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阴魂不散(二)

  回到房间时已经将近子时,重鸾疲惫地坐下来,檀心在他身后给他揉着太阳穴。

  “宫主,南枝回来了。”檀心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脸色,看到他并无异样后就松了口气。

  重鸾眼也没睁,轻轻地嗯了一声就让叶南枝进来。

  “主子,”叶南枝面色凝重,檀心见了,眉心微蹙。“沈一辞和成东君的关系不简单。”说着,他便将手里抓着的一叠纸交给重鸾。

  重鸾微掀了掀眼皮,道:“说。”

  闻言,叶南枝只好把手收回来:“属下回去了一趟,可是连丹鹤都没法查出成东君的来历,只能去凌霄阁碰碰运气。不曾想凌霄阁阁主正好在绥江城,于是命白羽着手调查了一番。成东君在江湖上名气不大,据说是靠着一身巫术行走江湖的,但其真实身份却不得而知。原以为只能够查到这里,谁知道凌霄阁阁主竟然找到了当年沈一辞和成东君一同在江湖上出现的证据。顺藤摸瓜,从沈一辞身上下手就简单得多。”

  重鸾听得有些不耐:“说重点。”

  “是,”叶南枝点点头,“二十五年前,璇玑子曾下过芒山,据凌霄阁所提供的线索来看,沈一辞大概就是他与一落魄的青楼女子春风一度后得来的一子,可那时璇玑子原是下山找寻他的师兄,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也是没想到。至于沈一辞的存在,也是他十年之后才通过他人之口知道的。他原想接沈一辞回去,可惜那小子从小性子就倔得很,不仅不愿意跟他回去,还放火想要烧死他。璇玑子没办法才让成东君跟在他身边保护。”

  听到这里,重鸾讥笑一声:“没想到身为出家之人的璇玑子竟也曾犯过门规。”

  “只不过令人费解的是,”叶南枝接下去说道,“沈一辞先前一直都和成东君在一块儿,只是在临近武林大会时才分道扬镳……”想起之前沈一辞与成东君两人装作毫不相识的样子,猜疑道:“莫非他们也对玄墨令有所企图?”

  檀心忽然想起当日青云阁内,沈一辞一板一眼地说重鸾不配拿玄墨令,心里顿时来气:“凭他也配肖想玄墨令?笑话!”

  “得玄墨令者可号天下,谁人不想拥有?”重鸾将檀心的手拂开,起身走到书桌后坐下,“除了这些,就没从那变态那里多打听出什么消息来么?”

  叶南枝垂下头:“没有。”

  重鸾看他一眼,道:“罢了,凭你也不能从他那儿讨到什么便宜。”他挥挥手示意两人退下,檀心与叶南枝对视一眼,什么也没说就下去了。

  墨色的天空仿佛被人用一层幕布遮蔽,一丝星光也不见。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帝拂歌燃起摆放在一边的灯笼,对她催促道:“你还在磨叽什么?”

  仗着对方看不见她的表情,童话狠狠地翻了个白眼——大晚上的不睡觉跑到这个停放尸体的地方来,他是有病吗?先前回青云阁竟然只是为了掩人耳目?╰_╯他只是存心耍她玩儿的吧?一定是为了报复她偷(划掉!)拿他东西去典当的事情!

  小气鬼神经病!

  她又暗地里咒骂他。

  也不知道他是否知晓了她心里的小九九,伸手就拿起边上的木棍捅了下她后背:“你晚上不想休息了是不是?在不快些就在这里呆到天亮!”

  呵、呵,要呆你呆!“我知道了啦!你话很多欸!”说完这句话,童话就敛了神色,双手在胸前合十。

  她闭上眼睛,把所有的精神力都集中起来。片刻后缓缓抬头,双脚逐渐离地。忽的,她张开手,像是费力地将两手分开一般,脸上出现了痛苦的表情。随即她大喝一声,周身便猛然笼罩上了一团强烈的光芒!

  淡金色的强光无比刺眼,帝拂歌先是不禁眯起了眼睛,接着只能抬手遮挡住眼睛,他甚至是感受到了一股热烈的温度朝他席卷而来,顾不得自己,视线还停留在她的身上。

  片刻后童话身上的光圈淡淡隐去,虚脱一般坠落下来。在身体接触到地面时,帝拂歌稳稳地将人接住,顺势拢入怀中。

  “情况怎么样?”低头望着她问。童话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满头的汗让她很是难受,她拉了拉衣服,好让自己舒服些:“差不多了。能召唤过来的都已经过来了,一会儿你就能看到……”

  琥珀色的眼睛微睁着,满脸疲惫地靠在他怀里。帝拂歌看了她一会儿,眼底情绪不明。他眼神黯了黯,凉凉的声音从滚动的喉头里冒出来:“你休息好了么?快起来。”

  这么一听,童话不乐意了:“喂!有你这么过河拆桥的么?你知道把那些……仙逝之人的魂魄完整地召唤回来,有多困难么?要不是姐姐我天资聪颖骨骼清奇灵力超群,哪儿这么快得手啊!”她想了想,还是选了“仙逝”一词来表明对死者的尊重!

