景,算是此生无憾了!”

  冬日里空气干燥,山谷间的浓雾也散去了些。

  帝拂歌在出来之前就给他们做过准备,吃下解药后才行到这芒山脚下。“两块玄墨令相遇,出现这样的情景也不是很奇怪。”他淡淡道。

  “药效只能撑住两个时辰,我们要尽快。”帝拂歌知道自己手上的药方不比璇玑子那里的有效,但是撑够他们上山的时间还是有的。

  他看了眼童话,将她的手握紧。两人无言对视了一会儿后并肩踏上芒山的小径。

  众人默默在两人身后看着,眼中不言自明。

  他们走到悬崖边上,上面挂着沈一辞老早放下来的麻绳,另一头结实地绑在百年老树的树腰上。

  龙祁上前拉拉绳子,确定没有问题后便回头对众人说道:“没有问题。”

  帝拂歌点点头说:“一会儿上去,我们兵分两路。宁踏欢等人定会不择手段上山夺令,他们由我和童话来应付,你们注意周围的伏兵。切记,一旦情势有变,尽快到山顶茅屋去,沈一辞在那里接应。”

  闻言,众人颔首表示明白。

  随后,帝拂歌和童话两人率先抓紧麻绳,借力攀上悬崖,以崖壁上突出的石块为支点,运气灵气往上攀援。

  地下剩余几人像他们一样,飞掠至半山腰生长丛林的地方停下。重鸾上来时已经没了其他人的影子。

  周围树林里空无一人,耳边除了一声声若有若无的啾啾鸟鸣之外别无声响。

  更me新最{R快+上Rb酷匠网

  身后紧跟上来错落的脚步声。檀心在他身后站定,问道:“宫主,下一步我们该……”

  重鸾望着前方由被人踩得塌陷下去的杂草而形成长而狭窄的小路,不断延伸至无尽幽暗山林之内,仿佛通往无穷深渊的的地底。

  他笑了笑,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就不需要我们来操心了,帝拂歌既然选择了这条路,那便自有他的办法,我们凑上去管什么闲事?还是干点正事要紧。”

  说罢,他抬脚就往山顶上走檀心紧随其后。

  芒山上人迹罕至,去往那霞光的来源之处,只能靠脚上踏出一条路来。

  童话紧跟在帝拂歌身后,一只手由他牵着,另一只手腾出来挡开挡住视野中的枯枝。

  “你能不能探知那两块玄墨令的具体方位?我们不能这样瞎转悠吧。”她道前方,帝拂歌淡淡地回答她说:“无事,等到了宽阔地方,用其他块探路便可。”

  说到此处他就是一顿,接着又说,“你大概还不知道,七块玄墨令之间是具有相互牵引的能力吧?我之所以知道张家旧宅和红娘庙里存在玄墨令,就是因为如此。

  “况且,一旦使用者与玄墨令相互融合,那就同时拥有了对其他玄墨令的感知之力。”

  童话恍然大悟:“是吗?”她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可是为什么我并没有感受到摇光的所在?”

  斜上方传来一阵轻笑:“这说明你并未真正掌握它。虽然你的确有掌控它的能力,但是,却并未与其灵识相通。”

  “灵识相通?”

  帝拂歌重重点头:“对,灵识相通。只有灵识相通,你才能使用它真正的力量。这些等我们拿到了剩下的那两块玄墨令之后再详细告诉你,现在解释起来很麻烦。”

  “……嗯。”

  这时他们眼前的视野忽然变得开阔起来,两人来到一块空地。

  见状,帝拂歌毫不犹豫拿出玉衡,由它牵引着方向。

  玉衡从帝拂歌手心缓缓飞起至半空之中,悬空片刻后向西北处“‘唰”的一下飞过去。

  两人神色一凛,下一秒便以极快的速度跟上去,眨眼间两道身影如风一般消失不见。

  远远地看过去,黑乎乎一点的疾驰的玉衡在林间穿梭,身后则跟着鬼魅一样的两道影子。

  宋靖远和龙祁一道,跌跌撞撞地在山林间摸索,两人的不远处就是独孤九韶。

  “这样找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也不知道帝拂歌和童话跑哪里去了,半天不见一个人影。就这么把我们抛下了也太不厚道了。”宋靖远一边拿着棍子甩开路障,一边埋怨地唠叨。

  独孤九韶对此不以为然:“兴许他们已经找到了前去寻找玄墨令的路,只是不方便让我们涉险。”

  龙祁赞同地道:“既然他说了玄墨令有他和童话在,那我们只管守住后方便是了。”

  龙祁话音刚落,宋靖远就指着天上掠过的一道影子说:“诶诶诶,你们看……哎呀过去了!”

