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跋、皇甫、赫连以及穆氏,乃是北陵四大家族。

  北陵朝政尽数掌握于这四家之手,而夏侯皇室却有如众目睽睽下束手束脚的傀儡,即便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也只是被束之高阁,一应朝堂事务皆由皇甫氏等人裁决,而宝座上的皇帝只需点头一按印玺即可。

  其中,皇甫与赫连两家主管内政,拓跋氏和穆氏则手握军权。

  四大家族井水不犯河水,却又紧紧相连,相互制约的同时又唇齿相依。

  倘若四者平衡关系一旦打破,其余三家便如饿狼一般虎视眈眈,为了夺下对方嘴里的肉,不惜互相残杀,至死方休。

  这一点,也正是现下穆老将军所担忧的。

  穆老征战沙场多年,膝下除了穆墨儿一个嫡出女儿便再无所出之子。

  一旦他不幸辞世,那就意味着他手中的军权无人继承。

  西平之地,二十万大军,足以令那些潜藏在暗处的有心之人蠢蠢欲动。

  失去了他的庇护的穆墨儿和她的母亲,面对如狼似虎的野心家,又如何能报得自身无虞?

  权力的斗争中,没有是兵不血刃的。

  堆积如山的尸骸,血流漂橹更是正常不过。

  穆墨儿性子急躁,行事鲁莽,最易落人口实。而她的母亲,平日里谨慎惯了倒是有些太过小心翼翼,关键时候也不是能够你转局势之人。

  如何安置她们成为了他最头疼的事情。

  纵观朝廷各部势力,说得夸张些,可谓权势滔天的便是皇甫一族。除了有世代为朝廷重臣的基业,更有皇甫家的女儿在宫中帮衬。

  反观拓跋、赫连,其门下子弟除了少数是有些真本事的,其余都是闻名奉阳城的纨绔子弟,与皇甫一族相比,不是差了一点两点。

  因而,如今他唯一的出路便是选择与皇甫家联姻,借助其想要得到的军权交换穆墨儿母女此生无虞。

  保护一对孤儿寡母,对皇甫家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更何况还能得到穆老将军手里的兵权,皇甫家主自然乐意至极。

  只是穆老将军实在想不到,穆墨儿竟然对嫁入皇甫家这么抗拒,甚至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早于季家那个小子暗通情愫!

  他就不信,季尧禾那厮真对穆墨儿此情不渝!没有一男人会对一个女人永无二心!况且,凭他也不能保护好穆墨儿,穆墨儿跟着他也只有吃苦受难的分!

  思及此,穆老将军打定主意,就是绑,也要让穆墨儿上皇甫家的花轿!

  他朝外面高声喊了一声,管家立刻应声推门而入。“老爷,怎么了?有什么吩咐?”

  穆老将军问:“小姐还乖乖地呆在房里么?”

  “会老爷的话,没有老爷的吩咐,小姐院子里的暗卫一直没敢撤回来,因而还在小姐院子里盯着呢。”他顿了顿,又道,“方才有人来报,自从芙汀那丫头从屋里出来后,小姐便不再步出房门一步,一直将自己锁在屋子里。”

  闻言,穆老将军叹息了一声,疲惫地揉着太阳穴,问:“她现在怎么样了?”

  管家听了也是一声叹息:“小姐情绪不太好,一直不肯吃东西。这都好几天了,再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这老夫有什么法子?是她自己不愿意吃,谁奈何得了她?”

  管家一见他这会儿脾气又该上来了,忽的一笑:“小姐这脾气,也是随了老爷您呐……唉,父女哪有隔夜仇?这会儿,小姐心里应该很不好受吧?毕竟这下子算是彻底‘众叛亲离’了。”

  穆老将军听出他话里的挖苦意味,当即脸色通红反驳:“谁说她众叛亲离了?又不是真的不要她,不过吓她一吓,还能吓出命来?”

  “……”面对这对父女,管家显然有些无语,“老爷,您这又是何必?老大一人了,就别再和小姐闹别扭了,回头又去安抚小姐的,还不是得老爷亲自去?到时不免又是一顿吵闹。”

  穆老将军也觉得自己当时的话绝了些,不免有点心虚。

  他小声嘟囔:“那时不是正在气头上么?况且她可是一夜未归啊!谁知道她都在外面干了什么,性子又倔得要死什么都不肯透露出半个字,还能保持理智的话,那还是老夫么?”

  管家闻言,顿时有些无奈:“老爷!小姐不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有些事儿,她自个儿心里有杆秤,绝不会越雷池半步。”

  “好了好了好了,这些不用你说,老夫都知道!”穆老将军不耐烦地摆摆手,说:“不过,这个婚,她必须成!”

  关于这一点,管家是赞同的。“这个还得与小姐好好说说,强来的话小姐断断是不会从的。”

  “这个老夫知道。”

  “……”看您这一脸强势的样子,可一点也不像是知道的样子。“那么,老爷您打算怎么办呢?”