  帝拂歌嘴角一抽,毫不客气地把人从他身上拽下来,全然无视某人上蹿下跳叽叽喳喳。“我看你精神得很呐。”他凉凉的眼神扫过来,童话立马焉菜。

  “啊好了好了,你看,出来了!”她突然指着空气中浮现出的人形,夸张地叫起来。

  帝拂歌瞥她一眼后就不再看她,目光望向在他面前好奇探手的“鬼”说道:“收起你的爪子。”

  对面的“鬼”显然被他吓了一跳,猛地缩了手。目光骇然地看向童话,抱怨:“这人怎么这么凶?”

  “……”童话幽幽地回头,看见对方依旧一脸冷傲,脑门上滑下三根黑线:“明明是你有事儿要求人家,还摆什么脸色?”

  “本座是在为他们讨回公道。”

  童话:“……”算了,现在不是纠结这种问题的时候。

  “你们还记得是谁杀害你们的么?”说这话时,童话并无太大把握,按理来说,人死后必将忘却前尘往事,随之而来的是就是前世乃至千百年前的回忆。当然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好在他们死去的时间不算长们应该多多少少记得一些关于凶手的信息。

  小尼姑摇摇头:“记不清了。”

  停满尸体的房间里,顷刻之间浮现了数十个有形无实体的人影,漂浮在空中,一脸迷茫。

  童话看着他们宛如孩子一般的纯洁眼神,小心脏有些承受不住——这场面怎么看怎么诡异啊!

  “那些,怎么可能忘得了?就是下辈子,也不会忘记。”突然,一道声音幽幽地传过来:“乘老衲现在还没忘记,就告诉你们吧。”

  童话循声望过去,认到他正是在密道内没了气息的少林方丈。

  原来,宁老庄主大寿那夜,他们不仅仅是被下了迷药,而且还中了无色无味的媚毒。当意识沉睡之时,身体却如烈火烧身一般滚烫。在睡梦中挣扎着想要逃离,却最终锁在浮屠梦的桎梏里,最终死在了那烈火之下。其中也有内力深厚之人能冲破迷药的禁锢,从沉睡中醒来,但是面对的是更加残忍的虐杀。

  凶手几乎是将人拖到院子里,飞舞的刀光剑影将他们身上炙热的血液染上白墙,即使痛苦地扶墙呻吟也不能唤醒凶手残留的仁慈。

  难怪,难怪那卧榻上的和尚在死后也会有那样令人惊骇的生理反应。

  似乎凶手十分享受他们受虐时脸上浮现的表情,快感、痛苦、渴求,所有人性的弱点都暴露无遗。

  等院子里的人血液流干以后再将尸体拖拽回屋子里。“死后意识脱离之时,我甚至感到……感到身体被贯穿……而我已经感受不到痛了……反而……反而有一种纾解的感觉……”

  她不知道这话出自谁之口,但她却顿时觉得恶心和恐怖——凶手还有恋尸癖?

  帝拂歌也是皱紧了眉头:“敢问方丈可还记得,凶手的模样?”

  yi酷Te匠网f永久"y免7费看!‘小说.

  元悟轻叹一声。道:“……不知道,老衲……只能回想起这些了。”他说得有些遗憾,言语中隐约藏着歉意。“多谢二位的好心,只是,我等已是魂归西天之人,不敢奢求能沉冤昭雪,只要江湖别再起祸端就好。”

  “方丈果真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帝拂歌紧紧盯着他,然而元悟也只是一味摇头:“确实是记不起了。”

  闻言,帝拂歌也不在强求。他看了眼童话,朝她点了下头。童话即刻会意,问:“问完了?”

  “我已经知道了想要的答案。”他道。

  于是童话点点头,扬手一拂,转瞬间聚集在一起的魂魄便烟消云散。

  “他们之后会去哪里?”

  “每个世界都有它的规则,生命的轮回亦是如此。无论是受苦或是受难,天堂或地狱,成佛或是化魔,都是定数,也是命运。”她转头望他,下一秒就是嬉皮笑脸:“哟,这不是你教我的吗?诶诶诶,你别走啊,等一下我啦!”

  瞬间,帝拂歌僵着的表情有些破裂。他冷着脸甩袖:“……”

  “哈哈哈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