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城位于梁国与北陵交界处,西南方向便是芒山及芒山脚下的芒山城。

  一行人疲惫至极,早早用过晚膳回房休息。

  后半夜淅淅沥沥的雨滴打落下来。

  童话在床上辗转反则地睡不着,披衣起身关上窗户,再回去躺下时已了无睡意,心境因这场雨开始变得烦乱,满脑子开始盘旋起这几个月来与帝拂歌相处的点点滴滴。

  夏国皇宫里他冷若冰霜的眼神,大楚宁梁府上他从黑暗中缓缓走出的身影,息国张家旧宅外他镇定自若的神情,红娘庙的地底,他逐渐靠近的灼热呼吸……

  她着魔一样回想起他们之间的一切,这才恍然发现,帝拂歌,她在这个时空里唯一熟知的人,早已渗透在她生活的每一个空隙,水流般渗入无孔不入。

  她也终于明白,不断于心中萌生的不顾一切想要抓住他的想法,如濒临死亡之人一样抓住最后的一根稻草,是心底最难割舍的感情。

  她猛地一掀被子:“神啊,能不能让他从我的脑袋里滚出去?!姐姐我想睡觉!”

  周围除了滴答滴答的雨声之外,四下静谧无声。

  她懊恼地挠头抱膝而坐,喃喃自语道:“不行啊,再这样下去,我就完了。”

  她终究不是这个时空的人,或许有一天她回像她突然出现一样忽然消失,了无生息。

  而帝拂歌,她不知道以后是否还能够平心静气地面对他,在了解了自己对他情感之后,她怎么能够接着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和他相处?

  况且,由始至终,恐怕都是她一个人在自作多情吧?

  就算先前有过几个说不上真正意义的吻,那个人,从头到尾都不曾出现过意思慌乱的神情。

  神态较也不会有任何变化,甚至可以闲然自得地在她面前的座位上坐下来,好整以暇地和她说:“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所以她是疯了才会喜欢上他!

  想到这里,童话更觉得自己是不折不扣的脑残,竟然在一时无助之时看上了心怀鬼胎的神经病。

  “嗯,没事,睡一觉就可以了。明天早上一起来,还是一个愉快的一天!”

  她自我催眠一番又直挺挺地倒下,闷头一盖被子便不再动弹。

  雁城的天气比奉阳城的天气好很多,尽管空气一样的干燥,但好歹昼夜温差没有差太多。

  童话穿戴好下楼,见着他们几个人正在吃早饭。

  帝拂歌独自一人坐在一边的桌上,而旁边沈一辞他们因为临着窗子,坐下三个人之后则没有了空位。

  童话心里哀嚎一声后在帝拂歌对面坐下来,认命拿起筷子夹菜。“昨晚上睡得不好?看你脸色有点差。”帝拂歌淡淡说道。

  闻言,童话有如惊弓之鸟一般颤抖了下身子,夹着的肉险些掉下来:“啊,后半夜下雨了。睡前好像忘了关上窗子,大概是受了些凉吧。”

  帝拂歌听了就是皱了皱眉,伸手覆上她的额头想要探探她的体温,却被童话下意识躲开。

  见状,帝拂歌又是一皱眉,视线紧紧攥住她:“怎么了?”

  童话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若无其事,她不动声色地避开他的视线,专注于碗里的饭,说道:“没什么啊,就是你突然这样有点吓到了,明明饭吃得好好的……”

  “……”她能够感受到对方那双如鹰一般犀利的眼睛在她身上上下打量,似乎要透过这身躯壳直看到她心底里。

  片刻之后她听见对方说:“吃饭吧。”

  童话暗松了口气,手上下筷的动作顿时风卷残云。

  吃过早饭后沈一辞等人提议上街购置冬衣,毕竟眼下不比刚出大楚那会儿一样秋高气爽,而是瑟瑟寒风几欲入侵到人的骨血里,每行动一下身上就僵硬得不行。

  一旦暴露在空气中则更是冷冽彻骨。

  “最好是再备一辆马车,里面点一炉炭火,我们就在里面取取暖,可不必骑在马上舒服?路上累了还能睡一会儿呢。”沈一辞碰碰童话的手臂说道,“你说是不是?”

