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竟然……竟然……”穆老将军颤抖着手,气得就要晕厥过去。

  穆墨儿难以置信地捂着脸,睁大了眼睛,刚才那“啪”的一声,像是一桶冰水从头顶上直直浇下,直接让她的心凉了个透。

  她真的没想到,父亲竟然动手打她?!从小到大,他从来都舍不得自己受一点委屈,今天竟然为了成亲这事儿打她?!

  “我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现在的我,比任何时候还要清醒!”她眼底蓄满了委屈的泪水,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爹,我实话告诉你,我就是死了,也不嫁!”

  穆老将军一听,身子控制不住地往后倒下,“哐啷”一声跌坐在椅子上,他痛苦地捂着止不住犯疼的脑袋,说:“好好好,你现在是翅膀硬了连爹的话也不听了吗?”

  穆墨儿此刻也慌了,她从来不知道父亲还有头疼的毛病,顿时就慌了手脚,震惊地站在原地,连眼泪都忘了流。“父、父亲……求您了,女儿,真的不想……”

  穆老将军闭眼休息了会儿,随后以不容拒绝的口吻说:“这事儿爹已经与皇甫大人说好了,等他家大公子行过弱冠之礼,你就嫁进皇甫家。”

  “父亲!”她不相信,难道真的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了?“既然如此,那么女儿只好送去一具尸体了。”

  “你!”穆老将军怒不可遏,抬起手就要朝她的脸打下去。

  穆墨儿见状反而豁出去似的仰起头,无所畏惧地直视老将军的目光。

  看着这张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穆老将军顿住了手,恨铁不成钢地把手甩开:“你!说,那个人是谁?”

  穆墨儿敏锐地察觉到父亲眼神中透露出来的杀意,她当不会愚蠢到以为父亲就此将她的婚事作罢,成全他们。

  于是她冷笑着别过头说:“女儿若是说了,爹会成全我们么?恐怕未必吧?所以,女儿何必挖下陷阱让自己跳呢?”

  “好啊,你真是越来越本事了!”穆老将军不怒反笑,随即高声大喝:“来人呐!来人!”

  门外,自听到里面发出激烈争吵声时便趴在门上偷听的芙汀一下就推开门冲了进来:“奴婢在!老爷有什么吩咐?”其速度之快令穆墨儿都不禁咋舌。

  穆老将军又是一怒:“让你进来了么?滚出去!就是因为有你们这些不识大体的下人在一旁怂恿,小姐才会变得如今这样不尊长辈!从今往后,你也不必在小姐身边侍候着了!”

  穆墨儿一听,立刻冲上前挡在芙汀身前说:“爹!犯错的只有我一个,凭什么连我的丫鬟你都要处置?有什么处罚,尽管冲我来好了!”

  “你还有脸说这些话?若不是你胆大妄为,这个丫头!”老将军面带怒容地指着芙汀,说,“这个丫头不能再留了!至于你,这些天乖乖闭门思过吧!”

  芙汀一看这形势便知大事不妙了,她赶忙跪下磕头,认罪求饶:“求老爷开恩,奴婢固然罪该万死,但小姐虽生性顽劣,却是对老爷很有孝心,请老爷饶了小姐这回吧!”

  这时,闻声赶来的管家扑通一声跪下来:“老爷息怒,千万保重身体呀!”

  “保重身体?哼,看到她还能保重身体?老夫都要被这个孽女给气死了!”穆老将军平静了下呼吸坐下来,说:“你,把这小丫头撵出府去,再也不要出现在将军府!”

  此话一出,堂下三人俱是一愣。

  “老爷?”管家轻唤了他一声,有些不敢相信就这么把小姐的贴身侍婢撵出去了?

  芙汀则是在经过一系列震惊、绝望、与心惊胆战之后面如死灰,她对穆墨儿凄然一笑:“小姐,奴婢日后,恐怕不能再照顾小姐了,小姐千万要保重,不要再惹老爷夫人生气了……”

  穆墨儿一听,一直强忍着的眼泪忽地就向洪水决堤了一般掉下来。

  她再无法克制地向芙汀扑过去,哭着搂着她哭喊:“不要,不要带走她,不要!”

  穆老将军冷净下来,淡淡地问她:“那么,你是嫁,还是不嫁?”

  “……”如果两者只能取其一的话……“好!女儿嫁!这下爹你满意了么?”

  芙汀当场就愣住了,她呆呆地望着穆墨儿,只见她眼底是芙汀从未见过的坚定。

  这一瞬间,她仿佛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前所未有的认真。

  忽然间芙汀心里涌上浓烈的不安,她知道,穆墨儿心里一定做了某种不可挽回的决定,而这一决定将使一切格局改变,在那之后便是万劫不复!