  P最$)新章《2节7上酷T匠。?网b`

  穆老将军略过这个话题不谈,反倒问:“让你找的教习嬷嬷和教书先生到了么?”

  管家回答道:“回老爷的话,按着您的吩咐,已经找齐了,现在正在厢房里等着呢。”

  “那就好,明日一早,就让人把她从房里拉出来,拖的拽的都好,务必要让她有精神力气好好学些规矩。”

  “是。”

  赫连云诗娇媚的身段在季尧禾身上蹭来蹭去,刻意撩拨地在他耳边说笑:“喂,我和你说正经的呢,我爹爹和大哥说了,只要你给他们办件事,就同意你我的婚事,将来更会给你某一个更好的官职,比你现在挂名的车骑将军不知道高了多少倍!怎么样?你愿不愿意?”

  闻言,季尧禾抚在她腰上的手一顿。他挑眉问道:“何事?”

  看他一脸怀疑的样子,赫连云诗冷哼一声。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那穆墨儿的破事!我呀,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她伸出两只手指比了比自己的眼睛,说,“不光我知道,父亲他们也看得明白。”

  季尧禾一听边急着要解释,赫连云诗抬手堵住他的嘴,说:“欸,你什么都不要说!这事儿啊,其实我并不怪你,父亲他们也觉着没什么。

  “男人嘛,三妻四妾很正常,我都明白。你想找个乐子,也不是不可以,但若是想要娶她过门,又想左拥右抱占着我的身子的话,那可就不行了。”

  她低头直视他狐疑的目光,一笑:“你知道的,我们赫连一门,向来与穆将军不和,朝堂上见了也和没见一般,熟视无睹。

  “所以我要告诉你,有我没她,有她没我。当然,在做决定之前你要考虑清楚,谁才是那个能够给你最大利益的一方,选择谁才是对你有益的。”

  季尧禾顿时沉默了,但也仅仅是一秒的时间,随后他冲赫连云诗一笑,手上复又攀上她柔软的腰:“正如你所言,我对穆墨儿,不过就是图个乐子,从未动过娶她过门的心思……”

  他的手循着蜿蜒的曲线向上,“和她相比,云诗才是我的最爱呀~”

  赫连云诗听言便是妩媚掩嘴而笑,两只手臂环上季尧禾的脖颈:“是吗?你这话是真心的?那你说说,我和她,谁更有滋味?”

  “啧!你看你,又妄自菲薄自低身价了,她哪能和你比?”

  “这话说得好听!”赫连云诗佯怒地一揪他的耳朵,说,“那你为何还要招惹她?难道是我还不够好么?”

  “欸,你自然是好的,只是,只有经过对比才知道,你是最好的那个啊,所以,才让我这样死心塌地啊!”说着,季尧禾忽然拦腰将人抱起,抬脚就往床榻方向走。

  赫连云诗十分自然地摇晃着脚丫,一边把玩着季尧禾的一缕头发,说:“这样啊……”

  季尧禾猛地将人往床上一放,翻身便对上赫连云诗的脸:“时间不早了,我们……该休息了……”

  说完,他就要低头捉住对方的唇。

  赫连云诗眼疾手快地伸手挡住季尧禾的脸,说:“欸,事情哪有你想的那样简单?你这便宜吃的也太上手了吧?”

  闻言,季尧禾不解地看着她,问:“怎么了?我不是已经做了回答了么?你不满意?”

  “满意自然是满意的,但是,”她话锋一转,“满意是一回事,但是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我没说。”

  季尧禾一愣,随即翻身坐正问道:“何事?”

  赫连云诗理了理衣裳,接着从袖口里掏出一本看似账本的东西递到季尧禾眼前:“你只要把这个放到穆将军的书房里就行了,其他的,交给父亲他们去办就可以了。”

  季尧禾好奇地接过来,问:“这是什么?”

  “贪污受贿的账本,还有几张涉案人的名单。”

  季尧禾打开看了看,紧接着大惊:“你们这是要……”

  看到他讶异的神色,赫连云诗微微一笑:“是,你猜的不错,我们要借这个,”她指指季尧禾手里的账本说,“扳倒将军府。”

  季尧禾迟疑了会儿,说:“这个,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你真以为他将军府两袖清风一点油水也不沾?简直是痴人说梦!这个朝廷里,那个不是两手肮脏?”她忽然目不转睛地盯着季尧禾说,“你不会是心疼了吧?舍不得?”

  闻言,季尧禾一惊,赶忙道:“怎么可能?!我怎会心疼!我只是担心被人抓到了把柄,连累你们罢了。”

  “这个你放心好了,父亲他们自有安排。”

  “……是么?”

  赫连云诗看了眼低头沉思的他,随即两手附过来,凑过去在他耳边挑逗:“喂,你不想要了?”

  季尧禾笑笑,随手将那账本往桌上一扔:“怎么会!”

  “呵呵。”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