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江湖(八)

  凭欗意的院子不大不小,童话和沈一辞没花多久的时间就把整个院子都走了一遍。最后沈一辞才开始敲门:“有人在吗?”

  童话腹诽:废话!灯都亮着呢!

  不一会儿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沈一辞在看到来人之后,震惊地倒退了好几步,以在童话看来十分浮夸的方式指着重鸾语无伦次:“你你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重鸾挑眉,斜靠着门框,似笑非笑地看他:“本宫怎么就不能在这儿了?”

  沈一辞撇开头,无视他,对着童话说道:“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童话无语地望他,怎么觉得这家伙是傲娇属性的?还莫名幼稚。囧。

  闹了一会儿,重鸾突然沉了脸,严肃地说:“这个庄子不简单,你们自己小心。”

  童话罕见的见他一脸正经,诧异地点点头。

  “宫主!出什么事儿了?”听到动静的叶南枝和檀心也从旁边的两间房间里冲出来,看到童话与沈一辞时略微愣住。他们自觉走到重鸾身边,“宫主。”

  重鸾微微颔首,随后看了眼童话,道:“有什么事明日再说吧。时辰也晚了,早点休息。”旋即转身进了房间。

  回房的路上沈一辞的神情有些恹恹的,单手摸着下巴不知道心里在打什么主意。“真没意思,我先睡了。”他在门洞停下,说完就朝与她相反的方向过去。

  童话轻轻嗯了声,两人分道扬镳。

  一夜无话。

  无边的黑暗是孕育一切罪恶的温床。当晨光从东方冉冉升起时才渐渐隐匿而去,直到黑夜的再度降临。在急剧升温的空气下蒸发、已然泛黄的秋叶上的露水,在升空之后宛如高高在上生杀予夺的神,轻蔑又倨傲的欣赏藏于人体躯壳之内肮脏灵魂的斗争。

  光线从头顶照射下来,穿过疏密的枝桠,形成一道道光柱,透过窗子在地上绘就成斑驳的影子。

  地面反射着刺眼的亮光,让她感觉有些不舒服。

  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喂!童话?你起了没有?“童话烦燥地从凳子上站起来,呼啦一声打开门。沈一辞被她突然的动作吓到了,再看看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好心关心一句:“昨夜没睡好么?”

  童话摇摇头,侧身让过让他进来:“不是,就是醒太早了,睡不着,有些累而已。”

  沈一辞了然:“他们正准备两日之后大会的一应事宜,好像要差不多了吧,想不想去看看?一直呆在屋子里,你也太闷了吧?”

  “对,我就这么闷。”她兀自倒了杯水,本想端给他,想想来是自己喝了算了。

  “刚巧,人都在呢。”重鸾径自坐下,伸手拿了块糕点送进嘴里,“放才南枝来回话,说宁老庄主昨夜病危了至今尚未有转醒的迹象。”

  沈一辞一听,奇怪了:“昨儿不是还好好的么?怎么说病就病了?”

  童话附和点头,明明昨日看到他时还是精神抖擞,今天就病重了?

  “死生由命富贵在天。年纪大了有些病痛也在所难免,说不准明儿人就没了呢。”

  童话:“……”你还在人家家里住着,吃着人家的东西呢,说话能不能留点口德?!

  三人正说话,突然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一声尖叫,撕心裂肺一般。

  他们快速对视一眼,旋即放下手里的糕点,转身就朝声源的方向飞奔过去。

  童话慢二人一步跟在后面,没多久到了西边的一座院落——斜红。

  最近的院子里的人还没赶过来,院子空荡荡的让人心慌。童话心惊肉跳地一步步走进去。白色的墙体已经被鲜血染得面目全非,就像是活生生的人被人从身后一刀割开了喉头一样,喷涌而出的血红液体如喷泉一般浸透,形成惊悚万状的图案。血掌印触目惊心地淌着血,一直流淌到地面与俨然流成溪流的血泊连为一体。

  地上青丝浸没血河,一滩接着一滩。

  低矮的植物群萎靡地摊倒在地,残枝落叶已分不清原本的颜色。沿着血路,在一侧游廊的尽头躺着一个人,一动不动。

  “死了。”重鸾倾身蹲下,将人翻过来,探过鼻息后摇头说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沈一辞弯腰在死人身上掏了掏,不一会儿从那人胸前拿出了个令牌出来。他左右看了看,最后抓起死人身上还没被血染透的衣角擦了擦。重鸾把东西从他手上抢过来前后翻看,片刻后下了结论:“卧鸿庵的人。”他看向院子里散落的几根头发,纳闷,“奇怪,尼姑怎会有头发?”

