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汹涌

  彭城。

  太子独孤锦的行军队伍行过一日后在彭城驻扎。当地郡守见着这位爷充满寒意的脸色,诚惶诚恐地将人当祖宗一样供着,生怕他哪里一个不满意就把自己给灭了。

  当夜用过晚饭,将人送到房间后才松了口气。抹了把额头时发现,自己竟然已经满头细汗!苦笑着摇头,叹了口气后慢悠悠地晃回自家府邸。

  “殿下……”

  独孤锦头也没回,问:“何事?”

  侍卫容舟犹豫着上前一步,道:“是宫里柳月传来的消息。”

  独孤锦眉头一皱,二话不说夺过来,只见信上写道:李修容因贤妃之事而被独孤寂构陷,打入冷宫后,暴毙。

  独孤锦瞳孔猛的一缩,随即面部瞬间狰狞,有如暴怒的野兽一般,脸上因怒意竟涨得通红。他狠狠地将信纸紧紧攥在手里,顷刻间化为飞灰。泛红的双眼瞪视着京城的方向,仿佛要喷出恨意的火舌。

  容舟不禁退后了半步,额际俨然滑落一滴冷汗。只听见独孤锦一字一句的从牙缝间挤出三个字:“独、孤、寂!”

  容舟压低了头,心里暗自焦急。

  太子打小和李修容一起长大,成年之后更是暗自倾心。好不容易两人互许了终生,不曾想她竟被皇上一道谕旨纳入宫中,从此天涯两隔。李温华进宫当日,殿下独自在院子里喝了足有几十坛的酒,整个人萎靡得不成人形,若不是李温华偷溜出宫来探望,恐怕也没有今日的太子。殿下对李温华用情至深,这事儿,殿下断然不会就这么算了。

  最终他壮着胆子大声说道:“皇上如今必然对殿下起了疑心,否则也不会在这时外派殿下到边塞。山高皇帝远,殿下何不起兵攻入京城?现在我军驻扎在彭城,殿下可以彭城为据点,待属下集齐太子府暗卫和死士,何惧他京师禁军?别人属下不知道,但是我们府里的暗卫,属下是知道的,我们不怕死!”他激动地站起来,直直望向独孤锦,口里唾沫星子飘飞:“殿下!您还在犹豫什么?独孤寂这小人都欺负到这份儿上了,您还能忍么?”

  “容舟!”独孤锦大喝一声,背着手转过身去,“本宫知道,父皇一直都对本宫心怀戒心,但凡一应朝中大事,从来不让我插手,他怕我权势过大夺了他的位子。自古以来,皆是勇略震主者身威,而功盖天下者不赏。所以外公一脉才会没落,温华才会离我而去……”

  他回身直视容舟的眼睛。从他的眼神里,荣周看到了燃烧起来的斗志与不甘,还有浓烈的恨意。这是一个信号,一个让他激动不已的信号!

  “你说得对,我们不能再忍!”人一旦有了目标就有了信念。李温华便是他的信念。他大步走到桌前坐下,目光中透着坚定,对容舟下达一系列的指令:“太子府的暗卫和死士就不必召出京城了,我们来个里应外合。速速告知季阳虎,让他做好准备。还有,左丞相那些人就不必管了,只要到时别出乱子就好。剩下的……”他狠狠地将手里的笔一扔,“本宫要这随行的十万大军,尽数归降与本宫!”

  “属下定不负使命!”容舟拱手,领命退下。

  在他走后,独孤锦迅速召来贴身暗卫,吩咐道:“独孤寂心狠,也休怪本宫不留情!不管用什么法子也好,只要让惠昭仪死的干净利落,还不能让人怀疑到咱们头上,还得送那宋青‘上路’!再让先前安插在户部里的人顶上他的位子。本宫这回倒是要看看,究竟谁狠!”

  “是!”

  从皇宫出来的第二天,童话睡到太阳晒屁股的时间才慢吞吞地起来。一开门就看见一张面无表情的脸,瞬间好心情全没了。

  “我说你一大早站我房间门口干什么?不会想要图谋不轨吧?”她突然双手环胸,戒备地看着帝拂歌,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帝拂歌难得地给了她一个大白眼,半句多余的话也不愿多说:“跟本座出府。”他顿了顿,上下将童话打量了个透,随即凉凉地道:“穿的这样寒碜,不知道的还以为本座虐待你了。”

  童话:“……”好好说话能死么?!

  京城里的人似乎感觉不到朝堂中的波涛汹涌,大街小巷依旧是一片欢声笑语。大人在的小孩的后面追赶。酒肆也大开门户,扫径迎客。

  对于老百姓而言,改朝换代是最寻常不过的事情。谁当皇帝,所夺皇位的手段正不正当,都不重要。只要能够让他们身处太平盛世,只要能够休养生息,那就是最好的。

  成衣店与国师府隔了两条街,帝拂歌选了最近的一条路。童话跟在他后面,眼珠子转啊转,一个不注意便撞上了。

  皱着眉揉揉脑袋,抱怨道:“我说,你突然停下来干嘛——”没听见他回话,童话抬头看时却呆住了,脸上是大写的“惊”!

