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受惊回头,眼前突现一张放大了的脸,条件反射地一缩:“是你?”

  沈一辞一语道破她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你来看武林大会?”

  没等童话点头回应,身旁的重鸾就强行掰过她的脑袋望向自己这里:“好好吃饭。”

  童话:“……”那你能不能好好说话不要动手动脚?

  那厢,沈一辞将重鸾的一系列动作都看在眼里,随即挑眉,自来熟地搬来一个凳子在他们身边坐下来:“既然这么有缘分,不如结个伴吧?刚好我也想去看看武林的盛事。”

  童话一听这话顿觉耳熟,想起来当初重鸾也是这么和她说的。从这一方面说,这俩是不是也算心有灵犀?

  “不行!”重鸾沉着脸将碗里不吃的菜挑出来,一边寒声拒绝。紧皱着的眉头让人看不明白他是因为菜还是因为沈一辞突然的提出的同行提议。

  沈一辞显然是将这个“大美人”给无视了,伸手就把小二叫过来要多加一副碗筷。“我和童话说话,干你什么事?有些人不要自作多情。”

  重鸾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犹如寒冰一般的目光让人背脊发凉。童话循着他眼神望过去的时候还看见沈一辞在不怕死地用眼神挑衅。

  空气中好像有萦绕了无形的电流,噼里啪啦作响。

  “啊好了好了,快点吃啦,再不吃黄花菜都凉啦~”

  ——这种时候为什么是我在拉圆场?边上的那俩都不动弹的吗?o(╯□╰)o公然作对的两人用互相嫌弃的眼神对视,童话插不进去,只能埋头吃饭——打扰人家温情脉脉地对视是没有道德的!:)

  没多久她的两侧分别传来一道冷哼,随即响起动筷的声音——连撒气都这么一致啊……莫名觉得自己是电灯泡。:)

  因为近期就是武林大会,所以每家客栈几乎都是人满为患。在童话开始用餐到吃个半饱的时间内,客栈大堂已经挤到挨肩擦背的地步。

  “喂!怎么又没有客房了?”光着膀子的大汉将腰间的锤子猛地往桌上一放,强劲的力度让童话都能感受到地板传来的震动。

  她循声看过去,人声鼎沸中那人通红的双颊尤为醒目。掌柜的淡淡瞥了眼俨然在桌上砸出了一条裂纹的铁锤,说道:“我在这里开店几十年了,每逢武林盛事都是这种情况,你若是不满,还是打道回府吧。”

  大汉被他刺得一会儿黑脸一会儿白脸,左右围观的看客也频频发出嘲笑似的笑声,最后只能红着脸退了出去。

  “真是龙蛇混杂啊。”童话感叹。

  “可不是嘛!你看那边,”沈一辞的视线越过她的头顶,“那角落里坐着的、穿着道士服的,是息国御庭教的人,为首的是缇真道人……还有那儿!”

  童话循声望过去,左前方的一张圆桌之上摆着各式各样的瓶瓶罐罐,杂乱的堆在一起:“成东君,江湖上有名的……嗯,药师。”

  不知道是不是他们说话的声音太大了,远处留着一小撮胡子的男人突然转过脸朝他们看过来,慌神之间沈一辞匆忙改口,将那句江湖骗子憋了回去。

  童话见他面色怪异,好奇问了句:“怎么了?”

  后者尴尬笑笑:“没什么没什么。”

  童话将信将疑地看他一眼后作罢。

  纵观天下六国,绥江是独一无二的特殊的存在。汇聚了无数江湖人的绥江城,除了是江湖的中心之外,更是核心。大楚人无不对其充满了忌惮与敬畏之心。

  大楚的道泽皇帝更是公然将黑市合法化,为了笼络江湖侠士,甚至开放了绥江城的地域管理,由统一选拔出的武林盟主掌,但却不拥有培育正规藩镇军队的权力,一应事务仍需向朝廷上报。

  对此童话也不得不说一声佩服。封建君主制最不可或缺的就是军权,只有军权牢牢掌握在手里了才能保证专制与集权。

  大楚的国家管理制度究竟如何暂且不谈,且说这厢童话一行人在用过餐后便到了绥江城的拍卖市场。所谓的拍卖市场就是黑市合法化后的产物,唤作商市。

  在这里不分身份的高低贵贱,只有买卖商品价值的高低,在等级森严的国度已是十分难得。

  天刚刚黑下来,夜幕缓缓笼罩在绥江城上空,宛如深不见底的深潭,让人不能够探知一二,却又梦幻般迷人。

  月牙弯勾似的爬上来,周围依稀闪着星星的微弱光芒。

  商市宛如现代的不夜城,灯火通明得有如白昼。街道上早已被人群拥堵住,重鸾心烦地皱眉,二话不说就拉着童话运起轻功朝商市的方向掠去。

  沈一辞落后一步跟上。

  “今夜青云阁有什么好东西么?”