  他视线一扫,道:“进去看看。”

  和凭欗意的布局不无不同,院落围绕中心庭院而建,遵循五行。

  沈一辞推了推第一扇门,没推开。他回过头:“好像从里面锁住了。”

  重鸾上前一步,飞脚就是一踹,房门应声倒塌。同时,里面突然射出来一阵攻势凌厉的羽箭。童话躲闪不及,被沈一辞护着扑倒在一边。等他们缓过神来时候,身后草坪上已被密密麻麻的羽箭插满。

  重鸾站起来拍拍弄脏了的衣服,看了他二人一眼,道:“快起来。”说着率先走进去。

  “嚇!”

  才一脚跨进去,沈一辞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到了。

  正前方的桌上摆放着个类似盒子之类的东西,开口大开着。重鸾上去调了调,盒子内便发出一卡一卡的声音。“凶手设的机关。”说完这句话便转身查看其他地方。

  屋内的景况简直惨不忍睹。地上乱成一团,看样子之前经过了一场激烈的战斗,桌子椅子被破坏成了碎片,被斩断的地方狰狞一般的的尖锐,上面挂着新鲜的血肉,血还一滴一滴地往下掉。除此之外,空气中还隐隐约约流动着一股妖媚的气味,蠢蠢欲动地钻入鼻孔。童话敏感地捂住口鼻:“这里的味道有些怪异。”

  正前方的榻上横卧着个人。不用看,正常人不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活着。

  死者被人妥当地盖上了被子,童话走上前先开一看:死者面容安详,宛如犹在睡梦之中;身上的道姑服完整地紧贴她的皮肤,双手被缚在没有起伏的胸口。“尸体被人动过。”她道,“人在入睡时不会还穿着外衣。”

  另一边,重鸾抓起一根折断了的棍子,将从房梁上垂下来挡住视线的帷幔撩开。视界内是一片惨淡而血腥。软榻上的人全身赤裸,身上尽是由横流的血液变干后的黑色印记,血肉模糊。手臂、肚子以及大腿处都被锐利之物撕扯出道道口子,里面的肉都翻了出来。

  重鸾皱了皱眉:虽然脸已经看不太清,但是,这不是禅音寺的志静长老么?怎么会在这里?

  沈一辞跟在他后面过来,看到此番场景,捂着嘴巴没恶心地吐出来。

  童话听到里面的动静也赶过来瞧了瞧,当下便倒吸了口冷气:“我去!凶手太变态了吧?”只见那软榻上的僧人以一种极为羞耻的姿势斜靠着,下身被人掰开,中间是一淌干涸了的液体。一手握着俨然挺立的下体,另一只手则像是探向了后穴。

  她强忍着恶心感扭开头,三步并两步地逃离出去,饶是心理素质再强大也受不了这样的视觉冲击。

  相较于那两人,重鸾显然淡定得多。他面不改色地用帷幔将尸体遮盖住,随后走出了这个房间。“去下一间。”

  童话和沈一辞刚在外面呼吸了会儿不怎么浑浊的空气,一回头就听见了他近乎“死审判决”般的话语,不由得脸色一苦。

  童话鄙视他:“你是不是男人?吓成这样?”

  “你是不是女人?怎么没吓晕过去?”

  “……”

  第二间的情况并不比第一间好多少:一推门就是令人作呕的血腥之气,沈一辞人还没进去就捂着口鼻退了回来,单手撑着柱子干呕。

  地上的血迹还未干透,一滩滩连在一起。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七八具尸体,都是一招致命。脖子被人用利器一刀破开,死不瞑目。身上还有其他的刀伤剑伤,深可见骨。一侧的地面还有拖拽的痕迹,像是从外面被人拉到了屋内一般。

  (%看正;t版{。章F0节2上E酷+匠U网U"

  流出的血液不是很多,加上拖拽的痕迹,这显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有了之前的心理准备,童话还算淡定地扫视四周:“血迹从院子里一直到这里,应该是被凶手转移到这里的。”她想起刚进院里看到的血色墙体,心想该不会他们就是在院子里被杀害的吧?否则那一墙的血是怎么回事?

  重鸾只看了一会儿就抬脚走了出去,步向下一个房间。

  童话跟出去看了看,却发现沈一辞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了。她心下疑惑,环顾周围都没有他的身影。

  正奇怪着,却忽然隐约听到断断续续的哭泣声。

  她循声找去,正要通过一个洞门之时,远远地看见了从游廊上过来的沈一辞,手里还拎着个人。“喂,你能不能安静会儿?吵得我头都疼了。”

  她小步快跑过去,问:“你干嘛?”

  沈一辞这才反应过来,指指小厮说道:“刚我在外面休息的时候,恍惚听见有人在哭,于是过去看了看,谁知道就找到了这个家伙。”他个子很高,揪住小厮的领子跟拎什么似的,“他就是一声尖叫把我们引过来的人。”

  童话了然,正想说些什么,身后就响起一阵惊呼:“这里发生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