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终究是包不住火,当穆墨儿满怀欣喜,面带羞涩地推开房门时,看见堂上端坐着的、满脸怒意的穆老将军时,她就该想到这点。

  她低头看了眼跪在地上抽泣不止的芙汀,心里紧绷的那根弦彻底断了,此刻她已无需再顾忌。

  她兀自定了定心神,长出一口气,事已至此,已然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她上前一步,一撩裙摆,利落地跪在芙汀身旁:“爹。”

  “啪!——”穆老将军不由分说就抓起手边的杯子,狠狠砸在地上,飞溅起茶水随着飞起的瓷杯碎片向她脸上飞过来。

  穆墨儿余光瞥见,躲也不躲,任由其在她漂亮的脸蛋上划出一道口子,顿时鲜血就涌出。

  穆老将军见她又是一股子不服管教的牛脾气,一下子肚子里的火气又噌噌噌地窜上来。

  他疯了似的抓起管家手里的棍子,噌的一下就跨到穆墨儿面前,扬手就是一棍子下去。

  坚硬的木棍落到穆墨儿身上时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可她却硬生生地挨下这一棍棒,紧咬着下唇忍住没发出一丝声音。

  老管家见状赶忙将穆老将军给拉住,见拦不住,就改从身后将人抱住,拖离穆墨儿面前一丈远的地方。

  他道:“老爷,您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啊!”

  更$新#最快上酷2匠I网%f

  穆老将军微微挣开管家的桎梏,怒视着穆墨儿道:“好好好,你这是要和你爹死扛到底是不是?那臭小子有什么好的,值得你这样对他,连亲爹都不要了?”

  穆墨儿忍着痛,隐忍地睁开一只眼睛,又起无力地说:“若不是……若不是、爹、爹爹、如此决绝……女儿、断不会做出……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

  她摇晃着动了下身体,却因为扯到伤患处而痛苦地“嘶”了一声,心道这回她爹真是下了狠手了,竟然如此痛到彻骨!

  闻言,连穆老将军气得直发抖,管家亦是不可思议地望着她。

  “小姐……”芙汀也是一脸惊诧,她万万没想到穆墨儿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心里担忧,看起来,小姐为了季尧禾一定要孤注一掷了,若不能如愿获得老爷的支持,那么她就要放弃这个将军府么?

  穆老将军怒极反笑,他道:“好好好,好啊!这么说来,倒还要怪我这个老头子了?穆墨儿啊穆墨儿,你说,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一个白眼儿狼呢?”

  “……”

  芙汀看不下去了,她小心地扯扯穆墨儿的袖子,说:“小姐,你别这样和老爷说话。昨日你一夜没回来,老爷担心地在这儿守了一夜,晚膳也没吃,到现在还饿着呢……”

  “你闭嘴!——”没等芙汀说完,穆墨儿发出一声尖厉的尖叫打断,她怒视着芙汀,“说,是不是你出卖我的?我就说不可能这么快被人发现的!芙汀!你可是我的丫鬟!谁让你背着我把事情透露出去的?”

  穆老将军无言地看着已然失去理智的穆墨儿,发出一声失望的叹息:“她没有说你们定下的计划,若非老夫多了个心思想要来瞧瞧你,要不然,此刻你爹我至今尚且还蒙在鼓里……罢了罢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就当没你这个女儿……”

  穆老将军仿佛在一瞬间老了十几岁一样,步履维艰地一步步走出穆墨儿的屋子。

  管家忧心忡忡地跟上去把人搀扶住,临了回头看了眼还倔强地跪在原地的穆墨儿,无奈摇头。

  室内陷入了沉重的沉默。

  半晌之后,芙汀转过发麻的双腿,直视穆墨儿说道:“小姐,你老实告诉奴婢,你今天,究竟是怎么了?可是……”

  她抬手扶上穆墨儿的脸,想要将她的头抬起来,哪知穆墨儿狠命地将她的手打开,道:“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芙汀愣住了:“小姐?”

