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付红葳都已不是初见那日可比,周身气势完全不一样,俨然一派凛然的气场。重鸾此时非常不屑:“切!虚张声势!”

  话虽如此,童话却见他拧紧了眉,目光沉沉地望过去。

  与付红葳对阵的,是御庭教的人。

  小道士朝付红葳微微弯腰,握着一柄剑,抱拳:“还请这位兄弟赐教!”

  付红葳笑了笑,拉开了与他的距离,防御的姿态展开:“点到为止,届时还望兄台手下留情。”

  接着两人便不多说客套话,相互点过头之后开始。

  他们相互试探着按兵不动,围着擂台中心转了半个圈,最终小道士率先展开攻势。

  “御庭教讲究阴阳调和,所用之术大多也平和温顺,却又暗藏杀机,关键时刻予以致命一击。”耳侧,重鸾双臂搭在她的椅子上,悠悠哉哉,“这一局……小道士应该会赢的吧?”

  “你怎么知道,万一是那男人赢了怎么办?这么武断就不怕一会儿打脸?”

  “这本宫自然知道。”重鸾嗤笑,“本宫亲自试探过他的底子,以他的本事,恐怕还真敌不过小道士。”

  “……哦。”那可不一定!

  言罢,童话又望向了擂台的方向。

  那边,只见付红葳从腰间抽出了个什么东西,抬手将小道士突然发起的袭击一档,紧接着他在空中打了个圈,落到小道士身后。

  小道士匆忙回身,付红葳却在他回头的瞬间露出个得逞似的微笑,旋即将手中短笛举到嘴边……

  悠扬的笛声伴随着风飘散,婉转起伏的乐声莫名让人心里不舒服。童话顿感头疼地扶额,“我怎么觉得头有点晕?这个笛声……很奇怪…….”

  身旁,帝拂歌一脸淡定:“嗯。”

  童话头疼地往擂台上瞥了一眼,惊诧地发现小道士竟然在抖,双腿仿佛站不稳了似的打颤:“欸,他是怎么——”她话尚未说完便是一顿,紧接着沉声问:“喂,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听她这么一说,帝拂歌与重鸾也微微侧耳。

  “果然!不过……这声音有些奇怪,是什么?”重鸾对上帝拂歌的眼睛,询问。

  童话又听了会儿,随后突然反应过来:“是蛇!而且是很大一批的蛇!还在一百里之外,以极快的速度涌过来……怎么会……难道是?”三人下意识瞟向付红葳,了然。

  “挺厉害的嘛,小道士没戏了。”重鸾耸耸肩,顺势往椅子上一靠。

  “此人究竟是何来历,你查过了么?”帝拂歌问他。

  “没有。那时哪顾得上他啊?一看就是小角色,本宫才没那个心情!”

  闻言,帝拂歌轻叹一声,随即对青玄使了个眼色,青玄会意,点点头后快速离去。

  做完这些,他转过脸来,嘴角带着些许笑意凝视童话:“你耳力挺不错啊!以前本座怎么没发现?”

  童话干笑:“呵呵呵,一般一般。不比你们的好使,呵呵。”

  重鸾默默听她装傻充愣,笑笑不置一词。

  擂台上,小道士勉强撑住的身体暮然倒下,同一时刻,看台各处爆发出接连成片的惊呼和尖叫:“靠,娘的!哪来这么多蛇?!”

  “啊——蛇!快把它们赶走!”

  “天呐——怎么会有这么多蛇?”

  过了一会儿,有人发现不对劲:“欸,不对啊,这蛇怎么不咬人?还全都往一个方向去了……”

  “欸——说得是啊!有猫腻!”

  前方自然有不少人发现了人群中的骚动。从一开始付红葳吹响笛子开始,就不对劲。莫名其妙的头晕目眩,站起来时甚至都无法稳住脚步。现在又出现了如海浪一般涌过来的蛇……

  这个付红葳,不一般啊。

  缇真道人拉长了脸,出声叫停:“好了,这场比试到此为止!胜出者乃是西域付红葳!”

