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娘(二十三)

  “这是什么地方?”

  破庙里似乎久久无人问津,他们破门而入时空气中浑浊的空气涌入口腔,红娘不由得捂住嘴巴,从地上捡了根棍子在空中挥舞几下,扫开横在眼前的蜘蛛网。

  齐镜在角落里清理出一块空地,轻手轻脚地将拓跋筝雪放下来:“这里是我有一回上山打猎的时候发现了,已经荒废了好久,一般不会有人来。”

  齐镜把弄脏的衣角拍了拍,站起来说道:“很安全。”

  红娘点点头,随后上前照顾着拓跋筝雪。

  “你是怎么逃出来的?”齐镜问。

  闻言,红娘神色微变,跟踪拓跋筝雪的事情不能让他知道,于是只能扯慌:“自从经历了那件事后,我的睡眠一向很浅。

  “我刚入睡便听见前院传来的声音,于是就从角门那儿溜到前院里看了一眼……后来我就想去找找小姐,不曾想一回头就看到你们了。”

  齐镜听罢了然点头,并没有丝毫怀疑:“你们先留在这里,我去找找有什么吃的,在弄点水过来。”

  “嗯。”

  拓跋筝雪醒过来时已是第二天的事儿了。

  像是刚从噩梦中醒来一般惊恐地察看四周。红娘一听到动静就过去扶住她:“小姐怎么了?”

  拓跋筝雪这才稍稍恢复些神智,木讷地看向红娘,过了几秒又木然地转移了目光,将整个人都圈在那一小块地方,接着就不再见她抬起过头,说过什么话,不哭不闹,心里已经默默接受了拓跋一族败落的事实。

  齐镜再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拓跋筝雪这副模样。

  他无声地给了红娘一个询问的眼神,对方也是无奈地摇摇头,给他做了个口型:“她这样都有一天了,你劝劝吧。”说完她便转头收拾齐镜带来的一些吃穿要用的东西。

  这个破庙经过她一晚上的整理,加上白天齐镜又带来些必要的东西来,一应吃穿洗漱所要用的器物还算是准备齐全。

  男人叹了口气,随后在拓跋筝雪的面前蹲下来,平视着她的眼睛:“筝雪,你看着我。”

  拓跋筝雪默默将目光落在他身上,片刻之后忽然扑进他怀里放声大哭:“齐镜,齐镜,怎么办?拓跋家没有了,怎么办啊?他们下手太快了,我们根本措手不及……呜呜呜……怎么办?是我的错,我应该提早跟爹爹说明,那样或许拓跋一族能躲过这一切……”

  齐镜轻轻拍打着她的背部安抚她说道:“筝雪,筝雪你冷静一下!这不是你的错,事发突然我们谁都没想到会这样。乖,不要哭了,会没事的,没事的,没事的……”

  “可是,可是爹爹他……”

  齐镜转过她的脸,定定地望着她的眼睛说道:“相信我,会没事的。”

  “好,我相信你。”拓跋筝雪深吸了口气,随后深深地看着对方的眼睛说道:“对了,我爹怎么样了?被官府的人抓起来了是么?昨夜闯进拓跋府上的,是什么人?”

  “嗯,对,是官府的人。但是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拓跋将军应该没事才对。”

  听到这个消息,拓跋筝雪并未因此而松了口气,反而皱紧了眉头问:“官府的人?那么是皇上下的命令了?这次赫连家的人又出了什么证据?”

  齐镜神色变了变,沉默了半晌后说:“这个,我不知道,对不起。”

  闻言,拓跋筝雪什么也没说,两眼深深地望着他:“是么?那没关系,若是有什么消息,一定要告诉我。”

  莫名地,齐镜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只得微微低下头错开她的目光:“嗯,我知道,你放心吧。”

  这一夜他们说的话极少,气氛空前的压抑。

  齐镜没有停留多久便起身离去。

  离开前他最后转身看了眼拓跋筝雪躺下去的身影,忧心忡忡地对红娘说:“你好好照顾她,我明天再过来。”

  红娘了然点头。

  ;.看/S正)版章%节上P酷:匠_5网

  齐镜与她道别过后便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破庙。

  红娘看着渐渐远去的齐镜的身影,忽然间有些同情这两人起来。

  虽然他们真心相爱两情相悦,但是最终还是因为这场突来的变故而没能结为连理,加上齐镜父亲又是拓跋一族的对头,这样看来,拓跋筝雪说不定在心里已经对他有了一点防备?

