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跋筝雪在听到小孩的哭声之后嘴角含笑昏睡过去,红娘内心一骇,叫道:“小姐?产婆,快救救她!”

  产婆也是吓得三魂没了七魄,掀起盖在拓跋筝雪身上的毯子一看,说道:“不中用了,血崩了!”早就说在大牢里接生准没好事,你看,死了吧。

  “血崩?不行,孩子还这么小,不能没有娘啊,产婆你想想办法!”

  “这我能怎么办?雪崩了都,必死啊!姑娘,节哀吧。”说完,产婆给拓跋筝雪重新盖上薄毯,叹息一声后便走了出去。

  闻讯赶来的狱卒见状,以为红娘伤心过度,加上听见婴儿的哭声,于心不忍。

  准确说来,她们不过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而已,官场上的纠纷根本与她们无关,却终究逃不过一个命字。

  他叹了口气说道:“据我所知,你是前大将军的女儿吧。

  “被拓跋家的小姐买进去不过一年的光景,怎的为她伤心之此?姑娘,还是多担心你自个儿吧,恐怕连你也不能逃脱拓跋一族的劫难。”

  狱卒见她这副样子也不忍心再将她赶回原来的牢房,况且拓跋筝雪必死无疑,就让她们在这间牢房里做最后的告别。

  红娘双目无光地看着手中小小婴孩,喃喃自语道:“我为什么要哭呢?依照陨落的将军府、顷刻间覆灭的拓跋一族,半生流离的自己,含恨而终的拓跋筝雪……都是命中注定……命中注定……”

  牢房里没有可以擦身的干净的水,即便狱卒有心也不能帮她太多,毕竟她们是朝廷下令要重点看管的囚犯,今日请来产婆已经是仁至义尽。

  因而红娘只能用产婆留下的那块毯子略略将婴孩的身子擦干净,接着又用这张毯子将拓跋筝雪的身体包裹好。收拾完一切后,她便呆呆地抱着孩子躲在角落里发呆。

  到了后半夜,她好容易闭上眼睛睡了一会儿,嘴巴却忽然被人一手捂住。

  她以为是赫连家的人来杀人灭口了,于是惊慌失措地挣扎,那人却在她耳边“嘘”了一声说道:“是我,别叫。”

  她顿时瞪大了眼睛:“齐公子?!你怎么……”

  “嘘,小声点。”齐镜弯下腰,颤抖着手掀开盖在拓跋筝雪身上的毯子:“她临走前,说了什么吗?”

  红娘默了默,摇摇头说:“没有。小姐晕过去没多久,便没了气息。”

  齐镜伸手摸摸拓跋筝雪的脸,眼泪顺着脸颊弧线下滑:“是我负了她。若我能早些来,她也不至于……”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从身上掏出一个包裹并几两银子,说道:“你赶紧换了这身衣服,乔装成我随身侍从的模样溜出去。你放心,这里我都打点好了,不会有人发现的,你沿着路直走就能出去,外面有人接应。”

  红娘被迫接过他塞过来的衣服,问道:“那我走了,你怎么办?还有小少爷……”

  “……”齐镜从她手上抱过孩子,爱抚地摸着他的脸:“这个孩子,今后可能要麻烦你照顾了……”

  红娘一听察觉出他的不对劲:“齐公子?”

  齐镜见她已经换好了衣服,不由分说就将孩子送到她怀里:“好了,此地不宜久留,你快走。”

  “可是……”

  齐镜将拓跋筝雪的身子抱起来,久久无言。顿时,红娘一句话也说不出。

  她最终咬咬牙,说道:“你保重。”接着头也不回地离开。

  待红娘走后,齐镜从怀里掏出一个圆形铜盘,打开拓跋筝雪的衣领,将其紧紧绑在胸前:“筝雪,愿我们来生在做一对夫妻。”说罢,下一秒他便吞下一颗毒药,片刻后倒地身亡。

  正如齐镜说的那样,天牢外果然有个人守着,红娘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前问问,对方就率先向她走过来:“穆墨儿?”

  红娘一愣,她倒是很久没听到有人这么叫她了。“对,我是。”

  那人说道:“我是龙忌,齐镜让我在这儿等你。”

  红娘点点头表示明白:“我知道。”

  两人说清楚后,龙忌便带着她暗夜潜伏出城,等天放亮之时方才停下来。“这里离奉阳城已经很远了,你们安全了。”

  红娘见他这就要走,当即就将人给拦下:“等等,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

  龙忌回过身,道:“有什么事儿,穆姑娘但说无妨。”

  “当年穆将军贪污受贿一案,可有什么蹊跷?”

