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相里面露诧异地看着眼前这个从天而降的男子,道:“敢问这位兄台,你是何人?”

  突然出现的白衣人让整个场子都沉寂下来,随后陷入更为吵闹的喧嚣中。

  虽然此人容貌变了,但是声音却未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而且从他所使的轻功的路数上看,童话可以确定,他就是宁踏欢。在消失了数月之后又重现于芒山城之中。

  这样一来就不难猜想,那群穿白衣的老者,定然就是当日将宁踏欢带离平湖山庄的那群人。即便不是,那也逃脱不了干系。

  那边,孟相里和宁踏欢已经说开了话。

  “我是谁并不重要,但是,阁下是否该为你所妄下的定论道歉?不管怎么说,如此往下断言,都对我们‘外族人’十分不公平。”

  孟相里轻笑一声,道:“这个,确实是孟某言语不当,在下道歉。”

  “……”对方轻而易举就低头,这倒是在宁踏欢的意料之外。

  他道:“那么,我们‘外族人’处理自己的家务事,你就不必插手了吧?”他刻意再次提及“外族人”三个字,像是故意作对一般,斜眼瞧着对方。

  下一句话,不管孟相里怎么说,都逃脱不了歧视外邦人的嫌疑。

  气氛瞬间僵住。

  这时,大厅内忽然缓缓走上来一个人。他目光淡淡地朝俨然成对峙状态的孟相里和宁踏欢的方向看过去。

  “孟公子不过是不想看到你们在这儿大动干戈而已,况且这地方人这么多,万一伤及无辜,你们也讨不了什么好。阁下又何必咄咄逼人?”

  宁踏欢见到来人后,眉毛向上一扬,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说:“哟,原来是你?!想不到当时平湖山庄一别,竟还有幸在这里遇见。”

  帝拂歌目光淡然:“这位兄台恐怕是认错人了,在下与你从未见过。”

  宁踏欢不慌不忙:“看来你是忘了。不过没关系,总有一天你会想起来的。”

  对此,帝拂歌漠然无视。

  这时,人群中匆匆走上来一个人,在帝拂歌身后轻轻拍了一下:“故人相见,你竟然没认出来我么?”

  帝拂歌猛然回头一看,目光顿时一滞。

  他凝眸看了眼来人身后跟着的身形娇小的“小厮”,片刻后说道:“是我眼拙了,竟然没认出你来。”

  说罢,他侧身让过,将人往二楼雅间上引,“先上楼吧,我们好好叙叙。”

  擦身而过时,孟相里朝那突然出现的一高一矮两人礼貌颔首,随后转身步出了客栈。

  另一边,宁踏欢则是双眼不离帝拂歌,紧盯着他一步步迈上台阶。

  帝拂歌回头看了眼宁踏欢,如鹰般锐利的眼神让宁踏欢顿感刺激。

  帝拂歌无视他突如其来的笑声,兀自领着那二人上了楼。

  片刻之后,童话他们所在的雅间被人一手推开,一高一矮的身影逆光而入。

  待来人的面庞在光线的照射下明晰起来时,童话惊诧地站起:“九韶?天呐,你怎么会在这儿?!”

  独孤九韶看起来相对镇定:“呀,数月不见,你变得越发漂亮了!”

  “哈哈哈过奖过奖!”故人相见她自然开心,“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独孤九韶正要说话,身后就突然窜出一个人出来:“诶诶诶,还有我呢!怎么没人注意到我嘛?!”

  这回换作龙祁呆住了:“公主?你们俩怎么会在一块儿?殿下呢?”

  夏侯樱快步冲到龙祁面前,“腾”地一下像树袋熊一样挂在了龙祁身上:“龙将军!我听皇兄说你逃出奉阳城了……怎么样,你没被端息王的人欺负吧?”

  龙祁面露难色,艰难地把人从身上扯下来:“末将当然没事。倒是公主你,独自一个人跑出来,殿下会担心的,还是尽快回去吧。”

  夏侯樱一听,连忙摇头得跟拨浪鼓似的:“我不要回去!再说了,我可是得到了皇兄的允许才出来的!听说芒山城出现了祥瑞,知道你一定会来这儿,我特意求了皇兄才出来的!怎么可能就这样回去?!”

