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当真如此认为?”独孤鸿拓搁下笔,定定地看向帝拂歌。后者没有应答,随意看看了眼窗外,道:“时辰已晚,皇上您该用膳了。”

  独孤鸿拓轻笑一声,也不点破:“呵,也是该用晚膳了。国师与朕一起吧。”

  他正要起身,这时大殿门忽然被人撞开。只见苏盛跌跌撞撞跑进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颤抖着声音道:“大事不好了皇上!皇上!”

  独孤鸿拓神情肃穆,沉声喝道:“好好说话!怎么了?”

  “现今皇城不知何故,突然从天而降出磅礴羽箭,箭雨所到之处尽是火光,”回想起方才所见之景,他不禁捏了把汗。“皇上,着该如何是好啊?”

  此话一出,两人都往窗外看去,黑色的天空幕布下是流动的火光。

  帝拂歌当即便将御前侍卫唤到跟前保护独孤鸿拓,并转身对他说道:“微臣去看看。”

  独孤鸿拓心下已猜着七八分,此时十分冷静,默然挥挥手让帝拂歌下去,自己则陷入沉思。

  国师府的伙食自然是不错的,童话几乎是吃到撑才不舍地放下筷子,伸了伸懒腰,正打算到院子里走走消食。哪知道才从屋子里出来,一抬头就看到漫天飞射过来的点点火星。闪亮的火光带着一串长长的尾巴划过,转瞬间落入黑暗。

  童话内心大骇!视线下移时看见远处竟已有忽明忽暗的光线照亮了半边天。

  老管家急匆匆地奔上来,不等他说话,她指着火星便问:“这是怎么了?怎么会……”

  “哎呀,老奴也不知道呀!老奴刚让人去瞧了瞧……”

  她看着老管家焦急地脸色,问:“怎么了?”

  “都着火了!老百姓都赶着逃窜,乱成一团。应天府也是一片惨状,官差衙役都自顾不暇。欸,姑娘赶紧躲屋里啊,别出来了,万一有个好歹的话……”

  他说着便要将她往里推,不曾想童话一手拨开他,一边往外走:“不行!这样的情况怎么可以呆在屋子里?到时火势蔓延过来,谁都躲不了。管家,你干紧让全府的人都到宽阔的地方去,拿一块浸湿的布捂住口鼻,我去找帝拂歌。”

  “可是姑娘……”

  “不要再可是了!”童话皱紧眉头打断他,“赶紧按我说的做,我不会有事的。”说着便跃上屋檐,几个起落间消失不见。

  “王爷!王爷您要去哪儿?”侍卫青云来不及将人拦住,只得跟在后面急切地追着叫道。

  独孤九韶头也没回,声音冷静得可怕:“本王要出去看看。火势这么大,现在京城一定已经乱成一团。”他看向应天府所在的方向,脚步不停,“官府的人已经自顾不暇,而城中百姓必定有人伤亡。此时本王不去救民于水火,更待何时?青云,你领着本王的府兵去救火,本王……你先快去!”

  青云见状,只得称是,回身望了一眼独孤九韶渐远的身影,狠下心朝着另一个方向飞奔而去。

  独孤九韶沉着脸,脸上已经是阴云密布。他想不到这时除了太子之外,还有谁会这样做。而现今的情况正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皇位当真有那么好?值得这样横尸遍野?

  火势没有减弱的趋势,反而愈演愈烈。

  童话不知道自己情急之下到了哪里,视线所及之处除了呛人的滚滚白烟就是不断吞吐的火舌。四周温度足以将人烤死,耳畔边还回响着此起彼伏的哭喊。

  事到如今容不得她思索太多,即使被当做妖怪也要放手一搏。

  她双手张开突然使劲往前一送,顷刻间脚下便升起冰寒的白烟,冰华不断向四周蔓延,逐渐替代了四射火光。

  须臾,满室的烟火消散,继而是反射着淡淡火光的的冰晶。

  她不禁松了口气,转过身回头,身后是不见边际的黄色光,以及声嘶力竭的哭喊。

  但是她没有注意,身后那段被大火烧了一半的房梁正摇摇欲坠,向着她的方向倒下……

  “小心!”

  童话听到惊呼回头,看到独孤九韶时便是一惊,再一看已然落地碎成渣的房梁,心下了然,微笑着道了声谢谢。

  独孤九韶奇怪地环顾四周,问道:“你……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本事。”

  童话心头一跳,两眼直视对方的目光,发现里头并没有令人不快的怀疑神情,于是放心下来,朝他扬起笑容说:“嗯。”

  独孤九韶被她的笑闪了眼睛,目光躲闪:“那个……你怎么办到的?”

