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朦胧如轻轻一层薄纱罩在天地茫茫四野之上,仿若长了一层绒毛一般柔和。

  远离奉阳城的一汪清池上稀稀疏疏地浮着几根水草,或无力地趴在岸边,或东倒西歪缠在一处,最终深深倒在水池里。

  水潭周围长着几颗树,风吹过时,则一齐发出沙沙的响声。再远处则是一望无际的原野,可惜风吹草低不见牛羊。

  幽暗的边际仿佛传递着远古的神秘,指引着远来之人向更深处探寻。

  “这是很多年前的奉阳城,当时‘无人村’还不是无人村。你也看到了,那里现在什么也没有。”

  童话一屁股坐到地上,单手撑着下巴望着站在树下的帝拂歌。

  幻境里的时令变化完全影响不到他们,帝拂歌仍是厚衣加身。虽然如此,但还是挡不住本人的伟岸英姿。

  光是那张侧脸在月光下一站,嚯,好一个人间绝世美男子!

  随随便便一个微笑、轻轻的耳语都能颠倒众生。

  “北陵皇室藏有玄墨令之一——天枢,这点我早已知晓。眼下将我们困住的,据我猜测,十有八九与天枢有关。这一点,你也察觉到了吧?”帝拂歌说道。

  童话点点头:“嗯,然后呢?”

  “一切的开始与根源,都在红娘庙,所以我们必须找到当年红娘庙所在之地方能行事。”

  “你是想说,这个幻境是在红娘庙内设下,解开的话,红娘庙就是其中唯一的结?”

  “没错。”

  童话大悟:“难怪你要找到无人村。”

  “可是现在红娘庙尚且还未出现,我们该怎么办?”她问。

  “那便只有等了。”

  幻境中的时间似乎是外界的好几倍。沈一辞等人只觉得才不过几天的光景,这里面却已过了三个月。

  从初夏到秋天落叶飘零,似乎仅用了短短几天的时间。

  想起先前童话的解释,他们顿时释然。

  “慢慢等吧,估摸着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出去了。”这句话在不久之后便一语成谶,只是最终结局却是他们万万没想到的。当然,这是后话了。

  此刻,他们三个都埋伏在拓跋府某一处屋檐上,轮着盯梢。

  这时,龙祁叫了一声:“喂,你们看,有人出来了!”

  暮色四合,天空中不见一丝光。

  他们下方的那间屋子里悄悄地溜出来一个人影,蹑手蹑脚地关上房门,生怕被人发现似的放轻脚步,不声不响。

  “拓跋筝雪这时候出去干什么?还鬼鬼祟祟的。”沈一辞道。

  宋靖远探出半个身子出去:“天晓得!欸,那个丫头跟出去了!”

  仗着他们说话的声音同样不会被这个时空的人听见,宋靖远说得肆无忌惮:“这两个女人想干什么?”

  更新9最快=上,:酷0匠网‘

  说话间,红娘已悄然尾随在拓跋筝雪身后,一边注意着身后是否也有和她一样跟踪在后面窥伺着的人。

  她们太过小心翼翼,倒是让他们更加好奇:“不如干脆跟上去看看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三人不谋而合:“嗯,走吧走吧!”

  拓跋筝雪一反常态没有到城西树下等待,而是只身一人来到一片原野中,看起来像是私家庄园。

  拓跋筝雪刚到没多久,远处便传来野草被人一脚踩下而发出的悉悉索索的声音。

  接着她听见旁边灌木丛被人拨开的声响。她心惊胆战地环顾四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上飞过一只乌鸦,扑棱棱地拍打翅膀的声音在她耳边无限放大,而逐渐靠近的骚动声更是空不地在她心头回响。

  “筝雪!”忽然一道男声将她游离的神思唤回来。

  拓跋筝雪受惊回头,一见着齐镜便一头扎进对方怀里。

  齐镜拥住不知所措的拓跋筝雪,抬手在她背部轻轻拍打。“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

  拓跋筝雪渐渐在他的安慰下平静下来。半晌之后,她挣开对方的怀抱,道:“齐镜,你娶我吧。”

  齐镜闻言就是一愣,紧接着双手扣住拓跋筝雪的肩膀,他这才发现拓跋筝雪很不对劲:“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拓跋筝雪深吸一口气后说道:“我怀了你的骨肉了。”

  “什么?!你说真的?!”齐镜又惊又喜,“什么时候的事儿?几个月了?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若早知道就不该让你一个人单独出来,多危险!”

  拓跋筝雪原本还紧张的神经被他这么一说就忽然放松下来,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你急什么?有出不了什么事儿!”她伸手摸摸小腹,道,“日子不是很久,不过快两个月而已,大夫说胎象还不是很稳定。”

  “两个月?这么说你真的不该一个人出来,该叫个丫头陪着你,万一路上出什么事儿怎么办?一会儿我送你回去,等你进了府我才放心!”

  他顿了顿,接着又是大惊,“大夫?你爹他知道了?”

  “我爹他还不知道这个事儿呢,我嘱咐了大夫千万别泄露此事。不过,爹爹他应该很快就会发现了。”

  “那我要赶在拓跋大人知道之前上门提亲。”齐镜低头深深地望着她的眼睛,其中深情自不必说。

  而由始至终躲在一旁草丛里的红娘却是触景伤情。

  拓跋筝雪的心上人尚且能够为她如此,而属于她穆墨儿的男人呢,却在将军府败落后不见一丝踪影。她终究还是看错了人。

  拓跋筝雪和齐镜说了会儿话之后,齐镜便要送她回府,拓跋筝雪拗不过他,只得任由他拉着带离这个地方。

  不等两人回到拓跋府中,他们便远远地看见拓跋府里燃起熊熊火光,不断有衣裳不整的家丁从里面跑出来,但很快又被追上来的官兵一把捉住,残忍地就地处决!顷刻间哀嚎之声响彻云霄。

  拓跋筝雪就要失声尖叫,齐镜却是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她的嘴,不让她发出声音惊动那边的人。

  他冷冷地看着那些人将人命视如草芥般恣意砍杀,飞溅出来的鲜血也不能够让他们停下。

  他知道,赫连家的人终究是占了先机下手,事前一点征兆也没有,突如其来宛如飓风。

  他将几欲瘫倒在地的拓跋筝雪拉起来:“我们快走,此地不宜久留!”

  拓跋筝雪拼死挣扎不愿离开,一双泪眼淌着两条泪水:“不、我不走,我要找我爹……齐镜,你让我去找去我爹好不好?求求你……呜呜呜……”

  齐镜一见她这个样子就忍不下心拒绝,他内心挣扎着,最终还是没能松开紧扣住她身子的手:“对不起,我不能就这么放你进虎口,那样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他抬起拓跋筝雪的脸,恳求她道:“筝雪,跟我走吧。”

  拓跋筝雪还在流着眼泪:“可是爹爹在里面啊……我怎么能留下爹爹一个人在里面?不,我不要走!”

  这时红娘快步跑上前,抬手就是一个手刀下去,拓跋筝雪应声倒在齐镜怀里。

  齐镜看着眼前突然冒出来的人,愣了,随即又警惕地看着她问道:“你是谁?”

  红娘没有理会他怀疑的眼神,兀自说道:“这里不安全,先带小姐离开这里!”

  齐镜看了眼红娘身上穿的衣服,回想起来拓跋筝雪曾和他提起过,她买下了流落黑市的前大将军之女穆墨儿为贴身侍女,并取名为红娘,看这女子的穿着,应该是红娘没错了。

  “嗯,我知道一个安全的地方,跟我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