  穆墨儿听了,冷笑一声:“小姐?你还当我是你的小姐么?我看你是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敢教训起我来了!也罢,从今日起你也不必再伺候我了,我穆墨儿身边,不需要吃里扒外的奴才!”

  “……”芙汀低下头,默默地站起身来,即便双腿控制不住地打颤,她却连眉头也不曾皱一下。

  “奴婢知道了,奴婢以后不会再出现在小姐面前。自奴婢记事以来,奴婢就从未离开过小姐,若没有小姐,奴婢也不能够活到今天。

  “即便现在让奴婢即刻死了,奴婢也心怀感恩,因为小姐,真的是奴婢这辈子最为敬重的,也是最重要的人。”

  她两手搭在椅子上,颤颤巍巍地勉强支撑住自己的身体,说:“奴婢会走,但是奴婢希望,小姐以后能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再像以前那样胡天胡地地瞎闹,那样即使季公子再喜欢小姐,他的父母,想必亦会颇有微词……”

  她停顿了会儿,接着又断断续续地说了些话。

  大概是因为受过刑的原因,此刻芙汀的脑袋已经有些发昏,估计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究竟都说了些什么。

  因而她也不会注意到,此刻穆墨儿的双肩已经略见颤抖,细微的抽泣声隐隐飘荡在空气中。

  末了,芙汀深吸口气:“小姐,你多保重。”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迈出了屋子。

  须臾,整个空间内仅剩下穆墨儿孤独的哽咽声。

  片刻后忽然爆发出悲戚的哭声,发泄的叫喊连院子树上的鸟儿也惊动得扑扇起翅膀。

  一直呆在将军府也没什么意思,于是童话就拉着帝拂歌上街走两圈,好歹活络活络筋骨。

  两人十分默契地将之前发生在树上的一切抛之脑后,一眨眼又是“偷窥二人组”。

  这天,他们正在街上走着,迎面就看见前头走过一个人。

  “欸——等下!”她当机立断停下,手指着那人说道:“那不是那个姓季的么?他这时候怎么会在这儿?难道穆墨儿又偷溜出来见他了?”

  她狐疑地跟上去,还不忘拉上帝拂歌。

  季尧禾身着依稀灰色长袍,普通到几乎要淹没在人海中。

  他警惕地张望四周,确定不会被人认出来之后,转头就进了一家酒栈。

  门口,店小二一见到他,立马堆起笑脸迎上来:“季老爷里边请,包间已经为您准备下了,就等您嘞!”

  小二鬼鬼祟祟地看了下四周,随后对季尧禾耳语道:“公子快上去吧,别让人家姑娘久等了!”

  季尧禾面露微笑地退开,什么也没说就上了二楼。

  噔噔噔的脚步声在一间紧闭着的房门前停下。

  他侧耳听了听,里面传来女子的娇笑声。

  季尧禾笑了笑,抬手就推开了门:“在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绯衣女子闻声望过去,旋即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你怎的来的这样晚?”

  女子身边的丫鬟见到来人,识相地退出去,还不忘替他们把门带上。

  季尧禾略带歉意地朝丫鬟躬躬身,随后迎上女子的手:“路上耽搁了会儿,没等太久吧?”他熟稔地给她将椅子一拉,示意她在他身边坐下来。

  女子轻笑,一个转身径直就坐到他腿上。

  飞眼媚笑着揪起季尧禾的一缕头发在手指尖转着玩儿:“好久不见你了,这些日子,过得可还好?有没有想我?”女子一把搂住季尧禾的脖子,轻声软语在他耳边说。

  季尧禾从善如流地顺势搂住女子的腰,脸上温温柔柔的笑意几乎要让人溺死在里头:“自然是有的,不想你,我还想谁?没有你,谁来给我暖暖被窝,与我彻夜尽欢?”

  女子闻言顿时又笑起来,欲拒还迎地拍打季尧禾的胸口:“你讨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