  童话没察觉到他的一样,不以为意地耸肩:“就这么办到的呗,哎呀说来话长,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好了。”

  “嗯。”其实我也有些事情没告诉你……

  就在帝拂歌走后没多久,承乾殿再次被苏盛撞开。

  W!酷R匠G网首u发(

  “皇、皇上!……”

  独孤鸿拓不耐地揉着发胀的脑袋,问:“又怎么了?”

  苏盛唯恐皇帝大怒,拼命似的把头往地上压,声音颤抖又小心翼翼:“皇宫、皇宫被季大人封、封锁了……”

  果不其然,只听得独孤鸿拓拍案而起:“砰!”

  “大胆!好个季阳虎!朕养的好儿子、好臣子!很好,朕倒是要看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逼宫!”

  “皇上保重龙体。”

  “哼!”独孤鸿拓狠狠将奏折一摔,“朕就在这儿等着他来!”

  玄清门。

  “你们务必要看紧了各个宫门,不许任何人进出,皇上的随从侍卫也不例外!如有违者,杀无赦!明白吗?”

  “明白!”

  “很好!”季阳虎满意地点头,旋即叫了心腹过来叮嘱道:“你速速到城门去,给太子殿下把城门打开,迎殿下入城。”

  侍卫领命,当下便马不停蹄地走了。

  突如其来的箭雨早就将京城搅得天翻地覆,城门上也没有了来回巡视的守将。不是被箭射中倒地身亡的,就是胆小逃身而去,仅仅留下一小队人马还在抵抗着。

  张大前一刻尚且还面对着箭雨殊死搏斗,下一刻便被已然兵临城下的太子独孤锦的军队惊得合不上嘴。

  低头一看,发现城门早已打开,心中大惊!

  万分惶恐加惊恐地拉响了城墙之上的警钟,一边大喊:“不好了,太子殿下造反了!太子殿下造反了!太子殿下……额……”没等他说完,身后的剑从背后没入他的胸膛,片刻后便没了气息。

  然而他的那一声大喊,早已传遍整个天空……

  刑部符子徯领着人马趋至城门口,并嘱咐府内下人将太子造反的消息分别送到皇宫及晋王、恒王的府上。

  仅仅半个时辰内,京城已是死伤无数。横卧在道路中间,尸体上还冒着丝丝细烟,散发出的味道令人作呕,让人寸步难行。

  火势在各方的协助下已渐渐平息,继而弥漫起滚滚浓烟。

  童话捂着口鼻将幸存下来的人送到安全的地方,身旁独孤九韶也毫不含糊。

  “死伤太多了,就凭我两个根本忙不过来,怎么办?”童话看着每个人身上都是血肉模糊,内心不忍。

  “没有办法了,只能寄希望于朝廷能尽快派人来支援。”

  “这里交给他们就行,你们跟本座来。”

  发愁之际,童话忽然听见身后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欸——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的?话说你之前去哪儿了?到处都不见人。”

  帝拂歌没有回答她,只是让青玄等人好好安置百姓。

  “太子已经造反,现在在城门口。”

  说着就向另一个方向走去。童话与独孤九韶对视一眼,随即跟上。

  三人赶到时,符子徯已与独孤锦成对峙之势,两方都剑拔弩张。不过显然太子一方气势更压人。

  随后赶到的还有晋王独孤寂和恒王独孤城,各方都已聚齐。

  “皇兄已贵为太子,皇位迟早都是你的,何必急于一时?如此生灵涂炭,便是皇兄你想要见到的么?”独孤九韶愤然道。

  “八弟,这里没有你的事。”独孤锦紧盯着独孤寂,眼神宛如毒蛇一般,“我自问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为什么要害她?!”

  无需指明,似乎所有的人都已知晓其中的“她”指的是谁。

  童话躲在一边选择沉默。

  “不管皇兄你信或不信,李温华的事情,与我无关。”

  “与你无关?好一个与你无关!难道是我让她去死的吗?是你,是你们!”独孤锦已几近疯狂,手指向周围的所有人,“是你们害死了她!是你们逼我的!”

  “皇兄,没有人逼你……一切都是……”

  独孤城话尚未说完,独孤锦剑锋一指,打断他:“够了!事已至此,何必多言?是,今日本宫就造反了!你们,尽管放马过来,多少人本宫都愿意奉陪!”

  独孤九韶第一个冲上去,对着他就是一拳,独孤锦轻巧躲过。那边独孤寂与独孤城对视一眼,片刻后也加入战局。

  帝拂歌则是拉着童话在一边作壁上观。

  童话抬头看了眼帝拂歌,与他的视线撞在一起。那双深沉的双某种如水波般流动,墨黑的颜色莫名具有一种让人心安的力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