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打到你站不起来就可以是吧?”

  夜风从山那边吹过来,身后披散的长发吹拂,她背对着幽暗的深林,呼吸着静谧的空气。

  ——空气湿度不错!

  她转过带着嫣然笑意的脸,问:“可以开始了么?”

  漆黑的眸中散发着一样的光彩,宛如墨色的天空中布满的繁星。“自然。”付红蕤摆好了阵势。见状,付红葳默默退到一边,守在山脚下的亭子里。

  他望了眼通向山顶的蜿蜒小径,借着飞檐下挂着的灯笼发出的光线坐下来,饶有兴趣地凝视她们的方向。

  ——若是能够把这女人抓住,还怕重华宫的人不束手就擒?

  “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罢,付红蕤毫不留情地举着剑向她刺过来……童话轻笑一声,不反击也不躲避。

  古代武技旳格斗她不懂,也没必要懂。因为她有更加具有杀伤力的武器。

  付红蕤见她不躲开,心下虽疑惑,但更多的是得意:被吓呆了么?果然没有那男人在身边就是不行啊!

  眼看剑锋就要到她身前,穿透她单薄的衣裳,刺破皮肤时,付红蕤却硬生生定在了半空中!突变发生得太快,给她来了个措手不及,然而不等她惊慌失措,一股强大的寒气扑面而来!雪白的冰华从剑的尖端一直蔓延到剑身……

  付红蕤惊骇地一抽手,瞬间从空中坠落下来。

  付红葳还在奇怪自己的妹妹怎么停住了,这下见她坠落在地,心下大惊!怎么变成红蕤占下风了?事态不应该这样发展!

  他不假思索就要冲上去,身后却徒然伸出一只手将他按回椅子上,双手也被对方紧紧扣住。顿时一滴冷汗从他额际滑下来——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不能轻举妄动!

  “这场比试的规矩不就是你们定下的么?怎么这时要反悔了?”白羽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说道,“我劝你最好不要乱动!要是一个不小心伤了你的话,我可不负责哦~”

  刹那,付红葳冷汗涔涔——那柄短而尖的东西,带着丝丝凉意在他腰间徘徊,仿佛只要他一动弹,立刻就会捅破他的肚子一般!

  无奈之下,他只能按照那人说的做,乖乖地直挺坐着。

  那厢,付红蕤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脸上写满了惊恐和不可思议: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竟然短时间内……她是人吗?

  大气中的水蒸气迅速凝结成冰,以肉眼难以捉摸的速度在她周身凝成一个圈,反射着淡淡光华。

  付红蕤好不容易撑起身体,勉强站定脚跟——她已经快冻成冰棍了!

  她望了眼俨然被冰华覆盖住的剑,眉头一皱:“是怪物吧?”

  没等她完全回过神来,面前薄薄一层的冰球顿时破碎,童话破冰而出!

  碎成冰渣状的薄冰宛如雪花般落下,在她的周围发出点点星光……“还以为付姑娘既然敢提出单挑,那么至少会比一般人厉害些呢,这么一看……呵呵,与普通人也没多大区别嘛!”

  付红蕤顿时羞红了脸!惨白的脸上蓦然红通通的一片:“你!”

  “付姑娘可要遵守诺言哦!”她出声提醒。

  “你究竟是何方妖孽?竟然使此邪恶之法?”付红蕤定了定神,强迫自己保持清醒。

  “妖法?妖法你妹啊!没见识就没见识,还说是妖法?姐姐还说你是歪门邪道呢!短时间内突然内力大增……你吸了别人的精气了吧,妖孽?”

  “你!你胡说八道!口说无凭,休想污蔑本、本小姐!啊嚏!”

  童话讥笑一声,缓步走到她面前。见她还在死撑着不倒下,轻浮地勾起她的下巴:“啧啧,小可怜啊~何必死撑呢?认个错姐姐不就放过你了么?看你难受的!”

  付红蕤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胆敢调戏她,愣了一会儿后露出羞愤的表情:“你、你放开!女、女流氓!哥哥——”

  她大叫着,童话目含兴味地朝她喊的方向望过去。昏黄的烛火从他们的头顶上打下来,付红葳正僵着脸看她们。

  童话笑了笑,松开抓住付红蕤下巴的手,道:“白羽?你怎么来了?看了很久了?”

  白羽也收了手:“没多久。从你开始动手的那一刻才到而已。”

  没了禁锢,付红葳箭步朝自家妹妹那里冲过去,小心将人扶起来。

  “一开始就打算看好戏?你的江湖义气呢?”她白了他一眼,“帝……主子让你来的?”

  “主上担心你的安全。”白羽回答道。

  闻言,童话撇嘴,小声嘟囔:“说得好听!”随后她又看了眼身后的付红蕤,决定还是要给她一个教训得好:“小姑娘,人外有人,行走江湖还是不要太嚣张的好。”

  说罢,抬脚就走了。

  白羽回头笑了一声紧跟上去。

  与付红蕤之间的打斗被当做插曲翻了过去,童话依旧过她逍遥日子。

  三天过后,武林大会渐入尾声。第四天,也是最后一天,大部分的参与者已经被淘汰,剩下的是几个门派之间的人,今日进行最后一次对决。

  令童话感到意外的是,付红葳竟然撑到了最后一局!而付红蕤就没那么幸运了,在第二场比试中落败,只能退至台下。童话想,大概是那晚被她寒气伤到的原因吧?比试之时人都是颤抖的。

  一如往常,童话落座在帝拂歌身边,无聊地吃糕点:“欸,还要多久啊?”

