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储君

  “太子性子稳重,晋王武可定国,恒王文可安邦,但是太子心里的事太多,心思不定。晋王殿下则是太过浮躁,或许……或许正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吧。至于恒王,虽说恒王殿下的文采当世未能有几人比得上,只是他性子执拗,对朝堂之事尚且心有排斥,亦不是最佳的储君人选。

  “臣以为,逍遥王可当此重任。”

  “国师何出此言?”

  “从各个方面来说,逍遥王都不比任何一个皇子差,只有一点,无心皇位。”

  “朕担心的也是这一点。只是……你当真如此认为?”

  “皇上既已有了想法,那么臣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苏盛担忧地叫了将近发呆快一炷香时间的独孤鸿拓,上前换了杯水道:“皇上,您要保重龙体啊。”

  独孤鸿拓揉揉顿感疲累的眉头,沉声道:“朕知道了,你先退下吧。”说完,复又执起笔沉思。

  苏盛不敢再坚持,应了一声便退下了。

  帝拂歌说的没有错,锦儿一心只在儿女情长,寂儿也还是改不了好色的毛病,他日登基后必将因此引来祸端。而城儿的性子着实不适合朝堂,也唯有九韶能担大任了。

  这样想着,他不禁想起当日独孤锦谋反之时与他说的:“……父皇,儿臣知道这样做的下场是什么,也没想过真的逼宫。儿臣只是……只是不甘心……”

  “父皇,我们夏国需要的是一个贤明的君主,能够带领夏国百姓坐拥九州天下的皇帝,而在所有皇子里,恐怕唯一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八弟了……”

  “不管今日父皇如何处置儿臣,儿臣都无怨无悔……”

  片刻之后,他将苏盛叫进来:“拟旨,皇八子逍遥王九韶,文武可安邦定国,实为我夏国之栋梁。然事有顺逆。近为南陈扰我国邦,朕不欲用彰天讨,唯恐劳我生民,即命其特率五万军马进榆关,一应钱粮、军器、马匹、船只等,皆由户部备齐,一同上路。”

  诏书第二天便下来,独孤九韶即使心存疑惑,却也还是领了旨意,三日后从校场出发。

  送完他出城,童话与帝拂歌站在城楼上看着他远去,内心不胜唏嘘。独孤九韶这人,对她真的不错,经常趁着帝拂歌不在的时候带她出去吃点好的,拿点零花钱救济她,这么久下来也建立起了坚实的“革命情谊”,难怪他刚刚那么“依依不舍”,死缠着她要了个拥抱。若不是帝拂歌及时出来拉住他,此刻他恐怕还不撒手呢。

  说到这个,她看了看帝拂歌的脸色,发现他的脸还黑着。“哎呀你还生气啊?独孤九韶后面鬼头鬼脑地拉着你有说了什么?跟我讲讲啊!”

  一提这茬,帝拂歌的脸又不好看了。

  “喂,我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童话打什么主意,你以为你冷着张脸我就看不出来了?我是男人,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是男人的,等我回来再说,别趁我不在的时候偷偷对她下手!”

  呵,可笑,他帝拂歌要怎么做要需要听他的?再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从一开始你就输了,独孤九韶!

  见他没有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童话只能放弃,于是问道:“好吧,那你说说为什么皇帝要在这时候把他给派到边疆去呀?京城这时候乱得很,多个人多份帮衬嘛。”

  后者云淡风轻地解释:“京城内有最大的野心争夺皇位的就是晋王,不过显然皇上并不打算让一个好色之人登上九五至尊,所以就只剩下恒王与逍遥王了。恒王向来不喜朝政上的手段,对皇上的一些处理方式也有些微词,所以,其实皇上心中的最佳储君人选是独孤九韶。将他外派也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全。这时候晋王不会想到一个外派的王爷怎么还会是他的对手?所以他的注意力自然会放到恒王的身上,进而当他们斗得你死我活的时候,逍遥王早已在边疆立了大功,也就有了继伟的理由,到时一道圣旨下来,他们两个即使心有不忿也得出城迎接新皇。”

  童话简直心服口服到五体投地了!“我去!简直是……这招也是挺损的。”她转念一想顿觉不对,又道:“不对啊,万一他们和太子一样起兵谋反怎么办?”

  帝拂歌斜睨她:“你以为皇帝让他带着五万大军去边疆是为什么?京城内守军近二十万,都由皇上亲手掌控。其中有十万禁军,其中包括侍卫司和殿前司。京城禁军自然是不能动的,给他派去的自然是三军中的上军,相信以独孤九韶的能力,应该很快就能让那五万兵马臣服于他。加上榆关的牙军,就算独孤寂有那个心也没那个力。”

  那种他早已掌控一切的感觉又出来了。眼前那双极目远眺的黑色瞳孔仿佛已洞察一切,一如那日他告诉她他早已知道史昭媛有问题一般,同样不可一世的眼神与目空一切的眼神……忽然,她觉得,或许他才是那个最适合做帝王的人。

  但是一想到关于史昭媛的问题她就不服:“那你是不是该告诉我你究竟是如何得知史昭媛来历不简单的?你都吊了我好几天的胃口了!”

