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来芒山城的浩浩荡荡的“大军”在第二天次第抵达。

  顷刻间芒山城热闹一片,熙来攘往的羁旅之人逐个进入一个个客栈,在询问无果之后失落又焦急的退出来,赶忙又找寻下一个可供留宿的客栈。

  和这些人呆了数日,龙祁渐渐弄明白了这些人的最终的目的——玄墨令。

  似乎以帝拂歌为首的他们,从一开始就计划着要集齐七块玄墨令。

  而其真实目的他却不得而知,只能够等有朝一日帝拂歌亲口说出这个秘密了。

  他们在雅间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楼下大厅却忽然传来一阵喧闹声。

  龙祁走到窗子边上俯身探出去问:“下面怎么了?”

  “不知道。都被人群挡住了,看不见。”童话说道。

  忽然,重鸾在他们身后出声:“童话你看,厅里角落呆着的几个白衣服的人,看起来是不是很熟悉?”

  闻言,童话忙转过视线看去。彼端,全身被白衣罩住的人围桌而坐,如雪的帽子和面巾将他们的面容遮挡住,仅剩下一双眼睛露在外头。

  童话皱了皱眉,沉声说道:“岂止熟悉?就是化成灰都忘不了。那天就是和他们一模一样装束的人带走了宁踏欢。”

  重鸾一脸凝重:“西域的人来凑什么热闹?”

  童话耸耸肩:“谁知道——”

  她正欲转过身,谁知眸光一转就看见那边人群喧闹处拥出了几个人出来。

  她诧异:“付红葳付红蕤两兄妹?……他们也是西域来的……该不会……”

  她心中忽然冒出一个猜想,有没有可能付红葳付红蕤和那些白衣人是一伙儿的呢?武林大会期间,那两个人表现反常,是不是就是经过了白衣人的指点?

  “你想的不是没有道理。”重鸾道。

  但是即使如此,童话还是不明白他们这样做的用意:“但是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这个就不得而知了。”重鸾淡淡道。

  大厅。

  “掌柜的早和你们说过,这家店已经没有空房了,你们何必纠缠不休?即便你们逗留再久,答案都是一样。与其如此,倒不如去别家客栈问问,说不定还能捡着几间空房。”

  在付红葳两兄妹的对面走上来一个男子,身着暗青色长衣,一层同色薄衫罩着。

  童话定睛一看,只见着那人眉目清朗,身形颀长。他双手背在身后,气定神闲地站立在众人之间,鹤立鸡群。

  童话好奇地问了句:“那人是谁?看起来气度不凡,不像是一般人。”

  与此同时,付红蕤指着那人就问:“你是哪里跑出来的?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么?快给我让开!”

  她说着一口不标准的中原话,明显的“非我族类”的标志,很快就引起了周围人们的同仇敌忾:“我们还没问你们是谁呢!架子够大的,连他都不知道,你们还好意思在中原呆着?还是趁早滚回你们西域老家吧!”

  付红蕤顿时气急,抄手拎起一条板凳扬起空中威胁:“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告诉你,老娘可不是好惹的,识相的还是快点准备好五间上房出来,否则休怪我不客气了。”

  那人好像是听到了不得了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不客气?你要怎么个不客气法?小丫头,小小年纪不好好在家里绣花,闲着没事跑出来做什么?莫不是贵重寂寞想要出来解解闷儿?哈哈哈哈”

  “啊哈哈哈哈!”

  “呵呵,真不知羞哈哈!”

  “好了,你们都别说了!”

  .s最新RI章Q3节上k酷(+匠k网;

  “红蕤!退下!”

  付红葳和那名男子同时出声喝住,两人无声对望了一眼说道:“在下孟相里,无意冒犯。不过这家掌柜的说的确实是实情。这件客栈确实已经没有空房了。”

  付红葳微微点头道:“这个我们知道的,确实是我们失礼了。在下代妹妹给各位赔罪。”他朝众人拱手道,“那么在下便先走一步了。”

  说完他拉着付红蕤就要走,哪知这小丫头极不配合,一边扭动着身子一边嘟囔道:“哥哥何必怕了他们?横竖看起来都不是我们兄妹两的对手,大不了打他一架就是了。再不行还有长老们呢!他们总不至于坐视不理吧?要知道我们可是在给他们办事儿呢!”

