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陈密使第二日他们便启程赶往芒山城。

  始料未及的是,他们一行人才出了雁城,后脚就与一拨来势汹汹的人狭路相逢。

  那些人有男有女,穿着与中原人大行径庭。

  其中一五十上下的中年男子与两个三十左右的青年身穿青色土布衣裤,外罩着一层厚厚的棉衣,同样的深色衣裳。

  他们当中的两名女子似乎是随行侍女,厚厚的蜡染布筒裙将下身包裹起来,一样罩着件大衣。

  童话暗自猜度着,这些人看起来像是从南方来的,一身装束倒很像是苗族服装。

  宽阔的马路边上只有一颗参天巨树,两方人马心照不宣地各自选了个互不打扰的地方坐地休整。

  +q最oa新章G节上`酷匠;A网

  沈一辞和宋靖远打完猎回来,见着他们像没见着一样,兀自走到帝拂歌眼前坐下,点起炭火:“冬天到了,没过多久就要大雪纷飞,林子里也没什么好东西,随便将就着吧。”

  叶南枝将包袱里的干粮拿出来,说道:“还好上路前备下了些干粮,路上也不至于挨饿。”

  帝拂歌转着手里插着兔子的棍子,一圈一圈在火上烤:“那些人应该是南陈派来的人错不了。

  南陈和夏国历来不和,符子徯即便是借着南陈的手登基,但是就目前情况看来,他们之间似乎相处得不太友好。”若是猜得不错,他们也是要到芒山去的。

  明明有穿过夏国直通芒山的路不走,偏要绕远,不难猜出符子徯和他们之间的协议破裂了。

  “看来符子徯过河拆桥的本事也算差。”童话猜到他话里的意思,双手搓搓双臂,往那群南陈密使的方向看了一眼说道,“外面太冷了,我还是回马车里坐着好了。”

  帝拂歌说道:“去吧。一会儿好了给你送过去。”

  “嗯。”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温度也随之降低。帝拂歌等人围着篝火取暖,见着兔子烤得差不多熟了,便取了两根往马车那边走去。

  身后宋靖远喊了一声:“回来的时候顺带把马车里的酒带一壶出来。”

  帝拂歌扬扬手表示知道了。

  他走到马车跟前,掀开帘子一看,发现里面童话已经将整个人都包裹在一张毯子里,马车里还点上了炭火。而她则是靠在躺椅腿上昏昏欲睡。

  “……”帝拂歌无奈地蹬上马车,轻手轻脚地在她身边坐下来:“起来,吃饭!”

  他在她耳边叫了几声童话才悠悠转醒。“马车里面太暖和了,不知不觉就睡过去了。”

  “看来你需要在外面呆一会儿。”

  童话冷不防一听这话,立马清醒过来:“那还是算了。”

  紧接着她嗅到空气中飘着的香味,眼睛放光:“好香!闻得我都饿了!”

  “你在这儿吃着吧,要是还不够就说一声,一会儿就给你送过来。”

  童话含糊点头:“嗯嗯。”

  帝拂歌拿上酒壶,利落翻身落地。

  那边,宋靖远给火堆添了把火,见着帝拂歌果然拎着几壶酒出来,立刻双眼放亮。

  帝拂歌隔着青玄将酒壶递过去,眼神往南陈密使的方向瞟了一眼说道:“留意着那几个人,我担心他们今天会有什么动作。”

  青玄了然点头。

  重鸾却道:“你是不是谨慎过头了?我们与他们井水不犯河水,怎么会出意外?想多了吧你。”

  “……嗯,那行,今夜你就什么也不做,看看他们会不会拿你下手。”帝拂歌冷冷看他一眼道。

  “……”重鸾见他信誓旦旦的样子,于是默默转过头吩咐叶南枝:“今夜给本宫打起十二分精神,千万不要让他们靠近本宫的马车半步!”

  众人:“……”

  这厢,童话吃饱喝足后就着暖炉便睡下,帝拂歌上马车时见着她尚且还躺倒在一边,身上的毯子都滑了下来。

  帝拂歌回头吩咐了青玄在外头守着,自己则是将童话拦腰抱上了躺椅,给她盖好毯子后在一边凳子上坐下,点上一盏油灯后,拿起一本书就看。

  他们一行人三辆马车。龙祁、宋靖远和沈一辞一辆,三人轮番守夜。

  帝拂歌这儿自然由青玄一人守着。

  至于重鸾,叶南枝和檀心一人一边地端坐在车辕两边,自不必多说。

  南陈人看他们这样戒备自然不敢起什么歹心,即便有,也被活生生扼杀在摇篮里了。

  于是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童话醒来时发现马车已经骨碌骨碌动了起来。旁边帝拂歌正一手拿着茶一手拿书看着。

  她伸了个懒腰:“什么时辰了?”

