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娘(二十)

  童话拍拍脏乱的衣角,眼睁睁地看着眼前的黑夜变幻成了白昼。

  她无奈地将沈一辞等人从地上拉起来,心中暗道:历史果然是惊人的相似啊,又回到这里了……

  “这是怎么回事?鬼打墙了?”沈一辞愣愣地看着周围忽然冒出来的广袤荒野,骤然转换为白昼的天空下,随风摇曳的野草熠熠发光。

  远处,两骑马缓缓从他们眼前经过。

  “果然还是红色最配你。”女子端坐在马上,微微侧过头用余光瞥了身后着上红衣的穆墨儿。

  穆墨儿嘴角一抽:“拓跋小姐谬赞了。”

  女子似乎对她的称呼有所不满,皱着眉说道:“都和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叫我拓跋小姐。我既然把你从那黑市里救出来了,多少也说点好听的吧?成天板着个脸,消沉度日的你,可不是我认识的穆墨儿啊!那个嚣张跋扈的你去哪儿了?”

  穆墨儿默了默,片刻后说道:“从前的那个穆墨儿已经死了,现在的穆墨儿正如拓跋小姐所言,不过是个行尸走肉而已。”

  “……你就没想过报仇雪恨?不想为将军府沉冤昭雪?穆墨儿,拿出你的血性来啊?”

  女子猛然一勒缰绳,“满朝堂上,哪个看不出来穆老将军是被小人陷害的?不过是拿捏着皇帝想要重夺兵权而落井下石见缝插针,这才让奸人钻了空子!——”

  “那又能怎么样呢?”穆墨儿神色漠然地看着她,在确定拓跋筝雪的目的之前,绝对不能把自己的真实打算说出来!

  “凭我一个无权无势的女子,怎么能将那背后之人抓出来绳之以法?拓跋筝雪,你也太高看我了。”

  闻言,拓跋筝雪调转马头与她对视:“如果说拓跋一族愿邀你加入呢?”

  穆墨儿不相信天上真的会掉馅饼:“什么意思?堂堂拓跋大族,会愿意为将军府冒险平反?”

  拓跋筝雪笑了笑,她就知道穆墨儿不肯能三言两语就相信她,既然如此,倒不如摊开了说:“这个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不可能。拓跋一族与穆氏说不上交好,这个提议不过是基于唇亡齿寒的道理。

  “你看,四大家族相互抗衡了几十年,然而这个平衡突然就被人打破了,你说朝堂格局会变成怎样?

  “我们两家本就分管朝廷兵权,这时穆老将军一走,接下来毫无疑问便是拓跋一族。再之后就剩下皇甫与赫连争权。

  “最终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而我们不过是他们争夺权力的牺牲品而已。这也是我想要拉拢你的原因。”

  穆墨儿讽刺一笑:“可是我怎么知道你们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亦或是帮凶?我可是记得,当我爹遇害之时,你们可没有一个人出手相助。”

  “那时候都证据确凿了,即便我我们有心也做不了什么。况且,连你夫家的人都没说什么,我们又怎么好说话?”

  穆墨儿:“……”

  “你现在除了与我们合作之外,别无他选,所以,你还在犹豫什么?”拓跋筝雪定定地看着她,暗中咬牙:她就不信了,事到如今了,穆墨儿还能够无动于衷!

  “你还不相信?现在除了我们,没人帮得了你,这一点你明不明白?”

  “可是我对你们来说,应该没多大作用吧?有没有我,与你们而言并没有什么关系。”

  “这个,我们自然有我们自己的打算。”呵,穆老将军的女儿自然有大用处,怎么会无用?“哦,对了,既然‘穆墨儿’已死,”拓跋将穆墨儿上下打量一眼,说道,“你这么适合红色,从今往后,你就叫红娘好了,此前往事,皆过眼云烟。”

  红娘即刻低下头应答:“是的,小姐。”

  沈一辞等人听完童话的一番解释之后恍然大悟般地长叹:“想不到那场变故的背后还有这么一桩故事。”

  童话喃喃道:“奇怪的是上次只看了一半,今天怎么又进来了?”

  其余人俱是耸肩:“谁知道。”

  童话望了望帝拂歌,发现对方正遥望远方,不知到底在看什么。

  她疑惑地走上前拍了下对方的肩:“看什么呢?”

  酷匠网&正C!版首y发)

  后者猛然低头看她,吓了她一跳:“干嘛?”他这是什么眼神?

  帝拂歌的目光越过她,视线与剩余三人对上:“你们先跟上去看看,我和她有些事儿要处理,等等再与你们会合。”

  “?”

  童话懵了,什么叫有事儿处理?

