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中秋宴(一)

  童话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中秋是什么样子的,是否与家乡一样全家团圆吃月饼赏月?是否那轮圆月上也住了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终日饱尝因自己偷食仙丹而带来的苦果?

  “笃笃笃。”轻微的敲门声将她的思绪拉回来。

  童话最后再照照镜子,将一侧的一缕发丝勾上去:“来了来了,就好了。”

  门外站着老管家,童话诧异了会儿,问道:“张伯你站我门口干嘛?有事儿?”

  张伯笑着搓搓手:“马车已经备好了,童姑娘若是准备妥当了,便可以出门了。”

  “哦,我弄的差不多了,可以了。”突然间他回过头,“哦,对了,国师他人呢?”

  “大人已经候在马车上了。”

  闻言,童话便不再迟疑,快步走了。

  走到门口时发现青玄已经等在那里了。这时马车上的小窗帘被人从里面撩起来,帝拂歌的脸出现在窗口:“快点上来。”

  童话忙不迭地点头:“哦哦。”借着青玄的手,童话轻轻松松就上了马车。

  之前从没见过他坐这辆马车。与第一次见他那天时看到的马车不同,显然这辆马车更显奢侈,较之那辆被毁掉的马车高端了不知道多少倍。当初是谁说那辆马车全夏国仅此一辆?

  “口水流下来了。”

  童话下意识摸了把下巴,整个人愣了一秒,随即便反应过来,炸毛:“喂!你骗我!哪儿有口水!”

  帝拂歌给了个讽刺的嗤笑:“本座有说错么?贪心都写在脸上了。”

  童话厚着脸皮死不承认:“那是羡慕!羡慕知道么?不过话说回来,你是不是钱多到没地方花了?竟然……不就马车嘛,至于弄得跟什么似的。”整一个骚包!座椅整的像卧榻,还是檀木的,上面铺了一层软软的垫子,人就慵懒地靠在上面,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好不惬意!

  马车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气,不似女人家用的脂粉香那般令人反感,倒有一股清新的味道。

  其实夏国的中秋与她生活的国度并无不同。同样是阖家团圆的日子,只是没有了吃月饼的习俗。

  仔细一算日子,童话发现自己在这里呆的时间真的有点久了。虽然已记不清确切穿越到这里的日子,但是已经在这里度过了整个夏季和半个秋天。大概有四个月了吧?她望着窗外璀璨的烟火,心里想。

  “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个事儿来着。那天我看你在贤妃的灵堂前放了个像是圆形铜盘的东西,远远看过去倒是挺有意思的,”装作是不经意想起的样子,她眼中带着兴味看向他,“那是什么啊?”

  她眼睛眨也不眨地紧盯着他,带着一丝的小心翼翼。只见他调整了下身子卧着的姿势,接着他道:“玄墨令。逝去之人的灵魂需要指引,简单的说来,那就是其中的媒介而已。你问这个做什么?”

  童话眨巴眨巴眼睛,笑了一声:“自然是因为好奇啊。不然你以为呢?”

  突然,帝拂歌猛地一睁眼睛,翻身坐起直视她,深幽的瞳孔似乎要将她整个人吸进去:“真的只是因为好奇。”

  她扬起笑脸:“对啊!”

  @更新最快\上酷X匠网

  紧接着马车内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所以,摇光也叫做玄墨令是么?算是玄墨令其中的一种?她想。

  这时马车忽然停了下来,车前青玄冲着马车内说了句:“主子,到了。”

  帝拂歌突然笑了,两眼深深地看着她。童话被这样的眼神看得心惊莫名,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有些发慌,总觉得他察觉出了什么。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他一步下了马车。

  今日的中秋夜宴果然不同凡响,天尚且未全黑,宫门口就已经是络绎不绝。她不由得又是一声感叹。

  身后帝拂歌走到她跟前,背对着她说道:“记着,一会儿进了宫里,别乱说话。出了什么事,有本座顶着。”

  “……哦。”

  前往宴会的路有一名宫女带着,童话难得沉默。走神间忽然发现肩膀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吓了一跳,回头一看,竟是独孤九韶。

  他把她全身上下都打量了个遍,笑道:“欸,今天这身不错啊!”他对帝拂歌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

  “那是!”童话傲娇抬头,侧眼瞥见独孤九韶的目光有些不对,于是道:“欸,奇怪,这衣服又不是你送的,你那一脸骄傲表情是怎么回事?”

