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江湖(十)

  关于凶手的讨论最终以宁梁拂袖而去而不欢而散,只仍下一句“这事两日后老夫自然会给个交代!”

  午间众人用过膳后一致决定将斜红院里的死尸移出来,至于是否通知各大门派……

  “我主张暂时先隐而不发。若这时告知卧鸿和少林,恐怕江湖就要陷入大乱了。”成东君如是说。

  这话得到大伙儿的一致认同,于是先行将所有死者的尸体搬运出来,并妥贴停放好。

  “现在有以下几个疑点,”重鸾背靠着椅子,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第一,斜红院里的头发。根据死者都是光头的出家人的事实断定,这应该是凶手或是帮凶留下的。也许就在他们打斗间不小心扯下的。第二,死者都是出家人,是否凶手与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或是卧鸿庵或是少林,这点我们不得而知。第三,元悟大师是如何到那间密道里去的?凶手转移还是他自发走进,从而被诱杀?”他顿了下,“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既然已经有了迷香,为何还能在院子里的白墙上为何一夜之间变为血墙?”

  童话将他说的都一一罗列出来,一边说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如今被困在这里,又出不去,总不能束手待毙吧?”

  “束手待毙?呵,小宝贝儿,在本宫的世界里是没有这个词的!”重鸾冲她笑着眨眨眼睛,调戏地勾了下她的下巴,“求求本宫,本宫定保你此身无虞。”

  童话斜眼看了眼某人停留的手指头,没好气道:“把你的爪子挪开!”

  “……”

  沈一辞故意咳了一声,将他们的注意力转移过来:“所以你们认为我们下一步该如何?”

  …更YZ新5最)W快上酷;N匠&m网

  童话道:“还是静观其变吧。”

  “以不变应万变是不错,可敌在暗我在明,有些措施还是要做做的。”重鸾道,“成东君此人来历可疑……”他默了会儿,沉声就对身后的叶南枝吩咐道:“南枝,你暗中查一下此人底细,务必要查得一清二楚!”

  “是!”叶南枝应声退下。

  闻言,沈一辞的脸色微变,但随即不动声色地低下了头,做出正在思考的模样,以至于另外两个人都没有发现。

  随后重鸾将目光转回来:“凶手的目的无法确知,我们能够做到的也很有限,接下来,我想还是到案发地再仔细查看一番。”

  “可是山庄内外都布满了宁梁安排好的守卫不是么?平湖山庄的防御应该不会差吧?叶南枝他出得去么?”童话不免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听言,重鸾只轻轻笑笑,道:“若是连那几个小杂碎都搞不定,把他也不用在我身边呆着了。我身边不养闲人。”

  “……哦……”

  “不过你要是跟了我,养你一个闲人也是可以的。”

  “……”童话默默从他身边挪开,“不用了谢谢。”

  斜红已经被当作重要案发现场保护起来,日夜有人轮班守护。

  “凶手很有可能会再次到这里来,麻烦宁庄主派人保护下这个院子。哦,宁庄主该不会因为自己有重大嫌疑而不尽心尽力吧?唉,别放在心上,我们都是愿意相信你的。”当他们到斜红院里提取尸体时,重鸾曾这么对宁梁说道。

  宁梁简直气得七窍生烟,面色发青,咬牙切齿说道:“重宫主你想多了!”

  于是某人蹬鼻子上脸,满意地点头:“嗯,最好是这样,否则我们这些人可都是不干的。”

  一句话刺激得宁梁加强了原来两倍的守卫人员,没一刻钟巡逻一次。使得他们今夜进入斜红院的难度大大增加。

  瑟瑟冷风中,斜红院没有一丝人气,沉寂得像是关着幽灵的城堡,门口、墙下以及小径上巡逻、看守的护卫就是它的哨兵。

  童话躲在草丛里望着被保护得不透一丝风的斜红院,忍不住对重鸾低声埋怨:“都是你,没事多什么嘴?现在好了,我们都进不去了!”

  重鸾倒是很淡定:“怕什么?山人自有妙计!你等着!”说着,招招手让檀心过来,低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后,檀心点点头离开。

  没多久斜红院里传来一阵阵叫喊声:“有人!是谁?出来!”

  “快!快!你们往哪儿去!抓住他!”

