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混乱

  终究是皇室内部的争斗,外人不好插手,于是符子徯命其部下退到一边。

  帝拂歌远远地见了,道:“符大人还是到皇宫去看看吧,这里有本座看着就好。”

  符子徯闻言,面露诧异之色,看了眼混乱的战局,眼神复杂。这个帝拂歌在夏国当国师不到五年,但几乎整个朝堂的人都知道,惹谁都好,就是不要惹他。

  至于为何会有此传言,他不知道,但是帝拂歌既然这么说了,自然有他的用意,他照做就是了。

  这样想着,他便不再纠结。朝远处的帝拂歌拱了拱手,表示领命。接着驱马就向皇宫驶去。

  童话等符子徯走了之后才表明自己的疑问:“你干嘛叫他走了?独孤锦那么多人呢,你自己制得住么?”

  帝拂歌淡淡地说:“他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而且,皇上那里需要人。”

  “……”说的好像你自己可以搞定一切一样╭(╯^╰)╮你有这个能耐你咋不去逼宫?

  前方,独孤九韶等三个人围攻独孤锦,混乱的场景让人眼睛有点晕。童话索性别开眼,左右她也看不懂这些路数:“喂你说,他们仨可以抓住独孤锦的吧?”

  帝拂歌给了她一个像是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童话心里一阵不爽。“三打一,你说呢?”

  “……”好吧,她是好人,所以不和神经病计较:“行吧,那你说说他们现在……额,你能稍稍给我解说一下么?看得有点累。”

  帝拂歌冷冷地睨她:“本座堂堂国师,你让我给你解说?”

  “……”

  是她错了,一开始就不应该说话。:)

  “皇兄,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今日你是逃不了的了,快快束手就擒吧。”独孤九韶一展折扇,挡去了独孤锦飞来的暗器。

  独孤锦冷笑一声,嘴角挂着近乎残忍的笑:“你知道什么?你根本什么就不知道!滚开!”他脚下发力,一个扫堂腿过去,独孤九韶急速后退,旋即身后的独孤寂飞身上前就是一剑:“那么皇兄就休怪我无情了!”

  “父皇从来眼里看到的就是你,只有你!纵使你流连花丛无心朝政,父皇也看重你,凭什么?同样是他的儿子,为什么如此偏心?为什么都要把我最喜爱的东西从我身边夺走?”

  独孤锦不甘的嘶吼穿透天际,独孤寂脸上挂着笑,手里的剑往上一挑,正要刺透他肩胛骨之际,独孤城横出一枪,独孤寂不得不扑了个空。

  更《n新√;最+j快v上%《酷匠,网

  “五弟!你做什么?”独孤寂怒视独孤城。

  独孤城悠然地将枪一收,淡然道:“三哥未免太过着急了些,再怎么说太子皇兄现在还是太子,父皇尚未下旨处置,三哥方才所为,似乎有些不妥吧?”

  听得此言,独孤寂简直要气的吐血,瞪大了眼睛似乎要在他身上戳出一个洞出来。

  独孤城对其置若罔闻,转身对独孤锦说道:“皇兄,今日之事,想必也是你的无奈之举,只要你进宫和父皇认个错,虎毒不食子,父皇一定会原谅你的。”

  “我既已选择这么做,自然早就想到会失败。我不后悔,只恨没能保护温华一世平安,纵使我活下去,这辈子也不会安心,你不用再劝了。今日我本就没打算活着回去!来吧!”独孤锦一扬宝剑之向他攻过去,半点不留情面。

  独孤城只得敛了神色相迎。

  最终的结果可想而知。独孤九韶与独孤城手下留情,只将人活捉住。独孤寂即便想要趁此机会杀了独孤锦,但也不能明面上和独孤九韶他们过不去,只得作罢。狠狠一甩袖子就走了。

  旁边的童话看得很过瘾,一跳一跳地跟在帝拂歌后面一同近了宫。

  符子徯不得不感叹听国师的话准没错!刚到宫门口他便发现不对劲。京城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皇宫竟然还这么安静!这不符合常理。他多留了个心眼,先是派了个小将过去探探虚实,方才知道季阳虎竟率领三军包围了皇宫大内!

  想着自己身边带着的兵力少得可怜,必然不是他们的对手,于是想了个混入三军潜入皇宫的法子,到时就好办了。

  符子徯先是亲自带领一个小队从墙角爬上去,接着换上几套从被打晕的三军将士身上扒下来的衣服。几个人才把衣服换上,远远的便看见有一行人正驱马朝着皇宫赶来。

  在不知道来人系谁的情况下,他不敢轻举妄动,吩咐了属下们随机应变。紧接着没多久便听见有人在喊:“季阳虎!你听着!现在太子已经被俘,在你还没做出更加大逆不道的事情之前,最好乖乖就擒,否则皇上定不轻饶!”

