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上,默默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的童话顿时一头黑线:就这么猝不及防就吃了狗粮!

  她身上忍不住抖了一下,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简直,太酸了!”她搓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顿时无语凝噎。

  “一看这男的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花言巧语一大推,有什么好的?红娘看人的品味还真不怎么样。”

  一侧,帝拂歌应和得郑重其事:“嗯,言之有理。”

  酷¤匠网正!(版RI首/发/

  得到附和的童话对那个叫季尧禾的男人更加厌恶:“是吧?我就不明白了,巧言令色的人是怎么得到女孩子的喜欢的?都是瞎吗?”

  “也并非所有男子都是见异思迁,以花言巧语骗取女子芳心的。”说完,他两只眼睛亮晶晶得注视童话,只等着对方转过头看过来……

  “……”

  如他所愿,童话一转头就看见他闪闪发亮的目光,随即一阵恶寒……

  这人吃错什么药了?

  帝拂歌:“……”

  穆墨儿几乎是以疯狂奔跑的速度奔回了家,一进房门便“砰”的一声将门阖上。

  她虚脱地靠着门板滑落,全然无视在屋外叫喊的小丫头。

  她面色绯红地坐在地上喘气,脑海中不断回想起在街上与季尧禾的每一幕亲近的场景,顿时脸变得滚烫。

  “真是的,我在期待什么啊?!!”她懊恼地揪着头发,下一秒眼前又浮现了季尧禾的脸。

  她痴痴道:“他说要娶我,是真的吧?那他什么时候来提亲呢?他好歹也是个车骑将军,父亲应该不会反对我和他的亲事吧?”

  她仿佛魔怔了一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浑然未觉门外的丫鬟已经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小姐!!!”一声堪称凄厉的哀嚎从门外穿进来,穆墨儿不耐烦地起身把门打开:“什么事儿啊?”

  小丫鬟一见,顿时作谢天谢地状,说:“祖宗诶你总算是开门了,老爷正找您呢,快去吧,老爷都要等急了!”

  “爹?”穆墨儿一愣,狐疑问她,“我爹突然找我什么事儿啊?火急火燎的。”

  丫鬟不由分说地将人推出房间,嘴里一边说:“这个奴婢哪里知道,小姐还是自己去问好啦!”

  闻言,穆墨儿只得呀呀叫唤:“哎呀我知道了啦,你不要推我啊我自己会走!”

  “是小姐你速度太慢了!”

  “你别推我我不就快了?”

  “……”丫鬟自知说不过她,只得幽怨地说,“老爷找了小姐许久,差点就要把奴婢拉下去重赏几十大板了,小姐就不能照顾下奴婢,为奴婢想想么?”

  穆墨儿听了,转身怜爱地揉揉小丫鬟的脸说:“啊,真是委屈我们小芙汀了呢!每回都替小姐挡着夫人和父亲,小姐这才能如愿见到季大哥,你付出的汗水小姐都铭记在心的!放心,回头小姐我一定重重有赏!”

  “……”丫鬟芙汀无奈扶额,道:“只要小姐你别再给奴婢添麻烦,奴婢就谢天谢地了!”

  “欸——话不能这么说啊,小姐我何时给你添过乱了?你可别胡说八道哦!”

  芙汀冷漠脸:“哦……”

  穆墨儿:“……”

  穆墨儿还想和她说会儿话,张张口,话还没说出来就猛然被人吼了一下:“穆墨儿!”

  顿时,穆墨儿整个人都吓得僵直了身体,木木地转过身。

  一回头就看见自家亲爹寒着脸居高临下地盯着她。

  冷冷的眼神让她有些发怵,她勉强挤出一个笑脸:“爹~”

  “哼!亏你还记着我这个爹!早就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吧?!”身着墨色锦衣的中年男人重重地哼了一声,严厉地注视着穆墨儿。

  穆墨儿陪笑着安抚眼前怒意难消的老爹,说道:“哪能啊,您可是女儿的亲爹呀,什么事儿了都没有您重要!”

  穆老将军冷笑:“是吗?那你每天都偷跑出去干什么?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连亲爹都瞒着?”

  穆墨儿一听,立马转头紧盯着芙汀,用眼神质问她:“你都跟我爹说了什么?我爹怎么知道我每天都偷跑出去了?!如实招来!”

  芙汀见状,连忙摇摇手:“不不不,不是奴婢说的啊!!!”

