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旧宅毕竟是其世代居住之地,占地之广已非下邱城内的张府所能比拟。

  童话跃过他们所在的前厅,转眼步入后院。

  一落地,她还是有些震惊。虽说已是时过境迁,但院子里仍残留着那场浩劫的惨状。不知道是到了那处院子,院前的匾额被人打落在地,野草与蜘蛛网攀上门框争夺最后一片生存之地。在门框中间,藤蔓腾空缠绕上屋檐,占尽先机。

  断壁残垣之下早已没了当年血迹,雨水冲刷后掩藏在荒草中,张牙舞爪。

  童话只略略看了一眼,随后不假思索地跳上屋檐。刚落脚险些没站稳,脚下滑下一块瓦片,“啪叽”一声坠地摔成四瓣。

  “此处阴寒之气很重。”帝拂歌从她身后掠过,眨眼间飘然落到院子里。童话后他一步下去,视线在满院搜寻。

  这座宅子里,怨气远比她想象中要来得重,也更加棘手。它似乎知道面对强敌时该如何隐藏自己,甚至懂得弃车保帅,方才舍弃树荫下的一小股怨气就是例子。仿佛里面藏着一个人的灵魂,正左右着这股力量。

  “可是我们又不知道它到底藏在哪里,只要是阳气触不可及的地方,它都可以藏身,或许它还知道怎么隐藏自己的力量。这宅子这么大,找起来不但很费力,而且极大可能会使我们掉入它设下的陷阱。”童话看着偌大的院子,顿时有些头疼。

  ;c最◇新章}节…:上酷'匠网r◇

  “所以,我们要引蛇出洞。”

  “怎么个引蛇出洞法?”她问。

  “你过来……”不等他把话说完,从旁就飞来一张旧椅子,直向两人砸过来。二人闻风而动,迅速向两边分开。

  两人对望一眼,童话已经没那个耐性去弄清帝拂歌想说的是什么,当下就冲挥舞过来的带刺的藤蔓飞去一个火刃。随后两人被迫分开,各自朝着相反的方向步入里屋。

  一进去童话就愣住了。

  室内与室外简直是两个世界!一个荒草丛生,荒凉破败,阴森诡异,一个金碧辉煌,雕梁画栋,宁静祥和。

  童话心中一凛,警惕着四周。

  这间屋子似乎是其主人生前的起居室。从门口进来,迎面就是一张摆着茶点的小桌,配着几张方凳。右手边是女子的闺房,与厅内隔着一道屏风,上边刻画着水墨山水图,周围海棠花雕镂。

  童话绕过屏风走进去,却见一女子正对镜梳妆!三千青丝自然垂下,光滑黑亮宛如缎带。只见她身着淡粉色内衣,手上沾了些水粉正要往脸上涂抹。而在她的身侧,梳着双螺髻的丫鬟正给她梳头。

  主仆二人嬉笑着说话,好似半分没察觉到她这个局外人一样。

  童话渐渐拧起了眉。

  她正想上前,却见屏风的另一边走进来一个锦衣华服的男子,脸上带笑地走向正梳妆的女子,亲密而熟稔地从身后环抱住她,低头在女子耳边说了几句话,女子羞怯低头,嘴角微弯地笑。

  童话仔细一看,觉得那男子有些眼熟,细思了片刻猛然回想起来,那不就是今早才见过的张荫么?只是眼前这张脸更加年轻罢了,但显然是同一人。

  随即场景变幻,温馨瞬间被血腥的一幕替代。摇曳的烛火被四溅的鲜血扑灭,在斑白的墙上留下长长的一道血痕。女子哭着叫喊,头发散乱,身上的衣裳也仅是粗略地披着。

  她从屋子的这头跑向那头,一会儿又趴在俨然因失血过多而气绝身亡的丫鬟身上大哭,尽是癫狂之状。最后她无力地倒地,紧接着屋内燃起一片火光,却不知是谁点起的。

  不一会儿,女子就趴在地上费力地咳起来,神情痛苦。

  突然,她目光含泪地抬起眼睛,双线立即呈现出惊恐与绝望。童话循着她的视线望过去——火光中,黑色的人影缓缓走来,轻搭在地的刀尖上还滴着鲜红的血液……

  冲天的火光中,一切都化为虚有,最终仅剩下断壁残垣。

  只有在远行游子归乡后才得以凭吊唏嘘一番。

  场景到这里就没有了,再次回到她初入这间屋子所看到的景象。

  顿时,童话醒悟过来——此刻她看到的,不过是这间屋子所经历的往事,女子与男子的情意绵绵你侬我侬和无尽无望与惊恐,所有的爱与恨,都埋藏尘封在尘土之下。

  童话轻叹一声,随即释放出灵力,瞬间将眼前所有都付之一炬。片刻后,她浑身包围着天蓝色火焰,缓步走出来。

  她望了眼帝拂歌进去的方向,并未在外看到他人,于是转身向宅院深处走去。

  他的话,应该不会有问题。

  反观帝拂歌这边,他可没那心思看那从头演绎下来的景象,二话不说就抽出腰间软剑,强大的灵力从剑锋泻出,顷刻间将画面劈成两半。

  他目光冷冷一扫,脚下迈开步子走了出去,看了眼对面平静的屋子,随后率先朝怨气聚集之地疾速掠去。

  时间在不知不觉地流逝,天空中的太阳也渐渐西沉。帝拂歌抬眸望了眼天光,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迟疑,扬手就是一道凌厉的剑气。