  酷《匠\网永久l|免3#费A看小说QH

  童话强颜欢笑:“嗯嗯!”

  帝拂歌:“我让青玄准备准备。”

  沈一辞一愣:“青玄?他什么时候到这儿来了?”

  随后帝拂歌带着他们到了雁城一家酒馆,进了内院后沈一辞才会想起来逍遥阁的产业早已发展到大梁的地界了:“难怪你说要让青玄准备了。”

  见到帝拂歌进来,青玄则是垂头让到一边,看到童话时则微微点头示意。

  沈一辞熟稔地靠上去,一只手臂搭在青玄肩上:“诶呀老兄,好久不见了,近来可好?”

  青玄一脸严肃地道:“主子的吩咐,纵使刀山火海,青玄万死不辞。”

  “……”沈一辞默默放下自己的手,“没意思。”

  帝拂歌听了却是一笑,淡淡道:“想要有意思还不容易?你过去,”他指指对面屏风后面,“看看后面有什么。”

  不等沈一辞那句“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你一定又在故弄玄虚”脱口而出,屏风后边就传出一道男声,同时响起了一连串的脚步声:“你说谁是东西呢?故人来见,一点礼数都没有。”

  听到声音,沈一辞整个人都僵直了身体,僵着脖子转过头去。

  看到来人之后一脸的生无可恋:“重鸾这家伙在这儿你怎么不早说?”

  “……”事情发生得未免太过戏剧性,童话过了一阵才回过神来。她转身看着帝拂歌问道:“你们这又是达成什么共识了?”

  帝拂歌给了青玄一个眼神,后者了然退下并且为他们关上了门。

  “知道你们迟早会出现在这里,我呀,恭候多时了。”重鸾悠哉地到桌前坐下,一边用眼神斜睨着沈一辞,说道:“怎么,见到我很惊讶么?”

  在他身后,叶南枝和则是毕恭毕敬地站在他身后,敛声静气。

  宋靖远和龙祁两个人对目前的情况一无所知,只能静候在后面,默默听他们的对话。

  “不是,在下只是好奇,阁下是怎么得知我们会途径雁城?未卜先知那套东西,在下可不相信。”沈一辞道。

  “北陵与梁国的交界,只有雁城是他的地盘,你们不来这儿,能去哪儿?”重鸾理所当然地看了眼帝拂歌说,“上次的事情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作为交换,这回你得帮我一个忙。”

  “什么?”帝拂歌问道。

  “问你师叔要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他问也不问:“想要你自己去讨,本座只负责送你上门。”

  “行,就这么说定了。”生怕对方反悔似的,重鸾又加上了句,“你可别像上次一样背地里给本宫下套,否则……我就拿童话开刀!”

  童话无言以对:“……这关我什么事?别有事没事就拉我下水啊!”

  “好。”帝拂歌一锤定音。

  童话:“……”你答应那么快干嘛!

  帝拂歌整整衣裳坐下,问道:“说吧,你这次来,不会是只为了和本座说这个吧?”

  重鸾闻言一笑,说道:“果然什么事儿都满不过你。近日我听说,芒山脚下出现了百年难能一遇的祥瑞。七彩霞光直通云霄,至今仍未散去,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弄出的景象。”

  帝拂歌语气不咸不淡:“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是么?听说曾有武林人士幸得上山一看,这一看可不得了,说是旷世之宝玄墨令所发之光辉。啧啧啧,也不知是真是假。”重鸾凑近反问他,“你觉得呢?”

  帝拂歌放下手中茶盏,淡淡道:“正巧许久不见师叔,正好借此次机会上芒山看望他老人家。”

  童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