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阴魂不散(三)

  隐匿于云层中的太阳终于破云而出,成片的大束光线投射下来,碧青色的水波都泛上了亮闪闪的光,一圈一圈地拍打岸边。

  小厮战战兢兢在后头跟着,垂着的头一直不敢抬起:“再、再多的,小的就、就不清楚了……”

  宁踏欢负手前行,抬眸看了眼渐渐消散为无形的阴云,嘴角勾起带着森森寒意的笑容:“凌霄子和那个叫童话的女子当真进了青云阁就没出来过?你可是看清楚了?”

  小厮重重点头,为了增加自己话语的准确性,他字字句句斩钉截铁:“是!小的不会看错的!”

  “宁少庄主既然对本座如此好奇,何不亲自问?派小厮来查探消息,暗中盯着青云阁,未免也太小家子气了。”

  帝拂歌人未到而声先至,带着些许疾风的声音划破长空。宁踏欢毫不意外地回头,看见远处他已轻飘飘地落在湖心亭翘起的飞檐之上。早就知道小小的眼线根本无法躲过这人的眼睛,今日出现倒也是意料之内。“本座倒是不知道,堂堂平湖山庄少庄主居然也会做这等偷鸡摸狗鸡鸣狗盗之事。”

  宁踏欢不慌不忙,微微一转头对上他望过来的视线,当下就放低姿态,笑道:“阁下误会了。晚辈只是对江湖上众口一词的英明神武的凌霄阁主很是好奇而已,并无冒犯之意,若阁下有什么不满的话,还请不要怪罪。”

  帝拂歌好不领情:“明人不说暗话,本座不喜欢拐弯抹角。”

  宁踏欢微微一愣,面上装出一副夸张的震惊表情,惺惺作态的眼底展现出茫然无知:“在下没能听懂阁下的意思,还望凌霄阁主指点一二。”

  “意思就是让你少装蒜!”童话突然出现在他身后,双臂环抱胸前,冷笑,“宁少庄主真是下得好大一盘棋。”

  一前一后,他们二人便形成将宁踏欢包围起来的局面。宁踏欢微微眯起了眼睛,脸上的笑容不退:“你们这是何意?”谦谦君子的伪装仍旧没有褪下,童话远远地看着他,觉得这人真是太过可怕了,表面看上去谦谦君子,背后则是杀人不眨眼的变态,所用之法更是无所不用其极,顿时一丝凉意顿时爬上脊背,令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其实你就是幕后真凶,既然有胆子做,现在怎么又不承认?”她道。

  “真的不打算在把话说清楚些么?在下当真不明白。”宁踏欢仍旧笑着。

  童话简直要气急败坏:“还在这儿装?你自己心里清楚得很。”她徒然变脸,“死去的人,你总该要负起责任!”

  “负责?开什么玩笑?童姑娘,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哦,否则在下可不会看在你是凌霄阁的人的份上放你一马。”他目光阴冷地对她警告,丝毫不在意帝拂歌就在现场。可他下一刻就将视线望向帝拂歌的方向,装着痛心的模样说道:“在下只是派了个奴才去打听打听阁下的情况而已,好在阁下有需要的时候能帮上一把,没想到得来的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啊。”

  闻言,帝拂歌只是冷笑一声,随即在宁踏欢的另一侧,叶南枝拎着被捆绑起来的宁梁,跟丢沙包似的丢到他面前,旋即重鸾抬起下巴,不可一世:“你以为没有充分的证据,我们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捅破窗户纸?”

  顷刻之间宁踏欢眉宇间突然燃起了愤怒,他怒不可遏地瞪大眼睛盯着在地上拼命打滚的宁梁,双眼直要喷出火来。

  这样似曾相识的表情,宁梁不是第一次见。就在前两天的晚上,也就是宁老庄主的寿宴那晚,他清楚地看到自己这个“儿子”就是以这样的表情,残忍地杀害了卧鸿庵与少林寺的尼姑与和尚,仇恨与快意在他脸上交织,顿时狰狞可怖。

  突然,宁踏欢仰天长笑,短瞬间就抛开了伪装:“啊哈哈哈,我还以为你们几个之中,没几个聪明的,没想到还是有长眼睛的嘛!”他蓦地转头,眼神在将他团团围住的几人中转了几圈,狞笑:“是我做的又如何?那也是他们活该!他们命该如此!世间在没有比他们更罪恶的了,说白了,我这也是在保卫人间正道,你们不感激我倒是和那些人沆瀣一气,简直不知所谓!”

  “我看不知所谓的是你吧?亲手杀死自己生身父母,并且将怒意牵连他人,谋害无辜人命的人,才应该从这世界上消失!”童话道。

  她话音刚落,宁踏欢便瞪视过来:“你怎知那些人没有犯下罪过?他们身为出家人,不守清规戒律,珠胎暗结后可曾想到自己也是罪大恶极?生下来不负责教养,而是将其抛到荒郊野岭任他自生自灭时,可曾想到自己罪恶滔天?这样的人也只得你们替他讨回公道么?”