  闻言,龙忌眉梢一挑,说道:“这些都是陈年往事了,姑娘又何必捉住过去不放?珍惜眼前才是正经。”

  /酷x匠|/网!#首发

  “可是总有些事情想要弄清楚不是么?否则就是到了地底下也是死不瞑目,龙将军,你说是吧?”

  “……”龙忌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心道还是小瞧了这个女人了,竟然认出他了么,“穆姑娘好眼力。”

  “不敢,只是听将军的名字有些熟悉,侥幸猜中而已。还有,小女子早已不是穆墨儿,现在我叫红娘。”

  “好吧,红娘,你究竟想知道什么?”

  “龙将军在朝廷上恐怕已经听过不少风声了吧?可惜我一个女子不能探出究竟是谁揭发了父亲,否则定要那人血债血偿!”

  “那你还是尽早收了这个念头。”

  “为什么?”

  龙忌正色道:“当日向赫连家送上证据的人乃是车骑将军季尧禾,在穆将军行刑后便迎娶了昭和郡主赫连云诗,之后又加封郡王。

  “半个皇亲国戚,你还能那他怎么样?况且郡王府戒备森严,连只苍蝇都进不去,更何况是你?还是带着这个孩子躲得越远越好。”

  红娘一听却是惨淡一笑。

  她想过很多可能,却没想到背叛她的会是她最心爱的人,那个曾经问声细语,对她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的!

  “龙将军既然肯冒着性命危险前来接应,那么一定是齐公子的至交好友了?那么,若是齐公子的孩子,你一定会义不容辞的带回去,当做自己的孩子收养吧?”

  “你想做什么?我说过了,郡王府很危险,你最好还是不要去,否则尸骨无存。”

  红娘不在意地笑笑,说道:“那又如何?这件事情,我必须去做,不仅仅是给我爹一个交代,更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随你,你想去送死就尽管去好了。”尽管他对她的做法很不认同,但还是从对方手里抱过孩子,任由她去。

  “郡王府右偏门防卫比较松懈,以你的身手应该不成问题。”他说。

  红娘回头冲他一笑:“多谢龙将军。”

  “等等!”龙忌忽然叫住她。

  “怎么了?”

  “他们说了给孩子起什么名儿吗?”

  “没有。既然孩子由你抚养,那就由将军您来取名吧。相信齐公子也不会有异议。”说完,红年便头也不回地快速飞掠而去。

  龙忌看着她远去的身影喃喃道:“是么?那么……你就叫龙祁罢。”

  躲藏在暗处的龙祁猛然僵住,两眼直直地看着年轻时的父亲抱着婴孩时候的他,愣是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沈一辞和宋靖远也是一惊。

  万万没想到他们此行竟然揭开了龙祁的真实身份。

  他们对视一眼,不由自主地都嘴角紧闭。

  刚下过雨的林子里,低垂的叶子上挂着水滴,“滴答滴答”的响声在黑暗而静谧的森林中尤为突兀。

  两名家丁架着个人,慌慌张张地从大路上窜进来。

  错落的脚步一前一后,后面的那个人被周围诡异的气氛弄得心惊肉跳:“不是,这地方阴森森的瘆得慌,我们随便找个地儿扔了得了,还埋她做什么?万一人家冤魂不散找我们报仇怎么办?”

  “嗐,这怕什么?又不是我们杀的她,要报仇也找王爷去啊,缠着我们算什么?”

  “……你说得倒是轻巧!”

  “簌簌簌簌~簌簌~”忽然周围草丛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吓得两人手上架着的“东西”砰的一下掉下来。

  他们迅速对视一眼,紧接着哇哇大叫起来,飞奔着逃离现场。

  在急速逃离的两人身后草丛,一双僵直的腿从中迈了出来。

  像是死了百年一样的尸体一般,失去了所有活的生命体所具有的柔软性与柔韧度,每一个抬腿、落脚间都带着咯咯的响声。

  带血的毯子将人紧紧包裹着,一只脚上甚至没穿鞋。

  只见“它”动作僵硬地走到地上的那具尸体旁边,幽幽说道:“红娘,我来救你了……”

  画面进行到这里忽然就断了,紧接着他们就感受到脚下开始了一阵猛烈的摇晃。

  沈一辞:“……”这个地面摇晃的梗能不能换一下?:)

  宋靖远无奈地抱住一旁的树干说道:“又来?!”

  突如其来的震动持续了没多久便停了下来。宋靖远头晕目眩地把手搭在龙祁的身上说道:“多来几次就要命了。”

  然而龙祁却僵直着身子不动。

  沈一辞隐隐察出现场气氛似乎有些不对,抬头一看时就愣住了——只见前方帝拂歌和童话定定地并肩站着,而他们的对面则是一红一黑两抹身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