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热闹的街市,那繁杂的喧闹声倒像是从远处传来,隔着个厚厚的墙壁。

  院子里走进一个穿着深褐色衣服的男人,见到牙子时熟稔地拥上去,一边视线往穆墨儿这边看过来:“今儿就一个货?”

  牙子点点头,说道:“这个可是难得一遇的好货,”他凑过去在那人的耳边说了句,“前大将军的女儿。”

  “哦?是么?”那人好奇地上下打量了穆墨儿一会儿,满意地抚着下巴处一小撮胡子:“果然不错!”

  他拍拍牙子的肩膀,“谢了,这人我就先带走了,等脱了手,回头请你喝酒!”

  “嗯,我等着!”

  穆墨儿早料到会是这样的局面,毫不反抗地任由那人将她带进一个笼子里,双手双脚都被用铁链束缚住。

  那人倾身过来强行喂了一颗什么东西,进到嘴里时便是难言的苦涩。

  穆墨儿挣扎了一会儿,眼前再次被一块黑布蒙上,耳边除了身下车轮子骨碌骨碌转动的声音外,什么也没法听见。

  忽然间,穆墨儿昏昏沉沉地歪着倒下,意识慢慢地开始变得涣散。她知道,那是药发挥了作用。

  须臾,车轮子停止了转动。笼子仿佛被好几个人一起抬了下来,之后“咚”的一声被放到地上。

  穆墨儿的身子晃了晃,最终贴着木板躺倒在地。此时,她的耳边尽是一片嗡嗡声,隐约听见有人的说话声,断断续续……

  “……诶诶诶,你看,那时刚送过来的!看起来不错啊!”

  “嗯,姿色确实不错,但是价钱一定很高吧?那可不是咱们能出得起的。”

  “……听说前些日子大将军府被人抄了?……”

  “喏,现在上面不就是大将军的掌上明珠么?啧啧,树倒猢狲散啊,平日里可没少见那些人紧着巴结人家,这下好了,大将军一下狱,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话题不知何时竟扯到了穆将军倒台之事,个个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童话故意在那正说人闲话的人的耳朵边上吹了口气,那人大惊失色地捂着脖子到脸的一块区域,道:“是谁?!”

  众人用差异的眼光看着他,都说了句:“有病吧?什么谁?”

  见状,童话忍不住哈哈笑起来。

  帝拂歌万分无奈地将她往身边一拉,警告地看她一眼:“老实点。”

  童话:“不!”

  帝拂歌欲教训她几句,忽然,人群中发出一道突兀的声音:“这个人,本小姐要了!”

  闻言,他们正欲循声望去。

  视线尚在游离,脚下便骤然地动山摇!

  。_最_新章Y节OA上:)酷I匠L网`

  周围所有的景象都在摇晃,视线所及之处也渐变模糊,直到化为一团色彩难辨的图案。

  童话紧抓着帝拂歌的手臂,声音随着摇晃的身体而颤抖:“怎、怎么又是这样!”

  帝拂歌沉着脸,双臂将童话搂紧。

  片刻之后,那阵晃动终于停下来,眼前的景象也变得清晰起来。

  童话心有余悸地从帝拂歌怀里探出脑袋。“欸?这是哪儿?”

  荒芜的原野上稀稀疏疏地立着几根行将枯萎的荒草,肆虐的狂风过处,顷刻间蒙上一层薄薄的尘土。

  不断延伸向前的黄色土壤的边缘,橘黄色的晚霞与渐渐西沉的太阳融合在一处。

  童话回身望了一眼,发现他们脚下正是曾二度踏过的三岔路口。

  帝拂歌抬脚往岔口处的那块巨石走去,“无人村”三个字似乎较之前更加模糊了。

  他朝前方崎岖的小路极目看去,远远地依稀见着那方高高挂着一面木牌。

  帝拂歌冷笑一声:“看来我们被某个人耍得团团转啊。”

  “哈啊?”童话一愣,没有反应过来。之后她朝他看的方向望了一眼,顿时恍然大悟,“难道我们现在……出来了?”

  “沦落至此的穆墨儿断不可能让我们看到方才的景象,所以,在那背后一定还有另一个人,不仅对穆墨儿的遭遇了如指掌,更是对我们的底细也颇知一二,其背后所藏的力量也是深不可测。”

  他目光深深地看着无人村的入口方向,幽幽说道,“北陵,还真是藏龙卧虎。”

  童话被他这么一样说,顿时就感觉浑身起鸡皮疙瘩。若真有这么一个人,那就真的太可怕了!