  忽然间她感觉这几个月来背在她身上的担子减轻了许多,她终于能够与拓跋筝雪平视,而非像在拓跋府里时候那样,因为寄人篱下而唯唯诺诺。

  她和拓跋筝雪,终究还是平等的。

  她在外面兀自想了会儿,随后走进破庙里。

  令她惊讶的是拓跋筝雪这时候已经坐了起来,正定定地看着她。红娘心里一惊,问道:“小姐?怎么了?”

  拓跋筝雪往齐镜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后说道:“你明天去帮我办件事,记住,千万不要让齐镜知道。”

  红娘心里一个咯噔,心想她果然是对齐镜产生了怀疑是么?看来她心里的防备还没有卸下。“什么事?”

  “查一查我爹,现在下落如何,还有拓跋府上的情况。”

  红娘奇怪,她以为拓跋筝雪会想要让她看看齐镜这几日的动向。

  “可是齐公子不是说有什事他会来告知小姐的么?怎么小姐你还要……”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要你亲自去查查看。齐镜,他一定隐瞒了些什么没告诉我,担心我因为爹爹的事情忧心过度……明日一早你就去吧,尽早带些有用的消息回来。”

  说罢她又一头闷进毯子里,留给红娘一个背影。

  第二日红娘按照昨夜拓跋筝雪的吩咐跑到市集上询问,才走到一个小摊前面就听见边上的人在说:“也不知道从拓跋府上逃走的人没有,听说还是个小姐呢,唉,这年头,真是不安生。”

  “谁说不是呐,这穆老将军才倒台不久,拓跋一族就紧跟着下台了……是不是朝廷上发生什么事儿了?怎么近来变故发生得这样快?”

  妇人啐了一口说:“这个谁知道?谁管他官家的人?只要别连累我们小老百姓就好,不然啊,指不定怎么着呢!”

  边上的另一个妇人笑起来:“这话说得实在……呵呵!”

  红娘闻言,小心翼翼地凑过去问:“你们在说什么呀?拓跋将军府上发生了什么事儿吗?也说给我听听呗?”

  那两个妇人跟看白痴一样地看她:“你不知道?那件事闹得轰轰烈烈的你居然不知道?真稀奇!”

  红娘笑了笑:“哦,是这样的,我婆婆这几天病了,我和我家夫君一直在床边照顾着,所以外面发生的事情我们都不曾听闻,所以我就想问问,究竟发生何事了?”

  女人生来就有八卦的天性,一说到现下热谈更是张口就夸夸其谈,好似亲身经历一般:“这就说来话长了,虽然才不过短短几天,但是却闹得满城风雨。

  “圣上派去的人是在半夜,那时候拓跋府上的人根本措手不及,紧接着御史大人又在拓跋将军的书房里发现了与敌国往来的书信,这下子通敌卖国的罪名一坐实,全府上下谁都逃不了。”

  “说起来也算是罪有应得,亏得皇上如此器重他们,拓跋洪倒好,转头就和敌国暗中勾结,将我北陵的土地送到他们手上。”

  “欸,你们说会不会他和穆老将军也曾暗渡陈仓?两人商量好的狼狈为奸,所以在前大将军没了之后,拓跋洪才紧接着下狱?我看啊,不是没这个道理。”

  另一个人一听,惊得赶紧捂住嘴巴叫了一声,眼角却是往上一扬:“不会吧?你可别瞎说,可多吓人!”

  “哎呀,我就随便一说你还真信了?!哈哈哈。”

  红娘生气又无可奈地扯扯嘴角,跟着她们皮笑肉不笑了一阵,随后缓缓从中抽身而出,市井妇人知道什么?!

  她横冲直撞地穿过人群,为了不引人注意还特意绕了大半圈才回到破庙里。

  拓跋筝雪一见她失魂落魄地回来就发觉事情有些不对,于是逮着就问:“怎么了?我爹怎么样了?”

  “……”她想,齐镜做的是对的,这件事现在告诉她确实不合适。“没什么,老爷没事,虽然下狱了,但是朝廷似乎还在调查,具体情况并不是很清楚。”

  拓跋筝雪听了,冷冷地看着她说:“我不相信。如果是真的,你这魂都丢了的表情是怎么回事?不要企图欺骗我!”

  红娘低下头淡淡道:“真的,我只是回来的路上听了些关于我爹的不好的传闻,有点难过罢了。”

  “……你休息一会儿吧,我这里暂时不用你伺候着了。”说完,拓跋筝雪便从地上站起来,转头就走了出去。

  红娘一见便问:“你去哪儿?”

  对方头也没回:“这里有点闷,我出去走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