  付红葳用西域话狠狠呵斥了她一声:“闭嘴!就你话多!他们人多势众,我们怎么能在这儿和他们对着干?来中原这么久了,道理你还是不懂。”

  “……”付红蕤羞愤低头,委屈地噘嘴。付红葳恨铁不成钢地看她一眼,狠下心来不管她。

  他往白衣长老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加快脚步走上前去:“回禀长老,这家店也和前几家一样,没有空房了,要不要再到其他地方问问?”

  “老夫早就警告过你,让你们早些时日来定下客房。可是如今的情况是怎么回事儿?如此简单的一件事儿你都办不好,你说我们留着你和你妹妹还有什么用?”

  他们用外来语交流,因而旁人无法从中确知他们究竟在说些什么。只能够确定付红葳两兄妹确实是与宁踏欢有一些难以言喻的联系。

  “南枝,你去查查那些人的来历,不管结果如何,尽量给本宫弄明白!”重鸾对身后的叶南枝吩咐道。

  闻言,叶南枝点头称是后便倏地一下消失不见。

  “看来你的猜测没有错。”重鸾说道,“本宫想,宁踏欢那小子一定也在这儿附近。”

  童话:“大概吧。”

  这时,那些人在底下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竟然大吵大闹了起来。

  “你们是帮了我们不错,但是凭什么要我们事事都听你们的?当初又不是我哥哥求着你们帮忙的!”付红蕤一时情急竟脱口而出骂了出来,那群老者皆是面色一变。

  “既然如此,那么老夫就有权利要回赋予你们的东西!”说罢,他们其中一个人愤怒上前,抬手就隔空控制住了她,让其动弹不得。

  那人手掌渐渐收紧,与此同时,付红蕤仿佛被人扼住了喉咙一般,头被迫向上仰起,呼吸急促,面露痛苦之色。

  付红葳立刻吓出一身冷汗在一旁求饶:“长老饶命!长老饶命!红蕤不过小孩子心性,一时冲撞了长老,是我教妹无方,要罚就罚我吧!”

  白衣人中的另一个人冷哼,他端坐在那些人正中间,看起来像是他们的头头:“你以为我们就会放过你了?”

  “……”付红葳沉默了。

  这时,付红蕤忍痛,艰难地转过脸来对他说了一句话:“哥哥救我……”

  眼看着她就要不行了,付红葳紧紧握拳。

  从付红葳他们离开人群开始,孟相里就一直注意着他们这边的动向。

  看见他们往白衣人的方向过去时则双眉紧蹙。

  这时候见着白衣人对他们大动干戈,于是快步上前:“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前辈何不放开他们,听他们好好解释呢?中原有这么一句话,万事以和为贵。刀剑相向可不是什么好事。”

  为首的白衣老者轻笑了一声,讽刺他道:“哦?看来中原人还很喜欢管人家的家务事嘛。”

  孟相里:“……在下不过就是奉劝阁下一句而已,阁下又何必冷言冷语?”

  “中原还有句话,老夫很是感兴趣,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年轻人,你是不是没听过?不知道也没关系,今天你就明白了。”

  “……”孟相里不怒反笑:“在下总算明白为何西域蛮夷之人总能够创造奇迹了。因为凭借的就是这样的厚颜无耻和蛮不讲理,才能强取豪夺且面无愧色。”

  此话一出,那些白衣人俱是眉头紧锁,不用想也知道,在那方面巾之下定是怒容满面。

  “这位兄台此言差矣。”

  空中忽然飘进一道男声,须臾,一道白色身影落在孟相里眼前。“并非所有西域人都是如此。况且……况且也并非所有中原人行事作风都光明正大。阁下此言未免有失公允。”

  来人面上未遮面巾,举手投足间那股邪气从骨子里流露出来。

  楼上,童话和重鸾见了俱是一惊。

  果然说曹操曹操到!

  “宁踏欢果然在这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