  帝拂歌最后看了眼无人村的方向,好似那里蕴藏着某种神秘力量一般,令他不能不在意。

  “先回去吧。”

  “嗯。”

  天边最后的光亮最终也从荒原上消失,仅剩下一丝余光支撑着。

  而失去了光源与热源的阳光,荒野上的风也变得更加肆意起来。瑟瑟寒风夹杂着尘沙,细细的颗粒物刮得人脸颊生疼。

  童话赶紧盖上出门前带着的披风,将整张脸都严严实实地包裹在其中。

  帝拂歌见状,伸手就将童话揽到怀里,脚下毫不耽搁地运起轻功。

  童话:“……”没事,习惯就好了……

  回到奉阳城外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城门上燃着几盆篝火,来回巡逻的士兵两人一班地在城楼上巡逻。

  帝拂歌与童话对视一眼,紧接着,帝拂歌绕到城门墙下死角。

  “城上守备森严,若是堂堂正正地走上去,恐怕不能进城。”

  童话明白他的意思,于是说:“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没有异议。”

  帝拂歌点点头,道:“嗯,不要说话。”

  说罢,他又将童话揽进怀里。

  亏得童话体型娇小,即便帝拂歌怀抱着她,也跟他胸前空荡荡的没有什么不同。

  紧接着下一刻,童话便感觉身体跟随他突然上升,几秒之间上下起落。

  她紧闭着眼睛,耳边是他宽大外衣在空中舞动的声音。

  童话被转得晕晕乎乎的,任由帝拂歌抱着她飞跃高墙。

  须臾之后,童话被帝拂歌放下来。

  双脚突然感受到地面,顿时心里便涌上一股踏实感。“呼——”

  童话睁开眼睛一看,顿时愣住了。“这是哪儿?”

  帝拂歌闻言挑眉:“客栈啊,看不出来?”

  童话惊讶地摇摇头。

  她只是没想到刚才过去不过十几秒的时间,他们便从城外到了城内客栈里?他的速度也太快了吧,影过无痕啊!

  她后知后觉地跟在帝拂歌身后,在他身边坐下来。

  店小二欣喜地迎上来,说道:“咦,好些天没见着二位客官了,这几天都上哪儿玩儿去啦?”

  童话一听,奇怪了:“好些天?什么意思?我们走了很久了?”

  话说出口,童话才发现这句话不对劲,但是想要收回已经晚了。

  好在那店小二只是好奇地看了他们一眼说:“可不是嘛!都半个多月了!要不是与你们同行的那两人还在,还以为你们失踪了呢!”

  闻言,童话只得尴尬笑笑:“是吗?呵呵呵,在外头呆的时间却是有些长了……”

  也许她真的不擅长说谎,一句话里漏洞百出。

  帝拂歌见那店小二又有话要问的意思,忙道:“我们有些饿了,劳烦小哥尽快上几道开胃的小菜。”

  小二这才把正事想起来,连连道歉说:“对不住对不住啊,看我!真是,诶诶,二位等等,一会儿就把菜给你们端上来!”

  见小二走了,童话贼兮兮地凑凑到帝拂歌耳边说:“喂,这也太奇怪了吧,我们才离开了几天,怎么就变成了半个月?”

  “我猜那幻境里的时间是外界的几倍,否则没有更好的解释。”

  “……”她能说这个解释有点牵强么?

  两个人简单地填饱了肚子,略微休息了一会儿便上了楼。

  住房里灯火通明,他们屋子的对面也亮着灯。

  帝拂歌表情淡淡的,不紧不慢,童话则是满腹狐疑。

  离屋子就差临门一脚时,里面忽然传来“哗啦”一声大片东西推倒的声音。

  “……”这两人在搞什么?不好好在自个儿屋里,跑到她房里做什么孽?

  想着,她便大手将门将门推开:“我说,你们趁我们不在都干了什么?——”

  顿时,屋内三双眼睛都齐刷刷望过来——沈一辞猛然“腾”地一下站起来:“我去!你们怎么回来了?”

  童话艰难地咽了咽口水,目光在面前缠在一起的三个人身上徘徊。

  只见宋靖远和沈一辞两人一齐压在某个人身上,四只手还在那人身上扒拉着,似乎想要将那人的衣裳给脱下来。

  尽管那人被那俩混蛋挡着,但还是能隐隐看出来那人衣衫不整……

  东一条西一块的被拉扯破碎的破布散落在他们的脚边。童话沿着衣裳掉落的痕迹看,却见另一边躺着被人残忍分离的银白色盔甲。

  “我们怎么就不能回来了?还有,你们……这是在干嘛?”童话用仿佛在看禽兽一样的目光看着他们,心道,万万没想到,他们竟然强迫良家妇男做这种事!

  这时,帝拂歌慢悠悠地走到门口,见此情景也是一愣:“……”

  见状,宋靖远也忙站起来解释:“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们只是在……”

  童话鄙夷地瞥了他一眼,眼睛却向被压着的人看去,下一秒就惊叫一声:“龙将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