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殿。

  苏盛清了清嗓子,高声道:“皇上有旨,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朝堂上文武百官届时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右丞相白棋与独孤寂对视一眼,上前道:“回皇上,我们对南陈的军备辎重至今尚未确定护送人选……”

  独孤鸿拓冷笑,以眼神示意苏盛。苏盛领命上前宣读诏书:“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布告天下,咸使闻知。南陈战事未除,榆关实乃要害之地……太子独孤锦明察以和,直方而大,今特命其为巡南特使,监督我边疆四十万将士奋勇杀敌,早日凯旋,以壮我夏国之威。钦哉。”

  苏盛抑扬顿挫地宣读完之后,整个大殿陷入了沉寂。

  片刻后满座哗然!

  户部尚书站出来:“启禀皇上,此事万万不可啊!太子乃是储君,此去榆关凶险,若是万一……”话说至此,宋青恍然察觉自己言辞有失,连改口:“总之,不妥啊!”

  独孤鸿拓面色一寒:“宋爱卿说得如此言辞恳切,是说朕的做法不对么?”

  宋青立马跪倒在地:“微臣不敢。”

  “圣旨已下,太子,”他看向独孤锦,眼神意味深长,“你可不要辜负朕对你的期望!”无形的压力铺天盖地地朝着独孤锦压过去,他不敢直视宝座上独孤鸿拓的眼睛,强压下内心涌上的不安,硬着头皮上前一步:“儿臣,定不辱使命!”

  独孤鸿拓抚须长笑:“呵呵,好!”他视线一扫,大手一挥,“退朝!”

  或许是命中注定吧,要不然怎么会在进宫短短不到十天的时间里,遇见这么多百年难遇的事件?例如此刻,她的“主子娘娘”李修容被指证谋杀贤妃,双肩一抖一抖地哭诉自己冤枉。

  仔细一想,帝拂歌说的“逃不过命数”也没有什么不对……

  今晨一醒,净庭阁便冲进来一大群宫廷护卫,将净庭阁上上下下围了个水泄不通。她正纳闷,一小太监就从李修容的寝宫内捧着个盒子出来。

  李温华不卑不亢:“本宫身正不怕影子斜,敢问苏公公,你领着宫人、侍卫将我净庭阁团团包围,究竟是何居心?”

  苏盛只瞧了一眼小太监手里的东西,便道:“奴才都是按着皇上的吩咐来,小主若是想问个明白,那可要好好交代清楚了。现在劳请修容主子跟杂家走一趟。”

  不等李温华反应过来,苏盛身后走上来两名侍卫,不由分说将人拿住。

  苏盛一扫拂尘,尖细的嗓音略有刺耳:“其他一干人等,一并带走!”

  “是!”

  李温华后膝被人踹了一脚,被迫跪下。殿上独孤鸿拓猛地一拍桌:“李温华!你狠下杀手谋害贤妃一案,可认罪?”

  听言,李温华惊得睁大了眼睛,连连摇头:“不不不,臣妾是冤枉的!臣妾什么都没有做过,怎么会有谋害贤妃姐姐一言呢?再说,臣妾与贤妃姐姐无冤无仇,为何要害她?望皇上明察,臣妾断不会做出如此伤天害理之事的!”

  独孤鸿拓冷哼,大手一挥,一个朱红色的匣子落到她跟前:“这是从你宫里找出来的,与贤妃身上所中之毒一模一样,你还有什么话说?你可别告诉朕,你什么都不知道!”

  李温华大把眼泪珠子掉下来:“皇上皇上,臣妾没有做过!真的没有!您相信臣妾啊!这、这一定是有人故意诬陷臣妾的!”

  独孤鸿拓甩开李温华的双手,暴怒道:“冤枉?!谁吃饱了撑的无事做去构陷你?皇宫大院,禁卫森严,若非你自己犯下这滔天罪行,还有谁能进到你的宫里,将这毒药藏匿其中?你还是尽早认罪,免得受皮肉之苦。”

  柳月哭着上前:“皇上,黄上明察,娘娘是不会做这种事的,皇上不要让小人得逞啊!”

  “你……你是才调到净庭阁的吧?你在她身边才呆了没几天,你是如何得知她做不出来?现在是你表忠心的时候么?”独孤鸿拓冷冷地睨她,沉声道:“拉下去,重打八十大板!”

  苏盛领命,忙让人把柳月拖了下去。不多时,外边就响起了女子的惨叫声。

  童话:这人是真傻还是假傻?偏偏往枪口上撞!还是说在她面前装了几天的傻子还真的成了傻子了不成?

  独孤鸿拓稍稍平息了怒意之后,道:“你说你和贤妃无冤无仇是不是?呵,贤妃是与你无冤无仇,可你对她却怀恨已久!来人!把人带上来!”

