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内陷入沉寂。

  红衣女子冲他们诡异一笑,面对着二人一步步往后退。

  童话立刻察觉出不对,同帝拂歌对她步步紧逼。

  “啪嗒!”女子朝自己身后望了一眼,发现后背已经抵上墙壁,已是无路可退。

  她从容不迫一笑,抬起一只手按在墙上:“我知道你们身手不凡,有胆量无视村口那块警告的木牌,说明你们已经做好了觉悟。不过……你们可能不知道,进了这红娘庙,可是有进无出的哦~”

  她高深莫测地笑了笑,旋即又道:“再见了,侠义之士。”

  童话见状心里大呼不妙,紧接着便感觉脚下猝然腾空,支撑身体重量的石板地面徒然消失!同时,他们的身体也急速下坠,摔向无边黑暗之中……

  在视界被黑暗取代之前,缓缓阖上的方形洞口逐渐化为一条小缝。

  光线即将消失的瞬间,她的头顶忽然出现红衣女子那得逞后的笑容……

  “真是的,被她摆了一道!”童话怨念十足地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拍拍弄脏了的衣裳,一边对着帝拂歌抱怨。

  就在刚才,他们落入了那女人事先备下的陷阱,失足落入底下不知多少米。

  她惊魂未定,帝拂歌就猛然推了她一把,童话猝不及防被他摔了个七荤八素,脑子里还在犯浑身前便靠过来一阵热源。“!”童话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黑暗之中惊吓得忘了动弹:他他他他!!!这是在干嘛?!

  后背冰凉的墙体不断地刺激着她的神经,然而此刻她脑子里却是一片混沌。

  耳边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脖颈之间,与她的呼吸纠缠在一起。

  头顶上方垂下他带着丝丝凉意的发丝,一根根落入她的衣领之中,痒痒的。

  童话强忍着要将其拨开的冲动,身子一动不动,生怕他一个一时兴起就做出什么更出格的事情,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仅仅是将他的脑袋埋在她颈间。

  黑暗中,所有感官都被无限放大,连他微微一动衣袖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也不知他们究竟保持了这样的姿势就多久,于她而言却像是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黑灯瞎火中,她只听见自己心脏在剧烈跳动,脸上也灼热地发烫,耳根子上的温度更是让她受不了……不消说,她自己也知道此刻她有多狼狈。

  想到这里,她不禁庆幸,还好现在都是黑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否则她就糗大了!

  “我说,你突然这样,想干嘛?”这话说得很没有底气,声音里甚至有些慌。

  “你说这孤男寡女的,还是在红娘庙的地底,我能干什么?嗯?”

  ,最V!新n章b/节上}%酷匠)~网q

  尾音被某人刻意向上挑起,有蓄意引诱之嫌!

  然而温热的气息喷洒,好听喑哑的嗓音愣是让她忍不住一阵心猿意马。

  童话听了,一默,随后恼羞成怒。她一把将人从面前推开:“你丫的快点给我起开!”

  “……”黑暗中,她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样的表情,但总之不会是她喜欢的就对了!

  帝拂歌没想到她的反应会这么大,后知后觉地感觉到自己被嫌弃了,蓦然眼神一黯,紧接着下一秒又欺身上前。

  “我若是不起开呢?你打算怎么办?”

  啊啊啊啊,她简直要疯!

  能不能不要用这种带着魅惑邪肆的声线和她说话?竟然还十分恶意地靠在她的耳边!

  好吧,是你先“动手”的!

  美色当前,她理所当然地再一次入了坑。

  感受着唇上传来的温热,童话脑子瞬间炸开!

  下一秒蹦出的想法是:妈呀好软!

  此刻,帝拂歌浑身僵直着,丝毫不明白怎么会发生这样的“突变”!

  足足有十余妙,童话才恍然惊醒。

  她猛地松开帝拂歌的领子,一只手捂嘴:她干了什么?今天的晚餐有熊心还是豹子胆?她、她居然强吻了帝拂歌!

  强吻啊!

  完了,负债又要加上好几笔了……T_T就在她纠结着究竟要怎么道歉才能让帝拂歌消气时,对方已在无声无息之中张开了灵识,不动声色地将她此刻的一系列好笑反应一一看了个清楚。

  也不知是为什么,见她摆出这张皱皱的苦瓜脸,心情瞬间如盛开的烟花,美不胜收。

  可他仍旧是寒着声音:“想好了要怎么解释么?”

  “!”童话听了,猛然抬头,呆愣愣地望着眼前黑乎乎一片,莫名有种他在看着自己的错觉。

  不对啊,这儿这么黑,他就是再厉害,也不能像猫啊狗的有夜视眼吧?

  她如是自我安慰了一番,最后才缓缓说道:“谁说我要解释了?我有什么好解释的?明明是你先‘动手’的!”

  她死不认账地扭过头,死要面子地维护着自以为的尊严。

  帝拂歌见状,心里暗自笑了笑,说:“好了,走吧。”

  童话一愣:“这儿这么黑,走哪儿去?”

  她话音刚落,帝拂歌便准确无误地抓住她的手,毫无障碍地往前走。

  “所以你刚刚都不懂得要张开灵识查看下四周么?”

  “……”是她输了……

  她上一秒还在骂自己粗心,下一秒却大惊失色,这么说,他刚刚……是开了灵识之后在看着她的“胆大妄为”么?……

  !!!

  谁来给她一根面条,她要上吊!

  借着灵识,帝拂歌将这四周都摸得门儿清。

  他抬手在墙上这里按按,那里摸摸,随后两人身后的墙上忽然传来一阵地动山摇的响声。

  二人循声望去,只见对面那道墙上徒然出现一道方形石门,正缓缓向上打开,顿时,里面的情况都一清二楚地呈现在他们眼前。

  他们心照不宣地相互交换了个眼神,随即同时举步往那地道深处走去。

  一路上他们对方才发生的事情闭口不提,那事儿就算是揭过去了。

  且说他们二人进了那密道,却是被眼前所见之景大感震惊!宽阔的地道里燃着几盏烛火,那些光亮将整个空间都映得明亮起来。

  严密闭合的空间里不见一丝风,幽静得可怕。

  当他们通过长长的甬道时,童话却感到头顶似乎低着些什么东西,刹那间便是浮想联翩:昏暗的密室里,她与帝拂歌两个人仿佛置身地狱之中,头顶落下一根根腐朽的枯藤,带着些许腐烂的气息钻进他们的鼻子里。

  潮湿的空气中隐隐带着若有若无的血腥之气。

  恍惚间她猛然抬头!只见在微弱的烛火之下,头顶几颗淌着鲜血的人头正冲着他们咧开嘴微笑……

  !等等,头顶上好像真有什么东西!

  她不禁抬头望了望,伸手一摸发现上边悬挂着一连串的类似香囊之类的东西,不禁微微皱眉:“香囊?……”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抬手拆了一个下来。“这是什么?”她把里面成团打结在一起的柔顺丝线掏出来,拿到光线下一看时心里大骇!

  那哪是丝线啊,分明是人的头发!

  “这……”她疑惑地望着帝拂歌,眼中疑惑,“她把头发挂在这里做什么——”

  她话说到一半就顿住了,顿时脑子里浮现出一幕幕陌生的场景。画面中的女子巧笑倩兮,乖巧地伏在男子的怀中,言笑晏晏地说着些什么……很快场景暮然变幻,眼前出现了一幕喜庆的热闹场面,锣鼓喧天的喧闹声中,一对身着大红喜袍的新人跃入眼帘……

  ……

  她花了好长时间才从中回过神来,呆愣愣地自语道:“这是……怎么个情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