  她惊恐地对穆墨儿摇摇头,示意她千万不要做出不理智的事情出来,然而穆墨儿却是定定地看着她,什么也不说。

  那边,穆老将军闻言,顿时松了口气。

  他事后抚着穆墨儿的肩膀,说:“女儿,你要相信爹爹,爹爹着是为了你好啊。”

  他牵起穆墨儿的手到椅子上坐下,“爹年纪大了,是半只脚就要踏进棺材里的人。爹这辈子戎马一生,没有什么想要的,也没什么是放不下的。最让爹担心的,还是你啊……”

  穆墨儿木讷地低头,眼神失去了光彩,也不知是听进去了还是没听进去。

  下面,管家和芙汀干着急着,却又插不上话,一时间也没了主意。

  “爹爹二十岁的时候便跟着先帝打天下,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天下终究是没能打下来,北陵仍旧是守着这一方弹丸之地。”老将军握着女儿的手追忆往昔,眼神变得悠远,“爹爹乃是北陵有功之臣,皇上自是不会与你们这些小辈为难,只是爹心里还是不放心呐。

  “如今四海之内无不是暗潮汹涌,北陵看似不起波澜,实则有众多错综复杂的势力在暗中较劲。他们都是山野之中的豺狼。

  “爹爹若是不在了,也难保你们母女安全无虞,即使爹爹在世,也未必能保证他们不动你们一根毫毛。

  “皇甫家是受皇上看中的,同时又是外戚,其门生遍布北陵,如此位高权重的名门望族才是真正能护你无虞的栖身之所。”

  言罢,他微微侧头看了眼依旧是不言不语的穆墨儿,他叹了一声,说:“女儿,这些你可明白?爹这也是……迫不得已啊……”

  闻言,穆墨儿这才点了点头,然,表情依旧木然:“女儿明白的。”

  “你明白就好了。”穆老将军道。他知道穆墨儿暂时还不能完全从中走出来,于是命芙汀将她带回去,好生照看着。

  6)酷匠~网*:正版)H首U发

  等穆墨儿完全消失在他视线中时,穆老将军顿时收了那副慈祥父亲的脸,转而冷若冰霜地说:“管家!”

  出了年轻时行军在外,老管家还从未见过穆老将军露出这种寒意凛凛的脸色,于是心下不免小心翼翼起来。他迈着小步快速上前:“奴才在,老爷有什么吩咐?”

  “派人守住小姐的院子,寸步不离!有什么事,即刻来想我禀报!”穆老将军说道。

  “是,老奴记住了。”在穆老将军身边多年的他自然明白,这话意思是要多派几个身手了得的侍卫盯着穆墨儿,心下也暗自有了计较。

  “还有,你速速让人查查,近日来小姐都与什么人来往,去了什么地方,都和谁在一起。最重要的一点,务必要将暗中企图引小姐误入歧途的人揪出来!”

  只要回想起穆墨儿不惜一切地反抗,穆老将军就不禁心生怒意。

  同时他又认为以穆墨儿的性子,段不可能轻易放弃。

  于是他又说:“去找个嬷嬷和教书先生来,好好调教调教她,免得她又起什么歪心思。”

  老管家将其所言都一一记在心里,点头说道:“是是,老奴都记下了。”

  闻言,穆老将军疲惫地揉揉太阳穴,不耐烦地说道:“好了,老夫累了,你先下去安排吧。”

  “是。”

  芙汀将穆墨儿扶到房间后还是心有余悸,她担忧地看着穆墨儿,说话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就刺激到她:“小姐,你……还好么?”

  穆墨儿失神地看着地面:“嗯。”

  芙汀见她这样,立刻焦急起来:“小姐,小姐!你别这样,你这样芙汀也很难受。小姐,奴婢求求你了,和奴婢说说话好么?别一个人憋着啊!”

  “可是,芙汀你知道么,小姐我,已经是走投无路了。”

  穆墨儿抬起头泫然欲泣,眼看着那大颗大颗眼泪又要滚下来,芙汀赶忙掏出手帕给她擦泪,一边问她:“所以,小姐想好怎么做了是么?”

  同时,芙汀在心里祈祷着,小姐可千万别做出什么傻事啊!不然她会愧疚一辈子的!

  然而下一秒穆墨儿却说出了更加让她惊讶的话来:“对,我打算,私奔!”

  “什么?!”芙汀惊叫着站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家小姐。

  穆墨儿见她反应如此激动,立马伸手将她的嘴巴给捂住:“你小声一点啊,不许一惊一乍的!”

  芙汀在内心大喊:一惊一乍还是怪我了?小姐你知不知道你做的是什么样的决定啊?这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闹着玩儿的!若是被人逮着了,那就死定了!

  然而她还是在穆墨儿的逼视下点了点头。

  见状,穆墨儿方才松开了手:“我心意已决,你不用劝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