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阴魂不散(四)

  战斗不可避免,不需要多余的言语,众人已经和宁踏欢缠斗在一起。

  童话识相地从失去理智的人群中退出来,远离刀光剑影,和帝拂歌、重鸾等人连成一线。

  “奇怪,按照你的说法,宁踏欢被抛之荒野之后,应该是被人领养了才对,可是怎么没听说收养他的,究竟是何门何派?重点是,他的武功竟如此高强!”童话闪过飞来的断剑,一边问帝拂歌。

  “从他出招的路数看来……”重鸾接过话头,沉吟一声,“本宫也没法确知这到底是哪儿来的招式。”

  沈一辞黑脸:“你这和没说有什么区别?”

  重鸾白他一眼:“本宫又没说本宫知道。”说罢,他正欲转回视线,思绪却转了个弯,饶有兴致地盯着他,笑道:“哟,今儿的脸色怎的这样不好?啥事儿不痛快啊?说出来让本宫乐呵乐呵。”

  沈一辞:“……明知故问。”之所以让那些人事先潜伏在周围草丛、树梢里,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目的就是让他看看宁踏欢的下场,间接告诉他不要再执迷不悟、将璇玑子熟视无睹了是么?

  真是有劳了!

  祥和静谧的后院俨然已成为厮杀的战场,小径两侧的枯叶被鲜血浸染。风吹过时,便是浓烈得令人作呕的血腥之气。童话不禁皱眉。短短一刻钟时间,人已死伤过半。剩下的是江湖上名声不弱的御庭教的人,以及几个因胆怯而握着刀在原地吓得发抖的落魄之人。

  此刻,宁踏欢已杀红了眼,嘴角挂着嗜血的笑意,让人不寒而栗。在他对面的人不免被他震慑得倒退几步,已然没了先前斗志昂扬的模样,惊恐慢慢爬上他们的脸颊。

  见此情景,宁踏欢更加肆意大笑起来:“哈哈哈,我早就告诉过你们,不怕死的,就上!就凭你们,还不是我的对手!”

  缇真还在苦苦支撑着。他望了帝拂歌等人的方向一眼,道:“几位难道不打算出手么?若是让这家伙乘我等筋疲力尽之时逃走,无异于放虎归山姑息养奸,这对各位也没有什么好处!”

  说话间,他手臂上被宁踏欢划出了一道大口子,顿时血流如注。

  御庭教众人大喊:“师父!”

  “师父——”

  “啊——你这个魔头!我要杀了你!”说着,发了狠地抬手朝宁踏欢刺过去!“你去死吧!”

  “哼,不自量力!”

  他话音刚落,男子就被他一道强劲的内力甩了出去,身体直直撞上湖心亭的柱子,随后便滑落下来坠入湖中。苍白的岩石柱面上留下一条狰狞的血迹。

  见了血光,宁踏欢宛如发狂一般,眼神里尽是凶狠。

  “这样,本座倒是想看看你究竟有何本事了。”帝拂歌不再隔岸观火,一个飞身上去,抬手间就将缇真等人以内力拂开,“别挡道!”

  随后他稳稳落到地面上。

  童话注意到,当帝拂歌出手的那一刻起,宁踏欢的脸上就绽放出异样的光芒,眼底的兴奋彻彻底底被挑起。

  “你终于出手了。我还在想,你究竟要看你多久的热闹才愿与我一战。”宁踏欢收了手,眼神中好似燃起烈焰。

  帝拂歌语气平淡:“不是人人都能做本座的对手。”

  童话:所以你想说“你该引以为傲了”是吗?果然是一如既往的狂妄自大目中无人!

  对面的宁踏欢不仅没有发怒,反而一笑:“照你这么说,我倒是荣幸之至了。那么,还废话什么?”话音一落,就摆起了进攻的阵势,转眼间剑拔弩张。

  重鸾不紧不慢、好整以暇地作壁上观,甚至让檀心搬来一张椅子,大有看一场大戏的阵势:“啊,有点意思。”

  沈一辞和童话默然,心底暗自鄙视了一会儿就不再理他。

  说实话,她从未见过帝拂歌出手,以这样认真的姿态,尽管还是面无表情从容不迫,但她知道,这人上心了。她也很好奇,他真正的实力究竟如何。

  帝拂歌抽出藏在腰间的软剑,缓缓将剑锋对上宁踏欢的眉心。宁踏欢轻笑一声,随便选了柄打落在地的剑握在手心。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心照不宣地直击对方的弱势,企图从中找出命门。

  “现在还是相互试探的阶段,一来一去遮遮掩掩,能不能痛快点?!”重鸾悠哉地在叶南枝清理出来的一片空地上纳凉,一边不悦地指手画脚。

  童话:“……”你话要不要这么多?

  那边,帝拂歌率先展开攻势。他手上的剑宛如活了一般,被他挥舞着在空中划出数十道光影,速度快得让人只能看到些许影子。

  童话吃惊地揉揉眼睛,惊骇地发现那把剑竟然发出了淡淡白光,周身还萦绕着薄薄的一层烟雾!

  他……究竟是什么来历?

