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说你们是不打算放手了?”男子说着不标准的中原话,深深陷下去的眼睛亦表明了他并非中原人。在他身后是具有相同面部特征的男女,一行人加起来不过六个人,都拧紧了眉毛紧盯着与他们对峙的人。饱含怒意的立体的五官看起来并不好相处。

  只是他们这副表情对方并不在乎,反而讽刺地嗤笑,“呵,这是我打到的凭什么让给你?可笑!

  说着,他手上一使劲儿推了男人一把,对方承受不住他突然的动作,愣是倒退了好几步才将身体稳住。这时已经不是怒目而视这么简单了。男人身后的女子忍无可忍地冲上来飞去一脚,却被对方轻易躲过。

  “呵,争不过就要动手了?”他将手上的猎物往后一扔,喊道:“檀心,接着!”

  死透了的兔子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完美的抛物线,在即将落地时被人稳稳接住:“你可别看着有个美人就手下留情哟!”

  突然出现的女子拎起死了的兔子凑到鼻尖闻了闻,好似那已经是被烤熟了的人间美味一般:“在这里打个猎真不容易,满山除了树就是竹子,连只老鼠都看不见,还是你有办法。”

  男子回头露了个骄傲的笑,调笑道:“那是自然!怎么着也不能饿着我的小美人儿啊!”

  两人只顾着打情骂俏,全然将对面几个人的怒火置若罔闻。是可忍孰不可忍,受到对手如此的轻视还能够无动于衷么?

  付红葳拦住又要动手的妹妹,心下早已料到他们根本不是那人的对手,现在有多了个武功尚且不知有多深厚的女子,胜算几乎没有。“两位也知道在这里打个猎不容易,那么,我们平分如何?”

  “开玩笑!我们重华宫的人什么时候沦落到和人平分东西的地步了?说出去我们还混的下去么?”男人忍不住露出了嫌弃的眼神,仔细打量了他们几个人,最终别开了眼——简直不忍直视!

  付红蕤顿时被他的眼神激怒了,眼睛气得红红的。“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哈!”他直接气笑了,“好笑了,这兔子可是我引出来的,又是死在我的手上,我拿走属于我自己的东西,你现在说我欺人太甚?啧,本大人原句奉还给你。”

  檀心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就没了耐心,语气不善地对他说道:“南枝,该走了,宫主还在等我们回去。”

  叶南枝点点头,转身欲走时付红蕤却飞身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喝道:“站住!不许走!”

  檀心冷笑:“不自量力。”与付红葳忽然发出的惊呼声相比,她身体坠落发出的声响变得微不足道。

  叶南枝双鼻环胸看热闹一般看着她的丑态,嘲笑之态尽显。

  “南枝。”头顶上突然出现了一道声音,即使好听如天籁,叶南枝却感觉浑身的血脉都瞬间冰冻住了。他僵着身体回头,“宫、宫主……”

  男人笑了笑,看似和蔼的笑容让人汗毛倒竖:“所以你耽搁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这几个小杂碎?本宫早就说过,从你们在本宫身边那一刻起,万事只能以本宫为首。何时连这些不入流的东西也让本宫等那么久了?”

  两人惊恐跪下:“属下有罪,一时忘了属下的本分,请宫主降罪。”

  酷匠/网◇正版“(首H发、T

  男人轻飘飘地落到地上,手指勾起两人的下巴,“啧啧啧,瞧这脸,吓得这样煞白。本宫又没说要处罚你们。”紧接着他脸色一变,寒声轻喝,“重华宫的弟子,还轮不到异乡人来教训!”

  付红葳等人早已震惊得说不出话,现下被这么一喊,脸上更是羞愧难当。

  付红蕤尤其羞愤,红着脸怒视。然而在看到对方的面容时却是一愣。她还从未见过如此俊美的男子。比她哥哥好看了不止一倍两倍,简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方才的受辱心理竟奇妙地减了几分,“你是谁?”

  苍郁的高大树木直攀着无限向上生长,林间的风从密密麻麻的枝叶中梳过。童话循声而走,在看到眼前这场诡异的画面时不禁疑惑出声:“我靠什么情况?”

  多方视线齐刷刷朝她射过来,童话惊得后退了半步。目光在一群人中来回逡巡,这些人看起来有点凶神恶煞,尤其是最前面的那个男人,抛开“美艳无双”的长相不谈,全身红彤彤的衣裳映衬着的笑脸,让她只想到四个字——笑里藏刀。

  她权衡利弊之后说道:“那啥,你们接着聊,我路过,先走了。”

  说完她转身欲走,身后却有人突然叫住她:“站住。”语气凉凉的,与帝拂歌说话的口吻竟有些相似,让她忍不住按着他说的话停了下来,一动不动。背对着众人,童话暗骂自己没出息,紧接着装作若无其事淡定回头:“什么事?”

