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京已经变得不安全,夏侯景祁等人自然不可能再留在夏国,于是在独孤鸿拓传出病重消息的那一天决定了第二日便北上返国。

  夏侯樱这人看起来虽然骄纵了些,但到底性子不坏,还是个不懂事的半大点儿小孩儿,心眼实诚得很,这几天童话和她厮混在一起,整个人一改先前畏缩起来的性子,慢慢也放开了,连带着帝拂歌看她的眼神也与往日不同,但是仔细看的话,却能够从他眼底看出淡淡的愉悦心情。

  随从的效率很高,在短时间内便按着夏侯景祁的要求将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妥当,第二天一早一行人即将踏上归程。

  夏侯樱拉着童话的手依依不舍,眼泪珠子都要掉落下来:“呜呜呜,我还不想走啊!!!这里这么好玩儿,而且,而且我才刚认识一个好朋友还没好好和她好好说话就要走了,你还是不是我哥啊?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后半部分显然是对夏侯景祁说的,双眼凝视着他发出无声的指控。

  顿时夏侯景祁倍感头疼,他用眼神望向童话,示意她赶紧解决这个麻烦。如今他是对这小妮子无能为力了,现在估计也只有童话治得了她。

  童话朝他点点头,心领神会。于是宽慰夏侯樱道:“好啦好啦,过一段时间我到北陵去找你玩儿这样可以吧?到时你可要尽到地主之谊哦?”

  夏侯樱当即眉开眼笑:“你说真的?不骗我?”

  “嗯!”

  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下后应总算是乖乖听话上了马车,临了兴奋地向她招了招手,一点也不看不出方才还在依依惜别的样子。

  童话无奈地回以一笑。

  天边翻滚的云层里翻着血红色的光芒,光线穿透重重迷雾在金瓦上镀上一层黄色光圈。黑色戎装包裹下的士兵疾步穿过一道道宫门,双手举到脑袋上捧着边关送来的密函。

  “报——”脚步声在承乾宫前停下,“边关传来急报,南陈大军昨日已夺下天水郡,现正大军向盛京方向来,天水郡郡守章献德也落入敌手,还请众位大人商量对策。”

  前一秒还在为着独孤鸿拓的病情喋喋不休的文武百官,下一刻便陷入窒息一般的沉寂,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最终独孤寂倒竖眉头抽出悬挂在腰间的长剑,一把搭在看守在承乾宫外的苏盛的脖子上,吓得他双腿发抖,话音也变得抖抖索索:“晋王殿下这是要做什么?快、快把剑拿开!”

  独孤寂冷笑一声,笑容残忍嗜血:“哼,你说本王干什么?还不快给本王让开?”他又将兵刃逼近一步,眼看就要划破苏盛的脖子,恶狠狠道:“是不是要等到把你的血放干了才肯让这些奴才退下?嗯?”

  苏盛被他吓得跌坐到地上,脸色煞白,嘴唇一张一合说不出话。

  电光火石之间突然飞来一个飞镖,叮的一声便打落了独孤寂手上的利剑。

  突变发生的瞬间独孤寂脑门上青筋暴起:“谁?”

  “皇上的寝宫外,晋王殿下还是不要大动干戈的好。”符子徯一身天青色长袍正缓缓从独孤鸿拓的寝宫内走出来。当他整个人都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中时,独孤城先一步拦住就要发作的独孤寂,冷声质问:“符大人?你怎会在父皇的寝宫?”

  闻言,符子徯露出了得逞后的微笑,随后用眼神示意了身边的太监,紧接着众人便听见他身边的太监双手摊开一道圣旨,高声说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在位四十有三载,时逢天下群雄逐鹿,幸赖祖宗之灵方得保以我夏国子民四十年来安康富庶。然仰瞻天文,俯察民心,朕心有愧,使我子民夙夜心忧实乃无颜以对万民。昔前王既树神武之绩,今王又光耀明德以应其期。夫大道之行,选贤举能,今追踵尧典,禅位于上将军……”

  “住嘴!”没等太监说完诏书上的内容,独孤寂大喝一声打断,怒道:“不可能!符子徯你简直大胆!竟然敢伪造圣旨企图谋朝篡位,歹毒心肠昭然若揭,其心可诛!来人!”

  符子徯眉毛皱都没皱,笑吟吟地在文武百官身上来回巡视,“下官就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伪造圣旨啊。晋王若是不信,大可以看看这上面的玺印,是不是皇上所用的玉玺。”

  独孤寂只是冷冷地看他,没有动。

  独孤城上前一步从符子徯手里夺过诏书,却看眉头拧得越紧。最终他不甘地闭上了眼睛,语气里沉重与不敢置信:“这诏书……是真的……”

  尾音藏着浅浅的叹息消散在风里,而那三个字却像锤子一般种种打在独孤寂的心上。他劈手夺过:“胡说!你胡说!”