  “殿下怎么会答应?别是你偷溜出来诓末将的。”她说的话,龙祁半点不信。

  后者面露委屈:“……”

  这委屈的眼神龙祁着实招架不住,更何况对方还是一国公主,没多久缴械投降:“好了好了,等这阵过去,还请公主回宫。”

  “我要你和我一起回去。”夏侯樱得寸进尺。

  龙祁松口气,总比胡搅蛮缠的好:“嗯。”

  “你们两个是怎么走到一块儿的?”童话走到帝拂歌身边坐下,抬头问他们。

  独孤九韶听了就是一笑,然而还没等他说话,夏侯樱便等不及地说道:“这个就说来话长了,总之就是我们刚好在进城的路上碰见了。我记得他是夏国的皇子,刚好他也认出了我,所以索性就一起了啊!”

  童话了然点头,之后转头看向帝拂歌:“对了,底下那人,”她下巴朝窗子那边抬了抬说,“是宁踏欢?”

  她确认地问了他一遍,对方在她的注视下点点头:“嗯,是他。”

  自从武林大会一事,在场没有不知道宁踏欢的。

  听到他们这样说,众人也恍然明白,那宁踏欢此次前来,八成就是为了夺取玄墨令。

  再一看帝拂歌,心里便也猜出他这次出现在芒山城不为别的,亦是为了玄墨令。

  如此说来,帝拂歌与宁踏欢之间少不了一战了。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重鸾忽然开口问:“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宁踏欢来历不明,这时候出现,一定不似当日平湖山庄那样简单容易解决了。”

  帝拂歌不以为意:“那又怎样?我能从他手上把开阳抢过来,就能再抢第二次。”

  言尽于此,重鸾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帝拂歌在雅间内扫视一眼,见大伙儿都在,于是开门见山地说:“今夜我们便上芒山,此行凶险,想必你们也知道,若是不想冒这个险的,我不会勉强。”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面面相觑。

  帝拂歌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淡淡地靠在椅子上不言不语。

  龙祁想了想,道:“我这条命说起来还是你救的,现在上一次芒山又如何。”

  “既然来了这芒山城,不去看看祥瑞的真面目,岂不白来?”独孤九韶依旧是温润地笑着。

  见状,夏侯樱也嚷嚷:“那我也要去!”

  “不行!”几乎所有人都开了口,夏侯樱一听顿感委屈:“凭什么你们都能去偏不让我跟?龙大哥!我皇兄可是说了,你一路上要照顾我的,你不能丢下我不管。”

  童话:“你知道刚才底下,长得很好看的白衣男人是什么底细吧?宁踏欢,徒手杀死了卧鸿庵和少林两大门派高手的人,手法残忍至极,一般人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他身边还有那么多帮手。到时候打起来,我们可不一定顾得上你。”

  夏侯樱仍是不死心,两手抓着龙祁的胳膊不放:“我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不用你们担心。”

  看=E正版#¤章4节,0上4B酷;R匠网t!

  龙祁即刻警告地看她,夏侯樱登时就软了:“算了,我不去了。”

  龙祁:“嗯。”

  夏侯樱接着委屈:“……”

  “事成之后,我们在山顶上,也就是我师叔璇玑子的住处会合。到时一辞自会前来接应。”帝拂歌道。

  众人点头表示明白。

  事情这样定下来,众人便散去开始准备。

  回房后,童话还是有点不放心。她放下手里收拾了一半的包袱,两三步走到帝拂歌房前顿住脚步。

  今日看到宁踏欢时,她心里便涌上来阵阵不安,她看得出来,今日的宁踏欢已不能与当时平湖山庄里同日而语。

  她已看不出对方的底细和能力,对宁踏欢的一切一无所知。而这一次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她和帝拂歌今后的命运如何,都得看上天的安排。

  她忽然觉得害怕。

  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够再见他一面……

  可她还没向他吐露自己的心意,如果山上有个万一……

  此刻,她不能再将对他的感情视若无睹:从穿越那一天至今,她对他的信任和依赖,都是发自内心的无可救药的喜欢。

  但是她又犹豫了,若是,他对她并无好感该如何?

  这一瞬间的犹豫让她踯躅不前,一只手顿在半空中,迟迟落不下去。

  这时,眼前的门倏地打开!

  “!”童话一吓,看看自己的手,确定先前没有敲过门。

  里面帝拂歌诧异地走上前问:“你在我门外站着干什么?”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