  “快了。”帝拂歌直视前方,目光深沉而意味不明。

  童话:“……哦。”

  她的视线回到擂台上,正好看见付红葳步上擂台。

  与其对阵的竟然是叶南枝!

  她猛然回头看了眼身后的的重鸾,发现对方脸上露出奸笑,顿时觉得瘆的慌:“喂,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先前我可没听说你要派叶南枝上去。”

  闻言,对方神秘兮兮地说:“到时你就知道了。”

  “……”好吧,姑且先看看具体情况如何。

  这厢,擂台上的对决已经开始。

  率先展开攻势的是叶南枝。他从容不迫地抽出手中之剑,扬手将剑鞘一扔,凝视着付红葳,一个晃眼的时间就朝他刺去!

  付红葳在他行至身前时才躲避开,随即掏出短笛抵挡叶南枝的攻势。两人一来一去,不分上下。

  一开始童话还能跟上两个人的速度,但随着比试逐渐激烈,童话渐渐看不清他们的动作,最后只能看见数十道不断变化的影子。

  她头疼地揉着眉心,身旁帝拂歌递过来杯水,童话接过来一口喝下。

  视线回到擂台上,那边,缠斗在一起的两人猝然分开,顷刻间扬起一阵尘土。

  叶南枝单手撑着地面,一边低头咳着,看上去很痛苦的样子。

  见状,童话一惊!她看了眼依旧是云淡风轻的重鸾,没有丝毫焦急之态,眉头微皱。她又望了望帝拂歌,发现他也是一脸淡然。

  霎时,她顿悟了:这俩又在背地里算计了,甚至不惜以叶南枝为诱饵。

  这场比试的最后,自然是付红葳夺得大会的第一。按理来说,得了大会第一的人,因当继任下一任的武林盟主,但突变也出在这一问题上。

  有人说,武林盟主自然该由中原之人来担任,他,一个西域外邦人,怎能担此重任?万一是西域派来的卧底呢?出了大事谁担待得起?

  也有赞同的:谁规定武林盟主必须要由中原之人继任的?所谓江湖,就是宽容怀柔,让所有江湖人都能恣意潇洒,若如此排他外族,那江湖又有何意义?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V最新章√节上酷O《匠T网…G

  意见不一的众人难以达到高度意识统一,一时间众说纷纭陷入混乱。

  缇真不耐地大喊一声:“好了!诸位!贫道知道诸位都有自己的顾虑,说的都在理。但是,今日我们额必须选出一个武林盟主出来,不是付兄弟也会是别人。再说,付兄弟虽不是我中原人,但也非大奸大恶之人,且自有他的好处,大家何不给付兄弟一个机会?”

  他望了眼付红葳,又道:“若是将来付兄弟有何举止不当之处,大家都可指出,相信付兄弟也会改过的,是吧,付兄弟。”

  付红葳上前拱手:“晚辈资历尚浅,自知难以担此重任,但若大家信任,晚辈定不负众望!”

  “说得好!”缇真大笑一声,“果然自古英雄出少年呐!”说着,招来一个小厮,低声交代了几句后,小厮应声快步离去,没一会儿便托着个东西上来。

  童话一看来了精神,小声地对帝拂歌耳语道:“喂,开阳!怎么会……”

  没等她问完,缇真说话的声音盖过她的:“这,就是武林至宝玄墨令——开阳!”

  此言一出,满座哗然。

  “怎么可能?不是说玄墨令被宁踏欢抢走了么?怎会还在此地?”

  “不会是假的吧?”

  “还是说宁踏欢并没有真的偷走玄墨令?”

  “安静!安静!诸位不必多虑,此玄墨令乃是真品无疑,被宁踏欢抢去的那块,根本就是假的!现在,它是——”缇真高举着玄墨令越过头领,众人的目光跟着他的动作移动。

  “现在它是——”话音未落,四周突然发出几声爆响,眨眼间厌恶四起,烟尘弥漫。呛人的气体直钻入鼻孔,夺去呼吸!

  “娘的!怎么回事?!”

  “糟糕!玄墨令!”慌乱之间,不知是谁喊了这么一句,众人顿时方寸大乱!

  脚踏的声音杂乱无章,童话几乎淹没在茫茫烟雾中。

  忽的,不知是那里出现了一股强大的力气,抓着她的手腕就跑。她下意识挣扎,却被对方箍得更紧:“不要乱动!”

  ——帝拂歌!

  没等她问,耳边吐来温热的气息:“一会儿再给你解释,先跟本座走!”说罢她便感觉自己被人用双臂拦腰抱起来,身体刹那间腾空!随即耳边刮过呼呼风声——帝拂歌运起轻功迅速带着她离开了平湖山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