  “但也罪不至死。”暗处,沈一辞阴沉着脸走出来,目光沉沉地说道。他望了眼童话,又看看帝拂歌,随后僵着脸直视宁踏欢。“世道有多脏,那也轮不到你来肃清。”

  他意有所指,其中意味深长,童话没能真正体味出来就听见帝拂歌打断他,说道:“元悟方丈和净慈师太若是还在世,听见这席话,应该也不会再留着你了。”

  “呵?现在不是他们不留我,而是我不放过他们!啊,大概会后悔当初不应该把我生下来吧?”他说着说着就忽然笑起来,“呵呵,所以说,这一切都是他们自找的!”

  几近疯狂的笑声回荡在众人耳边,重鸾露出“这人没救了的”表情,对童话说道:“他是不是疯了?简直无可救药!”

  “那晚玄墨令根本就没有丢失,这只是你设下的局,惟有如此,宁梁——哦不对,准确说来他并不是宁梁。”

  帝拂歌飞身落到地面上,看了眼躺在地上挣扎的宁梁,接着说:“真正的宁梁早在五年前啊就已意外身亡,所用手法与你谋害卧鸿、少林一致,都是死于浮屠梦中。而这位,恐怕就是你找来冒充宁梁的走狗。”

  叶南枝得到重鸾的示意,上前将那人的面具揭下,顿时,一张隐藏在薄如蝉翼的面具之下的脸瞬间暴露无余。“宁梁”已呆愣住,张着嘴巴不知该作何反应。

  “玄墨令一出,便可号令天下。若是玄墨令丢了,众人自然不可能置之不理,所以也就有了将所有人扣留下来的理由和借口,一切也都顺理成章。只不过你大概不会想到,并非所有人都很好糊弄,比如成东君。

  “于是你顺势栽赃嫁祸,成东君就这样成了你的替死鬼,皆大欢喜。只不过,期间出现了些意外,才使你周密的计划泡汤。”

  “啪啪啪!”宁踏欢不禁给他鼓掌,“如此精彩的一番推理,在下佩服!”他兀自笑了一会儿,做出一副完全无所谓且不在乎的神态,问:“所以你们打算把我怎么办呢?抽筋剥骨凌迟处死五马分尸还是像打桩子一样把我打入深坑?”

  见他们没有回答,他又笑了笑:“啊不行呢!你们还不知道玄墨令的下落,怎么能杀我呢?对吧?”

  “识相的就快把玄墨令交出来!兴许我们还会饶你一命!”电光火石只见,一旁的草丛中、树梢上以及弄堂里倏地跳出来几个人,无不拿剑指着他,语气凶恶。

  “哦?原来早就已经在这儿设下埋伏了?你们还真是煞费心机。”宁踏欢望着帝拂歌,语气平淡:“若是我不给呢?”

  不等帝拂歌回答,早已将他们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的武林人士,就率先拔剑冲上来:“那就休怪我等不客气了!”

  刀光剑影间,寒光乍现,顷刻间鲜血染透中衣渗出来,一滴滴翻滚到地上。利刃拔出时,人的身上被挖开一个口子,顿时如泉水般涌出血液。

  鲜红的液体飞溅到宁踏欢的脸上,他先是愣了一愣,随后便浮现轻蔑的神情:“就凭你还想替我挡剑?滚!”

  小厮被人扔出去时死生不明,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坠落到地面上。扬起的尘土中,童话再不见他动弹过一下。

  “你太残忍了!”那人握着剑,受惊地后退几步,眼神中不知所措与不可思议相交织。

  宁踏欢弹弹身上的灰,抬起染上笑意的黑眸:“我残忍么?杀死他的,可是你啊这位兄台。”

  “是他自己冲上来的,不自量力,怨不得旁人。”那人突然受了刺激一样发了恨,二话不说就举着剑朝宁踏欢刺过去。

  宁踏欢灵巧地闪过,一边进行言语上的攻击,不断激怒他:“想杀我恐怕没那么容易!欸——你往哪儿刺呢?我在这儿!呵。”

  他冷笑着。只有匹夫之勇的蠢货!

  !最V}新R章b节_上●酷匠网

  那人被他耍得团团转,最终气急败坏地把手中的剑狠命一摔,赤手空拳上去招呼。

  没了兵器的人更加不是他的对手,几招过后被打趴在地上。宁踏欢脚踩着他的背,冷血无情的口吻高高在上:“剑客没了剑,你还凭什么争斗?愚蠢!”

  说罢,飞起一脚踹到那人脑门上,顿时鲜血四溅!

  那人惨叫了一声便不动弹了。只有一只手还在本能地抽搐。

  “孽造够了吧,宁踏欢?”缇真缓缓从人群中走出来。宁踏欢看了他一眼,讥讽一笑:“又来一个道貌岸然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