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漫于空气中的烟雾最终散去,视界内的景象也慢慢变得清晰。

  此起彼伏的咳嗽声充斥耳廓,重鸾烦燥地甩甩手:“姓帝的小子应该已经走了吧?唉,可怜了小童话,若是跟着爷,定让她日日吃香的喝辣的,绝不让她受一丁点儿的苦。”

  他说得一脸惋惜,不慌不忙从椅子上站起的瞬间,陡然发出“哐当”的一声!

  “!”

  顿时,众人齐齐回头往他的方向看过来!重鸾在看到从他身上掉下来的东西后,脸都黑了:好你个帝拂歌!竟然拿本宫做替罪羊?!本宫和你没完!

  他额头青筋暴起,手心紧握成拳,怒不可遏,强忍着心里的怒火一手将玄墨令捡起来,朝人群扔过去:“还你们!”说罢,飞身就走。

  这时众人才回过神来,撒开腿追他:“堂堂重华宫宫主,觊觎玄墨令也就罢了,竟然耍小手段抢夺?!喂别走!——”早已跃上屋檐的重鸾,回头嘲讽一笑,随即加快了脚下速度,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

  这厢,帝拂歌抓着童话匆忙从平湖山庄离开,见着门外的马,帝拂歌迅速把童话往上一丢。童话被抛得七荤八素,身子还没坐稳,帝拂歌便跨了上来,在她身后握紧缰绳。

  “走!”

  她尚未缓过来,就感觉整个人跟着奔跑的马在颠。

  “喂喂喂!你要带我去哪里啊啊啊啊!——”不行,速度太快了啊,她要趴下来!可是一趴下去整个肠子都挤压在了一起……她忍着难受不动,觉得有点想吐……

  帝拂歌不动声色地看她一眼,单手握着她的肩膀,把人拉起来:“好好坐着!”

  童话委屈:“我想吐……”

  “憋着。”

  “……”T_T简直冷血无情!

  他虽是这么说,但却放慢了速度。童话觉得好些了才再度开口问他:“喂,你这么急走干什么?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嗯?”

  “……你猜。”

  童话:“……”

  帝拂歌放弃和她玩儿猜谜游戏:“不走难道还留在那里么?若是他们发现玄墨令是假的,我们还走得了?”

  刚才的动乱果然是他干的!“那叶南枝是怎么回事?”

  说到这里,帝拂歌嘴角扬起了一丝笑意:“那不是叶南枝,是青玄。”

  童话心头一跳,问:“易容术?”

  帝拂歌点头:“嗯。注意到青玄所在的位置了么?”

  闻言,童话努力回忆起动乱发生前的景象,那时“叶南枝”作为战败的一方,正站在擂台右边与他们相对。随后小厮就捧着玄墨令过来……之后整个擂台都被烟雾包围……

  等等,事情发生的瞬间就是小厮经过叶南枝身边的时候!他这么做是为了让重鸾背了这个黑锅?

  “……”童话黑线,“你这么做重鸾会同意?他不傻的吧?”

  最Ts新"章节/上酷匠…网/

  “他自然不傻,所以本座并没告诉他真相。”他顿了顿,又道,“原定计划是青玄抢走那块假的开阳,叶南枝和檀心放烟雾弹,再趁乱离开。只是今日行事之前,本座告诉他计划有变,让他等一会儿,这样青玄把开阳丢到他身上的机率就大些。”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就百口莫辩,这个黑锅也不得不背了,而他自然而然也就变成武林公敌,重华宫同样会受到追杀……”她突然觉得重鸾有点可怜,“太阴狠了!”

  “重华宫势力不可小觑,想要与之相抗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再说,连本座都找不到重鸾的老窝,凭他们又怎么可能办得到?”

  童话鄙视他:“所以你才这么有恃无恐地栽赃嫁祸么?”简直凑不要脸!

  “有必要说得如此不堪?本座不过是和他开个玩笑。”

  “……正常人会开这样的玩笑么?!”她很好奇之后重鸾打算拿他怎么办,“你就不怕他报复你?”

  “本座和他斗了六年,岂是冤家二字可以一概而过的?”

  “……嗯嗯,你们玩得开心就好。”

  帝拂歌:“……”

  在马上行了约莫有三个时辰,乘着城门未关,他们通过了大楚与息国的边界,随后在客栈里用过一餐后紧接着赶路。天色渐渐暗下来。

  他们在最近的一家客栈里休息一晚,第二天一早,青玄赶来与之会合。

  “之后你不必跟着了,回凌霄阁去。”

  青玄没想到他会这样说,一时间有些惊讶。

  “重鸾差不多也到了重华宫,不日就会上门找麻烦。你回去给白羽搭把手。”

  闻言,青玄只得点点头,“那,主上您路上小心。”

  “给他留点面子。”他又淡淡地嘱咐了一句,青玄颔首表示会意。毕竟这次是帝拂歌坑了他,怎么着也该让重鸾报复回去,以免他心里压着不痛快。

  由于童话不会骑马,所以两人只能共乘一骑。

  “我们现在往哪个方向去?”童话端坐在马上,问道。

  “过了下个镇就是息国下邱。”他清冷的声音飘进耳朵里,童话顿觉有些异样。“息国?你到那里有事儿,很急?”