  男人上前两步,似笑非笑地打量她:“姑娘孤身一人?那可不太好,这荒山野岭的遍地是野兽,姑娘一个人在这儿恐怕不安全。”

  闻言,童话一愣,“哦。那又怎么样?”

  “不如和我们搭个伴?我的属下也可以保护你。”他又道。

  此话一出,连叶南枝和檀心也愣住了,半天没缓过神来。他们主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和颜悦色了?居然还主动邀请人结伴?

  他们自小进了重华宫就在他身边伺候,重鸾此人看似俊美无双,一双勾魂的眼眸无时不刻不是在笑着的,但是只有他们明白这人究竟有多残忍。他不喜欢杀戮,却有上千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加上一身高深莫测、出神入化的武功,江湖上除了凌霄阁阁主,恐怕无人能够与之较量的了。

  那厢付红蕤已经不耐烦了:“你也是和他们一伙的?”

  童话想也不想就回答:“不是。”

  “是。”

  童话怒了:“你莫名其妙!我又不认识你,哪儿来的一伙?”

  重鸾无视了她的抗议,回了句“很快就认识了”接着便对上付红葳,眼底放出无数冷光:“本宫给你时间考虑,三个数过后如若是再不从本宫面前消失,那么,休怪本宫无情了!”

  他们几个人快速对视一眼交换了眼神,随后付红葳上前说道:“今日之事实乃误会。我们刚进中原没多久,尚且不知中原的规矩,还望各位能给个面子,在下在这里赔罪了。”

  付红蕤万万没想到最后是这样的结局,不甘地拉扯着哥哥的袖子,用外族语言说道:“你为什么放他们走了?我们还饿着呢!而且那只兔子明明就是我们先看到的!”

  闻言,付红葳低头呵斥了她,低声吼道:“他们这些人都来历不清,在不知道对方底细的情况下还硬着头皮上去不是找死么?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先忍忍。”而且那个男人显然不是好惹的人物。

  于是付红蕤只好退到一旁,一脸的委屈与不甘。

  不是那些人的对手,但好歹也不比刚刚突然出现的女人逊色吧?那人看起来很好欺负的样子。于是她把所有的怒火尽数集中在童话的身上。

  远处对于背景墙设定的自己,在察觉到付红蕤看过来的凶恶的目光后不明觉厉。

  她真的是路过的啊!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来灰溜溜地走,像是在等待着时机卷土重来的未来英雄一样。童话她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想法逗笑了,发现周围三个人都在看她,于是忙敛了笑:“那我也走了。”

  “姑娘要去哪儿?”后面的人很快就追上来,“可是要去看看武林大会?”

  “武林大会?”她反问。

  “半个月后就是江湖盛事——武林大会,方才的异乡人想必也是慕名而来。”

  “负责主持的是绥江的平湖山庄,姑娘若不嫌弃,在下可代为领路。”没等她问,重鸾便已全然交代清楚,还揽了个导游的工作。

  童话低头细细想了会儿,之后点头表示同意。既然是游历,那么武林大会这种热闹自然是不能不去的,现在还有人主动说要带她去,虽然对其一无所知,但她也并无让人窥伺觊觎的资本。

  见她答应,重鸾便开始招呼叶南枝赶紧把那只兔子给烤了。几个人围在树下,填饱了肚子才开始上路。

  绥江,顾名思义,因背靠绥江而得名。相传,古时绥江地区曾出现过一个以勇略智谋闻名天下、贤德明达于宇内之人,因此人名唤绥,故而绥江唤作绥江,也就有了如今的绥江城。

  当年绥率领部落里最英勇的成年男子将入侵的北狄驱赶出境,豪气震天,精神也随之一脉相承,如今绥江城也成为天下之中最包容江湖侠客、逍遥浪子的地方。

  现任武林盟主宁梁的平湖山庄是他在中年时修建竣工的,并希望在有生之年将武林盟主之位让与江湖中最出类拔萃之人,带领江湖走向更加繁荣的时代。

  当然这些都是她道听途说的,从重鸾那里,从街头巷仪的谈资那里,是真是假,谁知道?

  不过当进了绥江城门时,她确实是被眼前的景象惊到了。

  与夏国不同,一样的热闹,却是不同的风味。当街摆摊的都是奇装异服的江湖人,举手投足都透着一股浓浓的江湖气。

  “惊讶么?”重鸾低着头对她耳语,“在没有比绥江更能包容这些世人眼中的‘异类’了。”说着就往人群中最密集的方向去了。

  他们到绥江最大的一间客栈住下,四人选择在大堂用餐。童话刚就坐,肩膀上就突然被人从身后拍了一下:“嘿,真巧,又见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