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攻势干脆利落,直击对方面门,然而不等她掌风落下,迎面就扑来一阵迷醉的香气。转瞬间便感觉一阵晕眩,视线中仅剩的一丝光亮也被沉沉黑暗吞没……

  凭借最后的意识,童话想起店小二的告诫,心一狠,抓起身旁放着的发簪刺向了大腿。

  “嘶——”

  “啊!”

  最后一声惨叫显然出自另一个人之口。

  童话抬起没有受伤的一只脚狠狠一踹,童话使的力气十分足,受到一股强大撞击力的物体很快就应声倒地,发出沉闷的响声和沉沉的闷哼。

  小贼也是没想到她还有力气反抗,一下子被她猝不及防的攻击弄得有些发懵。而另一边的童话因为吸入太多的迷香,加上方才一时情急往大腿上扎的那一下,此时双腿已经站不稳了,靠着桌角才勉强稳住身体。

  意识开始涣散。

  突然肩膀上搭上一只手,童话心里大呼糟糕!然而人已经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沈一辞:“……”他没记错的话他只是轻轻拍了她一下的吧?怎么这就晕过去了?刚才不是和采花贼打得很精神么?囧~秉承着好人做到底的精神,沈一辞将人扶到床上躺下,还十分贴心地把未干的头发拨到向外的一侧。当他回身时,原本倒在地上的人已经慢慢爬了起来,呲牙咧嘴地揉着伤患处。

  他看到沈一辞也不惊讶,熟稔地到椅子上坐下:“这小妮子下手真狠!”

  沈一辞看了他一眼,淡淡提醒:“人家还中了你的迷药呢。”

  男人被噎了一下,最终无语地摆了摆手,不耐地道:“得了得了,你别和我说这些有的没的,烦不烦。行了,你可以走了。”他说完眼睛直直盯着已然晕过去的童话,眼底的淫邪不言而喻。

  沈一辞不屑地冷笑一声,站在原地没有动。对方纳了闷,奇怪地看了看他,又看看童话,回想到方才站起身看到的一幕,猥琐一笑:“兄弟,你早说你也看上她了呀,早说了我不就不动她了嘛!行了,看在你我都是贼的份上,让给你了。”

  说完还哥俩好地拍了下他的肩膀,眼睛还在往童话的身上瞄:“不过说真的,兄弟你的眼光不错啊,啧啧,看起来是个尤物,你赚了!”

  沈一辞斜睨他,凉凉的气息从口中喷出来:“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满脑子都是肮脏龌龊思想?”

  贼人一听不爽了,当即翻脸:“喂,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我告诉你,哥这是给你面子,你别给脸不要脸!让开!”

  说完他就要将沈一辞从身前拨开,使了好大的劲儿他也是雷打不动,直勾勾的看他,冷不丁被下出了一身汗。

  抹了一把额头才恍然发现自己的窘迫,于是虚张声势道:“你要再不让开,休怪我不客气了!”

  沈一辞一听,笑了,挑衅:“呵,你要怎么个不客气法?”

  黑暗中他眼底的淡淡讽刺宛如锋芒一般刺痛了他的眼睛,不消半刻便发作了。他瞪大了眼珠子狠命向沈一辞送去一拳,另一只手从下方攻向下盘。

  沈一辞对这弱智的招数嗤之以鼻,两三下把他的攻势尽数瓦解,并且抽出藏在靴子里的匕首抵上了对方的脖颈。

  那人被迫仰起头,目光中露出浓浓恐惧:“好了好了,哥哥刚刚和你闹着玩儿的,兄弟何必动怒?不过兄弟你的功夫相当不错啊……那个,能不能把刀子挪开?哥哥真和这玩意儿不对头啊。”

  沈一辞笑了笑,对他表露出来的恐惧十分满意,手上匕首又挨近了一寸:“你知道谋财的贼和谋色的贼区别在哪儿么?”

  男人只觉得他嘴角挂着的笑容阴冷得可怕,仿佛分分钟就会把他拆之入腹,一根骨头也不吐,只能面露惊恐地摇头:“不、不知道……”

  “我不杀人不害命,你,根本没法和我比。”接着右手一扬一个手刀落下,“今日就让你好好看清楚你多不自量力!”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当眼睑上覆盖了一层柔和的光线时,童话猛地睁开眼睛。烛火不知是被谁点了起来,整个屋子亮堂堂的。

  回想起失去意识前嗅到的香气,她慌忙地查看了下自己的身体_还好,衣服完好无损。

  “放心,你的贞洁还在。”

  头顶上突然冒出来一道声音,她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抬头看时发现那人已经沿着床边坐了下来,笑吟吟地看着她。

  “……”她微微愣了愣,视线越过他落到倒在地上的人身上。墨色的夜行衣在光线下暴露无疑。

  童话重新看向眼前长得颇为俊秀的男人,问:“所以你能告诉我,你们俩,谁是采花贼么?还是……”她的目光突然变得凌厉,“两个都是?”