  她状似无意地瞥了眼重鸾,发现他的脸上并无异样,似乎并没察觉到那柄剑的奇特之处一般。

  这种情况下只能说明,那异象只有她以及它的主人帝拂歌才能看得到。也就是说,帝拂歌和她一样,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神秘力量么?也难怪,帝拂歌也是能够掌控玄墨令之人。

  她只顾着自己深思,全然未注意沈一辞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皱着眉头望着帝拂歌手里的剑……

  “砰!”石破天惊的响声将她的思绪拉回来。目光望过去的瞬间,她愣住了。漫天扬起的尘土中,帝拂歌负手而立,随风拂起的衣摆在空中交叠、变换,形成各种不规律的形状。

  童话遥望着他,面具下一定仍旧是淡淡的表情,看不出任何情绪。他微垂眼睑,以一种看待蝼蚁一般的目光看着宁踏欢。

  “咳咳咳……咳咳……”宁踏欢捂着口鼻,一只手拂去眼前呛人的尘土,“咳咳……呵呵,凌霄阁阁主果然是名不虚传。”

  他勉强支撑着剑站起来:“一招虚无就使我败北至此,真是强大得可怕。”

  帝拂歌好像一点也不知道谦虚:“打败你,这就够了。”

  “你还真是时时刻刻不忘记打击对手啊。”宁踏欢无奈一笑,随后抬起一双兴奋尚未褪去的眼睛,“不过,你以为我就这样到此为止了?”

  他还尚未说完,头顶的天空之中突然出现几个白衣罩身之人,头顶上带着斗笠,层层白纱因风而动。

  “你们是谁?”

  “承蒙凌霄阁主赐教,在下代少主多谢阁下的不吝赐教,待他日再与阁下一战!”领头的白衣人朝他拱拱手,随即便将勉强支撑的宁踏欢带走了。转眼间消失在茫茫水天相接之间。

  童话惊叹一声:“我天,那些是什么人啊?一下子就不见了。”好玄幻……瞬间移动吗是?

  “这些人步法奇特,不像是中原人。”帝拂歌把剑收起来,抬脚往他们的方向走过来。他看向重鸾:“看出些什么出来了么?”

  重鸾轻笑一声站起来,整整弄乱了的衣衫:“你说的是你还是那些来历不明的人?唔……他们是什么底细我不知道,但是你……下次能不能换个招使?那招虚无我都看腻了,就不能有点新意?”

  说到后半句重鸾就气急败坏。

  帝拂歌无视他的无故牢骚,道:“本座早就说过,对什么人,用什么招数。对你也一样。”

  童话一听,忽然想起他临了对宁踏欢说的那句:“打败你,这就够了。”

  “……”这种傲视群雄的感觉……莫名觉得很帅……

  重鸾黑脸:“……”

  “早日回去吧。当年师叔也不想造成如今的局面。”他将视线朝沈一辞望过去,道:“这些年来他心里也不好受,愧疚与歉意与日俱增。若是可以,还是希望你能够尝试着去接受。”

  闻言,沈一辞低头沉默,脸上写满了悲伤。

  童话:原来他俩也认识……

  帝拂歌无心关心他的情绪,原本这些事情也与他无关,不过是看在师叔的份上才插手。“热闹看够了,走吧。”最后一句显然是对童话说的。

  童话闷闷“哦”了一声,紧跟上他的步伐。

  由于宁踏欢惹出的这么一出,武林大会被暂时搁置下来,众人只得暂时休整一番,待过了几日才重新将武林大会的事宜再次提起。

  因为原武林盟主本就是假冒的,于是众人陷入群龙无首的状态。在争吵了一夜之后,最终一致决定由御庭教的缇真道人来主持武林大会,而地点仍旧设在平湖山庄。

  至于为何不让重鸾或帝拂歌来掌管此事,只因为有人说了句:“重华宫亦正亦邪,且重鸾这人太过阴晴不定,到时恐怕请神容易送神难。至于凌霄阁那位……估计会扔出一句‘与我何干?’”

  因此,众人只得作罢。

  末了只能退而求其次,让缇真道人挑了这大梁。

  童话听到青玄带来的这些消息,不免忍俊不禁地笑起来:“哈哈哈,缇真道人好可怜,就这么变成了备胎哈哈哈……唔,他的内心一定是五味杂陈啊哈哈哈……”

  青玄:“……”

  “哈哈哈,说不准呢!或许他早就在心里杀了主上好几遍了哈哈哈……”白羽难以抑制地大笑。整个人倒在童话身上。“妹子,你真对我胃口!”

  青云阁附属于凌霄阁,乃是凌霄阁众多产业之一,负责商业运转。

  青玄、白羽是帝拂歌身边的两个得力下属,只不过白羽负责处理江湖上的事务,而青玄则是负责帝拂歌的安全。

  帝拂歌前来找她时,顺带把白羽带上了,为了随时掌握她的消息。

  对此童话表示深深怀疑:帝拂歌现身江湖的目的就是亲自来找她?开什么玩笑!

  说曹操曹操到。

  外边帝拂歌推门而入,看到白羽整个人都挂在童话身上的时候,眉头一皱:“白羽!”

  突然被点名的白羽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庄严肃穆地应声:“属下在!”

  “站好!”帝拂歌走到桌子后面坐下。

  “是!”

  童话:“……”

  }Y酷{匠#b网永久z免费看R小^说

  帝拂歌冷眼剜他,随后将一圆形铜盘往桌上一扔,直视童话的眼睛:“这是宁踏欢藏起来的玄墨令——开阳。”

  金属与木质桌面碰撞发出的“哐当”一声,让童话心头一跳。她默默望了开阳一眼,许久之后才说出一句:“你就是为了找这个才出现在这里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