  “嗯?是我送的啊,我让父皇给你送去的。怎么样,喜欢吗?”

  童话头发偏向一侧挽起,留下几缕发丝垂下,仅以嫩黄色的钗点缀,另一边是淡蓝色的流苏随风而动。淡青色的外衫与嫩绿的裙裾相得益彰,更加显得她灵巧动人。

  “看你样子一定是喜欢的喽,那就好。”

  “……”童话有意和他抬杠,“谁说的,我不喜欢啊。”

  独孤九韶:“……”

  听到他们一来一回熟络的对话,帝拂歌心里忽然有些不是滋味:他们什么时候这么要好了?为了彰显自己在童话身边的重要性一样,帝拂歌强行插在两人中间挡住他们的视线,道:“一起吧。”

  然而这丝毫没有妨碍到独孤九韶,只见他绕过帝拂歌走到童话的另一侧。见状,帝拂歌把童话拉到自己身边,握住她的手:“别走丢了。”

  独孤九韶:“……”国师你这话着实欠缺可信度啊!吃味儿就直说呗!

  他还想靠近,却被帝拂歌一个冷眼瞪了回去:“你别得寸进尺!”

  “……”独孤九韶识相耸肩,算了,来日方长,他就不信童话真喜欢这个没有表情的大冰块!好不容易等到个和他口味的有趣的丫头,可不能就这么错过了!

  对于这俩人的暗中较劲,童话浑然未觉,兀自问道:“听说今日的中秋宴会有别国的使者前来?”

  独孤九韶点点头,抢先说:“嗯,不错。刚刚进宫时看见没,在玄清门右边的就是大楚使臣的车驾。”

  童话仔细回忆了一会儿,并未从脑子里搜索到关于大楚使臣的车驾的任何信息,只得摇摇头:“当时没怎么注意。”

  “无妨,一会儿酒宴上也能看到。”帝拂歌道。

  没一会儿他们便到了摆下酒宴的上阳宫。

  暮色四合,上阳宫丝竹声渐起。童话注意到在场的大多是朝中官员,而内廷女眷都被几墙屏风隔在另一边。他们才出现不久,帝拂歌就被一个大臣拦住说话。童话身份尴尬,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去向哪里。

  正犹豫间,独孤九韶拉住她的手腕,低声在她耳边说道:“要不我们到别处玩儿去?这儿着实没什么意思。”

  童话正想点头,身后就忽然靠上来一个人,轻轻从身后将她搂住。

  “!”只听帝拂歌冷冷说道:“男女有别,还请殿下自重。”他拨开独孤九韶的手,“还有,她是我的人,劳烦王爷别再骚扰她。”

  独孤九韶不服了:“本王哪有骚扰?明明——”

  不等他把话说完,对方就打断他:“张公公在叫你,王爷。”

  “……”独孤九韶回头看了一眼,张公公正朝他这儿走过来,于是只能作罢。“哼!”

  等人走远后,帝拂歌低头看了眼怀中仍是一脸震惊的童话,心中忽然觉得好笑:“喂,回神了。”

  童话呆愣愣地眨眨眼,下一秒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你……你……”

  舌头打结一样,连话都说不完整,童话在心里暗暗唾弃了自己一把:不就是被他被抱了吗?有什么好紧张的?笨蛋!

  很快上阳宫外响起一声高呼,解救了她的尴尬:“皇上驾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