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头听得起劲儿的童话也是一阵无语:“天呐,难怪他们会在一起,馊主意都想到一块儿去了!”

  “物以类聚。”帝拂歌淡淡下了结论。

  “……”

  之后,芙汀气得拂袖而去,徒留季尧禾与他的侍从面面相觑地站在原地。

  芙汀气虽气,但还是将季尧禾的话给穆墨儿带到了。

  无论如何,她都无法做到眼睁睁看着穆墨儿难过而无能为力。

  “老爷,芙汀那丫头,去的是西街季府。”老管家看着穆老将军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

  堂上,穆老将军皱着眉,沉声问:“季府?哪个公子?”

  “是时任右将军的季尧禾,方才有人来报,说正好看见那季家大公子的随从将芙汀领进去,熟门熟路的,看来他们这样往来有些时日了。”

  老人暴怒地一拍桌子,一下就拍出了一条长长的裂纹。

  “哼!他们倒是胆大得很!季尧禾?他那个官位还是他父亲为了装门面给他买来的吧?哼,不过楚国一介平民、败军之将的儿子也敢妄想娶老夫的女儿?做梦!”

  管家见他又发了怒,只得说:“老爷息怒,他季家小子自然配不上我们小姐,好在老爷已经给小姐定下了皇甫家的公子,想来他也无能为力了。至于小姐,总有一天会想通的。”

  “哼,最好是这样,否则老夫一定打断那小子的腿!”

  “是是是,老爷消消气……小姐那边会加派人手盯着的,老爷您放心好了。”

  闻言,穆老将军这才微微平静了下心情,点点头:“嗯……”

  第二天。

  “小姐……”芙汀看着匆忙换上男子衣裳的穆墨儿欲言又止,穆墨儿抽出看一眼她的时间往芙汀的身上瞄了一眼,随即又将视线转移到身上这件男装上:“嗯?”

  “小姐……算了,小姐,你要早点回来,别太晚了,万一被老爷发现就惨了。”

  闻言穆墨儿抬头看了她一眼,旋即失声笑了出来:“噗嗤!哈哈!”

  她好笑地捏了捏芙汀皱成苦瓜的脸,道,“知道啦!我又不是今天就和他私奔!就算是要,也该多准备些东西再逃走吧?”

  芙汀知道穆墨儿在开她的玩笑,但听到她这么说,心下仍旧是松了口气:“嗯,只要小姐安全便好。”

  “不就是像往常一样见上一面么?能出什么事儿?你想多了啦!”穆墨儿半开玩笑地说。

  忽然又猛然想起自己家老爹的脾气,一时间还真说不准会发生什么变故。

  她手上的动作顿了顿,于是两三下又把身上的衣服换下来。

  芙汀见她突然来了这些奇怪的动作,不免好奇地问:“小姐,你怎么又给脱了?”

  “芙汀,我刚刚想想又觉得不太对的样子。

  你说我爹那执拗的脾气,一定不可能轻易善罢甘休的,那样也太不像他了。”

  芙汀还是没能太懂穆墨儿话里的意思,问:“所以呢?这和……”

  穆墨儿恨铁不成钢地一戳芙汀的脑门,道:“所以啊,他一定早就在我的院子里安排了暗卫,时刻紧盯着我们!”

  芙汀一听,震惊地叫了一声:“啊?——那奴婢昨夜出去的事情,不是被老爷知道了么?”

  穆墨儿点点头:“对啊。”

  “那怎么办啊?”芙汀急得团团转,顿时语无伦次,“对不起啊小姐,都是奴婢的错……不对啊,这样小姐还怎么出去?怎么办?还是说,奴婢应该找老爷认个错?”

  穆墨儿:“……”

  “好了好了!你认什么错?要去也该是我去呀!行了,这件事情先不管他,我们要先想办法甩开那些讨厌的尾巴!”

  穆墨儿无奈地抓住在屋子里来回踱步、方寸大乱的芙汀,让她直视自己的目光,“呐,知道了么?”

  芙汀一愣:“小姐,你还要出去啊?”

  “……”穆墨儿敲了下她的头,说,“说什么废话?自然是要去的!”

  “可是小姐你也说了,外面有好多老爷派来的眼线呢!”

  私心里,她还是不希望穆墨儿出去见季尧禾,这样终究对她的影响不好,万一被人认出来,那就不好办了。

  穆墨儿不以为意:“所以说我们才要先甩开那些眼线才能出去啊。”

  芙汀问:“怎么甩?”

  穆墨儿眼珠子骨碌一转,随即计上心来。

  她冲芙汀招招手,示意她附耳过来。

  见状,芙汀狐疑地将耳朵附过去:“这样,你先穿着这一身衣裳,从侧门那里出去,他们见到了一定会跟上你的。这时候你不要往身后看,只管按着昨日的路线往尧禾府上走就对了。

  等你走了之后,我再换上你的衣服,装着丫鬟的样子从角门出去,沿着菜市口的方向去,这样即使他们跟着,到了菜市口他们也会途中返回的。”

  闻言,芙汀微愣:“这样……真的行得通么?”

