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更新《I最快\¤上酷~&匠网(Y

  “怎么样了?”身后忽的传来帝拂歌的声音,童话回头一看,他正倚着,眼睛往她的方向看。

  “没事,刚处理了一个。”她回答说。

  帝拂歌下巴一抬,视线落在她手上的那柄凭空冒出来的剑上。

  见状,童话即刻说:“御魔剑,我们家族世代除魔人必有的佩剑。另外,因为我的体质与族中其他人不同,属寒却又拥有对火的控制力,两者一旦在我体内失衡,便会万劫不复,在冰与火中化为灰烬。我父亲为了保住我的命,将毕生灵力传输于我,并且命我修习冰火两系的术法……”

  她踱至外头石阶上坐下,“灵力越高,所释放出的威力越强。就拿我来说吧,以我现在的灵力来看,足以凝结空气,”她伸出手,指尖随即凝起冰霜,“冰寒的程度也会随之变化。我体内的火也是一样的。”

  虽然摇光已经重新回到她手中,但是利用摇光再次造出那天穿越过来的情况的可能性却很小,说到底也是机缘巧合,是否能够再次回到现代尚且没有定论,说不好还会一命呜呼,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得不偿失,还是先在这个时空里安定下来吧。

  况且……

  她默默注视着身侧帝拂歌精致五官,久久挪不开视线……

  现在想要回去的心情已经没有那么强烈了……

  他望了一眼她手中之剑上的炎炎火光,回想起曾在她周身燃烧的幽兰色火焰,问:“颜色也会变化?”

  童话点点头。

  天边的太阳渐渐西沉,日薄西山的时刻,橘红的落日余晖淡淡倾泻下来,屋檐瓦楞,断壁残垣都附上了浅浅的光,朦胧般柔和。帝拂歌在她身边坐下,微仰着头望天。

  两人静坐片刻,相望无言。

  天际最后一丝太阳光线从地平线上消失,天色骤然变暗。童话心里突然一个咯噔:“糟糕,太阳下山了——”

  她话音未落,身后便掀起一阵狂风,顷刻间扬起漫天沙尘!飞扬的墨发在空中交缠,张牙舞爪地纠结在一起,最终融为一处。

  帝拂歌从背后将她拦腰抱起,携着她飞身退至数米之外。两人迅速对视一眼,随即双双向不断向二人伸展爪牙的黑气围攻过去。

  黑色怨气宛如庞大可遮天的幕布,与夜色融为一体,在触及他们的攻击之时疾速分开,紧接着将两人紧紧包围,直至他们都淹没在黑暗中。

  令人窒息的深沉的黑暗,钢铁一样将他们团团包围。永堕地狱的哀愁与怨念,恨意与恐惧滋生,在冰寒刺骨的黑暗温床中恣意占据灵魂,最终将其作为生存的食物而吞噬殆尽……

  “噗——”童话猛地吐了口鲜血,支起身子抹了下嘴巴。她举目望了望,四下是无边的黑暗。“喂,帝拂歌!你在哪儿?”

  “你怎么样?”头顶上传来他颤抖的说话声。此刻耳边嗡嗡作响的童话,全然听不出他话语里的异样,以为他和自己的情况差不多——因为和侵入体内的怨念斗争耗费了太多灵力,此时连站起来都有点吃力。

  她靠着帝拂歌站起来,黑暗中,在非他视野所及之处露出危险的笑容——差一点,差一点就成了它的傀儡了呢。

  “你等我一会儿。”她拨开帝拂歌伸过来欲扶住他的手,与他背靠背,“我需要一点时间。”

  闻言,帝拂歌目光沉沉地点头,尽管她根本不可能看到:“交给我。”

  紧接着,他双目放出道道冷光,在童话身边设了个结界,随后转身看向将他们紧紧包围的怨气,冷笑:“找死。”

  他怒喝一声,两指指尖夹着一张黄色符纸,用力往上一抛!顷刻间风声大动!

