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娘(十)

  城隍庙里一片人声鼎沸,穆墨儿拉着季尧禾扎进人堆里。

  人头攒动的混乱里,也不知谁先推了谁,最终结果便是穆墨儿一时不稳,跌入了季尧禾的怀抱之中……

  这时,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呼喝彩。

  然,周围紧绕着的喧嚣却在那依偎在一起的两人给隔离在外,除却对方的深深凝望的视线再不见其他风景,不闻耳畔所有繁杂之声。

  许是气氛太好的缘故,季尧禾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番,道:“这里……有点乱啊……”

  穆墨儿微怔,也不知听没听清,嘴里就含糊地应了一声:“嗯……”

  季尧禾深深地望着此刻乖乖呆在他怀里的穆墨儿,心中没来由的一动,道:“刚刚过来的路上,我见着新开了家茶栈,要不要去看看?”

  穆墨儿的神智稍稍被扯回来了一些,她说:“嗯,好啊。”

  说着,季尧禾便牵着她费力地逆着人群涌动的方向从中穿出去。

  “你说的地方在哪儿啊?”穆墨儿在他身后问。

  前方,季尧禾冲她温柔一笑:“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哦。”

  他们走了没多久便在一家茶栈前停下来。

  穆墨儿好奇地抬头一看,发现上面题匾写着:“无二三?”

  “嗯。”

  穆墨儿看着他说:“这名字好奇怪哦。”

  闻言,季尧禾轻笑一声,道:“先进去吧。之前我就已定下了位子,这会儿应该还空着。

  他说着便讲过她往里推。

  穆墨儿顺势走进去,只见里边装点极精美,不像是寻常百姓会踏足的地方,倒像是富家公子寻求享乐之地。

  穆墨儿跟着他上了二楼的一个临街的包厢,打开窗子正好可以看见那边热闹的城隍庙。

  “这儿倒是个好地方!”穆墨儿双手支在窗子上,背对着街说道。

  季尧禾笑了笑,给她递了块糕点:“我让阿白先来看过了,知道你一定会想去城隍庙凑凑热闹,但是人太多,于是就选了个正好可以看清城隍庙的屋子,好让你看个清楚。”

  他口中的阿白便是一直跟在他身边的侍从,今日定好房间后便功成身退,因而穆墨儿没能看到他的身影。

  穆墨儿听了,随即展开了一抹大大的笑容,道:“阿白挺有眼光的嘛!”

  季尧禾微微一笑。

  穆墨儿见他专心地泡茶,怀着一丝好奇的心思凑过去看,时不时与他说上几句。

  两人说话间,天渐渐暗了下来,天边渐渐点起了点点烛火,星星也在夜空中显现出来。

  两人用过完善后齐齐趴在窗子边上吹风。

  穆墨儿望了眼下面走走停停的人群,循着他们流动的方向向前看去,只见点满了篝火的长街一直蔓延到天边,而另一边的城隍庙那里则是这条长长的线的一端。

  孩童的欢笑声远远地传来,穆墨儿的视界里,一盏盏孔明灯摇摇晃晃地从人们的手中升起,渐渐飘向未知的远方。

  她望望身边轮廓分明的季尧禾,发现他的脸上也是难得的平静。

  想起自己与他的未来亦是未知的茫然,穆墨儿不禁惆怅地微微皱眉。

  季尧禾听见她轻叹了口气,于是疑惑地看着她说:“怎么了?不喜欢?”

  闻言,穆墨儿却是摇了摇头,说:“没有。”

  “那是为了什么?”

  “尧禾,你为我们的将来打算过么?虽说确定了要私奔无异,但是,我们不可能躲躲藏藏一辈子,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同样,也非你愿意见到的。”

  她深深地看着他,说,“所以,你能告诉我,你对我们的以后没有什么计划么?”

  闻言,季尧禾就是一愣,这个问题,他还真未认真思索过。他低头沉吟了片刻,道:“你说的不错,那确实并非你我二人所想要的结果。所以,我想到了另一个办法。”

  穆墨儿心头一跳,问:“是什么?”

