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江湖(六)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童话换上前一天上街买的一套男装,跟着重鸾到了平湖山庄。

  秋风从远方吹过来,街边树上的叶子随之发出沙沙的声响,童话抬头望望澄澈如洗的天空,视界内没有丝毫的云,仿佛都被清风一吹而散。

  前方重鸾见她没有跟上来,回过身叫她:“看什么呢?快点。”

  她回过神,“哦”了一声跟上。

  平湖山庄老庄主曾也是个英雄,后来在中年之时隐退,一应事务都交与其子宁梁打理。如今他的寿辰自然也是受到众人瞩目,前来送礼的人已经在平湖山庄前排了长长的队伍。

  其实要参加老庄主寿宴不难,除了那些收到请柬的,只要有心送上一份礼,平湖山庄的人自然也不会怠慢,负责管事的会领人进入前厅,到人群中最热闹的地方。好在宁梁早已预备下多余的桌子,也不怕来的人太多而没有位子。

  重鸾才到大门口,里边就迎面出来一个人,笑呵呵地引着他们进去,这让童话不禁怀疑他们是不是早就安排了人在外放哨,一旦看到重鸾的身影就立刻返回上报,所以才能在重鸾出现的第一时间来迎接?

  来人依旧是那日前来送请柬的宁踏欢,他脸上的表情很淡,没有表现出多开心也不显得太过失礼。反倒是宁梁,一路上都挂着笑容,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犬子资历尚浅,来日还劳烦重宫主多加照顾了。”

  重鸾背着手,微微把头倾向一侧:“呵,自古英雄出少年,宁少侠很好,说不定重某将来还需要他来帮我一把呢。”

  闻言,宁梁抚着一撮小胡子仰天大笑:“哈哈哈,重宫主说笑了,犬子哪有这本事。”话虽如此,可他的脸上全都是骄傲的表情。

  重鸾也淡淡地笑了。

  童话不动声色地望了眼他的背影,猜想此刻他的心里一定是这样想的:嗯,对啊,可不是在说笑么。

  处于对话中心人物的宁踏欢,由始至终都不曾说过一句话,静静地跟在宁梁身侧,寸步不离。直到宁梁被管家告知有重要贵客前来,匆匆交代他好好招呼重鸾时,才说了第一句话:“前厅着实太过嘈杂,不如到后院去吧。希望平湖山庄院子里的景色能入得了贵客的眼。”

  重鸾笑笑:“那么,请带路吧。”

  平湖山庄位于绥江中心,是最繁杂与喧嚣的核心地带。围绕着中心湖——平湖而建,虽然偌大的宅子之外就是繁华的街市,但是这里似乎笼罩了隐形的穹顶,将所有世俗的嘈杂都阻隔在外而丝毫不受影响。

  园子里的植物长期经过修剪,乖顺地、服服帖帖地收敛着枝桠,迎着光与风,缠绕着向上生长。

  他们从游廊上下来,抬脚走上铺满鹅卵石的小径。翠绿又微微发黄的草坪被坚硬的石子分割得四分五裂,脚边围着低矮的篱笆,上面爬满了常青藤。

  穿过假山石洞,眼前的景象突然开阔起来。迎面吹来一阵清凉的风,带着湖水的淡淡清香,宛如深山之中的山泉一般给人以清冽之感。

  重鸾面朝着平湖伫立,问:“想必这就是平湖了吧?果然名不虚传,其中景色实乃当世一绝。”

  宁踏欢轻笑一声,道:“重宫主过奖了。再好的景色也终究不过是供人消遣而已。”

  闻言,童话暗自腹诽:能有这么好的地界消遣你也该知足了。

  她视线一转,暮然望见远处湖面与天相接的地方,默默无言地静立着一座湖心亭,宛如守候无边深海的灯塔;又像是沉默中的一座孤岛,自有一番滋味。岸边因风吹拂而扬起腰肢杨柳仿若临湖起舞的舞女,摇曳着,让人不由得内心平和下来。

  宁踏欢循着她的目光望过去,在看到那座湖心亭时笑道:“沁秋亭的风景还算不错,各位可有兴趣一看?”

  重鸾回头冲着童话一笑,却是在对宁踏欢说话:“好。”

  闻言,宁踏欢马上命人准备上茶水点心。

  重鸾在童话身边落座,身后叶南枝与檀心则是静静等候在侧,随时等候差遣。

  “不知道方才宁前辈行色匆地先走一步是为了什么?”重鸾侧头问,“可是贵府的贵客?若果是的话,那还真需要见一见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凌霄阁派了个管事的前来,家父也不好怠慢了。”宁踏欢说着谦虚之词,不显山不露水。

  那边重鸾听了却脸色不大好了起来:“凌霄阁?那个老怪物也要来?呵。”

  他的口气不善,敌意表现得毫不遮掩。童话顿感诧异,凌霄阁她先前是听说过的。凌霄阁阁主姓氏不明,行踪不定,长相不清,来历可疑,但确是当今江湖中最大的信息网、商业大头——凌霄阁的掌舵人。

  也有人说他的武功内力深不可测,惟有重华宫的重鸾能够与之匹敌。

  两人并称江湖双雄。

  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有些不乐意从他人口中听到那人的名字?

