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股严打贪赃枉法之风来得狠戾,北陵皇帝被压抑得久了,这下子逮到大展身手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他还等着从穆老将军手里夺过原本属于北陵皇室的兵权,下手就更加不留情面。不过穆老将军终究是奉着先帝的旨意辅佐新帝的元老大臣,明面上多少有些顾虑。

  他装作不相信的样子,装模作样地派人到大将军府里一查究竟。

  面对着文武百官,又是一副左右为难之状,犹豫着按着穆老将军自个儿提出的建议将其收押。

  顷刻间,朝堂人人自危。

  先前所有与大将军府有过往来的,纷纷退至人群之中,愣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穆老将军说句话。

  而那端即将成为穆老将军结为儿女亲家的皇甫楝棠则是不动声色地看了赫连无蔺一眼,深沉的目光中隐含着警告之色。对此,赫连无蔺只是不以为然地耸耸肩。

  “皇甫爱卿可是有什么话要说?”眼尖的北陵皇帝自然是察觉到了这边两人的动静,他调整个姿势,身子倚在椅子的把手上,道:“皇甫爱卿若是有什么话,大可说出来,朕虽不能明察秋毫,但是满堂文武贤才都愿为爱卿解惑一二。”

  皇甫楝棠在众人身上巡视一眼,在拓跋忌鹰身上停顿一会儿,随后又转移了视线,最终目光落在赫连无蔺的身上。

  “赫连家,真是出了个治世之能人啊。”众人只听见他淡淡地说,语气不咸不淡,也不知他突然说这句话所谓何意。

  而他寥寥数字便将众人的注意力转移到赫连无蔺身上。

  这时大伙儿才恍然发现赫连家的长公子竟是如此风姿绰约,颀长的身形中自有一股镇定从容的气质。

  顿时,众人神色各异,唯有赫连无蔺轻轻笑笑,说:“皇甫大人谬赞了,下官哪比得上皇甫大人及堂上诸位?不过初出茅庐而已。”

  上面,北陵皇帝也感受到了他们言语中的剑拔弩张,于是站出来做和事佬。“好了,今日早朝就到此为止,爱卿散去吧。”

  虽说北陵皇帝给穆老将军留够了面子,但是他手底下的那些人也非善类。

  接到圣意之后,便是风风火火地闯入大将军府,所过之处有如狂风过境,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横扫一空。

  穆墨儿原在屋里被迫学着女戒,远远地就听见前院传来的哄闹声,于是便没了学的心思,丢了书就往门外面跑。“前院怎么了?怎的这样吵?”

  身后教书先生迈着老迈而缓慢的步子赶忙追上来说:“小姐小姐,怎可听到些风声就把书丢了跑出来?这也太……”

  先生的话还没说完,穆墨儿就烦躁回头怒喊一声:“闭嘴啊!”

  被他念了一整日穆墨儿自然没心思和一个老家伙在这儿大眼瞪小眼,狠狠瞪了对方一眼,脚下便跟风似的溜走了。

  教书先生:“……”

  外面的情况比穆墨儿想象中的还要糟糕。往日宁静的将军府此刻却有如风沙席卷过的战场,处处弥漫着死沉死沉的气息。

  穆墨儿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看到倒在地上的奴仆边停下来,轻轻地将人扶起来。

  下人们见到她,都说:“小姐,您快回屋里,外面……不是,这儿不安全。”

  看E正版章《节Q上Q酷DO匠17网

  穆墨儿不明白,她问:“为什么?父亲不是大将军么?本小姐在自己家里怎么还会不安全?”

  下人们顿时无言以对。

  这时穆夫人搀着侍婢的手走过来:“因为你爹,已经回不来了。”

  “什么?究竟怎么了?爹爹怎么会回不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她抓着穆夫人的手,焦急地问。

  穆夫人低头咳了几声,道:“你父亲,被人上奏诬告徇私、受贿,现下,圣上派来的人还在府里搜查……”

  穆墨儿大惊失色:“怎么会?!爹爹怎么会做出徇私舞弊之事?是谁做的?皇上就任由小人诬陷爹爹么?”

  “既是诬陷,圣上想必自有决断,此非你我妇孺可以议论的。再说,朝堂之上,还有皇甫家在帮衬着,你父亲,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穆墨儿对她母亲一反常态的淡定从容有些意外:“娘……娘就一点也不着急么?”

  “着急?着急能顶什么用?早在几年前为娘便想到过会有今日。只不过比想象中来得早了些。如今朝堂已非你爹年轻时那副样子。

  “你想想,你爹手握西平四十万大军,这放在朝廷上,是多少人敬畏又忌惮的?自然也会有人觊觎。”穆夫人一顿,定定地看着穆墨儿说,“所以,你爹才会选择与皇甫一族联姻,以求你的平安。”

  穆墨儿当即愣住:“爹爹……”

  “墨儿,听娘的话,别再跟你爹生气了,等你爹一回来,记得顺着你爹的心意,嫁入皇甫家吧。”

  “可是,娘您怎么就能断言,皇甫家没有一丝吞掉将军府的野心呢?若是日后他们对女儿•不好,您和爹爹,也会放心么?况且,能给女儿平安与幸福的,也并非只他皇甫一家!”