  他缓步走过废墟,经过一处小院时,眼前竟出现惊人一幕。

  黑夜中,男子从重重细枝密叶中钻出来,张开双臂就搂住了眼前的女子,迫不及待地宽衣解带……女子欲拒还迎,掩面轻笑着附上去……

  帝拂歌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隐隐有龟裂的趋势。就在他要破了这儿的幻象之时,面前景象被切换:男人还是之前的男人,只是因为天色太黑,因而看不起清脸。

  画面中,男子正对着一个小厮模样的人说话,低头耳语了一番,随后,在他身后抬出一个捆绑起的人来,光着身子,一丝不挂。

  小厮唯唯诺诺地点头,奸笑着领着抬人的汉子往另一处走了。男人满意地点点头,随后消失在黑暗中。

  看完这些,帝拂歌面无表情地破了幻象,而他的周身也泛上淡淡金光,凡侵袭上来的怨气,在触及那光芒之时,皆被其撕裂得一干二净,化为虚无。

  越是痛恨,杀伤力愈强。这是童话在经过源源不断的怨气攻击之后得出的结论。

  而且越是深入,就越是不好对付。

  “啪!”眼前以冰为盾的结界一秒之内被打破,随即,化为墨色的怨气朝她面部直刺过来!她眼疾手快地往一侧避过,旋即气势大张,顷刻之间无望之火爆发。

  熊熊燃烧的蓝色火焰宛如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巨浪,刹那间将所有黑暗都吞噬干净。

  片刻后,她疲惫地坐下来:天呐,这还没完没了了!再这么下去,她就先累死了!

  而这些还不算什么,最让她在意的是,最后那股化为墨色怨气竟能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像利剑一般刺破并穿透她布下的冰盾!并且方才无望吞噬它的时候,也比之前花的时间长了一倍!

  “越来越强了。”光是这样还不行,她想道。

  她拍拍弄脏的衣裳站起来,抬脚欲走时,忽感身后有股阴寒之气向她靠近,顿时面上一肃,随即释放出灵力!

  “砰!”身后传来石破天惊的响声,她淡淡转过身,面无表情。

  紧接着抬起右臂,手掌微张:“今天就让你试试御魔剑的滋味!这把剑,姐姐我轻易不拿出来,机会难得,你可要好好珍惜哦!”

  雕缕复古团纹的剑柄被她紧紧握在手里,幽兰的剑身流光溢彩。宛如冰川中孤傲的雪,亦是地狱里渡人的孤高冷漠之莲。

  怨气略带惧意地往后一缩。

  童话微微一笑,一手紧握住剑身,用力地往下一划!

  冷冽的剑锋划破她的皮肤,顿时鲜红血液涌出,浸染了整个剑身!她仿佛失去了痛感,静静地看着蓝色被火红吞没,最终蔓延到剑柄。

  就在最后一抹幽兰被取代之时,霎那间红光大盛,几乎照亮了整片天空!天边的云霞也映上红光!

  突如其来的耀眼光芒轻而易举地逼退了步步紧逼的怨气,龟缩于小角落里迟迟不敢再挪动一步。

  待红光渐渐散去,它才缓慢探出来。一丝黑气从缝隙中钻出来,无头苍蝇一般四下找寻着。确定她不在屋内时才鱼贯而出。

  “哟,终于出来了啊!”突然她的声音出现在它的头顶,她手上则是燃着烈烈火焰的剑。它惊吓得一抖,随即迅速移动到另一边,剑拔弩张。

  “……”是她的错觉么?她怎么感觉它像人一样拥有意识?还……莫名有点萌……

  她眼珠子咕噜一转,随即猛地举起手中之剑,果不其然见到它又往后躲了躲。

  “……”还会害怕啊……她轻叹一声,一步步朝它走近,最终在它面前蹲下:“人间终究不是你的归宿,去你该去的地方吧。”说罢,抬手放到它的上方,眼睑微阖。

  随着一串经文从嘴里溢出,手心之下渐渐放出淡淡的白光,最终将那团黑色紧紧包裹住,黑与白之间缓缓融合,最终被白色淹没。片刻之后淡淡隐去,好似从未出现过一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