  独孤九韶忍不住笑出声,这丫头真是太逗了!面部表情真丰富!“姑娘!好久不见!”

  某人的笑容闪闪发光,像太阳光一样刺眼。童话突然感觉一阵头疼……她看了眼帝拂歌,对方并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只得硬着头皮干笑两声:“呵呵呵,好久不见……”

  独孤九韶饶有兴致地一展扇子,眉宇间自有一股子风流。“没想到姑娘竟是国师手下的人,那晚姑娘何不早说?就是看着国师的面子,本王也不会与你为难。”

  “……”独孤九韶睁眼说瞎话,你不怕天打雷劈么?!但与此同时她心里一个咯噔,帝拂歌还不知道她那天碰见了独孤九韶……额,应该是不知道的吧?她小心翼翼地望了眼帝拂歌,奈何他背对着她,瞧不见他脸上的表情。

  独孤九韶仿佛没发现气氛的尴尬,兀自笑着说:“今日巧遇……”

  不等他说完,帝拂歌终于出声:“本座尚有要事在身,就不陪王爷了。告辞。”

  “欸,等等!”独孤九韶快步将人拦住。帝拂歌眉梢一挑,问:“王爷还有何事?”

  “哎呀,今日天朗气清,又碰上国师与童姑娘,实在是巧的很!二位要去哪儿?带上本王吧?小王虽然没什么本事,但关键时刻还是有点用处的。”

  闻言,帝拂歌低头瞥了眼童话。后者面色貌似不太好,他点了点头,笑道:“也好。”

  童话:“……”

  锦绣成衣店的客人不是很多,他们一脚踏进去,就见掌柜的满脸堆笑着迎上来。

  想想也不觉得奇怪。她身边的这两个人都气度不凡,随便一看就知道出身非富即贵。

  掌柜的笑着指了几样适合男子所用的绸缎,道:“不知两位爷喜欢什么样的缎子?”

  毫不意外的,独孤九韶捕捉到童话瞬间发臭的表情,憋着笑手里往她的方向指了指:“给那位姑娘看看。”‘童话:“……”

  掌柜面色顿时变了,尴尬地笑着将人领过去。

  在掌柜的命人给他们上茶的功夫,童话迅速挑了个不怎么显眼但也不显俗气的衣料,接着便让伙计给她量身。

  “国师今日怎么有兴致带着下属来量衣裳?如今朝堂烟波正起,国师就一点也不着急?”

  帝拂歌轻啄了口茶,淡然道:“王爷你都不着急,本王有什么好急的?”

  “说的也是。”前方,伙计正让童话把手抬起来量袖口,而她的脸上已经浮现了一丝丝的不耐烦。“有件事小王一直思而不得其解,今日望国师能够解解惑。”

  “王爷但说无妨。”

  “这位童姑娘,究竟是何人?何以得到国师的青睐,日日带在身边?”

  “本座只是看她身世可怜,才将她带在身边而已,王爷想多了。”

  独孤九韶笑得都意味深长,“是么?”

  帝拂歌没有再接话,望向童话的目光沉沉。

  好不容易从伙计的手里逃脱,童话两三步窜到两人跟前,问道:“你们俩刚说什么呢?聊得很开心?”

  她只看着帝拂歌,奈何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破绽。

  “没什么,不过随便聊聊。你说是吧?国师?”

  帝拂歌直接将他给无视了,淡淡说了句“该走了”就起身往门外走。

  身后掌柜的在说:“请姑娘三日后到店里来一趟,把新做好的衣裳带走。”

  童话回头轻轻道了声:“知道了,掌柜的请回。”接着便抓紧跟上俩人的脚步。

  三人并排往回走,路上无话,直到经过皇宫时,发现玄清门前正跪着一群人,有老有少。

  “欸,那些人跪在皇宫前做什么?”

  “……欸,你还不知道呢吧?听说那后宫里魏国公家的小女儿谋害妃嫔,被打入冷宫后撞柱而死了!这不,魏国公府的人正跪着求见皇上,想要将李氏地的尸体领出来葬入祖坟。可惜啊,皇上下了谕旨,魏国公一府,不得入宫!谁求情都得死。”

  “还有这等事!”

  “可不是嘛!”

  …T酷匠k}网rl唯'一D正s版?,&其)《他U&都是k《盗版V

  ……

  几个人的对话被一字不落地入了他们的耳朵。

  独孤九韶听见童话轻叹了一声,道:“这有什么好叹气?李温华是死有余辜。”

  童话知道他是在暗指那晚李温华私会太子之事,便不再言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