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此事万万不可!”穆墨儿话音刚落,芙汀就张口劝阻。

  穆墨儿闻言就是一皱眉头:“那我还能怎么办?除了这个办法,我想不到还有什么能够让我爹改变主意。”

  “可是、可是,总该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吧?而且这个法子也太冒险了啊!”

  “你以为我想这样么?总不能真叫我嫁给一个与我根本不存在感情的人吧?那和直接将我葬入坟地有什么区别?”

  “小姐,你真的……非他不可么?”

  “对,非他不可!”穆墨儿直视着她的眼睛,神情坚定无比。

  芙汀又道:“他比老爷还要重要么?比将军府重要么?老爷年事已高,小姐这么做,老爷一定会伤心的。况且,请恕奴婢直言,老爷这么做确实是为了小姐你好。”

  穆墨儿一听,浑身上下的毛都炸起,没想到她唯一的“同盟”,此时竟也要“叛变”?

  “怎么,现在连你也觉得是我的错了?你们根本就不知道我想的的是什么!从来没有人在意过我真正的感受,没有人!除了他!你们所谓的为我好,不过就是要我按着你们提前铺好的路走下去而已,这样和对待一个傀儡有什么区别?”

  芙汀顿感无奈,此刻的穆墨儿,什么都听不进去。

  是不是让她一个人静一静比较好?

  “小姐你也累了,奴婢去准备准备,一会儿小姐洗漱一下吧。”

  房间的门一开一合,穆墨儿着才恍然发现自己刚刚说过了头,心下一急,张张口想要说些什么,而眼前的门俨然已经阖上,耳边传来一阵渐渐远去的脚步声……

  最终她还是犹豫着收回了手。

  “……”她低头看着脚下的地面,一边自我催眠道:“我没有错,我没有错,我没有错……”

  “天呐,我们竟然就这样偷窥了……”对于和帝拂歌“同谋合污”窥伺别人家隐私的事儿,童话仍是百思不得其解。

  事情怎么就发展成现在这个情况了呢?

  按照剧本来说,她们应该在第一时间破了这个幻境,然后出去和红娘大干一场才对,但是就在不久之前,为了从这诡异的幻境里出去,她不知道用了多少办法,但最终都是无济于事。

  就连帝拂歌也没有丝毫办法。

  “看来只能等她把我们放出去了。”帝拂歌叹口气如是说道。

  “……”童话炸了,不行,不能坐以待毙啊!你忘了你是国师啊!你不可一世啊!你不能放弃啊!拿出你的气魄来啊!

  奈何她皇上不急太监急……

  对方“美美的”转过一张足以倾尽天下的脸,温柔笑道:“这样与你在这儿处着,似乎也不错。”

  “…….”哪里不错了!

  这时,那边屋子里鬼鬼祟祟钻出来一个人,于是两人的偷窥大计再度展开。

  为了不被人发现,芙汀特意换了一件衣服出来。

  她警惕地张望了四周,确定无人跟踪之后在,钻进一旁角门里,一溜烟儿就不见了。

  藏匿在暗处的暗卫相互对视了一眼,交换了几个眼神之后,一个黑衣人匆匆向前院方向掠去,另几个人留下继续看守这座小院,接着由两个人悄悄跟上芙汀离去的方向。

  自以为安全出府的芙汀手扶着围墙长舒了口气,原地休息片刻后便抬往西街方向走去。

  天黑之后的奉阳城还是一片祥和之景。

  芙汀穿过中央大街,避开人群聚合的地方,绕到一个不起眼的小门前停下来。

  (G酷◎匠网◎*正版o首)j发

  她犹豫着抬手敲敲门,没多久里边便传来脚步声。

  须臾,斑驳小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来人见到她大感诧异:“芙汀姑娘?你这时候怎么来了?”那人往她身后看了看,问:“就你一个?穆小姐呢?”

  闻言,芙汀没好气地说:“小姐你个大头鬼!快回禀你家公子,我们小姐有封信要交给他。”

  那人闻言便将手伸到芙汀面前,说:“那信呢?”