  闻言,帝拂歌眼也没抬:“离用午膳的时间还早。洗漱一下吃点东西吧。”

  他抬手指指小桌上摆放整齐的洗漱用具以及几盘糕点:“本座今日才发现,你竟然这么能睡。”

  “……”童话面无羞色,取了杯子来漱口:“动物都有冬眠的天性,我这是遵循自然规律。”

  “……亏你还说得这样理直气壮。”

  童话听了却是好一阵得意:“离芒山城还有多远啊。”

  “尚早。”帝拂歌掀开帘子往外一瞧,“天黑之前就能到下一个城镇落脚,还能在客栈里歇一晚。”

  说完,他往后面瞥了一眼,目光一顿,然后放下帘子:“南陈的人在后面跟着。”

  “!”童话猛然抬头,“是不是也冲着玄墨令去的?”

  帝拂歌淡淡道:“应该错不了。”

  “你的寻宝之路还真不是一般的艰辛。”

  “如果你别插手添乱就更好了。”

  “……我什么时候给你舔过乱!”╭(╯^╰)╮

  众人一路上走走停停,总算是在速度极快的千里马的日夜兼程中赶到了芒山城。

  他们进了城门后在芒山城最大的一家客栈住下。

  店小二欢喜地迎出来,见着来人就说:“几位客官来得早,还有好几间空房呢!”

  青玄跟着小二将马车停放好,帝拂歌则是领着童话就进了客栈里头。

  “诶诶诶,你看!那些人是谁?前头那个……着实惹眼!”

  另一个说道:“谁知道……娘呀,是重华宫的人!”

  “啧啧,看来芒山城这是要变天了!这么多英雄豪杰都来了。”

  邻桌的汉子凑上前插了句嘴:“那可不!祥瑞现世,天下六国,那个人不是想要前来瞧一瞧的?更何况武林中人!”

  “就你话最多!”

  ……

  在旁人的你一言我一语下,帝拂歌抬脚上了二楼雅间。

  “二楼雅间清静些,客官可是选对地方了!”店小二哈腰说着。

  童话:“随便,你们店的招牌都来一遍吧。”

  闻言,小二跟见了大财主似的欢快应了一声,兴高采烈地退了下去。

  “看来我们的速度并不算快,还有更早在芒山城内等着的,只是碍于芒山天险,因而没能上山一看而已。”重鸾一屁股在凳子上坐下来,满嘴阴阳怪气。

  童话:“谁呀?”

  重鸾饮了口茶,说道:“缇真那厮喽。”

  沈一辞道:“方才我们从楼下上来,正好见着他领着一众弟子从后院住所里出来。武林盟主的派头还真不小!”

  龙祁虽说并未前去武林大会上观看过,但是近年来的江湖大事还是略有耳闻,其中也包括今年秋季在平湖山庄发生的一系列变故。

  “他手上握着一块能够号令天下的玄墨令——开阳,也难怪趾高气昂。”

  “噗嗤!”童话头一个忍不住笑出声来,“也就他还把冒牌货当宝一样供着了!”

  众人:“……”

  不明就里的宋靖远和龙祁异口同声:“冒牌货?”

  童话:“……”她好像说漏了些什么东西……

  “咳咳!”重鸾咳了几声,说道,“且不说他手里的开阳是真是假,仅凭那一块也做不了什么。”

  闻言,宋靖远点点头道:“也是,玄墨令可是有七块呐。”

  尴尬的话题就这么揭过去了。

  而后不久,小二也将饭菜端了上来。

  几个人围桌用完晚膳之后便回了各自房间,自是无话。

  当夜,帝拂歌便修书一封送往芒山之巅——璇玑子的住处。

  “还是我去好了。你们身份敏感,不如我来去自如。我也正好上山看看臭老头近来日子国的如何。”沈一辞主动站出来揽下了上山送信的活儿。

  帝拂歌将信交给他:“代我向师叔问好。”

  “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