  穆墨儿给她一个鼓励的眼神,道:“行得通的,你相信我!”

  如此,芙汀只好妥协:“好吧,那就按小姐说的做好了。”

  “好!”

  散落在院子周围的暗卫自然听不清她们躲在屋子里定下的计策,于是当芙汀穿着一身男装出来的时候,边毫不犹豫地按照穆墨儿猜测的那样,一群人分作三部分,几个人悄悄跟上去“穆墨儿”的脚步,两个人飞身去向前院禀报,剩下的人则是静静守在穆墨儿所在的院子。

  屋子里,真正的穆墨儿早已换上了普通丫鬟的衣裳,悄悄捅破一层窗户纸往外看,果不其然地见着屋檐上起起落落的影子。

  “哼,爹爹,这回可是你逼女儿的!”她诡谲地轻笑一声,随即拢了拢身上的衣服,目不斜视地走出屋子。

  她学着下人的样子,将头压得低低的,小步快走。

  眨眼间就过了角门出了将军府。

  府外,东街上人来人往,为了不被人注意,穆墨儿极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像一般上街买菜的小丫鬟一样,一路走走停停。

  在她身后紧跟着的暗卫见她只是一个普通丫头罢了,便转身离开,嘴里还抱怨:“不过是一个小小丫鬟而已,凭什么让我也跟出来?这未免也太过小心了吧?简直是惊弓之鸟!”

  过了片刻,穆墨儿确定那些人已经走远了之后,这才往事先约定的地方走去。

  烈日在头顶上高照着,穆墨儿一路小跑过来,早就出了一身汗。

  ;更新◎@最7S快上“酷q4匠网!R

  远远的,她见着那边胡杨树下站立着的人影,一下子又有了力气。

  她对那边狠命地扬着手臂,又不敢叫得太大声待她离得近了,季尧禾才闻声朝她看过来。

  见到她此身丫鬟的装扮也十分惊讶:“你怎么打扮成这个样子了?”

  穆墨儿气喘吁吁地扶上他伸过来的手臂,说道:“不这样我还出不来见你了呢!”

  闻言,季尧禾低下头,道:“对不起,委屈你了。”

  “你说这些干什么?这都是我自愿的,和你有什么关系?再说了,都是我爹不通情达理的缘故!”

  说到这里,穆墨儿就忍不住生气,“我爹太过分了!他竟然私底下给我定了亲!也不管我愿不愿意就要把我嫁过去,他还是我亲爹么?”

  季尧禾眼神复杂地偷偷看她一眼,道:“穆将军他……他也是为了你好,天底下,哪有不疼爱自己女儿的父亲?不过是爱子心切罢了。”

  穆墨儿一听,顿时就不高兴了:“这么说,你也希望我嫁到皇甫家去?我千辛万苦跑出来见你,你就和我说这个?还有没有良心了?!”

  季尧禾却是抓到了她话里的“皇甫家”,他问道:“夫家是……皇甫家的人?”

  “……是啊。”

  见他瞬间就暗淡下来的眼神,穆墨儿开始变得不安:“皇甫家的人怎么了?还不是靠着祖上荫蔽才有今日的权势地位,还有几个长得还不错的女儿在宫里帮衬,若非如此,我看他们皇甫家也不过耳耳。”

  季尧禾知道她在安慰她,抬头就对她露出一抹笑容:“我知道的,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吧?”

  “离开你,我还能去哪儿?”

  穆墨儿反问他,“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我可告诉你,之后我在府里的日子可不会好过了,再想这么轻易出来是不可能了,你可要好好想想哦!”

  闻言,季尧禾便深深地望着她,说:“我知道有些话确实不适合在这时候说,而且也确实不成体统,但是眼下,我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

  穆墨儿仰起头,一脸期待地看他。

  “我想,干脆,我们私奔吧!”

  “……”

  季尧禾以为她不同意他的提议,连忙摆了摆手:“是这样的,如果你不愿意,我是不会强迫你的!我知道事关女子的贞洁,若非出于无奈,我,万万不可能说出这样的主意。”

  穆墨儿见他一脸焦急的样子却是笑出了声,她道:“这个嘛……倒是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呢!”

  “什么?!”季尧禾一愣。

  “我说,这倒是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呢!”穆墨儿笑眯眯地看着他,脸早就变得通红。

  她欲盖弥彰地将目光往边上城隍庙里看了一眼,说:“欸,今日城隍庙里似乎很热闹啊,我们去看看吧!”接着不由分说就拉着他走。

  季尧禾被她弄得一愣一愣,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之后在她身后叫着:“诶诶,等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