  灯火明灭的光影之中,季尧禾笑着低下头,他低低地在穆墨儿的耳边说了句:“像这样。”紧接着下一秒他便吻上了她的唇……

  “!”

  穆墨儿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瞬间忘了反应,任由季尧禾在她唇上肆意来回舔吻。空气仿佛都从她的胸口被人抽出去了一般,呼吸停滞下她面色通红……

  忽然,突如其来的巨大声响愣是将穆墨儿的神思拉了回来。

  她微微用力挣开季尧禾的手,红着脸转向窗外头:“你、你突然、干什么呀?”如此明显的暗示她怎会不知道?只不过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

  季尧禾看着她的脸跟煮熟了的虾一样红得吓人,顿时就笑起来。

  他道:“不是你问我的么?”

  “……”穆墨儿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愣了,“你……你……”

  季尧禾将她的一系列反应都尽收眼底,见她有点愣,以为她不乐意了,于是说道:“是我没了分寸,你别生气,你若是不愿意,我们再想想其他的办法。”

  穆墨儿一听,顿时又是涨得满脸通红,连耳根子都染上了滚烫之色:“谁、谁说的?我说了什么吗?”

  原以为穆墨儿心生怒意的季尧禾,这下却是完全呆住了,怔怔地看着穆墨儿一动不动。

  穆墨儿见状,又羞又躁地打了他一下,怒气冲冲地说:“不和你说了,我要回去了!”

  说完就要走,季尧禾见此,立刻将人一把拉回来:“对不住对不住,我刚刚是太……太惊讶了!”

  一触到季尧禾的胸口,穆墨儿就赶紧缩进去,生怕被他看清自己的羞赫一般,还欲盖弥彰地嘟囔:“……有什么好惊讶的?”

  得到答案的季尧禾却是欣喜若狂地将她一把抱起来,凌空转了好几个圈。

  “墨儿……”他痴痴地看着她,天空之上的烟火照射下,穆墨儿的脸显得更加清晰而明艳动人……

  里面两个人是开心了,外面偷看的两个却是无比尴尬。

  最起码在童话看来是这样。

  他们从屋檐上退下来,双双飞身到树桠上坐着。

  她偷偷用余光瞥了眼帝拂歌,发现对方的耳根子竟然泛了红,粉粉的,十分可爱。

  原谅她用上可爱一词,实在是因为某人忽然脸红耳热的模样着实让人难以自持,童话一时词穷,只能用这两个字来形容。

  似乎是被童话两道灼灼目光盯得忍不下去了,帝拂歌疑似羞怒地转过脸来:“你不要再看了!”

  他忽然炸毛的一吼,童话登时乐了,一个没忍住大声笑起来:“哈哈哈哈你太逗了哈哈哈哈哈还脸红哈哈哈哈哈不会是从来没见过一男一女接吻吧?”

  帝拂歌的脸由红转黑。

  #酷@9匠d_网*首r发

  童话笑不出来了。

  “……不会真没见过吧?难道自己也没试过?”

  所谓祸从口出,童话就是个例子。

  只见帝拂歌俯身过来,脸色黑了又青,咬牙切齿:“那又如何?”

  似乎只要童话一点头,帝拂歌就要把她大卸八块一样。

  她被他的气势吓到了,连连挪动屁股,只希望离他远一点,哪知道下一秒手上扶着树枝的手一空,身子蓦然一滑,转眼就要掉下去!

  帝拂歌眼神动了动,在她掉下去之前伸手一捞,把人往自己怀里一带,童话再度石化。

  这个意外也太意外了!

  帝拂歌身上的清香扑鼻,淡淡的味道丝线一样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

  此情此景,她不可避免地想起在底下甬道里的一幕:双唇相触的瞬间,那灼人的温度直直传达心底……

  耳边,他低哑而深沉的嗓音回荡:“我试过的,就在不久前。”

  童话眼睛陡然睁大,下一刻双唇上就被覆上两片柔软……

  现在把话收回还来得及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