  远远的,童话明显看到斜红院里一片烛火乱晃,耳边隐隐传来刀剑碰撞的声音。顿时,她明白了重鸾所说的方法是什么了。她一头黑线的望着他:“这就是你说的办法?”她怎么就觉得这人很靠谱呢?一定是和沈一辞呆久了被拉低了智商的缘故!(沈一辞:这尼玛干爷屁事?!)

  重鸾不耐烦地摆摆手,看见所有侍卫都往一个方向跑去时,拉着童话飞身就跃进了斜红院:“方法管用就行了,哪儿来那么多废话?”

  “……”重点是你这样做难道不会吸引更多人的注意么?

  然而早已为时已晚。她也只能心下叹了一声:不管了,到时候再说吧。

  经过一整天的搬运,斜红院里所有的尸体都已清理干净。因为现场太过血腥,所以大部分地方还是按照原来的位置摆放着,没人敢多碰一下。

  他们不敢点太亮的灯,怕被人发现。

  借助微弱的烛火,他们一行三人艰难地才到达第一间房间。

  重鸾背过身将门关上,随即就点亮了屋子里的油灯。童话阻拦不及,只得问他:“为什么把灯点起来?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对方用看白痴的眼神看她:“光不够亮怎么查?你会夜视还是怎么着?放心,我让檀心将护卫引到成东君那里去了,应该能拖一会儿。”他绕过挡在身前的童话,补充道,“而且现在除了凶手也没人敢到这里来了。”

  “……”好吧,是她想多了。不过这样坑成东君真的合适吗?

  重鸾没多给她时间思考,招招手让她过去。“你还记得志静和尚身上的伤口么?”他手指着死相最惨的志静所躺的软榻,问道。

  童话仔细回想了下当天的清醒,道:“我记得那种伤口像是被某种锋利的刀剑造成的,伤口很深。”而且他还是被人摆成一种极为羞耻的姿势斜靠着,下身被人掰开,中间是一淌干涸了的液体。一手握着俨然**的下体,另一只手则像是探向了后穴的位置……不行!再想下去完饭都要吐出来了!

  已经有些许恶心泛上来,她别扭地转过头去,发现身侧的沈一辞表情呆滞,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前面发呆。童话纳了闷,这才猛然回想起来,自从决定了要到案发现场再看看的时候,他的表情似乎就不太对了?乃至一直都不再说话?

  真的已经胆小到这种境界了么?囧~“喂,你还好吧?要不要出去透透气?”作为同伴,她表示了些许关心问道。

  听到她的说话声,沈一辞这才回过神,摇摇头说:“没事,不用。”说完就一起拿着油灯四处查看起来。

  童话看他走开了,耸耸肩就不再管他。

  那边重鸾听到俩人的谈话,眉头几不可查地微微皱起,随后又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背过身去。

  三个人在查看完一个房间后走出去,刚打开对面一间的房门,迎面就飞过来一道光!

  突如其来的攻击让人躲闪不及,童话没稳住,手里的油灯就被强劲的力道甩飞出去,她自己也被撞到门上,发出“哐”的一声巨响。骨头硬生生地磕到门框,疼得她呲牙咧嘴。

  紧接着重鸾和沈一辞一人一个凌厉的掌风,轻易就将躲藏在黑暗中的人逼了出来。“两位请收下留情!”

  重鸾和沈一辞这才住了手。等里边的人缓缓从黑暗中走出来时,小小惊讶了一番。

  重鸾笑看着对方,语气不善:“哟,这不是昨日失踪了的凌霄阁的几只狗么?怎么还躲到这破地方来了?没东西吃了只能在这儿啃啃木头了?”

  沈一辞过去将童话扶起来,之后便听见对方其中的一个人暴跳如雷地说:“你——”

  领头人拦住就要冲上去的人,道:“欸,重宫主在和我等开玩笑,你也要当真么?”说着,他看向重鸾,说:“重宫主不会怀疑这等凶残之事是我等犯下的吧?”

  重鸾冷笑一声:“不是没有可能,毕竟你们有个变态的主子。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

  对方还是一脸的笑:“重宫主可真会开玩笑。”

  “切,谁他娘的和你开玩笑?!”

  他还想争论几句,身后就突然落下来一个人。一转头,檀心已经走到他身边:“主子,事情有变化。”

  重鸾皱着眉听她说完来龙去脉,面色愈加不好看。

  半晌后,重鸾抬起下巴,毫不客气地对那几个人说道:“这笔帐,我会和你们的主子算清楚的。”随后就是一转身,“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