  芙汀白他一眼:“我要见你家公子,等见到人了我自然将信给他。”

  “……”那人无奈地叹口气,道,“罢了,你快进来吧,别被人发现了。”

  芙汀也不与他多做纠缠,不作推辞就进去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这么火急火燎的,平时有什么东西不都是由你转交于我再交给公子的么?怎么这回……”

  没等他说完,芙汀便冷这着张脸打断:“这个与你何干?不该问的不要多问。”

  那人见她心情不怎么畅快的样子便讪讪地一摸鼻子就不再说话。

  “公子,芙汀姑娘来了。”那人隔着一扇门对书房里面的人说道。

  里边的人顿了顿,随即道:“进来吧。”

  那人微微一笑,躬身向芙汀示意道:“姑娘请吧。”芙汀冷冷瞥他一眼,轻哼一声便一脚跨了进去。

  芙汀才进去,季尧禾便起身迎上来,问道:“芙汀姑娘怎么突然到访了?可是墨儿有什么信儿要你带给我的?”

  芙汀冷冷一笑,道:“确实是有信儿要带给季公子。”

  季尧禾被她突然的阴阳怪气弄得有点懵,他问道:“今日姑娘似乎是……”

  他想了半天,最终还是择了个折中的词问她,“可是姑娘今日情绪不大好?还是,贵府出了什么事儿么?”

  回想起自家小姐受到的种种委屈,以及穆墨儿与穆老将军之间的冲突,此刻芙汀看到季尧禾就气都不打一处来。

  但又顾虑到他是穆墨儿的心上人,硬生生将心里的怒火压了下去。

  “我们家老爷已经给小姐定亲了。”

  “什么?!”

  季尧禾叫出声来,难以置信地紧盯着芙汀,追问她道:“怎么会突然就给她定亲了?这不合常理啊!”

  闻言,芙汀冷笑:“怎么不合常理?小姐也老大不小了,这个年纪定亲有什么不对?倒是你!明明与我家小姐两情相悦,为何不早日上将军府提亲?若不是你,小姐也不至于受那些委屈!”

  季尧禾惭愧地低下头:“墨儿她……怎么样了?”

  “哼,老爷疼爱了小姐十几年,当掌心明珠一样护着,小姐自然没事。”

  芙汀见他避开了上门提亲的问题,用夹带着怒意的口气问:“你到底还想不想和我家小姐在一起了?男子汉大丈夫,给个准话行不行?不行的话,就别耽误我们小姐嫁人!”

  “不是我不想去提亲,而是以我的出身,穆老将军根本就不会答应!”

  “这么说,你是不想与我家小姐在一起了?很好,既然如此的话,多说无益!”说罢,芙汀转身就要走。

  季尧禾见她就要离开,几个快步就将人拦住:“姑娘好歹听我把话说完啊!”

  闻言,芙汀不怒反笑,双臂环胸看他,道:“好你说,我听着。”

  “我何尝不想与墨儿在一起?只是因为我出身实在……唉,若是在下上门提亲,恐怕也会被穆老将军赶出来。”

  芙汀顿时怒从心起,她就知道季尧禾会说这种借口:“你没试过你怎么知道?你知道小姐为了你,都要和老爷翻脸了!你是男人啊,就不能有点担当么?当初日日守在将军府后门不愿离去的人是谁?那时候你怎么没想到这点?”

  闻言,季尧禾却说:“此事,确实是在下欠考虑了。”

  芙汀瞬间被噎到:“你!”

  “但是芙汀姑娘你放心,此事,在下一定会负责的!”

  芙汀闻言挑眉,问:“你要怎么负责?”她期待着对方能说出些实际点的想法,可下一秒此人就让她失望了。

  只听见他说:“这样吧,先把她的信给我。”

  “……”芙汀轻叹一声,将怀里藏着的信掏出来给他,“喏。”

  季尧禾伸手接过来,拆了信便细细看起来:尧禾,想必芙汀已经告诉你了,父亲给我定亲的事情。这件事来得太突然,我也没想到。但是你要相信我,墨儿,从未想过要离开你。明日未时三刻,老地方见,墨儿有事情要与你商量。

  一封简短的信将事情都交代清楚。

  季尧禾看完就将其收好,起身对芙汀说道:“这件事情,在下已经知道了。”

  “敢问公子有何打算?”芙汀问。

  “此事……季某自知不妥,但是……若实在是别无他法,那么我们,只剩下私奔这条路了。”

  “……”顿时,芙汀都要气得颤抖起来,“原来你也知道这样不妥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