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阴魂不散(一)

  当重鸾等人赶到时,成东君已被人用铁链脚铐抓了起来,浑身上下都被牢牢的捆绑住。见此,重鸾青筋都要暴起了:“你们谁来和本宫解释一下,现在是怎么个情况?”

  他突然的到来,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人群中,宁梁面容带笑地走出来:“有劳重宫主为凶手之事奔波,不过……我们已经抓到凶手了。”

  重鸾顿觉好笑,指着嘴巴被破抹布堵上的成东君问:“你们说的不会就是他吧?啊哈哈哈,简直贻笑大方!”

  童话和沈一辞脚程没他快,落后了一步才到。远远的,听到了重鸾放肆的笑声。

  “你说什么——”

  “你们做了什么?”沈一辞不顾众人的阻拦,快速冲上去。童话只感觉像是一道风猛地刮过,一转眼沈一辞已经在成东君的身旁。“谁告诉你们他是凶手的?”他急得双眼微微发红,一边费力地想要解开成东君山上的枷锁,“该死!”他不得已用随身带的细铁丝撬开一把把锁,“娘的,钥匙在哪儿?”

  成东君:“……”臭小子!不知道先把我嘴里的破抹布拿走吗?缺心眼儿不是!

  童话已经看呆了,惊诧走上前:他……是认识成东君的么?怎么从来没说过?而且还装着不认识的样子……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你是不是也参与了杀害卧鸿庵和少林两大门派的事?”宁梁二话不说就上来质问,眼底隐藏着些许快意之色。忽然,他眼神往重鸾的方向瞟了一眼,随即喝道:“仅仅你们两个恐怕还做不到,”倏地,他将剑锋一转,直直对着重鸾,“重宫主是否要解释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呢?”

  众人已然被突转的态势弄懵了,纷纷睁大了眼睛。

  现在已经不是争论沈一辞何时认识成东君的时候,童话冷笑一声,现在都怀疑到他们身上了,这还能忍?“宁庄主这话说得未免也太过可笑了?敢问可有何确切的证据么?没有的话,还是不要捕风捉影的好。”

  “哼,你不过是重鸾的一个下属罢了,有什么资格质问我?”说完这番话,他似乎心情缓和了不少,“证据自然是有的,否则怎敢出手捉拿?”

  童话气急:卧槽!姐姐我什么时候是重鸾的下属了?胡说什么八道!

  此时,沈一辞已经将成东君从束缚中解救出来。“证据?什么证据?拿出来看看啊!”童话从未见过他如此可怕的表情,仿佛下一秒怒火就会如火山一样喷发,顷刻间一切都会灰飞烟灭。

  宁梁也是明显愣了,但随即回过神来:“证据就是这个!我们已经在他房间里找到了他犯罪的证据!”说完举起手里一直握着的、用黄色纸张包起来的东西,面向着众人,“为什么整个山庄里只有他闻出了客房里浅浅的迷香味儿?若不是他本来就有这玩意儿,他会知道?”

  成东君顿觉可笑:“宁庄主真会说笑,仅仅因为我有浮屠梦就武断地认定我是凶手了?我还说在座的各位手上都带有兵器呢,是不是你们就都是凶手了?简直荒谬!”

  宁梁怒视他:“你这是狡辩!大家还和他多说什么废话?赶快连同他的同谋一起抓起来吧!”

  话音刚落,在他身后的拥护者立即二话不说地冲上去。眼看剑气就要划破他们的皮肤时,忽然间所有人都停了下来,紧接着是一阵刀剑断裂的声音。

  “啊——”

  “怎么回事?剑怎么断了?”

  “是谁?”

  在众人不明所以的惊诧中,重鸾缓缓露出一抹笑容:“果然还是来了啊。”

  最新|章节…上P酷匠uo网cJ

  “谁?”童话问。

  不需要他回答,天空中传来的男声就说明了一切:“宁庄主此举恐怕不合适吧?”低沉的声线隐隐喑哑,带着浑厚的内力进入到每个人的耳膜。

  耳边不断回响着不能再耳熟的声音和说话时清冷又带着高傲的口吻,不容抗拒的语气令她心里一颤。

  帝拂歌这家伙……他怎么会在这里?阴魂不散么?

  不会是她的幻觉吧?

  黑暗中,周围竟亮起了点点火光,像是每个人手上都举着火把一般。黄色火光与黑色相融合的模糊光线中,一下又一下的脚步声宛如都踏在了她的心上。童话不禁屏住了呼吸,几乎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首先是黑色衣角落入眼底,随后颀长的身影走出来,挺拔的身躯有些眼熟。最终视线落在那人的脸上。

  童话:“……”带着个面具就以为我认不出你了么?帝拂歌你丫的真是阴魂不散啊!

  已经有人将他认出来了:“凌霄阁阁主,不知到我平湖山庄有何贵干?还有,阁下此举,乃是何意?是要与我各大门派的人作对么?”

