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也不尽然。”

  “什么意思?”

  帝拂歌看了屋子里其他人一眼,随后众人识相退出去。

  “我刚才还在想,江湖上所谓的‘得玄墨令者可号天下’,是不是就是你放出风声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帮你找出玄墨令,集齐了所有玄墨令之后呢?你又打算怎么办?”童话见他都把人支使开了,于是开门见山。

  “你说对了,确实是我做的。但是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希望你记住,是因为你。”他眼中沉沉,认真的模样让她心头一颤,眼神下意识避开。

  “玄墨令确实有其特有的神秘力量,只要掌握了其中奥秘,哪怕手上只有一块玄墨令,也能够颠覆天下。”他顿了顿,随后又开口说道:“不过……虽然‘得玄墨令者者可号天下’确实是我故意放出来的消息。但并不指望别人替我找寻其余玄墨令。”

  “摇光、开阳、玉衡、天权、天玑、天璇以及天枢,北斗七星阵势排列……”

  在他说完之前,童话忍不住出生打断:“北斗七星?”

  “对。我知道,你并非凡人,也清楚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我可以明白告诉你,摇光,现在就在我的手上,但是!你完全可以信任我……”

  “什么?!你——”童话大叫。

  “等等,你听我把话说完——”

  童话没心思听他罗嗦,没好气地打断他的话:“不是,你拿了我摇光不告诉我还跟我说我可以相信你,诶,这话说出来你自己信吗?!”

  对方认真点头:“信。”

  “……”童话没办法了,“好吧,你把摇光给我我就相信你。”

  话音刚落,帝拂歌拿着摇光就放到她眼下:“给你。”

  “……”

  “可以相信我了吗?”

  “……嗯……那我要问一个问题,你刚开始,为什么不说?到现在才告诉我?如果你一直不说的话,我就一辈子蒙在鼓里了不是吗?”

  “所以才要告诉你。”不想你以后和我在一起都是被蒙在鼓里的茫然。

  童话一愣,没理解他这话的意思:“等等,你这说得模棱两可的,我不太明白……”

  “不明白没关系,等日后慢慢地你就清楚了。”

  “哈啊?”

  前面说到武林大会由缇真道人在平湖山庄举行,大楚元封三年九月二十三这日,各路英雄侠客齐聚绥江平湖山庄,共襄武林盛事。

  童话一早爬起来,跟着帝拂歌到平湖山庄。穿越之后唯一一件压在心头上的大事得以解决之后,她心情瞬间轻快起来,做什么都没了顾忌。但此刻她还是收敛了些,毕竟在外,她依旧是凌霄阁阁主的随行下属。

  虽然离“宁踏欢事件”一有些日子,但还是当下街谈巷议不可或缺的热点话题,一路走来不知道听了多少闲言碎语。

  “对了,沈一辞那家伙最近还好吧?好像有些日子没看见他了。”自从那日大败宁踏欢之后,他就不见了,到现在都没出现。她想,应该是去芒山找璇玑子了吧?

  “芒山路途遥远,他回来尚且需要些时日。”

  “哦。”果然是去芒山了。

  她正想着,远处边传来一声惊喜的喊声:“嘿!童话!”

  她一愣,纳闷着,四下找寻时,头顶上帝拂歌的声音响起来,透出淡淡的不悦:“你速度倒是快。”

  “有热闹看当然要快马加鞭了!你说是吧,童话?”他嬉皮笑脸地望着她,“欸,话说回来,我刚好像听见你们在谈论我?该不会是你们想我了吧?”

  童话黑线:“凑不要脸!”

  帝拂歌冷哼:“自作多情。”

  Hv最p、新章z/节%s上酷!匠网

  沈一辞抹了一把被口水喷了的一脸:“不对啊,怎么我才不在这么几天,你们变得这么亲近了?”明明童话是从帝拂歌身边逃离的不是么?这下重落魔掌咋一点也不着急?

  童话送了他一脚:“……滚你丫的!”

  沈一辞:“……”

  “走吧。”帝拂歌无声地看了眼童话,随后冷着脸抬脚进了平湖山庄。

  沈一辞看他脸色有些不对,手肘捅捅她:“喂喂喂,他这是怎么了?看上去心情不太好啊。”

  童话也是莫名其妙:“我哪儿知道?刚刚还好好的。”

  “是不是你又惹他不痛快了?”

  “卧槽!明明就是从你一出现他脸色就不好看了好不好?你看他面具下面嘴角下拉的样子,还有周身散发的暗黑气场,分明就是看你不爽啊!”