  “你别看她了,是我命人去找你的时候,守着角门的下人告诉我的。”穆老将军说,“罢了,这事儿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只是爹希望你记住,你是将军府里的小姐,万事都该有个分寸,不要还像个小孩子一样没个体统,这传出去是要被人笑话的。”

  “哎呀爹,女儿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怎么会被人笑话呢?您想多了啦!”

  “得了得了,这么大个人了还撒娇?去,屋里坐下,爹有事儿跟你说。”

  老将军把人往屋里引了引,随后转头对芙汀说道:“你在外面守着。”

  芙汀弯腰行了个礼,说:“是,奴婢知道了。”

  穆墨儿乖乖跟着老将军身后进去,临了对芙汀露出俏皮一笑,示意她一会儿就出来。

  芙汀无奈地笑笑,了然点头,示意她赶紧进去。

  见状,穆墨儿便不再停留,回头就把门给关上。

  穆老将军跟随先帝从军几十年,年老了才有了安定下来的心思,颠沛流离了半生才有了这么处宅子安置家人。

  这座宅子是他的家,刚搬进来的时候甭提有多开心,因而也倾注了他许多心血在里头。

  穆墨儿不以为然地扫了眼布置精致的书房,兀自走到一张椅子上坐下。

  她好奇地对老将军说:“什么事情这么神神秘秘的?有什么不能当面说的么?”

  “确实是不能当面说的。”

  穆墨儿一听就来了兴致,惊奇地凑过去问道:“什么事儿呀?好玩么?”

  老将军抬起一双戏谑的眼睛望着她,说道:“婚姻大事,你说好不好玩?”

  “!”穆墨儿震惊地一下站起来,惊讶重复了一句:“婚姻大事?”

  老将军含笑地点了下头,给她确认了一遍:“对,婚姻大事。”

  这下子穆墨儿着急了:“不是啊爹,您不是说不急着把我嫁出去么?怎么现在出尔反尔了呢?女儿现在还不想嫁人啦!”

  “你急什么?又没说让你马上嫁!只是说先定下来,等人家行弱冠之礼后再定婚期。”

  穆墨儿一听,站不住了,她焦急地来回在屋子里踱步,一边说:“什么?!这么说您已经给女儿看好人家了?不行啊爹,这样不行!”

  老将军一听,脸色顿时冷了下来:“什么不行?哪里不行?墨儿?”

  穆墨儿回头看了一眼自家父亲整张脸都黑了,这才发现方才自己一急之下竟然失言了!于是她焦急地解释:“不是不是……哎呀,这一切都太突然了,女儿一下子接受不了!”

  闻言,穆老将军紧皱的眉一松,道:“这有什么好突然的?女孩子长大了都是要嫁人的,爹现在告诉你,也是好让你有个准备。”

  穆墨儿噌噌噌地跑过去抱住他的手臂,撒娇道:“不要啊爹~您就不能收回成命么?女儿还小呢,不着急~算女儿求您了,放过女儿吧,女儿真的不想嫁人~”

  老将军虎着脸说:“胡闹!你这叫什么话?那有女孩子家不嫁人的道理?难道你还要爹养你一辈子么?”

  “为什么?女儿就是……”

  还不等她把话说完,老将军就一个怒喝打断:“好了不要再说了,此时已定,你就乖乖呆在家里待嫁吧!”

  穆墨儿被他突如其来的怒火吓得一愣,呆呆地看着他忘了反应。

  片刻后她才恍然回过神,紧接着眼泪就大朵大朵淌下来:“爹!——您怎么能这样?!女儿都说不想嫁人了!为什么您就不能替女儿想想?从小到大,您问过女儿喜欢什么吗?没有!从来都是您心情好的时候才会把我们母女两个想起来,忙的时候一连好几月都不见我们……”

  她哭得抽抽噎噎,穆老将军看她有些呼吸困难,一时间着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原地围着她打转,笨拙地安慰她:“好了好了不哭不哭了啊,爹、爹这不是为你好吗?别哭了啊,乖~”

  “为我好?为我好的话就不应该擅自替女儿做决定!女儿想找个自己喜欢的人,哪怕他是平民百姓也好,王孙贵胄也好,只要女儿真心喜欢,女儿拼死也要和他在一起,即使一辈子跟着他吃糠咽菜!”

  顿时,穆老将军震惊地看着她:“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墨儿你老实告诉爹,你是不是看上哪家的小伙子了?”

  穆墨儿抬起一双倔强的眼睛,决定破罐破摔:“对!是!女儿这些天之所以会偷偷溜出去,都是为了见他!”

  “啪!”

  “混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