  独孤九韶诧异地问:“怎么了?”

  “刚刚有个影子往那个方向过去了。”宋靖远遥遥指着右边说,“会不会是宁踏欢他们上山来了?主子他们会不会有危险?”

  此话一出,龙祁和独孤九韶都愣了一下。龙祁凝神想了一会儿说:“危险倒还不至于,只是定然遇上些麻烦。”

  这边独孤九韶往他们靠过来:“没错。据我所知的国师,他应该还有很多本事藏着没让我们发现。而且童话也在他身边,两个人合力的话,宁踏欢应该不成问题。”

  “那还等什么?我们快跟上去!”说完,宋靖远便是一跃上了树梢,随后几个起落便落在了那道黑影的后头。

  龙祁和独孤九韶也不容马虎,加紧脚步尾随。

  片刻后,玉衡在一处山洞前停下,帝拂歌和童话同时顿下脚步。

  此处霞光却是最暗的,几乎不见那炫目的七彩颜色。

  只中心一柱通体白亮透明的光束直直插入天际,仿佛直通向九重天宫。

  周围景物被照得一览无余,四周宛如白昼。好似那将芒山圈住的霞光柱,仅仅是这道光束的外围,最重要的却是在这白亮光束的中心。

  帝拂歌道:“看来,应该就是里面了。”

  童话亦是看着洞口点点头:“嗯。”

  这时,周围却传来一阵笑声,阴恻恻得让人头皮发麻:“呵呵呵,你们终于到了,我都在这儿恭候多时了。”

  闻言,帝拂歌毫不意外地回头。

  他们身后的那棵树上,俨然立着个白袍子人物,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脸上挂着神秘莫测的笑意。

  “今日这样重要的日子,你怎么还带了个女人来?”宁踏欢缓缓从树上飘下来,将童话浑身上下打量一眼道:“虽然这丫头实力确实不错,但是到时候恐怕也只是徒添麻烦而已。”

  童话冷笑:“狗眼看人低。”

  宁踏欢听了也不怒,反而是笑着对她说:“是么?”

  与此同时,在他们周围齐刷刷窜出十几个穿着白色衣袍的人,闪电一样将童话和帝拂歌紧紧包围。

  帝拂歌面色一冷,说道:“宁踏欢我来对付。”

  童话看着他点头:“嗯,我知道了。”她又恶狠狠看向宁踏欢,道:“不用担心我,狠狠揍他!”

  说完她一个闪身就进入了那些白衣人的包围圈,冷冷地看着那些人将她团团包围。

  “丫头,你的底子已经被我们摸得一清二楚,老夫劝你还是束手就擒得好,免得遭受皮肉之苦。”

  童话冷笑:“一清二楚?那你们挺本事的啊。这一来一回花了不少功夫吧?不过你们真的确定自己了解得清楚透彻了?”

  说完她大喝一声,顿时浑身光芒大盛:“阿红阿白!”

  紧接着,以童话为中心的两边,像是扭转了空间一般划分了两个一寒一暑两个区域,气温一边骤降,一边徒升。

  同一时刻,那群白衣人顿时向后退去,纷纷两手举至胸前结印,从为首的老者开始散射出光线,将所有人围成一圈。

  紧接着冰寒之气与岩岩烈火在那光圈之前停下,静止不前。

  渐渐显于空气中的阿白和阿红缓缓落到童话身侧,道:“啊呀,看来他们想出了阻挡我们的办法了呢。”

  童话笑了笑:“欸,这时候你们不会偃旗息鼓了吧?啧,平时吵架的时候干劲挺足,这时候就焉了?”

  话音刚落,那两人就异口同声地叫起来:“怎么可能?!主人,看我们的!”

  随后她们像离弦之箭一样向前冲了过去,撞上光圈的瞬间爆发出一阵巨大的光芒。

  童话微闭上眼,抬起右手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半圈,嘴里念念有词.下一秒,火红的光点从她的指尖蔓延出来,暗红色的剑身于手中浮现。

  她将其举到眼前,左手掌覆之其上,抓紧了用力一划,鲜血涌出的刹那熊熊一簇火焰燃起:“御魔剑!”

  玄墨令的分布、世人对玄墨令的理解。江湖篇那里开始提到一点,最后帝拂歌召集所有北斗七子时所提到的。

  最后童话心生怨气。因为她以为帝拂歌对她不过就是利用而已。刚开始隐而不发,后来几人进入迦兰秘境之后,童话见到和帝拂歌定过亲的女子,一下子就爆发了。不言不语就离开了迦兰。第二卷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