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江湖(一)

  黑暗中灯火摇曳,明明灭灭中男人的容色仿若仙人。沉静而幽深的眼眸低垂,淡淡的表情上看不出任何心思与情绪。

  青玄默默走上前来就听见他沉声问:“人呢?”

  青玄沉默了片刻,最终把在童话房间里找到的一封写有她字体的书信送到帝拂歌眼前:“属下搜遍了盛京各处,都没有她的影子,回来查看房间时发现了这个。”

  帝拂歌的表情由始至终都是淡淡的,也只有在提到童话时才会有一丝微妙的变化。他伸手将信接过来,横着把封口撕开。

  淡黄色的纸张上爬满了清秀的字体:帝拂歌,不得不说你这人很厉害,在我认识的人当中,论阴险狡诈,足智多谋,恐怕没人是你的对手。不过这也充分证明了他们人格高尚。

  帝拂歌:“……”

  有的时候我真的怀疑那辆马车是不是你自己弄坏的,目的就是为了将我困住。或许是我想多了。我在这里什么都没有,于你而言根本毫无价值,若是那样的话,理由又是什么呢?

  ——你根本不会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大的价值。

  在我家乡,有句话说得特别好——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所以我走了,这段时间多谢你的照顾了(然而并没有)。

  ——并没有?若是没有本座罩着你,你都不知道死在多少人的暗箭下了!

  看在我俩这么久的交情的份上,欠你的银两就不用还了吧?如若有缘,江湖再见。再也不见。

  ——再也不见?想得倒美!

  沾染墨迹的单薄信纸在外力作用下迅速变皱,直至缩成小小一团。

  “她带走些什么东西?”胆敢私自逃走,没点盘缠怎么行。

  “房里所有值钱的小而轻器物都没了。”青玄回答道。

  帝拂歌冷笑一声,随手将纸团一扔,对一直站着听候吩咐的青玄吩咐道:“你去告诉白羽,无论如何,本座要在三天之内知道她的下落。听明白了吗?”

  他等了片刻也没听到青玄的应答,抬头看时他一脸错愕,于是叫了他一声:“青玄!”

  青玄这才确定自己没有听错,立刻领命:“是!”

  童话跟着夏侯景祁的行车队伍北上,到了一个小镇上的客栈后分开,这时她才从夏侯樱的口中得知,这个世界多国并存,划分了不同区域,有着各富特色的风土人情。

  夏国东南方向的小国是南陈,听说一年到头四季如春,潮湿的空气让北方人很不舒服。南陈以巫术闻名,传说那一带曾是上古蛇神的盘局地,南陈人亦称自己是蛇神的后代,并将蛇作为图腾。

  夏国东北方向则是当今世上地界最为广阔的大楚。自诩是秉承天命的唯一有资格一统天下的国度,也是世上最为繁华的国家。

  大楚之北便是北陵。北陵原是属于北狄的草原部落,后来发展壮大为国家。自由在天空翱翔的苍鹰是他们的神明,是信奉鹰的传奇之地。

  夹在大楚与北陵之间的东方小国是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息国虽说所占地盘为六国最小,但却掌握着各国的经济命脉,小到街上的杂货摊子,大到为皇家专供丝帛玉器的商户,都出自息国。因此息国也成为各国最不想惹、也最看不惯的一个。

  与北陵遥遥相对的西方,是文化最繁荣的梁。梁与大楚也十分相近,仅隔着一座芒山。

  之后夏侯樱还提到早在二十年前忽然消失的离天边最近的国度——迦兰。

  听闻迦兰是在一夜之间消失不见的,连唯一能够进入的道路也隐没在漫漫黄沙中,随着席卷着沙的风,一起尘封于逝去的历史中,难再寻得蛛丝马迹。

  平秋镇是楚国南方的一个小镇,虽然不富裕却是一派和气。童话找了家看起来还不错的客栈投宿,一进去就将包袱往桌上一放,颇为豪气地一喊:“小二,一间上房!再给我来点小菜!”

  店小二看到她学着江湖侠客的模样豪迈地往桌上甩了一锭银子,两眼放光,跟见了财神爷似的:“好嘞!客官且坐下稍等,马上就来!”

  %…酷匠/》网首发D

  银两无疑是拿着帝拂歌府里值钱的东西到当铺换来的,足有一千两,她让掌柜的给她几张银票和一些碎银子,便按照之前和夏侯樱的约定,到指定的地点上了她的马车,一路畅通无阻地出了夏国的国界。

  不一会儿先上了茶点,童话自斟了一碗,大口大口地灌下去。从与夏侯景祁分道扬镳的那个镇子到这里,她足足走了有一天,没有任何代替步行的交通工具。

  说起来夏侯景祁这人也不是一般的小气!她揉着酸痛的脚踝与肩膀暗自腹诽。

  天渐渐黑下来,客栈里燃起了点点灯火,客人也慢慢多了起来,熙熙攘攘的。周围的桌子已经坐满了人,乍看之下,满室之内竟只有她一个女子,每个人都在偷偷用一种难以名状的眼神打量她,伴随着指指点点。

  童话轻叹一声,看来有必要以后换上男装出门了,否则天天这样被人看着还怎么活?