  “屁!明摆着他是因为你才不高兴的嘛!没想到你是这种人,一遇上这种事情就让我背黑锅,哼!看透你了!”说罢,头也不回地走了。

  童话风中凌乱:我去,怎么又是我的错了?!

  这场武林大会举办得声势浩大,聚在一起的绿林好汉三五成群,各自代表各自的势力和相互结交的帮派,泾渭分明。

  童话捏了块糕点,心道:缇真道人弄得这样热闹,恐怕一定程度上也是心理上的慰藉吧?如果这样都不能把群众热情调动起来,那这场武林大会怕是要不了了之了。

  大会现场分为擂台与看台两部分。擂台背靠平湖而建,三面环绕着看台。虽说江湖不比朝堂,但也讲究等级。但凡在江湖上稍有地位的,都安排了座位。

  同理,座椅也分三六九等。

  托帝拂歌的福,童话赖着他随行下属的身份,也捞了个离擂台近的地方。

  而且安排的糕点也很好吃~O(∩_∩)O~~“嘿~”她正吃着,身后的座位上突然冒出来一个脑袋,她一口桂花糕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帝拂歌递过来一杯水喝下才好了些。“喂!重鸾你干什么?!”

  “诶诶~你反应这么大干什么?”重鸾不以为意地摆摆手,道:“好久不见了,你就这样招呼老朋友?太不够意思了!好歹我们也曾出生入死过。”

  “……”谁踏马要和你出生入死?!

  这会儿,擂台上缇真道人正说着话:“……承蒙各位抬爱,在下不胜荣幸……既如此,那就不废话了,开始吧。”他朝下面的人点点头,随后便从擂台上缓步走下来。

  武林盟主的选举自然不是打打擂台那么简单。参与比武的人,出了武功、内力的考量以外,还需充分考虑到参与者自身素质。其中包括对事对人的应变能力以及个人品德。

  当然,具体怎么个考察法童话不知道,但是武林威望也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衡量指标。

  头一天上场的都是些不足为惧的小人物,资质平平,没什么看头。童话看得眼晕,最后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桌上的小糕点上,以至于一上午过去,她没有丝毫的饥饿感,眼睁睁看着重鸾和沈一辞将丰盛的午餐消灭干净。〒_〒午间休息过后,大会按时开始。

  经过一上午轮番斗下来,还剩一些武功不俗的几个人,其中不乏女子。

  “只凭借比武,真的靠谱?万一选出个满肚子花花肠子,成天想着灭绝武林的人怎么办?”她单手支着下巴问。

  “他们自然会把这个问题考虑在内,若非贤明在外,并且无犯下大奸大恶之事,众人都认可的,哪那么容易登上武林至尊?”帝拂歌回答道。

  她一想,也是,啧,武林盟主哪是随随便便就能当上的?不过这些都与她无关~左右是凑个热闹。

  她又捏了块糕点,刚咬下一口边听见人群中传来一声惊呼:“啊!这姑娘好厉害!”

  “对啊,一招制敌!”

  “欸,你知道是哪个门派的么?怎么从来没见过?按理说,身手这样出色的,应该不会默默无名才对。”

  付红蕤傲气回头,一字不落地把那些人说的话都听了进去,旋即一笑:她付红蕤可不是默默无名之辈!总有一天她定会让所有人都知道她的名字!

  想到这里,她不禁挺了挺胸膛,朝着倒地的男子拱手道:“承让了。”

  说罢便下了擂台。

  因为位置关系,她一下擂台,必然会经过童话他们的位置。待她走近,童话心头一动: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女子应该是付红蕤吧?啧啧,才几天不见,武功大有长进啊!果然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她对身后的重鸾使了个眼色,示意他附耳过来,随后以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喂,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天,碰到的两个西域人么?”她偷偷指了指付红蕤离去的方向,“你还记得她吧?”

  闻言,重鸾循着她指的方向望过去,随后眉头微微皱起:“我说这人怎么看起来这么讨人嫌呢,原来是‘故人’啊。”

  “冤家路窄。”她看了眼付红蕤……趾高气昂的,确实挺让人不爽的。

  “呵,凭他们也算本宫的冤家?”

  “……”

  许是才大胜对手的原因,付红蕤显得骄傲十足,目不斜视,因而没有注意到这边曾经一度让她大打出手的重鸾和童话。

  待她下去之后,擂台上紧接着上去一个男人。童话眯眼望了望,兴致一下就来了:“哟,这下有好戏了诶,兄妹俩一起打擂,不知道最后是鹿死谁手啊。”

  帝拂歌淡淡出声提醒她:“按照编制,他们俩不会有决一胜负的机会。”

  “……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