  “你这是什么话!你爹与皇甫家主早已达成协议,若皇甫家不能保你无虞,那还有谁能办的到?你是不是还在想着季家那个小子?”

  穆夫人见她低头不愿说话,心下怒意横生,“墨儿!你怎么就不听话呢?!季家那小子靠不住你明不明白?!”

  穆墨儿猛然抬起头,道:“这已经不是明不明白的问题,而是……而是女儿早已不是完璧之身!”

  “啪!——”穆夫人震怒,抬手就是一个耳刮子下去。

  “你知道自己再说什么吗?混账!”

  旁边下人们见情况不对,纷纷跪下来,个个诚惶诚恐。

  穆墨儿倔强抬头:“女儿当然知道自己再说什么,而且脑子无比清醒!女儿,确实已非完璧之身。”

  “夫人!”穆夫人气得直发抖,若不是身后的侍婢赶忙上前将人给扶住,早就已经瘫倒在地上了,双目已是一片失望。

  这个女儿,终究还是废了。

  “墨儿,你……你……什么时候的事?”不消说,一定是季尧禾做的!

  穆墨儿别过头,强迫自己不看穆夫人,她害怕下一秒自己的眼泪就掉下来:“前几天的事情了。”

  穆夫人眼看着就要晕厥过去,整个身子都倚靠在侍婢身上。“墨儿,你……怎么能这么做?平日娘是怎么教你的?你就用这个来回答娘么?”

  穆墨儿心知自己做得确实不对,而此刻穆夫人也有病发的征兆,心里更是自责。

  她低着头,闷声说:“对不起娘,这事女儿欠考量,但是……但是女儿一点也不后悔!女儿相信,尧禾一定会娶我的。”

  “娶你?你还在痴心妄想什么?正经人家的女儿会做出这样……这样不知廉耻之事么?他说会娶你,不过就是为了一时的鱼水之欢,待甜头尝遍,他还会管你的死活么?人家一个你婚前不洁就足以让你这辈子都活在刀口尖上!”

  穆墨儿大声反驳:“他不会的!”

  “不会?你看看会不会!且不论你先前被禁足,现在府里出这么大的乱子,你且等着,看看他会不会来找你!”

  说完这句,穆夫人便再难控制地猛地咳嗽起来,弓起的背部剧烈起伏,仿佛要将整个肺部都咳出来似的。

  穆墨儿担忧又愧疚地把手伸上前想要把人给扶住,哪知道穆夫人愣是拼死使出了将她甩开的力气,“啪”地一声把她的手拍开,道:“不用你扶!”

  随后她仿佛丧失了所有力气一般瘫倒在侍婢的怀里。

  周围一群人迅速围上来,侍女大声说了句:“都让开,别挤在这儿!赶紧去找个大夫来,夫人晕过去了!”

  紧接着侍女的目光落在呆呆看着的穆墨儿,语气僵硬地说:“小姐,你也老大不小了,多少也为老爷夫人想着些。

  “为了小姐,夫人不知道吃了多少苦,这一身病,不知道将夫人折磨成什么样了,小姐也忍心接着在夫人的心上捅一刀么?”

  穆墨儿彻底呆住了,她不知道事情会闹得这样严重,若早知道如此,她是断断不会和母亲有正面冲突的……

  在她失神间,侍女已经叫了人来将穆夫人抬回了房间。

  半晌之后,穆墨儿才恍然回过神来,急匆匆地便往穆夫人的院子里赶。

  “大夫,快快快,这边请!”院外,一名侍女引着一位老者进来,穿过重重回廊到了穆夫人的屋里。“有劳这位大夫了。”说着,侍婢便侧身让过,示意大夫上前。

  这时,穆墨儿匆匆跑进来,正巧见着大夫正给穆夫人请脉。顿时,穆墨儿的眼泪就落了下来。侍婢见状,招手将穆墨儿唤道身边:“小姐放心吧,夫人不会有事儿的。”

  “……是我太不懂事了,要不然,娘亲这时候也不会躺在这儿。”

  “……”

  那边,大夫紧皱眉头将穆夫人的手放回被子里。“穆夫人这……怒火攻心,加上近日来郁结府内,茶水不思,常年下来又劳思过度,身体已经有每况愈下的趋势……”

  穆墨儿大惊:“……我娘她……会怎么样?”

  “小姐且不必担心,老夫开几副方子,服用三日之后老夫来再看一看,情况好的话换个温和的房子续着服用,过些时日便也好了。”

  闻言,侍婢与穆墨儿皆是顿松一口气。“是么?那谢谢大夫了……”

  几人正拍着胸口庆幸,这时房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身穿大红锦衣、腰间一柄弯刀闪闪刺目的官爷大步走上前:“我等奉圣上之命,特拿穆氏一族余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