  不等她弄明白帝拂歌话中之意就被某人二话不说给拉走了。

  “……”

  沈一辞、宋靖远、龙祁风中凌乱。

  天黑之前拓跋筝雪就带着红娘到了拓跋府上。

  “小姐,老爷让您去书房找他一趟。”管家在拓跋筝雪回房时叫住了她,说话时眼睛望红娘的方向瞄了一眼,随后又淡淡移开视线,“老爷说让您新买进府里的丫鬟也带去让他看看。”

  闻言,拓跋筝雪安抚性地对红娘点点头,随后对管家说道:“我知道了,这就去。”

  离开了管家的视线,红娘就一手拉住了拓跋筝雪的袖子:“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拓跋筝雪不以为意:“能有什么问题?这个事儿本就是我爹提出来的,放心,爹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就算要把你赶出去,也得问问我同不同意。”

  红娘内心一阵五味杂陈。

  她以为此生最爱的那个人,在她下狱之后不见所踪,而如今伸出援手的,却不过是往日的点头之交。此番命运,真不知是好是坏。

  红娘笑笑:“我知道的,谢谢你了,筝雪。”

  拓跋筝雪听了却是一愣,随后又爽朗一笑:“哟,难得啊,你终于是想开了!不客气,其实说实在的,你的性子还是挺对我胃口的。”

  红娘揉揉被她掐得生疼的脸,将人推开了些,说道:“小姐,请你好好走路。”

  拓跋筝雪:“……”

  两人到时,拓跋洪刚整理完军务,才搁下笔就见着她们两人推门进来。

  “来了啊?”

  拓跋筝雪上前盈盈一笑:“嗯,女儿见过爹爹。”说着她往一侧偏了一下,道,“爹,这是红娘。”

  拓跋洪从位子上站起来,说道:“红娘?这是个什么名儿?别是你给人家瞎取的吧?”

  拓跋筝雪不服:“什么叫是我瞎取的?!明明她自己也很喜欢这个名字!你说是吧?”

  父女二人斗嘴的温馨画面隐隐有些熟悉,红娘不禁想起和穆老将军你来我往吵架的情形,一时间竟然愣神了。

  看到拓跋筝雪突然凑近的脸顿时反应过来,她受惊地连着倒退了好几步,道:“什、什么?”

  “我说你,这样到底行不行?”拓跋筝雪有点恨铁不成钢地说,“怎么又发呆了?”

  拓跋筝雪张张口还想说些什么,她爹却从旁伸出手把她拨到身后去。“好了,你闭嘴。”

  他将目光聚集到红娘的身上说:“家破人亡的痛苦并非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一般人也不会有此劫难,奈何我们身在朝堂,万事都是不得已。

  “你的心情老夫能够理解,但是你既然选择了我们的阵营,那就应该明白,懦弱的情感是不需要的。”

  “我知道。”

  拓跋洪深深地看她一眼,道:“你能明白是最好的。从今往后你就是筝雪身边的贴身侍婢了,有什么事就和管家说一声。”

  “是。”

  红娘一直不明白,即便拓跋一族想要对抗皇甫和赫连,即便手上握有兵权,但若是他们两家联手,拓跋一族获胜的可能性也并不大,还是说他们背地里打着其他的主意?

  红娘在拓跋府上住下有好些日子了,但是迟迟不见拓跋族人有所动作,这让她不得不怀疑起来。

  而先前拜托拓跋筝雪打听穆夫人她们的下落,也迟迟不见拓跋筝雪回应她。红娘越想越觉得不对,会不会是母亲她们又出什么事儿了?

  “红娘!你过来一下!”拓跋筝雪的声音远远地传来,红娘二话不所就跑过去:“小姐!奴婢有事要问你!”

  “嗯?什么事儿啊?你说。”

  “前些天你答应过帮我打听家母的下落的……不知道有没有消息?”

  “唔,这个嘛,等你帮我这个忙以后我再告诉你。”拓跋筝雪忽然神秘兮兮地拉着红娘钻进院子里的一道小门里。

  幽暗的小房间内点着盏小小的油灯,将她们大大的影子投在墙壁上。

  “小姐,你要做什么?”

  “嘘!”拓跋筝雪示意她安静下来,“你说话不要那么大声,万一给人发现了怎么办?”

  “……”红娘眼睁睁看着她把手伸到桌子下面摸了个什么东西,紧接着旁边的墙上忽然打开一道门,好似就等着她们进去。

  拓跋筝雪兴奋得说不出来话,而红娘则是目瞪口呆。

  拓跋筝雪居然在院子里藏了个密道?这件事拓跋洪知道么?

  失神间,拓跋筝雪将一包衣服塞进红娘怀里:“红娘,一会儿麻烦你扮作我的样子呆在屋子里,我有事儿出去一下,很快回来!哦对了,那里有我的人皮面具,你不用担心穿帮。就这样,回见!”

  说完她不带一丝犹豫就进了密道,一眨眼就关上了密道口。

  红娘:“……”所以我娘在哪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