  沈一辞一脸受伤与震惊,夸张地用手指着她说道:“我怎么可能和那种人是一丘之貉?他怎能和我比?”

  “……”童话黑线,“有什么不一样么?不都是贼?”

  男人立刻从床上跳起来,语气十分不满:“当然有区别了,如果不是我,你现在都已经被他!”他指着地上生死不明的人说道:“玷污了好吗?”接着露出还不快离开了感激我的眼神,俯视着她。

  “……”这傻逼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也许是刚醒过来的原因,童话现在脑子还涨得酸疼。她双手揉着太阳穴,一边挣扎着站起来,“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也就不算是你救了我了。”

  酷+e匠网正版@{首发s/

  沈一辞:“……”

  童话扶着桌沿坐下来,闭着眼睛休息了会儿后才缓缓有了些力气。她越过他,把采花贼的身体翻了一面过来,摘去了那人的面巾:“切,长这么丑还好意思出来采花?人姑娘是被他丑晕的吧?”

  沈一辞一个没忍住,噗的一声笑出来,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噗啊哈哈哈,你说话还挺毒的哈哈哈。”

  “……”这有什么好笑的?难道她不应该骂他几句吗?她探了探贼人的鼻息,发现对方还残留着一口气,若有若无,看来此人的武功你也不弱。这样想着,她站起身拍了拍手,问:“好了,现在该怎么办?”

  沈一辞耸耸肩,无所谓地说:“随你,他想动的是你,反正人就在这儿了,任凭你处置。”

  听他这么一说,童话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那么……听说官府正在通缉的采花贼现在的悬赏有五百两……”

  沈一辞立刻会意,从善如流道:“五五分如何?”

  童话嗤笑:“三七,我七你三。”

  沈一辞咬牙:“四六,你六我四,不能再少了!”

  “成交。”

  看到她得逞似的笑容,沈一辞就知道自己上当了,愤恨咬牙,重重哼了一声背过身去。

  童话见他站在那儿不动弹,伸脚踢了他一下,道:“喂,快点把人绑起来啊!”

  “……”沈一辞认命地找了根绳子来,心里则是暗恨自己不应该多管闲事,以她的性格,定然不会让这小贼如愿得逞。那种迷香的药力他不是不知道,一般说来,正常男人都要晕上个两个时辰,她却在他解决完小贼之后没多久就醒过来了,其身手来历必然绝非凡人。结果搞得自己现在……看在银子的份上就不和你计较了!(谁让你爱钱呢:))

  沈一辞的动作很快,几分钟之后利落地打了个结实有漂亮的结,拍了拍弄脏了的手,道:“可以了。等到天亮就能送到官府去了。”

  童话淡淡地撇了眼,回了个“嗯。”伸手将刚斟好的一杯茶推过去,沈一辞接过来喝了一口:“相逢即是有缘,还不知道姑娘尊姓大名?”他好像已然忘了刚刚满心的愤懑,一开口就跟多年好友似的说道。

  童话笑了笑:“免贵姓童,单名一个话字,童话。”

  沈一辞楞了一下,随即笑了:“在下沈一辞,江湖人称……”

  “大盗柏雁,我知道。”从他与采花贼无异的一身黑色夜行衣就能看出来了。

  “呵,原来我也这么有名了么?”

  “嗯,不比地上的那个,你的赏银才三百两。”

  “……”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一直到东方的太阳升上来,照射得满室通明。童话简单收拾了下就跟着沈一辞把采花贼拎到县衙门口。过程极其繁琐,到了将近正午的时间两个人才领到赏银。

  “喏,这些是你的。”沈一辞带着她到了个不起眼的角落把属于她的那一份银子分给她,“江湖不是小姑娘想的那样简单,你孤身一人,要多加小心,再遇到昨天那样的情况,可不会有那样的好运了。好了,我走了,江湖再见。”

  童话用手掂了掂重量,对他的好意提醒点了点头表示明白,随后转身:“江湖再见。”

  两人坐地分赃后分道扬镳。

  出了平秋镇北上,经过一重山两条河和一片森林,沿着官路直走就是并江城。

  童话随身带的东西不多,尽管路途遥远,走起来也不是很累。

  秋天进入后半段之后的天气说不上有多宜人,但也不算热。她走得有点累了便倚靠在树上的枝干上,喝点水休息。

  这个世界六国并存,互相之间你争我夺明争暗斗,看似平静的波澜下暗潮汹涌,这倒是与中国历史上的乱世有些相似。

  经过这些日子她算是看明白了,有些事情强求不来,如果老天暂时不想让她回去,那么周游世界游历一番也是不错的。

  这样想着,心情也慢慢放松下来。微微调整了下姿势正欲小睡一觉,然而远处一声尖叫彻底将她的瞌睡虫赶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