  数十张黄色符纸放着丝丝红光,旋转着飞到头顶上空,形成巨大的一个圈将他们包围。红色的流动线条在他们头顶不断旋转,最终在中心凝汇成一点。停顿的瞬间爆发出万丈红光,刹那,整个视界都被刺眼的红光照亮。

  光芒乍现的霎那,空间里响起一阵女人的尖叫,凄厉而尖锐。“啊——”

  片刻后,红光缓慢消散。而两人的头顶之上突然坠下一道黑影!

  帝拂歌眼疾手快地将结界打开,抱起童话躲开。

  “砰!”重重的一声人体坠地的响声,伴随着女人的几声嘤咛。“你!”女人浑身上下黑色衣裳包裹着,瞪大了眼睛对帝拂歌怒目而视:“你究竟,何方神圣?”她嘴角淌着几滴血,胸口粘稠的一片,紧贴着皮肤。在她身下的地面,已形成了一滩由她身上留下的血。

  此刻天色昏暗,淡淡天光与血的红交映在一起,犹显狰狞。

  帝拂歌低头看了眼仍在昏睡的童话,找了处勉强算干净的地方把人放下。随后缓步走到女人面前,眼底又出现了宛如看待蝼蚁一眼的眼神:“你想要怎么个死法?”他抽出腰间软剑,抵上女人下颚,语气冰凉。

  “等、等等!”

  闻声,帝拂歌猛然回头,却见那边童话正挣扎着站起来:“等、等一下……”他紧皱着眉,满脸不悦地快步走过去,一手抓住她还在颤抖的手臂:“这时候了,你还逞什么能?——”

  他话音未落,却在看见她抬起的脸时一怔。

  泫然欲泣的眼睛里泛着泪光,长而翘的睫毛因为沾上了泪水而湿润。他听见她说:“先不要杀她。”

  她哭了?!

  该死!

  帝拂歌又是心疼又是生气,二话不说扣住她下巴,一字一顿:“你说什么?不要杀她?你脑子被门夹过是不是?”

  “你脑子才被门夹过了!你全家都被门夹过了!”她喘了口气,抬手拭了拭眼角,一边说,“她自然不能再留在人世间,但是不是现在。”

  “什么意思?”他收了手,突然失去支撑力的童话险些摔了个趔趄,对此,帝拂歌笑着袖手旁观。

  童话暗骂了句“幼稚”之后站起来:“具体情况我一会再跟你说,你先给我让开。”说罢,抬脚就往女子的方向走过去,“你还想不想最后见他一面?”

  女子怔住:“你、你什么、什么意思?”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我可以让他来见你,但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你们谈完之后,你必须回到你该去的地方!”

  女子低头咬唇,似乎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片刻后她问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童话呵呵笑笑:“除了相信我,你还有什么办法?你看,这些年来,你做了这么大的动作,他出现过吗?出了源源不断的道士、和尚、术士之外,还有谁来看过你?没有!既然这样,为什么不相信我们一次?”

  闻言,女子露出凄凉一笑,最终下了决心:“好,我答应你!”

  “但你一定要把他带来!”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童话道。

  说罢,女子对她一笑,随即化为云烟散去,空中传来她的一道声音:“我在这里等着……”

  天色渐黑,童话与帝拂歌踏着屋檐出了张家旧宅。他们看了眼汪宁涛等待的地方,果然已不见人影,徒剩下满地吹落的枯叶。

  童话抬眸望了眼天空,先前密布的阴云早已散去,晴朗的夜空中高悬着一轮弯月。

  “你还欠我一个解释。”帝拂歌双手负在身后,目光深沉。

  “你还记得我昏迷前……姑且算是昏迷吧,那时候她的怨气已经入侵到我体内,因为将其驱逐出去而耗费了大部分灵力,于是我只能暂且休息一阵……然而就在那时候,我却意外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哀痛之感,于是我尝试进入她的意识……”

  帝拂歌眉梢一挑:“你看见了什么?”

  “说什么都好,只一句,可恨之人必有其可怜之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