  “听说好像是西域的一些奇珍异宝,不过也不是什么稀奇玩意儿。老子走南闯北,什么东西没见过,依我看啊,估计也不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连兄见多识广,在下佩服。”男子对他拱了拱手,正笑着,哪知道一回头就看见一水灵灵的小姑娘正恶狠狠地瞪他。男子先是垂涎了下她的美貌,接着才慢半拍似的回瞪过去:“小丫头片子,你瞅啥瞅?”说完还扬了扬手里的利器。

  付红葳远远地听见这边的争吵声,拨开人群寻过来,见此情景,心下暗叹一声:“好了阿蕤,这里龙蛇混杂,乱得很,跟在哥哥身边,别走丢了。”

  付红蕤却愣是一动不动,背对他一句话也没说。付红葳担忧地转过去,见她正一脸怒意,心下更是疑惑:“怎么了?”

  ◎H看C正@/版章!节上G酷*匠)网$》

  付红蕤:“他们那些没见识的粗鄙小人居然说我们卖出去的东西一文不值!”

  闻言,付红葳眼神黯了黯,若不是身上盘缠用尽,又倒霉遇上神不知鬼不觉将他们身上银两尽数偷去的小贼,他们又怎会沦落在将家传之物抵押出去的地步?

  说到底终究还是江湖险恶啊!

  他无言地轻叹:“行了,这事儿不宜张扬,我们还是快离开这儿。”

  然而事态总是朝着事与愿违的方向发展:“哟,真是冤家路窄啊。”

  叶南枝从黑中走出来,挑衅的眼神中透着不屑。

  忽然间人群中开始窃窃私语,不知是谁突然惊呼了一声:“啊!那不是重华宫的左掌使吗?怎么重华宫的人会出现在这里?”

  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大殿都陷入混乱的喧嚣中:“你说什么?真的是叶南枝?没搞错吧?重华宫的人不是向来不理凡尘俗世的么?”

  “自然是真的,早些年我曾到过重华宫,远远地看见过叶南枝本人,虽然不比重华宫主美冠天下,但那副容颜也算是惊为天人的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脸色各异,尤以付红葳、付红蕤两人为甚。

  不过很快就有人替他们把问题问了出来:“重华宫是哪门哪派?小弟刚入江湖不久,还望前辈赐教。”

  “你竟然不知道重华宫?现在不知道重华宫的人已经不多了。”男子状似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话语间语重心长,“重华宫也算是江湖上第一大门派,建派已有三百多年,当年可谓是盛极一时。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慢慢地退至众人视线之外,也不顾了俗世纷争。到如今现任重华宫主尤甚。只是不知今日为何突然现身绥江城?难道是……”

  另一个人很快就接过话头:“难道是要重出江湖了?”

  “谁知道呢?”

  ……

  那些人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让远处的叶南枝听得一清二楚。他似乎很满意自己营造出的效果,嘴角微微一勾,笑了。

  再看付红葳等人时表情倨傲。付红葳也很识相,低头拉着他妹妹,趁无人注意时溜出了青云阁。

  叶南枝远远看着他们逃似的身影,嘲讽地笑笑,紧接着上了一侧的楼梯。

  童话掀开帘子的一角,从窗子望下去——下面仍旧是议论纷纷。“没想到会造成这样的轰动。”

  重鸾云淡风轻地坐在桌边,神色淡然地饮了口茶:“那是自然。沉寂多年的重华宫重出江湖,怎能不轰动?”

  沈一辞不屑地“切~”了一声,道:“矫情!”

  重鸾瞥他一眼淡定反击:“不及你,江湖大盗若是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暴露真容,恐怕比之更为空前。到时你就是过街老鼠了吧?”

  沈一辞:“……”

  窗边,童话缓缓放下帘子,用平静的语气掩饰了内心的异样:“所以你选择重出江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为了玄墨令?”

  她没有想到,此次武林大会的筹码便是玄墨令其中的一块——开阳。成功当选武林盟主的人将从上一任武林盟主手里得到开阳。

  此事是否属实无人知晓,只听得一些街谈巷议者说宁梁就是这样放话的。

  她想起帝拂歌也曾说过关于玄墨令的一些微小细节,只是当时来不及深究,所以现在脑子里便只有一团模糊的影子。

  “若是得到玄墨令,便可号令天下群雄。”

  那些人是这么说的。听说上古时期,七块玄墨令分别代表了当时的七大部落,由各自部落长掌管着。据说那是天神所降下的神器,能连通人心与神明,具有无穷无尽的未知力量。

  但是后来发生了一系列变故,其中一块不翼而飞,而其所属的那一部族也随之失踪,当时的人大呼诡异,人人自危。再之后,由部落联合在一起的部落联盟也一夕瓦解,竞相争夺这天下起来。

  之后的千百年里谣言不断传出,那剩下的六块玄墨令皆被奸人所盜,藏匿于家中,束之高阁,期望有一天能够发挥其中力量夺得天下。

  传言太过玄乎,且经不起细究,童话终究是没敢全信。

  此刻又听见关于玄墨令的传闻,心下不免一动。

  这厢,重鸾闻言忽然一顿,抬眼看她时发现她依旧面色与寻常无异,可隐约中却透出不寻常。他将手里的茶盏放回去,直视她道:“是也不是。”

  “什么意思?”

  重鸾耐心解释:“要拿玄墨令的不是我,而是另有他人。”

  如墨的眼眸中似乎传达着某种讯息,可惜她尚不能够领悟:“另有他人?”她思绪忽的一转,“你朋友?”

  他轻轻靠在椅子上,回答道:“呵,敌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