  帝拂歌还是一副软硬不吃的样子,甩甩袖子走了:“都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

  或许是各国使者齐聚的原因,长兴街显得十分热闹。不同地域的商贩沿着街道摆了长长的摊子,就连逛街的人都穿得很显异域风情。

  童话一时看呆了眼,身体不由自主地跟着人群行进。

  这是个怎样的世界?又是依靠什么聚集在一起?不一样的立场与身份下相互笑着,推搡着,像是在为同一个家园欢呼呐喊一般。

  耳边充斥着来自不同地方的嘈杂,还有十几种不一样的方言,她听得不免有些心烦意乱。突然又响起了叫骂声,童话循声望过去,却见一女子气冲冲地向她扑过来。真的是靠扑的,童话整个人都被她缠倒在地上。

  童话陷入了懵逼状态:“!!!”卧槽这人谁啊!

  身上的女人手脚扑腾大叫:“我认得你我认得你!那天在那美人儿身边的美人儿!”

  “……”这娃到底在说啥?她费力地将人从她身上拉开一点,这才把来人的脸看清了:“……北陵公主,有话好好说能不能别动不动就扑过来,会吓死人的。”

  奈何夏侯樱死活扒拉着她不肯松开,嘴里还一边叫着:“哇,你也记得我!”

  童话顿感头疼——这位公主出门没吃药吗?

  “阿樱!”身后传来一声轻斥,童话心里大呼救星终于出现了!夏侯樱一听声音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乖乖地从她身上爬起来,还伸手拉了她一把:“欸,你到这里来干什么啊?”说着还往她身后张望了会儿,又看看四周,发现没有帝拂歌的身影后脸上浮现出失落。

  小姑娘什么心情都写在脸上了,童话不禁感觉有些好笑。

  夏侯景祁用警告的眼神看了小丫头一眼,后者马上就老实了,乖乖地缩回到他身后。

  “不好意思,舍妹不懂规矩,还望姑娘见谅。”夏侯景祁向她拱手说道。

  童话笑了笑,一边不动声色地把对方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透:“没事没事,公主很活泼啊!”这个夏侯景祁看起来挺讲道理的模样,举止大度又心有城府,但却十分正人君子神态。

  “今日京城很是热闹啊,姑娘也是来凑个热闹的?”

  童话摇头:“不是,只是偶然走到这里的。”

  一直躲着的夏侯樱突然窜出来,脸笑成了一朵花:“诶诶诶,那一起吧?你对这里一定不熟吧?”她十分自来熟地拉住童话的胳膊,嘴里开始叽叽喳喳,“我们这几天常常到这里来,皇兄说这里有很多好玩的东西!来,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童话想起来那日宴会上她还给了她一个臭脸外加一个大大的“哼”,今天却要拉着去逛街,还真是孩子气!童话失笑。

  这回夏侯景祁倒是没有拦住她,只是背着手安静地跟在她俩身后,只在付账的关键时刻站出来。

  半个时辰之后她们一人手里握着冰糖葫芦,夏侯樱在一旁吃得很是欢快。

  “你们什么时候回北陵?”童话问。

  “快了,再过了两天。”夏侯樱嘴里含着山楂,说得含糊不清,“我还想再多玩儿几天的,但是皇兄死活不同意。”或许是因为童话在的原因,夏侯樱的胆子也大了些,说完这话还幽怨地望着夏侯景祁。

  夏侯景祁把她的反应都看在眼里,照着她脑袋瓜子就是一巴掌招呼过去:“就是因为你一路上想着玩儿,白白耽搁了好些日子,父皇不得已才催我们回去,你这儿还有理了?”

  夏侯樱委屈脸:“……”

  童话一个没忍住嗤笑出声。

  夏侯樱皱着这苦瓜脸看她。

  瞬间她倍感罪恶:瞧这娃卖萌卖的,好可怜。:)

  天际最后一丝光亮消失之时,黑暗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公子,如今独孤九韶已被外派到边疆,现在是否到了实行计划的时候?”

  窗前面色凝重的男子赫然是刚被皇帝封作上将军的符子徯,他沉吟了片刻后说道:“南陈那边已经打通关节了,不日便可助我拿下夏国。只是……”

  史昭媛不知道他的担忧来自哪里,问:“只是什么?”

  zI更uf新:√最b)快上酷=V匠网

  “只是我不明白独孤鸿拓现在派独孤九韶出京城是为了什么,难道他已经看出我们的计划了?不可能……”

  史昭媛也觉得不可能:“我们行事向来小心谨慎,独孤鸿拓那老东西没可能会发现……公子,会不会是您多虑了?”

  符子徯垂眼沉思了片刻,道:“罢了,按原计划来吧。切记千万别让独孤鸿拓发现了。”

  史昭媛拱手领命:“是公子!”

  “想要成功,还差一个人。”符子徯嘴角勾起一抹势在必得的微笑,轻声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