  宁踏欢笑了笑,道:“重宫主似乎并不乐意见到他?可若是武林中两大高手会面,那场面一定壮观非常。”

  重鸾脸一黑:“别把他和本宫相提并论。”

  宁踏欢一听他僵硬的口吻,愣了一下,随即抱歉地说道:“晚辈并非有意提起,还望前辈不要见怪。”

  童话默默将这句话解读成:是你自己先问的,不干我事。

  这样想着,自己就先笑起来,拼命捂着嘴巴忍住,可颤抖的肩膀却将她给出卖了。在重鸾送过来一记冷眼之后才收敛了些。

  之后就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没过多久就进来一个小厮,对宁踏欢耳语了一番,只见宁踏欢点了点头,随后对众人说道:“前厅宴会就要开始了,还请诸位随我到前厅去。”

  说完就站起来在前方引路。

  与来时的路不同,为了节省时间,宁踏欢选了最近的一条路过去,当一行人到达前厅时,正是一派和气的景象。

  见到他们,宁梁很快就迎了上来,在他身后是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这位便是重华宫的宫主了。”

  “宁老庄主,幸会。”重鸾简单地打招呼。

  童话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一边打量着眼前的老人:鹤发之下镶着一双发着属于古稀之人的智慧的光芒,看向他人的目光也十分慈祥。

  几个人唠叨地说了几句话,随后各自入座。

  也是在这时候童话是真的了解了重华宫究竟是有多大的影响力。

  重鸾刚出现不久,全场的视线就全都汇聚到他的身上。习惯了低调的童话不得不成为了众人的焦点,瞬间整个人的表情都僵僵的,于是她刻意找了个不显眼的角落坐下来。

  “嘿!”突然,她的后脑被人拍了一下,吓了她一跳。回过头看时发现有人以极快的速度坐到她身旁:“想不到是我吧?”

  “……”童话默默将掉在桌上的肉夹到一边,一边说:“无聊!”

  “那不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嘛!”沈一辞正了正姿势,又道,“你就不好奇从早上到现在我去哪儿了?又是如何混进来的?”

  “跟我有什么关系么?”这人一大早就不见人影,现在又突然出现,只有惊,没有喜。

  “诶,你听说过‘摇光破空,玄墨归位’这句话么?”沈一辞忽然来了这么一句,听得她莫名其妙:“什么意思?”

  “就是啊,玄墨令呢有七块你知道吧?听说上古时期遗失的那一块叫摇光,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就有这句‘摇光破空,玄墨归位’的预言,意思就是说,等那一天摇光重现天下了,其他玄墨令也将随之出现。你看到了,现在聚在这的,大多数都是冲着玄墨令而来。虽然此次的玄墨令并非摇光,但同时说明了一个事情——摇光已现世!”

  童话心中一动,难道说摇光指的就是她的那块摇光?是的,一定是这样没错了!

  “那又怎么样?”她尽量装得不以为意的模样。

  沈一辞半真半假地回答:“啊,谁知道~”

  “……”

  酒宴进行到一半,突然人群中突然喧闹起来。

  童话循声望过去,视界所及之处皆是人头攒动。只听得远远地有人高声喊道:“凌霄阁送上寿比南山珊瑚雕,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请老庄主笑纳——”

  这是今天第二次听到凌霄阁的名字,此刻她也很好奇,这凌霄阁阁主又是什么样的人物?

  紧接着前方人群分作两侧散开,形成了一条长长的通道。随后几个人抬着大红箱子缓缓走来,一步步似乎都踏在人的心上。

  她凝眸望去,在那聚散的人流中,服装各异的人都紧盯着那成排的人,深色各异,其中意味不明。恍惚间可见刀光剑影,或握在手里,或负在背上,或单手提携。有的眉头倒竖凶神恶煞,有的笑里藏刀绵里藏针……

  童话隐隐觉得今日定有什么大事发生,或许只差一个契机,瞬息间便令人猝不及防手忙脚乱惊慌失色。

  凌霄阁的管事在宁梁面前站定,随即手一扬,手下人便将箱子缓缓打开。

  大厅突然间像是被一种奇异的光芒笼罩,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惊叹的表情,眼睛瞪得老大,嘴巴也张得大大的,久久也不见和上。

  与此同时,厅外徒然响起一声大叫:“启禀庄主,不好了!玄墨令失窃了!”

  酷}%匠网正版A首L发l》

  火红的残阳最终被黑暗吞灭,月亮升空后便快速隐匿在厚重的云层里,像是被堵上了唯一的发光口,暗沉的天空压抑得令人窒息。

  青云阁最顶端的一间房门被人从里边打开,男人毫不迟疑地走进去,望着桌后的人,单膝跪地:“回主子,一切都照着原计划进行。”

  “她如何了?”

  “和沈一辞呆一处。”

  那端,男子终于抬起一双黑得发亮的眼睛,嘴角缓缓弯了一个弧度:“很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