  短短的时间内他的额头已经冒出了丝丝细汗,双手隐隐也有些抖动。

  符子徯不动声色地将众人的反应都看在眼里,面上波澜不惊,心里却在冷笑。

  随后独孤寂将圣旨狠命往地上一摔,双眼猩红地望向符子徯,重新被拾起的剑锋直指对方眉心:“哼,不过是冒充父皇的笔迹再偷得玉玺盖印而已,你以为夏国的天下就已经是你的囊中之物了吗?简直是痴心妄想!”

  “皇上的旨意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已是不容辩驳的了,晋王殿下你这又是何苦?”符子徯淡淡道。

  “无耻!皇子中不乏有能之士,皇上又怎会把皇位传给你这个来历不明之人?”群臣之中很快就有人站出来反驳他。

  符子徯的脸上依旧挂着笑,却莫名让人觉得脊背发寒,凉意直窜上头皮:“是么?”

  话音刚落,方才指着他鼻子骂的大臣已经被突然出现的侍卫砍断了手指,下一秒双眼也被割瞎,紧接着传来一声惨叫,哭喊声直冲天际。

  忍无可忍。

  独孤城冲上去揪住他的衣领,怒目而视:“你!”

  他紧盯着他的眼睛,却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符子徯见此,笑着拂开独孤城的手,拍拍被弄乱的衣领,淡笑道:“不用我说想必大家也明白,现在南陈马上就要兵临城下,这时候逍遥王又不在盛京,死生不明,说不准已经和北上的南陈军队对上了,或许不久就会传来他阵亡的消息,夏国也就岌岌可危,这时候你们在这儿和我争论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只要你们臣服于我,我能保证还夏国一个安稳的太平盛世!如有违者……”他看着已经倒地血流不止的臣子,嘴角染上残忍笑意:“如有违者,他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

  此话一出,四下一片沉寂。

  符子徯看着每个人脸上带着畏惧又不甘的表情,神色复杂地交头接耳,满意地笑了:“既然众位大人都明白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那么现在,还请大家打道回府,明日便能传来前线南陈退兵的消息。”

  于是渐渐有心思动摇的大臣缓缓向宫门的方向挪步,接着三三两两的退了出去。

  独孤寂见了此状气都不打一处来,扬起手上的剑就朝他身上砍过去。说时迟那时快,眼看凌厉的剑气就要刺破他的皮肤,却见他迅速闪身避过,侧身转过时向独孤寂的太阳穴攻过去。

  只消片刻,独孤寂就如灵魂被掏空一般直挺挺地倒在地上,气息消逝时眼睛也瞪得老大。或许连他自己也没想到,他会这么死在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手里。

  那边的独孤城俨然惊呆,万万没想到符子徯的武功如此高强,竟然连三哥都不是他的对手,反而命殒于小小银针之下!

  这时符子徯转过脸来笑着看向他:“下官不是有小心的,恒王殿下不会在意的吧?”

  “……”

  他只觉得对方的笑容有如寒冰一般冻彻身心,只需要轻轻的敲打,便能将人击得粉碎。眼底浮现的血色宛如天边的霞光,隐隐中仿佛蕴藏着毁天灭地的力量,直到肉眼所及之处不见一丝生命的鲜活。

  他笑了笑,对上他的眼睛,“既有今日,你可曾想到,他日,你也终将坠入地狱?”

  符子徯闻言皱眉,待他想要弄清他言语中的含义时,眼前却已不见了独孤城的影子。

  相对于皇宫里的腥风血雨,城郊缓慢行进的队伍就显得风平浪静了。

  夏侯景祁第三十六次怒目回头,对着紧闭的马车沉声怒斥:“夏侯樱!你给我安分点!”

  “……啊哈哈哈……等、等一下啦……哈哈哈……”

  全然像是没感受到他的怒意一般。

  “……”

  一旁的侍卫脑袋上冷不丁滑下一滴冷汗,殿下额头上青筋一跳一跳的,显然接近爆发的临界点,如果公主再不识相地一味刺激下去的话,那么只能为她默哀了。

  果然,没过一会儿就见他驱马向马车的方向奔过去。到了马车前猛地一收缰绳,随后将帘子掀开……

  咦?殿下怎么不动了?

  夏侯景祁实在是没想到,夏侯樱这小妮子会这么大胆!竟然把帝拂歌身边的人给拐出来了!居然还明目张胆地呆在他的马车里,明明早间分别时还是泪水盈盈,这丫头竟然骗到他头上了!

  ,看◎正;》版z章节W*上c}酷匠2V网/.

  夏侯景祁闭了闭眼,平了气息后不再看夏侯樱,反而把视线落在童话的身上:“童姑娘,请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童话看看夏侯樱,又看看夏侯景祁,想着这里还是夏侯景祁说了算,于是只能添油加醋一番糊弄过去。

  夏侯景祁则是将信将疑:“童姑娘,我们路上赶时间,没闲心陪着你玩儿,天黑之后到了落脚点,请你离开吧。”

  他都说得这么直白了,童话自然不好意思强留下来,而且她也不过是想要借助他们拜托帝拂歌潜伏在暗处的眼线而已,于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你放心,我不会给你们带来麻烦的。”

  对方闻言却是一笑,冷冷地说:“……麻不麻烦,你都已经在这儿了。”

  童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