  一开始季阳虎还不相信,哈哈大笑道:“你撒谎!今日我与殿下说好了,就在这儿等着他前来,很快我夏国便要迎来新君,你少在这儿诓我!再不离开这儿,就别怪我个粗人不客气了!”

  话音刚落,独孤锦便是一声大喝:“季阳虎!退下!收兵!”

  这回季阳虎彻底愣了,呆怔地张张嘴,惊得说不出话:“殿、殿下?

  独孤寂冷笑一声,单手抓着独孤锦的领口大步走了进去。

  符子徯一见,赶忙领着手下迎上去,跟在独孤寂身边。只听见他说了句:“去承乾宫。”脸上似有得意之色。

  就在这天晚上,独孤鸿拓单独和独孤锦说了一夜的话,至天明方从承乾殿内出来。然而出来的只有独孤鸿拓一人,独孤锦去了哪儿?他们说了什么?没人知道。

  而噩梦一般的谋反事件在经历两个时辰之后最终了结,包括太子在内的一干犯案者最终伏法。有人欢喜有人忧。那些拥护太子的,一律都受到了独孤鸿拓的冷落,不是被贬就是抄家,一时间皇城内变得人人自危,生怕因为先前因为与太子有过往来而受冤入狱。

  而当夜率领三军包围皇宫的季阳虎,则是被盛怒之下的独孤鸿拓五马分尸,死相惨不忍睹。左丞相听闻太子起兵失败,一夜病倒,随后圣旨也到了丞相府。左丞相虽并未在太子谋反一事中插手,但是其采取的不闻不问的态度足够说明一切,独孤鸿拓自然不会放过他,命其马上领着一家老小离京,无召永世不得回京。

  童话看着也是唏嘘不已。

  独孤寂如今是风光了,除了皇帝赏赐的若干金银珠宝外,还掌握了兵部。兵部经过大洗牌,全都换上了他的心腹。得意之余,他的行为也渐渐大胆起来,一连几日夜夜笙歌,文武百官皆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今谋反一事已是龙颜大怒,他们还是不自讨没趣了。

  当日谋反之事后,京城便突发瘟疫。

  京城再度陷入混乱。

  好在独孤鸿拓脑子尚且清醒,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终于将瘟疫抑制住,民怨也终是平息了下去。

  这段时间帝拂歌似乎很忙,经常都是早上一起来就看不到人影,晚上到了深夜才隐隐约约听见和青玄说话的声音,然而童话都已经困得睁不开眼了,以至于一直想要从他口中打探的关于铜盘的消息迟迟没有动静。

  所幸不久之后便是中秋,恰逢各国使者前来庆贺独孤鸿拓生辰,于是决定于中秋之日在皇宫摆下酒宴,邀请了文武百官前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独孤锦谋反一事中稍稍露了个脸,圣旨在到国师府时还特地提到了她,苏盛还叮嘱帝拂歌说:“……到时国师记得把童姑娘也带上,上回皇上见了她,心里很是喜欢童姑娘的性子呢!呵呵呵。”他只顾掩着嘴笑着,而没注意到帝拂歌略有深意的眼神。

  后来还是童话看不下去了,连忙打住他,免得自己的耳朵再受摧残:“苏公公啊,皇上就让你带着两句话么?”

  苏盛这才反应过来,懊恼地拍了下自己的脑袋:“瞧我这记性!把重要的事情都忘了!”接着让身后一直捧着东西的小太监上前来,“这是皇上特地赏赐给姑娘的,希望姑娘中秋夜宴那日能够穿着这一身进宫去。”

  童话目光落在那件翠绿色的衣裙上,摸着料子便感觉不一般。她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接过来,抬头望着帝拂歌,眼神里充了疑问。

  帝拂歌也在看她。或许是因为身高的差距,他低头看她时发现她的脸颊只有巴掌那么大,而那双眼睛正炯炯有神地看着他,静静等待他的回应。

  没来由的,帝拂歌心头一跳。下意识就避开她的目光,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和平常无异:“皇上让你收下你就收下,皇命不可违知道么?”

  闻言,童话便大胆地收下了:“哦,那就有劳公公了。”

  苏盛脸笑得和皱皱的纸一般:“哪儿的话!那咱家就先走了。”

  老管家终于将人送出府去,童话也松了口气,倒在椅子上抱怨道:“嗷,是不是所有宫里的太监都一个样啊?笑起来跟奸笑似的,声音还……算了算了,反正就是有点瘆人。”

  “不喜欢就不必和他们虚与委蛇。记住,你是本座的人,不必有太多顾虑。”

  人还是那个人,清冷的声音也一如既往。也是她偏偏因为那一句“你是本座的人”弄的脸一热。这话说得像是她是他女人一样……不过想想也知道是她想岔了……她奋力甩甩头将刚才离谱的想法甩出去,点头说了声:“知道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