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间冒出来的几个人让一红一黑的两名女子顿时惊愕。

  黑衣女子冷冷将袖子一甩,道:“这下子你满意了?高兴了?”

  红衣女子自然是红娘无疑,如此不难推断,那个穿黑衣服的,就是凭借当年齐镜放在她胸口上的玄墨令死而复生的拓跋筝雪。

  她扬扬手想要将在头顶上来回盘旋飞舞的天枢收起来,却让对面的帝拂歌抢了先。拓跋筝雪怒视帝拂歌,现场气氛猝然僵住。

  众人的视线在拓跋筝雪和红娘身上来回游离,接着回想起方才在眼前回访的画面,于是纷纷看向了龙祁的方向。

  虽然帝拂歌和童话并没有亲眼目睹当年案发经过,但是不代表两人不知道龙祁的真实身份,说实话,童话真的很好奇现在龙祁的反应。

  红娘由刚开始的惊慌进而镇定自若,她说道:“一开始你这么做的时候问过我了么?私自把我的过往重现……我现在这么做,不过是以牙还牙而已。”

  说完这句,她的目光与龙祁的在空中相遇,然后笑道:“你看,他都长这么大了,你难道不想看看吗?他可是你十月怀胎生下的,和齐公子唯一的骨肉啊。”

  闻言,拓跋筝雪抬眸望向龙祁。两人目光不期而遇,拓跋筝雪却退缩了。

  她默默别开头:“我警告你,快把玄墨令还给我,否则休怪我手下无情!”

  帝拂歌面无表情:“你想要怎么个手下无情?阵法都被破了,口气倒是不小。”

  “……”

  此时,众人的注意力都放在拓跋筝雪和龙祁身上,不知道这对诡异相遇的母子,在众人注视下将会如何,是皆大欢喜地相认还是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擦肩而过?

  沈一辞觉得他们的废话有点多:“说那么多干嘛?这两个作恶多年,早该死了。”

  “等等。”龙祁忽然站出来,“等等,我有些话想问问。”

  他双眼直直看着拓跋筝雪。

  那厢,拓跋筝雪神色微变。

  “你没有死,当时为什么不回来带我走?”

  在他深沉的目光中,拓跋筝雪缓缓转过身来:“和我们比起来,龙将军府更适合你成长。娘……我不希望你跟着我们过着居无定所,漂泊不定的生活,那样的日子会毁了你的。”

  拓跋筝雪嘴巴张了张,终究还是说不出“娘”这个字。

  龙祁沉默了一阵,问道:“那么……齐镜呢?你没有救他?”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乱葬岗了,齐镜不知道被他们送去了哪里。

  “等我救了红娘之后回到奉阳城,一番打听了之后才知道,他已经……已经被齐家人丢在院子里,一把火烧了……”拓跋筝雪说着,声音带着些哽咽,“对不起,当初……”

  忽然她自嘲笑了笑,事情已成定局,现在解释又有什么用?

  “过去了,看到你如今的样子,看来当初的选择没有错。”只要你平安幸福就好,做娘的还能奢求什么?

  “我知道你在查无人村的案子,放心,我们不会让你为难。”

  晚风从破旧的窗子吹进来,带着冰凉的温度刮过众人的皮肤。

  拓跋筝雪飞扬起的黑色衣角顿时如黑幕一般张开,宛如狰狞的锯齿一样可怖。

  “筝雪?”红娘叫了她一声,对方却是回头给了她一个微笑:“墨儿,这是我第一次这样叫你,也是最后一次。

  “最开始我的打算是让你出现在穆老将军的军营里动摇军心,以此来掌握属于穆老将军的兵权。但是拓跋一族最终还是输了。

  “谢谢你一直陪着我。若没有你,他也不会活生生地站在这里。”

  她最后看了眼龙祁后道:“我们该走了。”

  "¤最新6O章0节上q酷\k匠`d网

  说完,红娘庙里顷刻间狂风大作!天枢猝然从帝拂歌怀里飞出,打着旋在她们头顶飞舞。同时,她们身上蓦然发出一团白光,渐渐将包括天枢在内的空间包裹住……

  须臾,光芒散去,空中落下来两道人影,玄墨令也落入帝拂歌的手中。

  众人凑上前一看,前不久还鲜活的人,此刻却已变成腐烂的尸体,逐渐发臭。

  与此同时,周围景象也在变化。

  古老斑驳的墙体仿佛撕碎了一般随风而散,头顶幽深晦暗的屋顶也在刹那间支离破碎。

  片刻之后,众人头顶之上出现了许久不见的月朗风清的天空,无比真实地映照着他们每一个人的脸。

  沈一辞走上前问:“你们是怎么找到破解之法的?”

  童话:“你猜啊。”

  “……”

  按照龙祁所指的路,穿过无人村到梁国的路,他们最终将会在雁城落脚。

  沈一辞和宋靖远并辔而走。

  “那幻境结束得太早,还有多处疑点没交代清楚。”

  沈一辞悠悠哉哉看他一眼,问:“哪儿还有疑点?”

  “皇甫氏还有赫连的灭门惨案呗。”

  沈一辞嗤笑:“明摆着就是那两个疯女人做的喽。死后复生,此时不报仇,等待何时?”

  “……”好吧,是他没想到这一点:“还是沈兄心思细腻。”

  “那是。”

  “……”臭不要脸也要有个度啊兄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