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拂歌拉着她退到一旁,紧接着群臣跪下山呼:“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童话不是第一次见到独孤鸿拓其人,或许是经过那场风波,虽然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头还挺足的,但是鬓角俨然是一片灰白。

  按照先前的安排,童话在帝拂歌身边落座,当众人都在欣赏歌舞时她已经大快朵颐。

  “夏国果然是人杰地灵,我近日来在京城的所见所闻,等回去了,必定也能成百姓口口相传的趣闻了!”说话的是息国使者李章客,只见他一手撑在桌下的腿上,一只手抚着胡须,眼睛笑成了一条缝,正看着大殿中央的舞女。

  童话目露鄙夷,张口咬下一口百果松糕,一边含糊不清地说:“分明就是看上舞女了,真是臭不要脸。”

  尽管她说得很小声,但还是一字不落地进了帝拂歌的耳朵里。后者不动声色地给她夹了块鸡丁,凑近她:“想说什么回去再说。”

  “!”她都说那么小声了,他还听得见!知道自己现在身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有回想起方才某人的怀抱,登时脸一热,忙不迭头如捣蒜:“哦哦。”

  此时话题竟已不知不觉扯到了她的身上。只见独孤鸿拓笑着看向她说:“早就听闻国师近来新添了个得力助手,今日终于能够看一看真人了!呵呵,是叫童话是吧?”

  童话赶忙起身应答:“是。”

  “欸,坐下吧,不用多礼。”

  童话听见他的笑声,心里莫名有些发毛,谁知道那个人是手握天下人生死、连杀掉自己妃子都不眨眼的的人?

  “皇上谬赞了,她不过是有些小聪明罢了,不值一提。”帝拂歌说道。

  ——谁说的,本姑娘明明有大聪明!╭(╯^╰)╮“唉,你就是这个性子,有什么事儿啊,都藏着掖着,有什么事不能说的?这丫头是个好的,朕夸她两句怎么了?”独孤鸿拓板起脸,佯装指责,帝拂歌只能奉陪到底:“哪儿的话,她确实在没什么好的了。在臣身边一直都是毛手毛脚的,横冲直撞不知道惹怒了多少人。”他意有所指,独孤鸿拓也不在此纠缠,只得一笑,算是揭过去了。

  童话在下面听得二丈和尚摸不清头脑,只能在一边装哑巴。

  这时候梁国的使臣站出来说道:“虽然已经给夏国皇上献过礼了,但是我梁国皇帝在臣出使夏国之前还交代了有件东西务必要赠与夏国陛下,以增两国友好之情谊。来人!”

  他对随从交代了两声,随后便碰上来了一朱红色的匣子。独孤鸿拓好奇地指着盒子问:“这是何物?”

  ;最新M‘章l^节8K上《酷匠8P网;Y

  那使臣笑了笑,上前将匣子打开,并向前倾了倾。

  接着烛光,独孤鸿拓方把里面的东西看清楚,随后面露惊喜之色:“这是……象牙雕的观音像?”

  像是早就预料到他的反应一般,使臣表情骄傲,道:“正是!这是由我梁国最出色的雕刻工匠花费三年雕刻而成,选的是最完美无瑕、最好的那一个象牙,此做工乃世上罕有。今日我大梁献上这观音像,祝夏国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还望夏国皇帝笑纳!”

  独孤鸿拓长笑抚须:“哈哈哈,你们皇帝真是太客气了!苏盛,收下!”

  “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