  对方无奈地摸摸她的头,可惜她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否则定会大感讶异此刻出现在他脸上的宠溺神情。“不是你说,世界那么大,想去看看么?”

  “……”说得跟妇唱夫随似的……

  她暗自腹诽,耳朵不可避免地红了个透,连被他牢牢箍住的后背也滚烫滚烫。

  途中,帝拂歌加快速度,尽量在天黑之前到下邱城,然而两人还是晚了一步。两人行至城下时,城门俨然已经关闭,捂得严严实实,一只苍蝇也飞不进去。

  无奈,他们只得先行下马。

  帝拂歌望了眼城墙之上,零星点着几盏灯。他回过身:“要翻过去么?”这种高度对他们来说,不过几个起落。

  “不翻过去的话,晚上就没地方落脚了吧。”她上前一步,望向高耸入云的城墙,感叹:古代建筑真是巍峨雄伟,铜墙铁壁一样坚不可摧。

  突然,城上巡逻的士兵看见了他们,立即警告地对他们大喊:“城门已经关了,若是想进城,还是等明天再来吧!”没有丝毫要放两人进城的意思,还一脸戒备的神情。

  紧接着,随着他一声吼叫,城墙上所有巡逻的士兵都闻声赶了过来,齐齐亮出兵器:“速速离开!再徘徊于此,休怪我们不客气!”

  见此情景,他们只能放弃翻墙过去的打算,牵着马朝密林深处去。

  城墙上,有人见他们往林子里走,诧异地“咦”了一声,“老大,他们去的方向是……”他有些欲言又止,其口中称为“老大”的人目光沉沉,开口打断他:“随他们去。”

  “哦。”

  那厢,帝拂歌在前头牵着马,童话低头碎碎念:“好奇怪,他们为什么那么紧张?我们又不是坏人,太草木皆兵了吧!”

  “下邱近来一定发生了什么,否则守城将士不会这样风声鹤唳。”他淡淡地下结论,童话听得却吃了一惊,感觉已置身于恐怖片当中,随时都有丧失性命的可能。

  天空早已完全被黑暗笼罩,伸手不见五指。

  夜晚冷冽的风吹来,童话不禁拢了拢衣裳。前方,帝拂歌像是变魔术一般点了根火把,顿时觉得暖和了些。

  因为风的缘故,火焰左右摇晃着,明明灭灭。靠着随时都会熄灭的火,两人艰难地找到深林中的小径。

  他们找了个宽敞的地方坐下来,帝拂歌将马栓好之后,把火把交给她,叮嘱道:“我去找点干柴,你在这里等着,不要乱跑知道么?”

  童话接过,嘴里一边嘟囔:“知道了知道了,又不是小孩子了!”

  闻言,帝拂歌正色道:“荒山野岭的,可能会有野兽出没,你自己小心。”

  此话一出,童话感觉浑身寒毛倒竖,脊背迅速窜上一阵凉意!她严肃地说:“嗯,我知道了,你路上小心,不要被怪兽抓走了。”

  对方肃着脸点头:“嗯。”说罢转身向林子里走去。

  童话知道看不见他人之后才重新坐下来,双臂环抱在胸前,风吹过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帝拂歌走了之后,四周陷入死一般的沉寂,耳边呼啸的风声伴随着树叶沙沙的声响,童话警惕地环顾四周,手上紧握着火把:我去,这鬼地方不会真有野兽吧?

  才想着,远处就传来一阵嚎叫!

  “嗷呜——”

  童话:“!”帝拂歌你个乌鸦嘴,让狼咬死你算了!

  “你在干什么?”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男声,童话惊得一声尖叫:“啊——”

  “……”忽然间,帝拂歌嘴角扬起一丝促狭的笑意,盯着童话说:“你胆子这么小啊?”

  闻言,童话这才反应过来,大骂:“喂你有病啊?回来了不会吱个声?”

  “是你自己神游到不知天南地北,还是我的错了?”他不以为意地绕过她,就地支起火堆,掏出火折子点火。

  童话黑着脸凑过去,将双手放在火堆之上烤火。

  “你看,那里是什么?”帝拂歌指着正前方说道。

  童话撇嘴:“又想吓我?”

  “是真的。”他不由分说地掰过她的头,“有处宅子。”

  她定睛望去,远处影影绰绰中,朦胧有宅子的轮廓,耸立在瑟瑟冷风中,阴森得令人不寒而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