  半晌后饭菜陆续被端上桌,投向她这边的眼神终于转向桌面,言谈间也换了话题与谈资,童话不由得松了口气。

  “你听说了么?前段时间南陈突破了夏国的榆关,打进去了!”

  “真的假的?胡说的吧?榆关地势险要,哪有那么轻易被攻破的?要真那么容易,夏国早就是陈国的囊中之物了。”那人明摆着不相信。

  “嗨,这还能有假?这事儿都传遍六国了!”

  “好,那你倒是说说那后来如何了?南陈取下夏国了?呵,我可没听说夏国城池尽归南陈了。”

  “那倒是没有。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原本都要进一步拿下夏国一座城池的陈军,竟然突然鸣金收兵了!不到一天时间已后退五百里。随后就是议和了,夏国刚登基的皇帝割了九座城,南陈虚情假意地道了个歉,之后就退兵了。你说奇不奇怪?照我说应该一鼓作气直捣盛京皇宫,把夏国皇帝从龙椅上拽下来,那样才威风!”

  “南陈与盛京相去甚远,就算他想打,军队粮草也要足够才行。”另一个人插嘴说。

  “这些都不算什么,你们知道那夏国刚登基的皇帝是谁么?”另一侧正吃酒的大汗神秘兮兮地问道。

  周围的人倒也是很给面子,问了句“是谁?”接着那人往前移了移凳子,道:“那人不是皇子皇孙,更不是位高权重的王公大臣,而是手握十几万大军的上将军!据说是夏国皇帝禅让过去的,我看八成是假冒圣旨的。”

  ——上将军?符子徯?

  虽然童话一直都看似认真吃着自己盘里的菜,但从一开始他们在南陈攻打进夏国的时候,耳朵就不由自主地竖起来,将对话一字不落地听了进去。

  没想到她离开短短几天,夏国就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不过符子徯竟然成了夏国新主倒是不怎么让她感到吃惊。回想起那夜他与帝拂歌的夜谈,只能说他是蓄谋已久,更何况其中得到了帝拂歌的助力而事半功倍。

  那边谈话还在继续。

  “……说不定就是因为他的雄才伟略得到了夏国皇帝的赏识,所以才一步登天的呢……”

  有人嗤笑了一声:“得了吧!哪个人会主动把皇位拱手相让?除非他死了!”

  “要说厉害人物,这世道上比比皆是!哪一个没有点看家本事还敢出来混的?喏,就拿最近官府正大肆缉拿的大盗柏雁来说吧,我敢说,江湖上再找不到轻功比他还要好的了。”

  “切,采花大盗的轻功也不赖啊,难道朝廷会招降江湖人么?”

  “嗨,我不就是说说嘛,你那么较真做什么?”

  “是你说得不严谨。”

  “……”

  童话没有兴致再听下去了,草草吃了点便跟着店小二上了楼。

  小二在天字三号房停下来,给她把门打开,道:“姑娘不要怪我多嘴,您呀晚上最好不要出门了。这几日镇上不太安全,相比刚才你也听到了,现在官府正捉拿两个盗贼,一个偷财一个偷人。你一个姑娘家又长得这么漂亮,可千万要小心啊。”

  童话笑了笑,接受了他的好意:“嗯,好的,我知道了,会小心的,谢谢你啊。”

  店小二长得还算是清秀,笑起来露出了个小小的虎牙,让人心里一暖:“哈,应该的应该的!那我不打扰姑娘休息了。”之后便关上门退了出去。

  童话放下包袱,仔细打量着这间屋子,总体上还是满意的。晚间沐浴过后等头发自然风干,一边到椅子上坐下来看古代书籍。

  虽然古文晦涩难懂,但与中国的文言文也有些出入,仔细一推敲就能弄明白其中意思。

  时间在悄悄流逝,在她忍不住打起盹的时候却明显感受到眼前灯火暗了一下,顿时就清醒了。一下子从椅子上噌的站起来,警惕地巡视四周。

  灯火被不知从哪里吹进来的风吹灭,整个空间都陷入了黑暗。

  童话全身感官大开,屏住了呼吸确知不漏掉任何一个细微的微妙变化。突然耳边呼啸过来一阵凌厉的风,童话侧身闪过,反手送上一掌,大喝:“哼,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