  苏盛道了声“是。”随后便领着几名宫女太监走进来。

  童话在一旁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一边耳朵拉长:“回皇上,三个月前,贤妃娘娘邀请各宫妃子到水吟宫一同赏花,哪知道李小主仗着皇上的宠爱故意来迟。贤妃娘娘说了几句,李小主还出言顶撞,贤妃娘娘气不过罚了她,或许……或许李小主就在那时记恨上了,就等着时机下手……”

  “奴才亲眼看见,贤妃娘娘吃了修容小主送来的东西后,倒地气绝而亡……”

  李温华歇斯底里:“你胡说!贱婢你胡说!本宫何时给贤妃姐姐送过东西了?本宫、本宫即使心有不满,也不会做如此大逆不道之事!皇上皇上,您不要相信这些个奴才的胡言乱语,臣妾敢对天发誓,臣妾没有做过!”

  D酷匠网/首E发T

  “你还想狡辩!”

  李温华被踢倒在地上,愣了:“皇上……”

  “证据确凿,容不得你狡辩!苏盛,即刻下旨,修容李氏德行有亏,蛇蝎心肠,残害后宫嫔妃,即刻起废去封号,贬为庶民!迁入冷宫!”

  “我说你。今天干嘛突然帮李温华说话?她这下是注定要玩完了,你还……”她脸上表现出恨铁不成钢,手里给柳月敷药的动作刻意变得更轻,“如果你不多说那几句,现在也不至于搞成这样,还好留了一口气。”

  柳月:“……”

  童话给她擦完药,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半开玩笑地说道:“怎么样?到鬼门关走了一趟后,什么感觉啊?”

  柳月艰难地挪了挪身子,忍着疼说:“我只是觉得李修容娘娘看起来不像是会做伤天害理的事情的人,我想……她可能真的是被冤枉的。”

  “欸,打住打住!这话你在我面前说说就算了,这要传出去了,你好要不要你这剩下的半条命了?”

  柳月惨淡一笑:“说的也是。”

  “欸——不过话说回来,也不是没有可能。你想啊,李温华她是出自魏国公府的……唔,皇上今日留她性命是不是也是看魏国公的面子?你说……会不会和党争有关啊?”童话歪着头思考半天,天真无邪似的问她。

  柳月闻言,目光闪烁,低下头说:“这我怎么知道?还说呢!你自己不先说了不该说的了!”

  童话妥协:“噢,好好好,我不说了!”

  伸了个懒腰,她回头道:“哦,那你早点休息吧,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儿记得叫一声啊。”

  柳月笑着点点头:“嗯,我知道了,谢谢你啊。”

  童话咧嘴:“客气啥!走了。”接着,房间门被“砰”的一声关上。

  门阖上的瞬间,柳月的脸耷拉下来,目光沉沉。

  “童姑娘慢走!”

  童话回头看时,身后的黑暗中走出来一个人,一身太监的装扮,对她拱手道:“国师有请。”

  御花园。

  天气已经入秋,夜风转凉,童话搓搓微微发凉的脸蛋,一抬头便看见端坐在凉亭内的帝拂歌。“小太监”将人带到后,无声退下。

  “喂,李温华被关进冷宫了,这事儿你知道吧?”她往桌上一趴,眼睛由下往上看他。

  “嗯。你差不多也该离开了。一会儿就走。”

  “为社么要一会儿再走?”

  “还要等一个人。”

  “……”童话一时语塞,发现对方还是面无表情,眉头微微皱起来,“话说,皇上为什么忽然就对李温华下手了?贤妃是他自己下令杀死的,这会儿扯上个李温华是为什么?”

  她话尚未说完,帝拂歌便出声打断:“你知道太子和李温华究竟是什么关系么?”

  童话对他突然抛出来的问题一愣,道:“额……不就是情人关系……”

  “李温华乃是太子表妹。”

  “哈啊?!表兄妹……”对了,在古代,表兄妹是可以在一起的,不算乱伦。

  “太子的生母,也就是已故的昭仁皇后,是魏国公的姐姐。当时魏国公一派可谓是权倾朝野,每日登门拜访的官员更是络绎不绝。后来因为昭仁皇后的突然暴毙,也渐渐没落下来。到如今,魏国公府虽说已比不上当年盛势,却也还在朝中占据一足之地。

  “所以,皇上不可能让历史重演,继而将李温华招进宫中。表面上风光无限,其实从未侍寝。现在皇上不过是借着贤妃一案除去太子和魏国公府的势力而已。”

  “……哦。”她犹豫了会儿,最终还是决定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出来,“我看见太子和她私会了,就在前不久。按你刚才那么说,那么太子私会李温华的事情一定已经被皇帝知道了……这样一来发生的一系列事儿也能够串起来…….难怪,这种事情干系皇家脸面的大事,一般说来不会明面上处理,所以只能借助贤妃之死除了李温华,顺便给太子一个教训,一箭双雕。”

  帝拂歌对上她的视线,问:“你什么时候看到他们私会的?”

  “……这不是重点。”

  他略有深意地看她一眼,淡淡道:“李温华,是活不成了。”

  “……”你又知道了?

  童话暗自腹诽着,没多久就看见青玄不知道从哪里落下来:“回主子,李温华已死。”

  童话:“……”

  “走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