  帝拂歌低低笑了声,道:“宁庄主说笑了。以平湖山庄的实力,在下怎敢以蝼蚁之姿螳臂当车?”明显的讽刺意味,宁梁想当做没听到都难。只见他眉毛倒竖,冷声说道:“若阁下是来捣乱的,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以和为贵啊宁庄主。”他语重心长地说,“对了,有件事在下要提醒庄主一下,那个女人,”他突然指向童话的方向,接着用带有警告意味的口气说:“那个女人,是在下的人,麻烦宁庄主不要搞错了。”

  旋即,他望向童话轻斥:“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过来!”

  事已至此,童话只能配合他:“……哦。”凶什么凶,哼!

  “呵,你那么凶做什么?会吓到人家的知不知道?懂不懂怜香惜玉?”重鸾早已知道他会来,此刻没有一丝惊讶,口吻里尽是熟稔,“人姑娘这几天过得逍遥自在,要不是因为你,她完全可以过自由的生活。”

  冰冷如冰华的面具后的眼睛,发出两道如鹰一般令人不寒而栗的冷光:“自由?跟着你回重华宫么?”

  童话黑线。他连这都知道了,究竟是在她身边蛰伏多久了?竟然关键时候才出现……到底想干嘛?还有,听他们说话的口气,这俩人是早就认识了吧?居然早之前就已狼狈为奸了?这段时间两方竟然一丝风声也不露,重鸾还跟他仇家似的恶语相向,连她都信了!这俩阴谋家!

  等等,重鸾口中想要夺取开阳的人,该不会就是帝拂歌吧?

  该死!敢情这些时日她都被人家的眼线盯着呢,跑来跑去还是跑到对方眼皮子底下了,白跑了!

  那头,重鸾被他说得有些心虚地摸摸鼻子,随后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四十五度角望天。

  帝拂歌低头看了眼她,道:“下次再偷偷落跑,本座就加倍利息。”

  他轻飘飘扔出的几个字宛如再次将童话的如意算盘打碎:“什么?不行!我的债款已经还完了!两清了!两清知道不?就是你我互不相欠了!”

  闻言,帝拂歌斜睨她:“你是不是忘了出府前,把我值钱的东西都偷出去典当,当盘缠用了?”

  “……”卧槽她怎么忘了还有这茬?!百密一疏前功尽弃啊!“好吧,我错了。”嗯,她是俊杰,识时务,能屈能伸!

  宁梁没兴趣听他们的叙旧,不耐烦地打断:“所以阁下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听言,帝拂歌才正式将视线落在他身上,淡淡道:“成东君并非凶手,真正的凶手还在逍遥法外。难道诸位想任由他在暗处嘲笑你们么?姑息养奸可不是正确的选择。”

  “哼,你又有什么证据证明人不是他杀的?”

  “证据没有……不过,人那么多,他一个人杀得过来么?即使浮屠梦药力了得,也不至于元悟师父也毫无招架之力吧?相信各位都是聪明人,断不会因为他一个人识得浮屠梦就断定成东君是幕后黑手吧?”

  “话虽如此,但他的嫌疑还是无法洗清。”缇真一甩拂尘,说道。

  “两天。还有两天的时间,两日后便是武林大会。在武林大会之前,在下定然将真正的疑凶抓到,并且找到失踪的玄墨令,如何?到时,你们可得把人给放了。”

  闻言,众人皆是一愣。宁梁微微怔了怔,随后慢慢地笑了:“这样也不是不可以,只要阁下到时候可别交不出人和东西才好。”他就不信短短两天的时间,他不仅能够抓到凶手,还能找到“失踪”的玄墨令!

  “这个就不必宁庄主操心了。”说完,他就带着童话离开这个令人作呕的地方。

  回去的路上,童话一直都默默跟在帝拂歌身后。“你是不是打我离开国师府那天起就一直盯着我了?也就是说我其实一直都在你的眼皮子底下,却还以为自己已经逃离了你的掌控?”

  帝拂歌否认摇头:“不。当我拿到你的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

  “……”尼玛,这有什么区别吗?!

  帝拂歌似乎一眼看穿了她的心思:“自然有区别。说明你已经脱离我的视线之内,而我也只是在三天后才重新掌握了你的一举一动而已。”

  童话怒:“那你还想怎么样?”

  “至少从你逃离的那一刻起就该清楚所有的动向。”

  她无语:“那你干脆直接抓我回去好啦,还整那些有的没的作甚啊?有病吗?哦哦对,我忘了你是神经病,是我的错。”

  帝拂歌无视她的牢骚:“既然你想玩儿就让你玩玩儿好了,左右本座也是该到江湖上看看了。”说罢,他戳了下童话的脑门:“你该以此感到荣幸了,若不是一路上有本座帮衬着,你以为你能安然无恙到今日?”

  “你还说呢!其实你和重鸾早就认识,是你让他来接近我的,还有!你那什么凌霄阁阁主是怎么回事?这些你都没说过!”

  “你别说这么难听,他帮我还不是为了他自己。”他拉着她朝前走,“剩下的回头再告诉你,先跟上。”

  童话:“喂!你等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