  他可以拔高了声音,好让所有人都听见,将注意转移到他的身上来。随后他对擂台上的付红葳说道:“这位小兄弟,点到为止。”

  付红葳看他一眼,笑笑,随即就此收手。笛声停止的瞬间,蛇群顿止。紧接着付红葳又吹响了另一首曲子,蛇群原地打转了一会儿,随后像来时一般原路返回。

  当蛇群彻底消失在众人视线中时,付红葳才缓缓放下手中短笛。“承让。”

  缇真即刻命人把小道士扶起来,见一脸苍白面无血色,顿时一口气梗在喉头,语气也微微变得有些僵硬:“承蒙赐教。”

  对面,付红葳微微颔首,旋即步下擂台。

  经过看台时,快速捕捉到童话望过去的目光。他先是一愣,下一刻便瞧见在她身后的重鸾,刹那间他脸色一变。童话面无异色地冲他一笑,后者默默瞥开头,宛若没事人一般快步离开。

  帝拂歌不动声色地将这一幕尽收眼底,脸上不显山不露水,今日仇人相见,两方人还算淡定。

  长达一天的初次比试终于结束,童话拖着疲惫的身躯跟在帝拂歌身后打道回府。

  不得不说,青云阁真是什么生意都做啊!

  整层四楼,全是为了供应帝拂歌这个“昏庸”的主子特意建起来的,全都是各国色香味俱全的美食!

  “靠,你一顿饭就这样丰盛?!好浪费!”以前在国师府怎么没发现他这么挑嘴?

  本着谁给吃的谁就是上帝的原则,童话十分狗腿地小步跑到帝拂歌脚边献媚:“嗷嗷嗷,发现一个人吃饭真的好孤独呢!为了让你在用餐时有一个美好的回忆,就让我陪你吃饭吧?”没等帝拂歌说话,她自问自答:“嗯,好的!”

  帝拂歌:“……”又犯毛病了?

  “童话有什么爱好啊?她在闯江湖之前不都和你在一块儿么?你会不知道?骗谁呢?你别以为你帮我和老头子握手言和了就可以把我当傻子耍啊!我认识你这么久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真面目!”

  “你到底说不说?”

  “啊啊啊,好了好了我说!你先把刀挪开!呼——她没什么特别嗜好,就是比较喜欢美食而已……”

  沈一辞的话言犹在耳,想到这里他不禁笑起来,望向她的眼神也慢慢变得柔和:若是早以此法诱惑她,是否她就不会走了?呵,这倒是个把人留下的好法子!沈一辞总算还有点实际的用处。

  两人和谐地用过晚膳,童话借口出去消食,跐溜一下跑得没影。帝拂歌无奈,只得让白羽暗中跟着,以免出什么意外。

  白羽:“为什么不明着跟着她?”

  “她不喜欢有人跟着。”

  “……”主子不是属下泼冷水,而是属下真看不出来她对你有意思啊!!!你这样牺牲自己的属下去讨好一个不喜欢你的姑娘真的合适吗?

  “等着本座请你出去么?”

  凉凉的声音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顿时气势就弱了下去:“是……”

  什么叫冤家路窄?这就是了!

  万万没想到,出来遛个弯儿都能碰见他们……这运气可以买彩票了,说不定还能召唤神龙……

  “哟,这是要上哪儿啊?”付红蕤直截了当地堵住她,细长的眼睛向上勾起。

  童话侧头看了眼默不作声的付红葳,心道:找茬?

  5酷.匠}网首发-$

  “你想干什么?”她开门见山地挑明,“该不会是想找个没人的小角落把我给做了吧?”

  对方道:“来打个赌吧,若你能打赢我,本小姐可以大发慈悲放你一马。怎么,你不敢吗?”她借着身高优势俯视她。

  童话无语腹诽:真是低级的挑衅!

  “行吧。若是我赢了,从今以后,你!”她指向付红葳,“还有你!从今以后见了我,绕道走!同理,我输了也一样。”

  “再加一条!”付红蕤得意一笑,“你输了,就给本小姐下跪,并且大叫三声姑奶奶!”

  童话挑眉,下大赌注了啊?既然如此,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姐姐不给你点颜色瞧瞧还真当大爷我是软柿子呢?“成交!只不过,到时付姑娘可别哭着鼻子赖账啊。”

  “哼!本小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行,上哪儿比啊?”

  闻言,付红葳笑道,抬手指了条路:“请随我们来。”

  匆忙赶来的白羽恰好见到童话跟着人离开青云阁,心头一动,随后邪笑着紧跟上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